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可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万日还不满二十八年,《大公报》还不够做三十岁的寿辰。在这二十八年之中,《大公报》改组革新以来不过几年而已。这个几岁的小孩子,比起那快六十岁的《申报》和那快五十岁的《新闻报》,真是很幼稚的晚辈了。

  然而这个小孩子居然在这几年之中,不断的努力,赶上了那些五六十岁的老朽前辈,跑在他们的前面;不但从一个天津的地方报变成一个全国的舆论机关,并且安然当得起“中国最好的报纸”的荣誉。这真是古人说的“后生可畏”了。

  《大公报》所以能有这样好的名誉,不过是因为他在这几年之中做到了两项最低限度的报纸职务:第一是登载确实的消息,第二是发表负责任的评论。这两项都是每一家报馆应该尽的职务。只因为国中的报纸都不敢做,或不肯做,或不能做,而《大公报》居然肯努力做去,并且有不小的成功,所以他就一跳而享大名了。

  君子爱人以德,我们不敢过分恭维这个努力的小孩子。我们要他明白,他现在做到的成绩还不算很大,只算是个个报馆都应该有的成绩。只因为大家太不长进,所以让他跑到前面去了。在矮人国里称巨无霸,是不应该自己满足的。我们爱读《大公报》的人,应该很诚恳的祝望他努力更进一步两步以至百千步,期望他打破“中国最好的报纸”的纪录,要在世界的最好报纸之中占一个荣誉的地位。

  要做到这种更荣誉的地位,有几个问题似乎是值得《大公报》的诸位先生注意的:

  第一,在这个二十世纪里,还有那一个文明国家用绝大多数人民不能懂的古文来记载新闻和发表评论的吗?

  第二,在这个时代,一个报馆还应该倚靠那些谈人家庭阴私的黑幕小说来推广销路吗?还是应该努力专向正确快捷的新闻和公平正直的评论上谋发展呢?

  第三,在这个时代,一个舆论机关还是应该站在读者的前面做向导呢?还是应该跟在读者的背后随顺他们呢?

  《大公报》的前途无限,我们的期望也无限。

  二十,五,八

  (收入耿云志主编:《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12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