後漢書/卷1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志第十五  五行三

大水 水变色 大寒 雹 冬雷 山鸣 鱼孽 蝗

  《五行传》曰:「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祀,逆天时,则水不润下」谓水失其性而为灾也。又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厥极贫。时则有鼓妖,时则有鱼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疴,时则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鱼孽,刘歆传以为介虫之孽,谓蝗属也。

  和帝永元元年七月,郡国九大水,伤稼。京房《易传》曰:「颛事有知,诛罚绝理,厥灾水。其水也,雨杀人,陨霜,大风,天黄。饥而不损,兹谓泰,厥水水杀人。辟遏有德,兹谓狂,厥水水流杀人,已水则地生虫。归狱不解,兹谓追非,厥水寒杀人。追诛不解,兹谓不理,厥水五谷不收。大败不解,兹谓皆阴,厥水流入国邑,陨霜杀谷。」是时,和帝幼,窦太后摄政,其兄窦宪干事,及宪诸弟皆贵显,并作威虣虐,尝所怨恨,辄任客杀之。其后窦氏诛灭。

  十二年六月,颍川大水,伤稼。是时,和帝幸邓贵人,阴有欲废阴后之意,阴后亦怀恚怨。一曰,先是恭怀皇后葬礼有阙,窦太后崩后,乃改殡梁后,葬西陵,征舅三人皆为列侯,位特进,赏赐累千金。

  殇帝延平元年五月,郡国三十七大水,伤稼。董仲舒曰:「水者,阴气盛也。」是时,帝在襁抱,邓太后专政。

  安帝永初元年冬十月辛酉,河南新城山水虣出,突坏民田,坏处泉水出,深三丈。是时司空周章等以邓太后不立皇太子胜而立清河王子,故谋欲废置。十一月,事觉,章等被诛。是年郡国四十一水出,漂没民人。《谶》曰:「水者,纯阴之精也。阴气盛洋溢者,小人专制擅权,妒疾贤者,依公结私,侵乘君子,小人席胜,失怀得志,故涌水为灾。」

  二年,大水。三年,大水。四年,大水。五年,大水。六年,河东池水变色,皆赤如血。是时,邓太后犹专政。

  延光三年,大水,流杀民人,伤苗稼。是时安帝信江京、樊丰及阿母王圣等谗言,免太尉杨震,废皇太子。

  质帝本初元年五月,海水溢乐安、北海,溺杀人、物。是时帝幼,梁太后专政。

  桓帝建和二年七月,京师大水。去年冬,梁冀枉杀故太尉李固、杜乔。三年八月,京都大水。是时,梁太后犹专政。

  永兴元年秋,河水溢,漂害人、物。二年六月,彭城泗水增长,逆流。

  永寿元年六月,雒水溢至津阳城门,漂流人、物。是时梁皇后兄冀秉政,疾害忠直,威权震主。后遂诛灭。

  延熹八年四月,济北河水清。九年四月,济阴、东郡、济北、平原河水清。襄楷上言:「河者诸侯之象,清者阳明之征,岂独诸侯有规京都计邪?」其明年,宫车晏驾,征解犊亭侯为汉嗣,即尊位,是为孝灵皇帝。

  永康元年八月,六州大水,勃海海溢,没杀人。是时,桓帝奢侈淫祀,其十一月崩,无嗣。

  灵帝建宁四年二月,河水清。五月,山水大出,漂坏庐舍五百余家。

  熹平二年六月,东莱、北海海水溢出,漂没人物。三年秋,雒水出。四年夏,郡国三水,伤害秋稼。

  光和六年秋,金城河溢,水出二十余里。

  中平五年,郡国六水大出。

  献帝建安二年九月,汉水流,害民人。是时,天下大乱。十八年六月,大水。二十四年八月,汉水溢流,害民人。

  庶征之恒寒。

  灵帝光和六年冬,大寒,北海、东莱、琅邪井中冰厚尺余。

  献帝初平四年六月,寒风如冬时。

  和帝永元五年六月,郡国三雨雹,大如鸡子。是时和帝用酷吏周纡为司隶校尉,刑诛深刻。

  安帝永初元年,雨雹。二年,雨雹,大如鸡子。三年,雨雹,大如雁子,伤稼。刘向以为雹,阴胁阳也。是时邓太后以阴专阳政。

  元初四年六月戊辰,郡国三雨雹,大如杅杯及鸡子,杀六畜。

  延光元年四月,郡国二十一雨雹,大如鸡子,伤稼。是时安帝信谗,无辜死者多。三年,雨雹,大如鸡子。

  桓帝延熹四年五月己卯,京都雨雹,大如鸡子。是时,桓帝诛杀过差,又宠小人。七年五月己丑,京都雨雹。是时,皇后邓氏僭侈,骄恣专幸。明年废,以忧死,其家皆诛。

  灵帝建宁二年四月,雨雹。四年五月,河东雨雹。

  光和四年六月,雨雹,大如鸡子。是时,常侍、黄门用权。

  中平二年四月庚戌,雨雹,伤稼。

  献帝初平四年六月,右扶风雹如斗。

  和帝元兴元年冬十一月壬午,郡国四冬雷。是时皇子数不遂,皆隐之民间。是岁,宫车晏驾,殇帝生百余日,立以为君;帝兄有疾,封为平原王,卒,皆夭无嗣。

  殇帝延平元年九月乙亥,陈留雷,有石陨地四。

  安帝永初六年十月丙戌,郡六冬雷。七年十月戊子,郡国三冬雷。

  元初元年十月癸巳,郡国三冬雷。三年十月辛亥,汝南、乐浪冬雷。四年十月辛酉,郡国五冬雷。六年十月丙子,郡国五冬雷。

  永宁元年十月,郡国七冬雷。

  建光元年十月,郡国七冬雷。

  延光四年,郡国十九冬雷。是时,太后摄政,上无所与。太后既崩,阿母王圣及皇后兄阎显兄弟更秉威权,上遂不亲万机,从容宽仁任臣下。

  桓帝建和三年六月乙卯,雷震宪陵寝屋。先是梁太后听兄冀枉杀李固、杜乔。

  灵帝熹平六年冬十月,东莱冬雷。

  中平四年十二月晦,雨水,大雷电。雹。

  献帝初平三年五月丙申,无云而雷。四年五月癸酉,无云而雷。

  建安七八年中,长沙醴陵县有大山,常大鸣如牛呴声,积数年。后豫章贼攻没醴陵县,杀略吏民。

  灵帝熹平二年,东莱海出大鱼二枚,长八九丈,高二丈余。明年,中山王暢、任城王博并薨。

  和帝永元四年,蝗。八年五月,河内、陈留蝗。九月,京都蝗。九年,蝗从夏至秋。先是,西羌数反,遣将军将北军五校征之。

  安帝永初四年夏,蝗。是时,西羌寇乱,军众征距,连十余年。五年夏,九州蝗。六年三月,去蝗处复蝗子生。七年夏,蝗。元初元年夏,郡国五蝗。二年夏,郡国二十蝗。

  延光元年六月,郡国蝗。

  顺帝永建五年,郡国十二蝗。是时,鲜卑寇朔方,用众征之。

  永和元年秋七月。偃师蝗。去年冬,乌桓寇沙南,用众征之。

  桓帝永兴元年七月,郡国三十二蝗。是时,梁冀秉政无谋宪,苟贪权作虐。二年六月,京都蝗。

  永寿三年六月,京都蝗。

  延熹元年五月,京都蝗。

  灵帝熹平六年夏,七州蝗。先是,鲜卑前后三十余犯塞。是岁,护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使匈奴中郎将臧旻将南单于以下,三道并出讨鲜卑。大司农经用不足,殷敛郡国,以给军粮。三将无功,还者少半。

  光和元年诏策问曰:「连年蝗虫至冬踊,其咎焉在?」蔡邕对曰:「臣闻《易传》曰:'大作不时,天降灾,厥咎蝗虫来。'《河图秘征篇》曰:'帝贪则政暴而吏酷,酷则诛深必杀,主蝗虫。'蝗虫,贪苛之所致也。」是时,百官迁徙,皆私上礼西园以为府。

  献帝兴平元年夏,大蝗。是时,天下大乱。

  建安二年五月,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