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一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西遊記
第一回
花果山心源流後派 水濂洞小聖悟前因
第二回
旁參無正道
歸來得真師


  歌曰:

  我有一軀佛,世人皆不識,

  不塑亦不裝,不雕亦不刻,

  無一滴灰泥,無一點彩色,

  人畫畫不成,賊偷偷不得。

  體相本自然,清靜非拂拭,

  雖然是一軀,分身千百億。

  詩曰:

  混沌既分天地立,陰陽遞禪成呼吸。

  識知未剖大道生,文字忽傳鬼神泣。

  五行並用多戰爭,三教同堂有出入。

  好求真解解真經,人天大厄一時釋。

  所聞元會運世,中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其蘊既已悉之前書矣,茲不再贅。若夫乾坤既立,萬物既生,則天地之精華,陰陽之靈秀,自養成心源一派,而生人生物於以不窮矣。真是:

  未了先天又後天,東生西沒逝長川。

  誰人不具真元性,幾個如來幾個仙。

  話說東勝神州傲來國花果山天產石猴孫悟空,自保唐僧西天取經成佛之後,已高登極樂世界,無影無形的去逍遙自在,將這花果山生身之地,遂棄為敝屣而不居矣。不知人心雖有棄取,而天地陰陽卻無興廢。這座山又閱歷過許多歲月,依舊清峰挺黛、綠岳參天,原是個仙寰福地﹔水濂洞裡那些遺下的猿猴,生子生孫,成群逐隊,何止萬萬千千,整日在山前尋花覓果的玩耍。一日忽見正當中山頂上,霞光萬道,瑞靄千條,結成奇彩。眾猴見了,俱驚驚喜喜,以為怪異,你來我去的爭看,如此者七七四十九日。

  這日,正是冬至子之半,一陽初復之時,忽然聞得空中一聲響亮,就象雷鳴一般。嚇得眾猴子東躲西藏,躲了一會不見動靜,又漸漸伸頭縮腦出來張望。只見山頂上的霞光瑞靄,被兩道金光盡皆沖散。內中有幾個膽大的猴子,忍不住,竟爬到山頂上去觀看,看見正當中那塊大仙石中間,裂了一縫,縫中迸出一個石卵來。那石卵隨風向日轉個不休。轉夠多時,忽又一聲響,迸作兩半,內中迸出一個石猴來,五官俱備,四肢皆全,不知不覺早已會行會走,那兩道金光卻是他目中閃出來的。眾猴看了,又驚又喜道:「怎麼?一塊死石頭,又無氣無血,卻會長出一個活猴子來!大奇大奇!」遂將那小石猴牽牽引引領下山來,在亂草坡前將松花細果與他飲食,早有幾個好事的猴子跳入洞中,將此奇事報之通臂仙。你道這通臂仙卻是何人?原來當初只是一個通臂猿。因他靈性乖覺,時常在孫大聖面前獻些計策,效些殷勤,故孫大聖寵用他。大鬧天宮時,偷來的御酒仙桃盡他受用,故得長生不死。自孫大聖成佛去後,洞中惟他獨尊,又知些古往今來的世事,故眾猴以仙稱之。這通臂仙自得了道,便不好動,只好靜,每日但坐在洞中調養。這日聞知其事,因大驚喜道:「這果奇了!當時成佛的老大聖,原是天生地育,借石成胎,但此事淵源已遠,如何又流出嫡派?待我去看來。」遂走出洞到山前,只見一群猿獼圍著一個小石猴,在那裡嬉笑。你看那小石猴怎生模樣?但見:

  形分火嘴之靈,體奪水參之秀。金其睛而火其眼,原為有種之胚胎,尖其嘴而縮其腮,不是無根之骨血。稟靈臺方寸之精華,受斜月三星之長養。雖裸露皮毛,而行止呈一派天機﹔倘沐襲衣冠,必舉動備十分人相。墮落去為妖為鬼,修到時成佛成仙。

  通臂仙將那小石猴細細看了一會,見他跳來躍去,純是靈性天機,不勝歡喜:這花果山水濂洞又有主了。因吩咐眾猴道:「他此時雖不知不識,然靈光內蘊,有些根器,可任他率性而行,以擴充大道﹔若牿傷本來,參入人欲,便攪亂乾坤難於收拾了。」眾猴聽說,似信不信,皆歡歡喜喜聽他頑耍。故這小石猴得以自由自在,獨往獨來,在山中長養。每日間不是尋花,便是覓果,也無懮愁煩惱,也不知春夏秋冬。

  真是時光迅速,倏忽之間,不覺過了幾個年頭,他的知識漸開,精神強壯,使思量要吃好東西,要佔好地方。遇了個晴明天氣,滿山頑耍,便不勝歡喜﹔逢著個大風苦雨,躲在洞中,便無限愁煩﹔偶然被同類欺侮,便要爭強賭勝﹔倘然間受了些虧苦,便也知感嘆悲傷。這正是:

  物有七情,喜怒哀樂。

  觸之自生,不假雕鑿。

  忽然一日,一個同類的老猴子死了,小石猴看見,不禁悲慟。因問眾猴道:「他昨日還與我們同飲食行走,今日為何便漠然無知,動彈不得了?」眾猴道:「他過的歲月多,年紀大,精血枯,故此就死了。」小石猴道:「這等說,我們大家過些時也都要死了,豈不枉了一世?」眾猴道:「這個自然,何消說得。」小石猴從此以後便慘然不樂,每每問眾猴道:「我們可有個不死的法兒?」眾猴道:「若要不死,除非是修成了仙道,便可長生。」小石猴道:「既修仙可以不死,何故不去修仙?」眾猴笑道:「‘修仙’二字,豈是容易講的?」小石猴道:「何故講不得!」眾猴道:「修仙要生來有修仙之根器,又要命裡帶得修仙之福分,又要求遇仙師,又要講明仙道,不知有許多難哩!若是容易修時,人人皆神仙矣。」小石猴聽了,雖不再言語,心下卻存了一個修仙的念頭。便暗暗的訪問。

  忽一日,風雨滿天,到不得山上去游樂,但蹲在洞中打瞌睡。蹲到午間,忽聞得後洞中有吟詠聲。那小石猴真是心靈性巧,便悄悄走了去竊聽。只聽得吟詠道:

  頭頂乾兮腳踏坤,萬千秋又萬千春。

  自餐御酒仙桃味,留得長生不老身。

  小石猴細聽,卻是通臂仙睡在石床上長吟見志。因心下暗想道:「人既叫他做通臂仙,定然有些仙意,況吟詠之詞頗有仙機。我思量遍處去求仙,誰知轉有個神仙在自家屋裡。」又不敢輕易驚動他,便悄悄的走了出來。挨到天晴,往各山上去採了許多奇異花果,堆了一盤,雙手捧到後洞來獻與通臂仙。因跪下說道:「愚孫奉敬老祖。」那通臂仙見是小石猴,滿心歡喜。因說道:「原來是你!你一向任性頑皮,今日為何曉得尋源頭,認宗派?」小石猴道:「頑皮也要頑皮,結果也須結果,伏乞老祖垂慈。」通臂仙連連點首道:「我原看你有些根器,今果然發此超群之想,但我自我,你自你,你來求我卻也無益。」小石猴道:「我聞得神仙往往傳道,佛菩薩要度盡眾生,怎說個無益?」通臂仙道:「是你也不知道,凡做神仙也有幾等。有一等最上的:悟徹菩提,靈通造化,道法參天並地,就是玉帝也不敢以勢位加他,我佛也不敢以神通壓他,此等之仙方可度人度世﹔其次一等:修成金石,呼吸五行,朝游北海,暮宿蒼梧,內可超凡入聖,外可點鐵成金,此等之仙方有道可傳,有教可設﹔象我輩下一等的神仙,不過竊藥偷桃,保全性命,養山中草木之年而已,哪裡有妙丹秘旨白日飛升的手段可以傳人?所以說個求我無益。」小石猴道:「據老祖雖說是下等神仙,然竊藥偷桃也要有些手段。」通臂仙道:「就是竊藥偷桃也有幾等。若說是扳倒老君的爐灶,摘殘王母的靈苗,這便要通天徹地,換斗移星﹔若我輩啖寵幸之餘桃,舔雞犬之剩藥,不過僥天之幸,碌碌因人成事,要什麼手段?」小石猴道:「老祖怎麼說這些沒志氣的話?天地間只怕沒有修仙的徑路,便沒奈何了。若是老君果然有藥,王母果然有桃,不怕沒本事偷他些吃吃。」通臂仙嘻嘻笑道:「當時取經成佛的老大聖原說,天地精靈不竭,遲幾百年自有異人續我靈根一派﹔今日你有這樣大志,足見老大聖之言不謬矣。」小石猴道:「請問老祖,當時取經成佛的老大聖,卻是何人?」通臂仙道:「這話說起來甚長,也不是一時輕易說的。你且去把那頑皮消盡,野性收回,然後好對你細說。」那小石猴聽了,歡歡喜喜的答應道:「老祖說得是。」遂走了出來,依舊到各山去頑耍﹔雖然頑耍,卻心懷大道,看那月來日往,未免驚心,花落鳥鳴,不禁動念。真個是:

  野馬未嘗無轡,心猿亦有定時。

  既是有天有地,難言何慮何思。

  小石猴終日思想修仙消息,又怕性急纏惱了通臂仙,只得按納定氣兒忍耐。

  這一日,見天氣晴明,風和日暖,花果滿山,紅紅綠綠,景致甚是可愛。他忍不住又到後洞來跪著通臂仙說道:「今日前山風日甚美,敢請老祖遊賞片時何如?通臂仙見了大笑道:「好個有心的猴子,我去我去。」遂毫不作難,帶了小石猴一徑走出洞來,竟到正當中山頂上一塊石上坐下﹔小石猴又攀枝繞樹,摘了許多鮮果來供獻。通臂仙吃了幾個果子,因開口道:「你可知道,你這身子從何處來的?」小石猴答道:「愚孫生來愚蠢,久昧前因,也不知身從何處來,只時常聽眾弟兄說,我就是這塊石頭裡進出來,我不信。這一塊頑石頭,又無父精母血,我如何在內裡安身立命?要求老祖慈悲指示。」通臂仙道:「此乃因緣大事,你既有心,我也不能閉口不言了。天地有四大部洲:東曰東勝神洲﹔西曰西牛賀洲﹔南曰南瞻部洲﹔北曰北俱蘆洲。我們這地界乃是東勝神洲,我們這國叫做傲來國﹔我們這座山叫做花果山。這花果山乃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自清濁開時而立,鴻濛判後而成。這一塊仙石,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故高三丈六尺五寸,按政歷二十四氣,故圍圓二丈四尺﹔按九宮,故有九竅﹔按八卦,故有八孔。內蘊天地之靈秀,外受日月之精華,故能毓成仙胎,產出靈種。」小石猴聽了,不勝歡喜道:「不信石胎有許多妙處,莫非老祖哄我!」通臂仙道:「不是哄你,只因過取經成佛的老大聖,原也是這塊仙石裡出身,我因此知道。」

  小石猴欣欣問道:「原來這塊石頭已曾先產過一個老大聖來。敢問老祖,那老大聖初時怎生修道?後來怎生成佛?萬望指示孫兒知道。」通臂仙道:「那老大聖初生時,也似你一般一個小猴兒,只因他心靈性巧,有本事窮源測流,尋了這一個水濂洞與眾族眷安身,故眾猴即奉他為主。他在這山中朝歡暮樂,十分快活。只因他根器不凡,忽一日想到無常,迅速發一個大憤,去四海求仙。求了二三十年,不知在哪裡遇了真師,修成大道,便會騰雲駕霧,一個筋斗直去十萬八千里遠﹔又學成七十二段變化,雄霸此山,四境的妖魔盡皆拱伏﹔又走到水晶宮,問龍王討了盔甲兵器﹔又打入森羅殿內,將猿猴眷屬盡皆除名。因此驚動了玉皇大帝,遣十萬天兵圍繞此山,要擒拿老大聖,被老大聖手持一條鐵棒,將十萬天兵打得東逃西竄,奔走回天。」說到此處,喜得個小石猴抓耳揉腮道:「好本事,好本事!快活,快活!老大聖似這般英雄,後來卻為何又肯做和尚去取經?」通臂仙道:「老大聖自打退了天兵,玉皇大帝無法奈何,只得遣太白金星來招安。初一次封為弼馬溫,他嫌官小,反下天宮﹔後一次封做齊天大聖,方纔意足,卻又不安其位,偷吃蟠桃御酒,攪亂王母娘娘的勝會,又帶了許多蟠桃御酒到洞中來受享。我因蒙老大聖歡喜,與我許多吃,故此至今不死。後來玉帝聞知大怒,調二郎小聖帶領梅山七弟兄,布天羅地網來捉拿,玉皇御駕親至南天門觀戰。老大聖倚著鐵棒威風,殺得天昏地慘,日月無光。他卻全然不怕。不料,暗暗的被李老君拋下個金剛琢來,將老大聖打了一跌,方被二郎小聖捉住。擁到斬妖臺下,刀砍斧剁俱不能死,雷打火燒亦不能傷﹔李老君帶到八卦爐中鍛煉了七七四十九日,啟爐之時又被他走了。玉皇無法,只得求請我佛如來,將五指化作金木水火土五行山,把老大聖壓住。一壓直壓了五百年,老大聖方纔悔消惡業,重立善根﹔又感得觀音菩薩勸化,做了旃檀功德佛的徒弟,往西天求取真經。一路上降妖伏怪,建立了萬千功行,方纔成了正果,證了金身,做個鬥戰勝佛,如今在西方極樂世界好不逍遙自在。此雖是老大聖法力洪深,卻也賴花果山這塊仙石鍾毓之靈。不期這仙石的精靈不盡,今日又生出你來,你就是老大聖的嫡派了。」

  小石猴道:「此山精靈,當時已被老大聖發泄盡了,今日孫兒再出,亦是贅疣,恐不靈了。」通臂仙道:「你不曉得,天有後先,道無不繼。老大聖得了先天靈氣,故生於千百年之前﹔你今得了後天靈氣,故生於千百年之下。」小石猴聽了,滿心快活道:「據老祖說來,我既是老大聖嫡派子孫,老大聖姓甚名誰,也須知道。」通臂仙道:「老大聖姓孫名悟空,取經時又有個通俗之號叫做行者,又自稱齊天大聖。」小石猴道:「老大聖既姓孫,我也只得姓孫了。老大聖叫做孫悟空,我想‘悟空’二字乃是靈慧之稱,我一個頑蠢之人,如何敢希靈慧?只好在真實地上做功夫,莫若叫做個孫履真罷了。我又不做和尚去取經,這通俗之號也用他不著,不必起了。老大聖既自稱齊天大聖,我怎敢與老大聖比並,只好降一等叫做齊天小聖如何?」通臂仙聽了,哈哈笑道:「自起的姓名,倒也有些意思,只是此皆外面的皮毛,老大聖的性命作用,也須細心理會,方有真際。」小石猴道:「欲赤須近朱,欲黑須近墨,若要步武老大聖的芳規,必須親炙老大聖的風範。老大聖既成仙成佛,自在天地間,敢求老祖指示一個居止,待愚孫好去尋訪。」通臂仙道:「老大聖已證菩提,豈復與凡夫接見!」小石猴道:「仙佛若不與人接見,便與死了的一般,修他何用?」通臂仙道:「仙佛也不是不與人接見,只恨凡夫的根器淺,見他不得。你既有心要見老大聖,也是你返本還原的好念頭,只是一時因緣未到。且教你看一件東西,雖然不見老大聖,卻與親見老大聖也相去不遠了。」小石猴聽了歡喜不盡,跪在通臂仙面前拜了又拜道:「萬望老祖速速垂慈!」那通臂仙言無數句,話不一席,引得這小石猴:

  棒影當頭,喝聲震耳。

  不知畢竟看什麼東西,有什麼話說,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