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三十三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二回
小行者金箍棒聞名
豬一戒玉火鉗被夾
後西遊記
第三十三回
冷雪方能洗欲火 情絲繫不住心猿
第三十四回
惡妖精口中設城府
莽和尚腹內動干戈


  詩曰:

  天生萬物物生情,慧慧痴痴各自成,

  一念妄來誰惜死?兩家過處只聞名,

  迷中老蚌還貪合,定後靈猿擾不驚﹔

  鐵棒玉鉗參得破,西天東土任橫行。

  話說孫小行者,被不老婆婆攔住在大剝山前,定要與他使棒耍子。小行者道:「要耍棒你須拚得三死。」不老婆婆問他是哪三死?小行者道:「第一是我這條金箍鐵棒乃大禹王定海神珍鐵,重十萬八千斤,打將下來比泰山還重,我看你那玉火鉗,雖說是女媧氏遺下的神物,在當時止不過為爐灶中燒火之用,脆薄薄兩片,怎架得起我的鐵棒?多分要一棒打死你,擠得拚不得?」不老婆婆笑道:「我這玉火鉗雖然脆薄,只怕你那鐵棒到我鉗中,縱不夾斷也要夾扁,若要打死我,想來還早。這個拚得!」小行者道:「第二件,我這鐵棒是天生神物,能大能小,可久可速,又名如意金箍棒。你那玉火鉗若是果有些本事與我對得幾合,盡得我的力量,我便直搗龍潭,深探虎穴,叫你痛入骨髓,癢透心窩,定要樂死你。拚得拼不得?」不老婆婆笑道:「這一發不消說了,自然拼得!但恐你沒有這樣手段。你且說第三件來。」小行者道:「第三件,我師徒奉旨西行,是個過路之人,一刻也停留不得,你今縱聞我鐵棒之名,卻兩下水火無交,莫若悄悄任我過去,只當未曾識面,猶可保全性命。倘你不聽好言,必欲苦纏嘗著我鐵棒滋味,那時放又放不下,留又留不住,只怕要想死哩!你拚得拚不得?」不老婆婆聽了大笑道:「總是胡言亂語,有甚拚不得?快快取出鐵棒來試試我的仙鉗。」小行者道:「與你說明,你不自揣,苦苦要尋死路,卻與我無干。我只得要破戒了。」就在耳中取出繡花針來,迎風一晃,變做一條金箍鐵棒,約有丈二長短,碗口粗細,拿在手中指定不老婆婆道:「這不是如意金箍棒!請細細看了,也還用得過麼?」不老婆婆睜眼一看,只見那棒:

  既堅且硬瘦還長,知是陰陽久煉鋼,

  直立不撓渾玉柱,橫擔有力宛金梁,

  搗通虎穴鋒偏利,探入龍窩勢莫當﹔

  任有千魔兼百怪,聞聲見影也應降。

  不老婆婆看見鐵棒挺然特出,滿心歡喜道:「看將來果然好一條鐵棒,但恐中看不中吃,且等我試他一試。」忙展開玉火鉗望鐵棒夾來。

  小行者因豬一戒、沙彌賭鬥時,玉鉗出沒,他在旁已看得分明,今見夾來,遂將鐵棒虛虛一迎,等那婆婆認真夾時,他卻早已一閃掣回,使婆婆夾一個空。婆婆見夾不著,只得收回鉗去,小行者卻乘他收回,遂劈頭打來,不老婆婆急用鉗往上架時,小行者棒又不在頭上,復向腰間直搗。不老婆婆方閃開柳腰,那棒又著地一掃,若不是婆婆跳得快時,幾乎將一雙金蓮打折。小行者見上、中、下三處都被他躲過,又用棒就兩肋裡夾攻。那老婆婆果是慣家,東一搖搖開,西一擺擺脫,並不容鐵棒近身。小行者看見婆婆手腳活溜,也自歡喜道:「虧你,虧你!率性奉承你幾棒吧。」舉起鐵棒攥緊了凝一凝,先點心窩,次鑽骨髓,直撥得那老婆婆意亂心迷,提著條玉火鉗如狂蜂覓蕊,浪蝶尋花,直隨著鐵棒上下高低亂滾。小行者初時用棒還恐怕落入玉鉗套中被他夾住,但遠遠侵掠,使到後來,情生興發,偏弄精神,越逞本事,將一條鐵棒就如蜻蜓點水,燕子穿簾一般,專在他玉鉗口邊忽起忽落,乍來乍去,引得玉鉗不敢不吞,不能不吐。老婆婆戰了二十餘合,只覺鐵棒與玉鉗針鋒相對,眼也瞬不得一瞬,手也停不得一停,精心照應只僅可支持,哪裡敢一毫怠惰。又殺了幾合,直殺得老婆婆香汗如雨,喘息有聲。小行者看見光景,知道婆婆又樂又苦。樂是樂鐵棒耍得暢意,苦是苦鐵棒利害恐傷性命。心內想道:「這婆婆神情已蕩,不趁此時與他一個辣手,更待何時?」復將鐵棒使圓,直搗入他玉鉗口內一陣亂攪,只攪得他玉鉗開時散漫,合處輕鬆,酸一陣,軟一陣,麻一陣,木一陣,不復知是性命相搏,然後照婆婆當頂門劈下來,大叫道:「老婆子!這一棒拚得拚不得?」老婆婆正戰得昏昏沉沉,忽見鐵棒出其不意打來,嚇得魂不附體,急用鉗死命招架,已被鐵棒在玉鉗背上打了一下,直打得火星亂迸,連虎口都震得生疼,欲要再支持幾合,當不得鐵棒就似雨點般打來,哪裡承當得起?只得拖著玉鉗敗下陣來。回頭說道:「果然好條鐵棒,正是我的對手。今日天晚,身子倦怠,暫且停止,明日再與你賭鬥吧。」小行者隨後趕來道:「老婆婆哪裡走?既是這等沒用,就該躲在山中藏拙,怎大言不慚又苦苦訪問我孫老爺做什麼?」不老婆婆只做不聽見,忙忙奔入陣中,吩咐眾兵將用強弓硬弩射住陣腳,然後自回山中去歇息。歇息了一會,精神稍復,暗想道:「這條鐵棒體既堅強,這猴子又使得進退有法,真足遂我平生之樂,但他求經念念,拜佛心專,怎肯為我留連這一夜?」翻來覆去睡不著,忽又想道:「我聞他西行是奉師而行,我如今只將他師父唐半偈拿來,藏在大剝洞中,他失了師父,自去不成。他若尋師,自然要與我賭鬥,且與他鉗棒盤桓兩日,看光景再作區處。但他師父有三個徒弟緊緊保護,卻怎生拿得他來?」又想道:「這賊猴子與我戰了這一日,雖被他佔了上風,然他也費了許多氣力,自然倦怠,也要歇息。莫若乘他黑夜不提防,暗暗一鉗將他師父夾來,叫他失卻本身無所依附,那時不怕他不安心向我重尋門戶。」算計定了,便也不通知眾將,竟悄悄取了玉鉗,使一個私奔之法遁出山來。

  卻說小行者殺敗了不老婆婆,欲要趨勢就趕過山去,因見天色晚了,只得回來見師父。豬一戒與沙彌迎著道:「哥哥,今日方顯你的手段,果是高強。婆婆的玉鉗夾我們時何等利害,怎被你鐵棒一頓搗,一頓攪,開了都合不攏來,這是何故?」小行者道:「用兵之道,利鈍而已矣!起先你二人與他戰時,你們的釘耙、禪杖去得滯夯,他的玉鉗便自然開合得以如意,要夾你的禪杖就是禪杖,要夾你的耳朵就是耳朵,你鈍他利故耳。後來我與他戰時,我一條鐵棒就似飛龍一般,往來莫測,出入無端,先在上下左右撩撥一番,先使他救應不暇,手慌腳亂,然後再到他玉鉗上搗一陣,攪一陣,他已精神恍惚,氣力不加,哪裡還有真本事夾我?乘他夾我不得,我復到他上下左右忽擊忽刺,他自然招架不來,敗下陣去,我利他鈍故也。」唐半偈道:「他雖敗去,我們要過山天又晚了,卻在何處過這一夜?」小行者道:「要尋人家借宿此時不及了,幸喜天色睛明,只好就在這山岩邊松樹下權過一夜,明早便好過山。」唐半偈道:「天高地厚,露宿我自不難,只恐你們戰鬥辛苦,不得安眠。」小行者道:「我們一發不打緊。」遂走到一株大松樹下,叫沙彌取出蒲團與長老打坐,他三人就在草坡上席地而眠。三人果然戰鬥辛苦,放倒頭就睡著了。正是:

  此外何嘗遜此中,形全方可顯神通,

  慢言心去身疑幻,一覺華胥心也空。

  卻說不老婆婆,悄悄奔出山前四下打探,果然見他師父唐半偈在山岩邊松樹下打坐,小行者三人卻橫一個、豎一個在草坡上鼾鼾睡覺。滿心歡喜道:「果不出我之所料,須早早下手,莫待這賊猴子醒了,便要費力。」提著玉火鉗轉到唐半偈身背後,攔腰輕輕一夾,也不待他開口吆喝,竟弄一陣狂風走回山洞中,叫眾女妖點起燈火,自坐在上面將鉗一鬆,把唐半偈放下,又叫眾女妖用繩索綁了,跪在當面。問道:「性命中自有樂地,你怎不知受用,卻為他人求經求解,奔波道路,吃這樣苦楚?我窺你的意思,不過要博個度人度世之名,你須想,從古到今也不知經過了多少佛菩薩,究竟度得人在哪裡?度得世在哪裡?何況你一個才人道的和尚!倒不如掃除了這些好善的虛名,打掉這些成佛的妄想,實尋本來的樂處,在這大剝山中造個庵兒居住,叫你孫徒弟日夕與我使棒作樂,豈不美哉!」唐半偈聽了,連連嘆息道:「蒙老菩薩以性命之樂見誨,深感慈悲。但性非一境,樂亦多端也,難執一而論。譬如糞裡蛆蟲,未嘗不融融得意,倘欲強人入而享之,人必掩鼻吐之不顧。貧僧想,人世凡情,戀之者,自誇美滿,若落在佛菩薩眼中,未必不作如是觀耳。貧僧之求經求解,雖不敢妄希度人度世,而性中一點本來,只覺不效此區區不能自安,實非為博虛名。望老菩薩諒之,放貧僧西行,功德無量。」

  不老婆婆笑道:「我自好意勸你,你反將蛆蟲比我,我也不計較你。但你既樂於西行受魔難之苦,我不魔難魔難你,只道我不敬重三寶。」因吩咐幾個女妖道:「可將這和尚押到大剝洞中去收藏好了。」唐半偈忙說道:「老菩薩拿我貧僧來,不知是個什麼意思?若說是好意,敬重我佛法,不該押我到洞中去藏了﹔若說是歹意,要害我性命,性命卻不在此,在此者不過一血肉之體,值些什麼?」不老婆婆又笑道:「我也沒甚好意,也沒甚歹意,但要與你孫徒弟耍棒作樂,恐他要去,留你做個當頭。」唐半偈還打算要分辯,眾女妖早已推的推,扯的扯,將他押到大剝洞中去藏了。正是:

  道在身與心,須臾不可離,

  慢言不繫身,今日為心繫。

  唐半偈被眾女妖押到大剝洞中藏了不顧。

  卻說小行者雖因戰鬥辛苦也就睡了,卻是在山中露宿,終有些不放心,一覺醒來,就爬起到松樹下看看,只見一個蒲團在地下,卻不見了師父。初時,還疑是出恭,等了一會不見回來,便到左近找尋,並無蹤影。心中焦躁道:「只略略大意了些,決然被這老鉗婆做了手腳去了。」忙走到草坡邊叫他二人道:「師父不見了!還虧你們睡得著!」二人在夢中驚醒:「這師父好端端打坐,怎生得不見,莫要騙我。」一骨碌爬起來看時,果然不見師父,只見蒲團。二人方著慌道:「這空山中再無別人,一定還是這老婆子用玉火鉗夾去了。」小行者道:「這個何消說得,這婆子沒廉恥,被我一頓棒弄得他死不死,活不活,欲要留我,知道留我不住,故乘空將師父攝去,挾持我與他耍棒。」沙彌道:「他若果有此心,必將師父藏起,卻怎生區處?」豬一戒道:「我卻有一個算計。」小行者道:「你有甚算計?」豬一戒道:「這老婆子所倚的是這把玉火鉗夾人,師兄又會變化,何不變化進去,偷了他的出來,使他沒得夾人,自然放我們去了。」小行者連連搖頭道:「別樣好偷,我看這玉火鉗已被老婆子煉成一氣,生死不離,如何偷得他的來?若要狠狠心,一頓棒將他打死,奈他又稟了天地間一種生人生物的害氣,又是絕滅不得的。依我算計,莫若只騙了師父過山便了,別的閑事不要管他。」豬一戒道:「騙得過山可知好哩!只是師父又不見面,他又死命要留你耍棒,怎生騙他?」小行者道:「騙他雖不打緊,卻要在你身上。」豬一戒聽了著忙道:「那婆子好不利害,我被他一火鉗夾了去,幾乎傷了性命,幸虧我口兒甜哄了出來,已是虎口餘生,怎教又去騙他?」小行者道:「正為你曾被他夾去,口兒甜哄得他動,故要你去。」豬一戒道:「哄騙人只好僥幸遭把兒,怎麼看做泛常只管去?倘被他看破了不是兒戲的。」小行者道:「前番你原許他扯我出去,我已出去了,你並不曾說謊。有什麼被他看破?」豬一戒道:「我只是不去。」小行者道:「你不去,伸孤拐來打十棒看樣。」豬一戒聽見說打便慌了,說道:「莫打,莫打!你既栽派我去,我也沒奈何,只得拚性命去走遭。但那婆子好不老到,既將師父藏過,怎肯輕易放出來!叫我如何騙他?」小行者道:「不打緊,你只說,我們已商量停當,情願留下孫師兄與你耍棒,只要你放出師父來,還了沙彌的禪杖。等我二人保護師父西去求解,使兩下乾淨。他必然歡喜聽從,若果肯放師父過山,我脫身便不難了。」豬一戒聽了點頭道:「這說也通,但恐那老婆子賊滑不肯信,做我不著去說說看。」便抖抖衣裳竟進山來。早有把守山寨的兵將攔住道:「你這長嘴和尚是昨日陣前被夾饒命去的!今日大清晨又來做什麼?想是你昨日不曾死得,今日又來納命!」豬一戒道:「昨日與他對敵是他的仇人,故被他夾了一下﹔今日與他講好是他的恩人,他還要謝我哩!怎說納命?還不快引我進去相見。」眾兵將見他說話大樣,只得叫人押到山中來見不老婆婆。

  此時,不老婆婆正結束了,打點要出山尋小行者耍棒,忽聽見豬一戒來見,心下想道:  「這定是來找尋師父了。」喝一聲:「帶進來。」豬一戒走到山洞中,看見不老婆婆坐在上面,遂朝上喝個大喏道:「天生老實豬一戒參見婆婆,謝昨日不殺之罪,請今日不說謊之功。」不老婆婆道:「昨日那孫小行者果是你扯出來的麼?」豬一戒道:「那猴子好不賊滑,若不是我再三扯他,他怎肯出來?」不老婆婆道:「你師兄若果是你扯出來的,便真要算你老實了。但不知你師兄昨日與我耍了這一日棒,還是苦惱?還是快活?」豬一戒道:「那猴子初時倚著自家鐵棒英雄,指望要打倒婆婆,奉師西行。後被婆婆動了玉火,一頓鉗夾得那猴子死不死,活不活,正在難解難分之際,不知婆婆何故反走了回來,讓那猴子說寡嘴,轉道婆婆夾他不住。」不老婆婆道:「你那師兄棒法果然名不虛傳,有些勁道﹔我倒甚是愛他,但不知他見我玉火鉗可有幾分留連之意?」豬一戒道:「那猴子最奸滑,我看他心裡十分貪戀,口中礙著師父卻說不出。」不老婆婆道:「你怎見得如此?」豬一戒道:「他往日與人廝殺,就是七日八夜也不見他倦怠,昨日與婆婆戰不得半晌,早已骨軟筋麻,神疲力償,就沉沉在山前睡了一夜,連師父不見了他還不知道。」不老婆婆道:「你師父不見了,你們可曾思量是誰偷去?」豬一戒道:「這不消思量,自然是婆婆偷來。」不老婆婆大笑道:「好胡說的和尚,你師父在哪裡,我在哪裡,他不見了怎生冤我?」豬一戒道:「婆婆不消賴了,實說了,我們倒有個好商量。」不老婆婆道:「有甚好商量?你且說來。」豬一戒道:「這猴子滿心要與婆婆耍棒,卻礙著師父不見了,要同我們二人在此找尋,一日找尋不出師父,他一日耍棒不暢。婆婆何不說明了,放我與沙彌保護師父去求解,師父被擒得放,自然歡喜而去,便沒這猴子也罷了。這猴子貪著與婆婆耍棒,自然也假脫手。放了我們去後,任你們一早一晚安心耍棒,豈不快活!」不老婆婆道:「依你說果然兩便,但是那猴子疾溜得緊,倘或你們去後他有甚不象意,三不知走了,卻叫我哪裡去尋他?」豬一戒道:「婆婆不須多慮,那猴子被婆婆的玉火鉗夾得他快心樂意,莫說逃走,就是趕他也未必肯去。婆婆若是疑心,只消講過,叫他將鐵棒付與婆婆收管,他沒有鐵棒,精著個光身體卻往哪裡去?」不老婆婆道:「收鐵棒固好,但鐵棒是時時要與他耍的,如何收得?」豬一戒道:「鐵棒既收不得,終不成拿一條鐵索將他鎖起來。」不老婆婆道:「鐵索也不消,我有一根柔絲兒,只須拿去繫在他的頸上,便任他有上天入地的手段也逃不去。」豬一戒道:「既是這等,一發妙了。是根什麼絲兒可取出來與我看一看。」不老婆婆遂在口中吐出一根絲來,將絲頭兒遞與豬一戒道:「這不是!你可細看。」豬一戒用手去接時,哪裡見有甚絲?捏又捏不著,看又看不見,只須睜開眼睛再三細看,方影影見一秒秒青絲兒,比頭髮還細。心中暗笑道:「這婆子老呆了,便真用鐵索也鎖那猴子不住,這點點絲兒一口氣吹也吹斷了,怎繫得他住!」便問道:「婆婆這絲細軟得有趣,定是件寶貝,是哪裡出的?」不老婆婆道:「你這村和尚哪裡曉得!待我說與你聽。我這絲呵:

  看不見,摸不著,粗如繩,緊如索。可短復可長,能厚又能薄。今古有情人,誰不遭其縛?雖非蠶口出,纏綿蠶不若。雖非藕心生,比藕牽連惡。千里未為遠,萬里不為闊,一縈方寸中,要死不要活。洵為多欲媒,實是有情藥,鐵漢與木人,諒也難擺脫。請今細繫你師兄,只怕光頭也要落。」

  豬一戒聽了笑嘻嘻說道:「這絲兒既這樣利害,我就拿去拴在那猴子頸上,但師父與禪杖也須放出,大家好到山前交割。」不老婆婆道:「這不打緊。」豬一戒講定了,就拿著絲頭忙忙走出山洞,回到山前。小行者迎著問道:「事情如何了?」豬一戒道:「事情倒俱說妥了,只是有一根細絲兒要把你拴在此處與他耍棒,不知你心下如何?」小行者道:「什麼絲兒拴得我住?」豬一戒道:「這絲兒據他說起來甚是利害,只怕你沒手段脫不去。」小行者道:「絲在哪裡?可拿與我看看。」豬一戒因將絲頭兒遞與小行者。小行者接在手中,細細觀看道:「我只道是織女的機絲、潘郎的鬢絲與五月五日的長命絲,誰知俱不是,卻是這老婆子痴心妄想結成的情絲。這絲兒雖然利害,卻只好縛束那些心慌意亂的少年,如何縛得我住?你只管應承他,哄了師父,遠遠的先去,我自有脫身之計趕來。」豬一戒聽了歡喜,便將絲頭兒理齊了,拴在小行者頸上叫沙彌牽著,又自挑了行李,牽了白馬,同到山前,叫眾兵將報與不老婆婆,叫他放出師父與禪杖來兌換。

  婆婆聞報,帶了一班女子來到山前,驗明這一根情絲果然拴在小行者頸上,滿心歡喜,叫人到大剝洞中取出唐長老來,又叫人拿了禪杖,同到山前。豬一戒看見,忙跑上前就要請回。不老婆婆攔住道:「且慢!待我將你師兄扯扯,看看他可受約束?」遂將絲頭兒一收。小行者看見婆婆收絲,假意兒將身東一搖西一擺,與他扯曳,卻不來掙斷。扯曳半晌,卻被這婆婆扯到面前。大喜道:「孫師已為情絲縛束,幸安心耍棒,慎毋再生他想。」小行者假不答應。豬一戒道:「師兄既為情絲縛定,已是婆婆的人了。又問他怎的?快打發我們去。」不老婆婆道:「既是這等說,你二人領了師父去吧。」豬一戒遂扶唐半偈上馬,沙彌忙收了禪杖,挑起行李竟走。唐半偈不知就裡,見小行者被一根絲兒縛束,還打算要細問,豬一戒忙將龍馬加上一鞭道:「師父,各自奔前程吧!不消問了。」又回頭對小行者道:「我們去了,你可安心在此受用。我們求解回時,再來看你。」小行者也不答應。豬一戒又走到不老婆婆面前,悄悄吩咐道:「這猴子手腳活溜,須把絲頭兒拿牢,莫要放鬆被他走了,卻埋怨我不老實。」不老婆婆笑道:「既縛了我的情絲,任他活溜也脫不去,只管放心。」豬一戒道:「既是婆婆拿得穩,請了。」大踏步趕上唐長老,相逐著過山去了。正是:

  身去心猶繫,如何得道成?

  不知心所繫,都是路旁情。

  不老婆婆見豬一戒、沙彌已奉著唐長老往西去了,小行者又被情絲繫住,料不能脫,滿心歡喜,將這情絲緊緊收攏,對小行者笑說道:「仙兄,你師父既已棄你去了,便當安心在此與我耍棒,不必更作求經假態。」小行者笑道:「哪個師父棄我去?哪個與你耍棒?你這老婆子不要做夢。」不老婆婆道:「唐長老已領了豬一戒、沙彌去了,不是棄你卻是棄誰?你被情絲拴在此處,不與我耍棒卻與誰耍?你想被那姓豬的長嘴和尚騙了。」小行者笑道:「我倒不被他騙,只怕你這老婆子倒被他騙了。」不老婆婆道:「他怎生騙我?」小行者道:「他說,這山方圓廣闊,知你將師父藏在何處?欲待打死你又怕傷生,欲待拿住你又怕費工夫氣力,又見你貪我要棒,故隨機應變,假說留我與你耍棒,哄騙了師父與禪杖出來,安然西去,料你這個老婆子怎生留得我住!豈不是你被他騙了。」不老婆婆道:「既是騙我,你怎麼不去,偏偏拴繫在此做甚?」小行者道:「要去何難!但不忍辜負你一番仰慕之心,故假意留此奉承你一棒,以當作別。」不老婆婆笑道:「乖猴子不要油嘴!你若有本事擺脫得我的情絲,也不知幾時去了,還肯在此留連?快快的捐起這些客話,與我同心合意的耍棒,也見得玉火鉗、金箍棒,天生神物,原自有對。」小行者笑道:「痴婆子不要痴了!你那情絲只好繫縛凡人,我一個太上無情之人,怎一例相看?」便取出金箍棒照頭打來道:「你看這條棒,也不知打斷了多少邪淫,可是甚有情之物?」不老婆婆看見,急用玉火鉗招架時,那一條情絲早已扯得寸寸俱斷矣!心下著忙道:「原來情絲真個繫他不住,果被豬和尚騙了怎麼了?」一時沒法,只得死命將玉火鉗來夾。爭奈心裡愈慌,手腳愈亂。小行者卻看得分明,偏將鐵棒或上或下,或前或後,只在他滿身亂滾。不老婆婆此時情昏意亂,招架不來,滿口只叫:「孫老爺,棒下容情!」小行者大笑道:「你如今纔認得孫老爺!我孫老爺若不棒下容情,你這條老狗命不知幾時斷送了。」遂停住鐵棒道:「論你這等無恥敗壞山規,本該一頓棒搗死。但念你修煉辛勤,趁早改邪歸正,不可再沒廉恥。我一種天地真陽豈肯為敗陰所剝?餘你性命,我去也!」遂把鐵棒撥開玉火鉗,倒拖著棒,大踏步竟過山去。不老婆婆見那鐵棒利害,幾乎傷了性命,巴不得他丟手去了﹔及見他去了,鐵棒倒拖,淫心未改,復趕上前,乘小行者不防備。一火鉗緊緊將金箍棒夾住,死命不放。小行者回轉頭來大笑道:「好痴婆子!這樣貪淫,真可謂除死方休。但我說過,不傷你性命,豈可失信!」便將鐵棒往後一提,那婆子死命不放,連婆子都提近了幾步,然後盡力擺了兩擺,往前一送。那玉火鉗夾不牢,連老婆子跌了一跤,直跌去有二、三丈遠。小行者也不管他死活,竟笑嘻嘻過山去趕師父了。正是:

  玉火衰殘鉗不住,金箍解脫棒無情。

  不知此去又有何所遇,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