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後漢紀 卷第二十七
晉 袁宏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明翻宋本
卷第二十八

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七   𡊮宏

三年春正月丁丑大赦天下牛輔遣李傕郭汜張倕

賈詡出兵繫關東先向孫堅堅移屯梁東大爲傕等

所破堅率千𮪍潰圍而去復相合戰於陽人大破傕

軍傕遂掠至陳留潁川荀彧郷人多被殺掠帝思東

歸使侍中劉和出關詣其父太傅劉虞令將兵來迎

道經南陽𡊮術利虞爲援質劉和不遣許以兵至俱

西命劉和爲書與虞虞得書遣數千𮪍詣術公孫瓉

知術有異志不欲遣乃止虞虞不從瓉懼術聞而怨

之亦遣其從弟越將千𮪍詣術以自結隂教術執和

奪其兵由是虞瓉有隙初五原人吕布便弓馬膂力

過人旣殺丁原董卓信愛之誓爲父子卓自以遇人

無禮恐人謀巳行止常以布自衞卓性剛𥚹忿不思

難嘗以小失意㧞手㦸擲布布捷避之爲卓致謝卓

意亦解由是隂怨卓嘗使布守中閤布與卓侍婢私

通恐事發𮗜心自不安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壯徤厚

接納之布詣允陳卓幾見殺狀允與僕射士孫瑞密

謀誅卓是以告布使爲内應布曰柰如父子何允曰

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遂許之

夏四月辛巳帝有疾旣瘳大會羣臣於未央殿卓置

衞自其營至於掖門士孫瑞使𮪍都尉李順將吕布

親兵十人僞著衛士服於掖門卓將出馬散不進卓

怪之欲還布勸之遂行入門衛士以㦸刺之卓衣内

有鎧不入傷臂墜車大呼曰吕布何在對曰在此布

曰有詔趣兵斬之卓罵曰庸狗敢如是邪遂斬之卓

母子皆誅之尸於市司徒王允使人然火卓腹上臭

乃埋之卓字仲潁隴西臨洮人少好任俠嘗遊羗中

盡與諸帥相結後歸耕於野而豪帥有來從之者卓

與俱還殺耕牛相與宴樂諸豪帥感其意歸相歛得

雜畜千餘頭以贈之卓桓帝末以六郡良家子爲羽

林郎有才武膂力𩀱帶兩鞬左右馳射稍以軍功遂

至大將軍卓之死蔡邕在允坐聞卓死有嘆惜之音

允責邕曰國之大賊弑主殘臣天地所不覆人臣所

同疾君爲王臣世受國恩國主危難曾不倒戈卓受

大誅而更嗟歎禮之所去刑之所取使吏收付廷尉

治罪邕謝允曰雖不忠猶識大義古今安危耳所厭

聞口所常說豈當以背國而向卓也狂瞽之言謬出

患入所謂邕也願黔首爲刑以繼漢史公卿惜邕才

咸共諫允允曰昔武帝不殺司馬遷使作謗書流於

後世方今國祚中㣲戎馬在郊不可令佞臣執筆在

㓜主左右後令吾徒受謗議遂殺邕邕字伯喈陳留

圉人也博學有雋才善屬文解音聲𠆸藝并術數之

事無不精綜初辟司徒府吏遷郎中著作東觀以直

𬒳刑初太尉董卓見邕甚重之舉高第𥙷御史又

轉治書御史尚書三月之間周歷三臺左中郎將封

高陽侯於是以吕布爲奮武將軍假節開府如三公

初黃門郎荀攸與議郎鄭㤗何顒侍中种輯謀曰董

卓無道甚於桀紂天下怨之雖資強兵實一匹夫耳

直刺殺之以謝百姓然後據殽函挾王命以號令

天下桓文之舉也事垂就而發𮗜收顒攸繫獄顒憂

懼自殺攸言𥬇飲食自若會卓死得免棄官歸郷里

兖州刺史劉岱爲黃巾所殺東郡刺史曹操爲兖州

牧繫黃巾破之降者三十餘萬人五月丁未大赦天

下征西將軍皇甫嵩爲車𮪍將軍董卓旣死牛輔爲

其麾下所殺李傕等還以輔死衆無所𠋣仗欲各散

歸旣無赦書而聞長安中欲盡誅凉州人憂恐不知

所爲賈詡曰聞長安中議欲盡殺凉州人而諸君棄

衆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衆而西所在收

兵以攻長安爲董公報𬽦𦍒而事濟奉國家以正天

下若不濟走未晩也衆以爲然遂將其衆而西所在

收兵攻至長安衆十餘萬卓故部將樊稠等合兵圍

長安劉表與𡊮紹連和𡊮術怒召孫堅攻表戰於新

野表退屯襄陽堅悉衆圍之表將黃祖自江夏來救

表堅逆擊破祖乘勝將輕𮪍追之爲祖伏兵所殺堅

子䇿權皆隨𡊮術六月戊午長安城䧟呂布與戰不

勝將數百𮪍奔冀州傕等入城内殺太常种弗太僕

魯猷大鴻臚周奐城門校尉崔烈越𮪍校尉王順死

者數十人司徒王允挾乘輿上宣平城門允謂傕等

曰臣無作威作福而乃放兵縱橫欲何爲乎傕曰董

卓忠於陛下而無辜爲吕布所殺欲爲卓報布不敢

爲逆爾請事竟詣廷尉受罪巳未大赦天下拜李傕

爲揚武將軍郭汜爲揚烈將軍樊稠等皆爲中郎將

甲子李傕殺故太尉黃琬司徒王允及其妻子衆庻

爲之流涕莫敢收允故吏京兆趙戩葬允上以允爲

忠封其孫異爲安樂侯允字子師太原祁人容儀雅

重非禮不動郭林宗稱允曰宰相才也與之友善仕

爲郡主簿太守劉偉受宦者趙津請託召中都路拂

爲五官SKchar允以拂狡猾不良封還偉教至於四五坐

鞭杖數十終不屈撓拂由是廢棄而允名震逺近拂

富於財賔客數百深怨允常欲害之允從者不過數

人每與拂遇允常坐車中按劒叱之拂輒不敢當辟

司徒府稍遷豫州刺史黃巾賊别黨起於豫州允擊

大破之於是賊中得中常侍張讓書允具以聞𤫊帝

帝深切責讓讓辭謝僅而得免讓由是怨允譛之於

靈帝詔徴允治罪道遇赦還官後百餘日復見徴太

尉楊賜與允書曰若以張讓事百日再徴宜深思之

允故吏流涕進藥允棄而不飲會大將軍何進請允

得减死一等遂變名姓隱遁山藪後何進表允爲從

事中郎遷河南尹太僕及在公輔值國家禍亂允外

相彌縫内謀王室甚有大臣之度自天子及國中皆

𠋣允卓亦雅信焉卓旣死與士孫瑞議赦卓部曲旣

而疑曰部曲從其主耳今若名之惡逆而赦之恐適

使深自疑非所以安之也乃止或說允曰卓部曲素

憚𡊮氏而畏關東若一旦解兵開關必人人自危不

如使皇甫嵩領其衆因使屯陜以安之徐與關東通

謀以觀其變允曰不然關東舉義兵者皆吾徒也今

若距險屯守陜雖安凉州人而疑關東之心也吕布

將奔謂允曰公可去矣允曰安國家吾之上願也若

其不𫉬則殺身以奉朝廷㓜主恃我而巳臨險難苟

免吾不爲也努力謝關東諸公當以國家爲念黃琬

字子琰太尉瓊之孫也爲五官中郎將所選舉皆貧

約守志者諸權富郎共疾之構琬以爲黨遂免官禁

錮幾將二十年司空楊賜深敬重之上書薦琬有撥

亂之才由是徴拜議郎權爲青州刺史遷侍中尚書

中平末凉州叛大將軍出征軍調不足富殖之徒多

以財爲官者或起家爲州郡琬由是奏太尉樊稜司

徒許相皆竊位懷禄苟進無耻終無匡救之益必有

覆公折足之患宜皆罷遣以清治路軍費雖急禮義

廉耻國之大本也苟非其選飛隼在墉爲國生事此

負石救溺不可不察頃之遷右扶風歷九卿徵爲

豫州牧值黃巾陸梁民物凋弊延納豪俊整勒戎馬

征討羣賊威聲甚震是時上遣下軍校尉鮑鴻征葛

陂賊鴻因軍徵發欲盗官物𧷢過千萬琬乃紏奏其

姦論鴻如法琬旣名臣又與王允同謀故及於難傕

兵之入長安太常种弗曰爲國大臣不能禁𭧂禦悔

使白刃向宫去將安之遂戰而死弗字潁伯司徒暠

之子也弗子邵爲使者嘗迕於卓左遷凉州刺史徴

爲九卿辭曰我昔盡忠於國爲邪臣所妬父以身徇

國爲賊所害夫爲臣子不能除殘去逆何靣目復見

明主哉三輔之臣聞之莫不感慟焉初南陽何顒河

内鄭㤗好爲竒畫顒逮郭林宗與之遊學及黨事起

顒以被禁錮乃變姓名亡匿汝南所至皆結豪傑名

顯荆豫之間靈帝末君子多遇禍難顒歲中率常再

三私入洛陽爲人解釋患難㤗知天下將亂隂交結

豪傑家冨於財有田四百頃而食常不足名聞山東

王室西遷㤗以尚書郎從入關是時京師饑乏士人

各各不得保其命而㤗日與賔客高會作倡樂仰㤗

全濟者甚衆長安旣亂南奔𡊮術術以㤗爲揚州刺

史未至而卒丙子前將軍趙謙爲司徒尚書令朱雋

之出奔也與孫堅俱入洛陽旣而屯於中牟李傕等

旣破長安懼山東之圖巳而畏雋之名傕用賈詡計

使人徴雋軍吏皆不欲應雋曰以君召臣義不俟駕

况天子詔乎且傕汜小豎樊稠庸兒無他逺畧又勢

均力敵内難必作吾乘其𡚁事可圖也遂就徴爲太

僕秋七月李㴶使樊稠至郿葬董卓大風𭧂雨流水

入墓漂其棺椁庚子太尉馬日磾爲太傅録尚書事

八月辛未車𮪍將軍皇甫嵩爲太尉使太傅馬日磾

太僕趙岐持節鎭關東初孫堅殺南陽太守張咨𡊮

術得㨿其郡南陽戸口數百萬而術奢滛肆欲徴發

無度百姓苦之旣而與紹有隙又與劉表不平引軍

入陳留曹操𡊮紹會擊術大破之術將餘衆奔九江

殺楊州刺史陳温領其州李傕等欲術爲援因令日

磾即拜術爲左將軍封陽翟侯假節日磾趙岐俱在

壽春岐守志不撓術憚之日磾頗有求於術術侵侮

之從日磾借節視之因奪不還日禪欲去術又不遣

病其所守不及趙𡵨嘔血而死九月揚武將軍李傕

爲車𮪍將軍封池陽侯領司𨽻校尉假節郭汜爲後

將軍封郿陽侯樊稠爲右將軍封萬年侯㴶汜稠擅

朝政張濟爲驃𮪍將軍平陽侯屯弘農初董卓入關

說韓遂馬騰共圖山東遂騰見天下方亂亦欲起兵

𠋣卓卓SKchar傕汜攻破京師遂騰將兵救天子是月遂

屯郿騰屯鄠司徒趙謙以久病罷甲申司空淳于嘉

爲司徒光禄大夫楊彪爲司空録尚書事冬十月荆

州刺史劉表遣使貢獻以表爲荆州牧初弘農王唐

SKchar者故會稽太守唐𤦛女也王薨人欲嫁之不從及

關中破爲李傕所畧不敢自說也傕欲妻之唐SKchar

聽尚書賈詡聞之以爲宜加爵號於是迎置於園拜

爲弘農王妃李㴶舉博士李儒爲侍中詔曰儒前爲

弘農王郎中令迫殺我兄誠宜加罪辭曰董卓所爲

非儒本意不可罸無辜也丁卯日有重暈太尉皇甫

嵩以災異䇿免光禄大夫周忠爲太尉録尚事嵩字

義眞規之兄子也善用兵爲將飲食舎止必先將士

然後至巳乃安焉兵曹有所受賂者嵩曰公素廉必

用乏也出錢賜之吏慚即自殺董卓之入徴嵩爲城

門校尉嵩長史梁衍說嵩曰漢室㣲弱宦豎亂朝卓

旣誅之不能盡忠奉主而廢立縱意今徴將軍禍大

則憂危禍小則困辱卓在洛陽天子來西以將軍之

衆奉迎天子發命海内𡊮氏逼其東將軍逼其西則

成禽矣嵩不從遂就徴有司承㫖奏嵩下吏將殺之

嵩子堅壽與卓素善⿰⾔𭥍卓請嵩卓免之華嶠曰臣父

𡊮每言臣祖歆當時人以皇甫嵩爲不伐故汝豫之

戰歸功於朱雋張角之捷本之於盧植蓋功名者士

之所宜重誠能不爭天下莫之與爭則怨禍不深矣

四年春正月甲寅朔日有蝕之未晡八刻太史令王

立奏曰日晷過度無有變色於是朝臣皆賀帝密令

尚書𠉀焉未晡一刻而蝕尚書賈詡奏立司𠉀不明

疑悞上下太尉周忠職所典掌請皆治罪詔曰天道

幽逺事驗難明且災異應政而至雖探道知㣲焉能

不失而欲歸咎史官重益朕之不德不從於是避正

殿寢兵不聽事五月丁卯大赦天下徐州刺史陶謙

遣使奉貢以謙爲徐州牧癸酉無雲而雷六月華山

崩東海王子琬琅邪王弟邈⿰⾔𭥍闕貢獻以琬爲平原

相邈爲九江太守皆封列侯太尉周忠以災異罷太

僕朱儁爲太尉録尚書事巳酉以平原相劉備爲豫

州牧是時新遷都宫人多無衣服秋七月帝欲發太

府繒以作之李傕不欲曰宫中有衣胡爲復作邪尚

書郎呉碩素謟於傕乃言曰關東未賔用度不足近

幸衣服乃陵轢同寮尚書梁紹劾奏碩以瓦噐奉職

天臺不思先公而務私家背奥媚竈苟謟大臣昔孔

子誅少正卯以顯刑戮碩宜放肆以懲姦僞若久舎

不黜必縱其邪惑傷害忠正爲患不細帝以碩傕所

愛寢其奏是時帝使侍御史裴茂之詔獄原輕繫者

二百餘人其中有善士爲傕所枉者傕表之曰茂之

擅出囚徒疑有姦故冝置于理詔曰災異數降隂雨

爲害使者銜命宣布恩澤原解輕㣲庻合天心欲解

𡨚結而復罪之乎一切勿問七月甲午試𦒿儒三十

餘人上第賜郎中次太子舎人下第者罷詔曰孔子

歎學之不講不講則所識日志矣今者儒年餘六十

離本土家餉不到當展四體以餬口腹㓜童始學老

委農野朕甚愍焉其不在第者爲太子舎人冬十月

太學行禮車駕幸宣平城門臨觀之賜博士以下各

有差辛丑京師地震有星孛于天市占曰民將徙天

子移都其後上東遷之應也司空楊彪以地震䇿罷

丙午太常趙温爲司空録尚書事初公孫瓉與劉虞

有隙虞懼其變遣兵襲之戒行人曰無傷餘人殺一

伯珪而巳瓉放火燒虞營虞兵悉還救火虞懼奔居

庸欲召烏桓鮮卑以自救瓉引兵圍之生執虞而歸

是時朝廷遣使者殷訓增虞封邑督六州事以瓉爲

前將軍封易侯瓉誣虞欲稱尊號脅訓誅之於是虞

故吏漁陽鮮于輔率其州人及三郡烏𢘆鮮卑與瓉

所置漁陽太守鄒丹戰於蒯北大破之斬丹旣而持

其衆奉王命帝嘉焉𡊮紹又遣其將麴義及虞子合

繫瓉瓉敗遂走還易先有童謡曰燕南垂趙北際中

央不合大如礪唯有此中可避世瓉以爲易當之乃

築京固守積粟三百萬斛瓉曰昔謂天下事可指麾

而定今日視之非我所決不如伏兵力田食盡此糓

足知天下事矣初劉虞歎曰賊臣作亂朝廷播蕩四

方俄然莫有固志吾爲宗室遺老不得自同於衆今

欲奉使展效臣節安得不辱之士乎衆咸曰田疇其

人也疇字子㤗右北平無終人也好讀書善擊劒時

年二十二虞乃備禮請與相見大恱之遂署爲從事

與車𮪍將行疇曰今道路險逺冦虜縱橫稱官奉使

爲衆所指今願以私行期於得通而已虞從之疇乃

選多少勇壯募從二十𮪍虞自出祖而遣之疇出塞

外傍北山直馳趣朔循問經遂至長安致命詔拜騎

都尉疇以天下方𫎇塵不可荷佩榮寵固辭不受朝

廷甚義三府並辟皆不就得報馳還未至虞巳爲公

孫瓉所殺疇至謁祭虞墓陳發章表哭泣而去𤨏聞

之大怒購求𫉬疇謂曰汝何故自哭劉虞墓而不送

章報我乎疇曰漢報所言於將軍未美恐非所樂聞

故不進也且將軍方舉大事以求所欲旣㓕無罪之

君又讎守義之臣誠能行此則燕之士將蹈東海而

死豈有思從將軍者乎瓉壯其對釋而不誅拘之軍

下禁其故人莫得與之通或說瓉曰田疇義士君不

能禮而拘囚之恐失衆心瓉乃遣疇疇北歸率舉宗

族他附從者亦數百人掃地而盟曰君不報吾不可

以立世遂入徐無山營深險平曠而居躬耕以飬父

母百姓歸之數年間五千餘家疇謂其父老曰諸君

不以疇不肖逺來相就衆成都邑而莫相統一恐非

久安之道願推擇賢良長者以爲之主皆曰善僉共

推疇疇曰今來在此茍存而巳將圖大事復恐雪耻

竊恐未得其志而輕薄之徒自相侵侮偷快一時無

深計逺慮疇有愚計與君行之可乎皆曰可乃爲約

束相殺傷把盗爭訟之法法重至死其次抵罪二十

餘條又制爲婚姻嫁娶之禮興學校講授之業班行

其衆衆皆便之道不拾遺北邊翕然服其威信烏桓

鮮卑並各遣屬通好疇悉撫納令不得爲冦𡊮紹數

遣使命又即授將軍印綬皆距而不當之十二月辛

丑司空趙温以地震罷乙巳衛尉張喜爲司空録尚

書事分漢陽郡爲永陽郡是歲𡊮術使孫䇿略地江

東軍及曲阿揚州刺史劉繇敗績將奔會稽許邵曰

會稽富䇿之所貪且窮在海陽不可徃也不如豫章

西接荆州北連豫章若收合吏民遺貢獻焉與曹兖

州相聞雖有𡊮公路隔在其間其人豺狼不能久也

足下受王命孟德景升必相救濟繇從之邵字子將

汝南平輿人也少讀書雅好三史善與人論臧否之

談所題目皆如其言世稱郭詩之鍳焉廣陵徐球爲

汝南太守請邵爲功曹球亦名士解褐事之同郡陳

仲舉名重當時郷里後進莫不造謁邵獨不詣蕃謂

人曰長㓜之序不可廢也許君欲廢之乎邵曰陳侯

崖岸高峻百谷莫得而徃遂不造焉嘗至潁川不詣

陳仲弓或問其故邵曰此君之道廣廣則不周故不

行也同郡𡊮季初公族豪俠賔客輻輳去濮陽令歸

從車甚盛將入郡界歎曰吾輿服豈可令許子將見

之乎謝遣賔客以單車歸家邵之見憚皆此𩔖也司

空楊彪辟不就舉方正公車徴不行或勸邵邵曰方

今小人道長王室將亂吾欲避地淮海以全老㓜及

天下亂邵至廣陵徐州刺史陶謙禮之甚厚邵曰陶

恭祖外好聲名内非其眞今徐州榖貴小人在側方

厭賔客待吾雖厚其𫝑必薄乃渡江𭠘劉繇其後謙

捕諸寓士陳留史堅元陳郡相仲華逃竄江湖皆名

士也邵與劉繇俱行終于豫章焉

興平元年春正月辛酉大赦天下甲子帝加元服二

月戊寅有司奏立長秋詔曰皇妣宅兆未⺊三年之

戚禮不言吉朕雖不能終身思慕其何忍言後宮之

選乎於是太尉朱雋司徒淳于嘉司空張喜奏曰春

秋之義母以子貴宜改葬皇妣追上尊號曰穆宗恭

宗故事甲申改葬皇妣王氏號曰靈懷皇后后邯鄲

人祖苞治尚書爲五官中郎父章襲苞業居貧不仕

有子二人男斌女曰榮榮則后也后以選入掖庭爲

貴人有寵妊身怖畏何后服藥欲除胎胎安不動又

負日而行遂生帝何后惡之鴧殺𤫊后帝大怒欲

廢何后諸黃門請僅而得止靈帝憫上早孤追思王

后乃作令儀頌初上詔求斌斌將妻子⿰⾔𭥍長安賜第

宅田業遷執金吾封都亭侯丁亥車駕耕于藉田是

時李傕等專亂馬騰等私求不𫉬騰怒以益州牧劉

焉宗室大臣遣使招引欲共誅傕等焉遣子範將兵

就騰岐州刺史种邵太常拂之子拂爲櫂所害中郎

將杜禀與賈詡有隙並與騰合報其讐隙於是傕騰

擕貳上遣使者和之不從轉遂率衆來欲和傕騰旣

而復與騰合壬申騰遂勒兵屯平樂觀將圖長安傕

使樊稠郭汜及兄子李利擊騰遂破之邵範等皆死

遂西走稠追之遂謂稠曰天地反覆未可知本所爭

者非私怨王家事耳與足下州里雖小有違要當大

同欲相與善語而不意後不可復乃交馬共語良久

别去庚申赦騰夏四月以馬騰爲安狄將軍遂爲安

降將軍徐州牧陶謙比海相孔融謀迎天子還洛陽

會曹操襲曹州而止陳留太守張邈反吕布爲兖州

牧郡縣皆應之唯甄城范陽東阿三縣不從邈使人

告荀彧曰吕布將軍來𦔳曹使君繫陶謙宜給其食

衆皆疑彧知邈爲亂即勒兵設備時操軍攻謙留守

少而布督將大吏多與邈謀其夜或誅謀叛者數十

人衆乃定豫州刺史郭貢率衆數萬人來至城下彧

言與吕布同謀衆甚懼貢求見彧彧將徃或曰君一

州鎮也徃必危不可彧曰貢邈分非素結今來𨒪計

必未定及其未定說之縱不爲用可使中立若先疑

之彼將怒而成計貢見彧無懼意謂甄城未易攻也

遂引兵去操引軍還攻吕布五月即拜揚武將軍郭

汜爲復將軍更封美陽侯安集將軍樊稠爲右將軍

開府如三公六月丙子分河西郡爲雍州丁丑京師

起震戊寅又震乙酉晦日有蝕之避正殿寢兵不聽

事五日秋七月壬子太尉朱雋以災異䇿罷戊午太

常楊彪爲太尉録尚書事甲子即拜鎮南將軍楊定

爲安西將軍開府如三公自四月不雨至于七月詔

使侍御史侯汶洗囚徒原輕繫上避正殿於是榖貴

大豆一斛至二十萬長安中人相食餓死甚衆帝遣

侍御史侯汶出太倉米豆爲貧人作糜米豆各半大

小各有差餓死者甚衆帝疑廪賦不實勑侍中劉艾

取米豆各五升燒火於御前作糜得二盆於是艾出

問書米豆五升得糜二盆而民委頓何也朕甚愍之

民不能自濟故部使者出米豆兾有益焉御史不加

隱䘏乃如是乎尚書以下詣省閤謝奏收侯汶考治

實詔曰未忍致于理杖五十亟遣上親所廪人名於

是悉得全濟八月馮翊羌冦屬縣後將軍郭汜右將

軍樊稠等率衆破之斬首數萬級九月曹操還鄄城

吕布屯山陽冬十二月司徒淳于嘉久病罷衛尉趙

温爲司徒録尚書事



後漢孝獻皇帝紀卷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