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三十九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八回
從肝脾肺腎以求心
歷地水火風而證道
後西遊記
第三十九回
到靈山有無見佛 得真解來去隨心
第四十回
開經重講
得解證盟


  詩曰:

  清升濁降自高低,豈可容人截補齊,

  善惡有誰能假借,死生無處討便宜,

  看明佛地原無佛,行盡西天更有西﹔

  多少參求稱大慧,此中尚有一塵迷。

  卻說唐半偈師徒四眾,歷過了地水火風,便覺胸中豁然,滿前佳境,坦平大路,一霎時猿熟獅馴,緩緩的轉過林子要尋宿處。不覺的路旁閃出一個草庵兒來,大家看見,不勝歡喜。忙忙趕到近前,正打算進去,只見蓮化西鄉的那個笑和尚忽從裡面走將出來,手裡拿著毗盧帽子笑嘻嘻的說道:「你來了麼?光著頭怎見如來!一個帽子送你。」唐半偈看見,不勝驚喜,慌忙滾鞍下馬,接了帽子戴在頭上,拜伏於地下道:「前遭毒口,蒙佛師解厄,功德無量。今遑遑失路,怎又勞接引?真莫大善緣。」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你一路來舟楫艱難,鞍馬勞頓,又風風火火,也辛苦了,快進庵去歇息歇息,明日好見如來。」唐半偈聽見說明日就見如來,滿心歡喜,因又拜問道:「弟子大顛,蒙唐王欽命,不惜幾萬里驅馳,來求真解,不知明日果有緣得見如來否?」笑和尚即笑嘻嘻說道:「咫尺靈山,怎麼不見?但見有幾樣,不知你是要見如來之面,還是要見如來之心?」唐半偈道:「下根人得一睹佛容足矣!安敢妄要見心?」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就是見面也有兩樣,不知你是要見色面,還是要見空面?」唐半偈一時答應不出,因問道:「色面云何?空面云何?求佛師指示。」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說不得,說不得。」唐半偈再三苦問,笑和尚方說道:「見佛自知,你們且去歇息。」唐半偈不敢再問,只得叫徒弟牽馬挑擔進庵,取些乾糧吃了,攤個草鋪去睡。

  睡醒一覺,天亮了起來,連草庵也不見,笑和尚也不見。知是佛師顯靈,忙望空拜謝,重復上馬西行。行過的境界,遇著的花草,看見的禽鳥,只覺與塵世不同。有時見長松下法侶談經,有時見白石上幽人共語,有時見高僧飛錫過,有時見老衲捧經來。唐半偈不敢怠慢,下馬步行,行不數步,早望見一帶高樓,幾層杰閣,小行者道:「這一定是個佛境,可訪問個明白。」小行者道:「此是玉真觀。」唐半偈道:「若果是玉真觀,便已到靈山腳下了,你看,有金頂大仙在內,不可不進去參禮,煩他指引。」小行者道:「不差,不差!我們就去。」不一時,走到閣下。唐半偈看那廟額,果是玉真觀,不勝大喜道:「不期今日已到靈山了。」便輕輕走了進去。走到丹合之上,望見殿中一位大仙立著。師徒正行間,那殿中大仙早問道:

  「那僧人是哪裡來的?」唐半偈忙向前問訊道:「弟子大顛,乃東土大唐差來,要見我佛如來求真解。今幸得到寶觀,欲參謁金頂大仙,故敢進來。」大仙聽見,忙笑欣欣迎將出來道:「原來就是顛聖僧!那年唐玄奘奉旨求經,哄我等了他十餘年方纔來到﹔今顛師父求解,我定道也須七、八年工夫,怎纔過了四、五個年頭就到?莫非貪近便走了捷徑?」唐半偈道:「弟子若走捷徑,此時不知墮落何方?幸步步實歷,所以來得快。」大仙聽了歡喜道:「顏聖僧直截痛快,果是解人,明日見佛,定得真詮。」遂邀進殿中相見,又命小童看茶擺齋,留他師徒飽餐。齋罷,唐半偈謝了,就要求大仙指示上靈山的道路。大仙道:「靈山雖有路,不必遠求,若在依門傍戶之人,小仙即指點一二也不妨﹔顛聖僧既信步行來不差一步,今靈山咫尺,小仙又何須饒舌?」唐半偈遂不敢再問,竟謝別了出來,叫沙彌牽馬,一戒挑擔,自卻同小行者徐徐望著靈山步來。

  不期那靈山看著似近,走了半晌只是不到。豬一戒道:「這路多分走錯了。」沙彌道:「看著山走如何得錯?」豬一戒道:「你不知這山中的路,前後左右都可走得的,要近就近,要遠就遠,比不得大道是直去的沒有委曲。這大仙說話蹺蹊,我故動疑。」唐半偈道:「只要有路,遠近總是一般,疑他怎的?」小行者道:「師父說得是,走走走。」大家相逐著又過了幾個峰頭,又上了幾層磴道,早望見一座大寺。小行者指與唐長老道:「這不是雷音古剎?」唐半偈抬頭望見,不敢怠惰,遂一層層拜了上來。到了寺門,卻靜悄悄不見一人,驚訝問道:「我聞佛會下有優婆塞、優婆夷、比丘僧、比丘尼三千大眾,今日為何一個也不見?」小行者道:「這是時常有的,近日想是佛在哪裡講經說法,大眾一齊都去聽了,故此冷靜。」豬一戒道:「若果是佛講經,我來得湊巧,且去聽聽也是大造化!」遂一齊都擁上山來。不期到了二山門下,竟不見金剛守護﹔又到了三山門下,也不見金剛守護,一發驚訝。小行者道:「不要驚訝,且走到大殿上去,自有分曉。」一齊走到大雄寶殿上,也是靜悄悄不見一人。唐半偈驚得默默無言,只瞪著眼看小行者。小行者道:「師父不消看我,我想,佛家原是個空門,一向因世人愚蠢要見佛下拜,故現出許多幻象引誘眾生。眾生遂從假為真,以為金身法相與世人的須眉無異。今日師父既感悟而來,志志誠誠要求真解,我佛慈悲,怎好又弄那些玄虛?所以清清淨淨,顯示真空。」唐半偈聽了,低頭不語。豬一戒插嘴道:「若依師兄這等說來,西方竟無佛了。」小行者道:「怎的無佛?」豬一戒道:「佛在哪裡?」小行者道:「這清清淨淨中具有靈慧感通的不是?」豬一戒笑道:「師兄不要口頭禪耍呆子,若說這樣,哪裡沒有,何必辛辛苦苦遠到西天來求?我只不信。」唐半偈方說道:「履真說的倒是真實妙諦,守拙卻不可不信。」豬一戒搖頭道:「師兄這張油嘴,聽他不得!」唐半偈道:「這不是履真一人之言,你不記昨夜那位好笑的佛師他也說有色面,有空面,這想是空面了。他又說有如來之面,有如來之心,這想是如來之心了。差是不差,只是我奉唐王之命而來,不見得如來金面,不領得如來法旨,怎好復命?」小行者道:「有我在此,若必定要見佛也不難。」豬一戒道:「師兄說話也要照前顧後,莫要不識羞,惹人笑。你又不是佛,怎說見佛不難?」小行者笑道:「兄弟呀,你不曉得,人心只知捨近求遠,我與你整日在一處,看熟了,便不放在心上。不知我佛卻平平常常,還沒有我的神通哩!」豬一戒聽了笑個不了道:「罪過,罪過!羞死,羞死!你且說你哪些兒是佛?」小行者道:「我說與你聽:佛慈悲,我難道不慈悲?佛智慧,我難道不智慧?佛廣大,我難道不廣大?佛靈通,我難道不靈通?佛雖說五蘊皆空,我卻也一絲不掛﹔佛還要萬劫修來,我只消立地便成。若說到至微至妙之處,我可以無佛,佛不可以無我!你去細想想,我哪些兒不如佛?」豬一戒搖著頭,只是笑道:「這些捕風捉影的鬼話且莫說起,只我佛的慈容妙相,或者比你這副尊猴子臉略略差些。」說罷,連沙彌也笑將起來。小行者道:「俗語說,呆子看臉。你真是個呆子,只曉得看臉。也罷,既是你們定要見佛也不打緊,你們且退出山門外伺候,等我進去請世尊出來相見。」唐半偈沒法,只得同了豬一戒、沙彌真個走到二山門外。小行者便在身上用手在肩上拔了一把毫毛,嚼碎了噴在空中,叫一聲:「變!」一霎時就變做八菩薩、四金剛、五百阿羅、三千揭諦、十二大曜、十八伽藍,兩行排列,自卻變做如來至尊釋迦牟尼佛並坐於蓮臺之上。

  一時間鐘鼓齊鳴,檀煙繚繞。唐半偈在山門外聽見,不勝驚異,因對豬一戒、沙彌說道:「你大師兄果有些手段。你聽,殿上鳴鐘擊鼓,多分是請了世尊出來了。」正說不了,只見內中走出六個金剛,兩個是管三門的,兩個是管二門的,兩個是管大門的,看見唐半偈師徒三人立著,便問道:「僧人是哪裡來的,到此何幹?」唐半偈忙作禮答應道:「弟子乃東土大唐國奉欽差要求見世尊拜求真解的。」金剛道:「既要見世尊,怎麼不言不語立在這裡?」唐半偈道:「因不見人,故立此拱候。」金剛道:「是了,方纔世尊在靈山頂上優婆樹下講無窮妙法,大眾俱去竊聽,故半日無人。你既候見世尊,我須與你通報。」說罷,竟走了進去。不多時,又出來說道:「世尊有金旨,宣你們進去。」唐半偈聽了歡喜,忙整整衣容,領著豬一戒、沙彌走進去。將到大殿前,正打算下拜,忽傳出金旨來道:「東土僧人,且著他在貝葉墩少坐,先叫他徒弟進見。」唐半偈領旨去坐,早有伽藍將豬一戒、沙彌帶到殿前。世尊開口道:「你二人叫甚名字?」豬一戒道:「弟子叫做豬守拙。」沙彌道:「弟子叫做沙致和。」世尊道:「你既隨師遠來求解,我一時不在,只該恭恭敬敬等候,怎敢枉口拔舌,議論我的長短?」豬一戒道:「弟子從來信心,雖不曉得佛爺妙處,卻時常念兩聲阿彌陀佛,怎敢議論長短。」世尊道:「我方纔以慧耳聽之,明明聽見你說,你可以無我,我不可以無你。」豬一戒辯道:「佛爺爺聽錯了,這樣犯上的話,弟子就爛了舌頭也不敢說!」世尊道:「你既不說,卻是何人說來?」豬一戒道:「這都是我師兄孫履真說的。」世尊道:「我聞你那師兄也是一尊現在的活佛,如何肯說我?」豬一戒道:「佛爺爺你不知道,他是一個猴子出身,為人賊頭賊腦,最刁鑽,最狡猾,也捉他不定。他雖慈悲也是有的,智慧也是有的,好起來熱突突,赤律律,還象個人兒﹔若是惱了他,他便千思量萬算計,或是坑人,或是害人,哪一件墮地獄的事兒不是他做的,怎說個活佛?」世尊聽了勃然大怒,大喝一聲道:「你師兄我久知他是個好人。你這野豬精,人身還不曾變全,怎敢花言巧語毀謗他!他與我同體共性,你毀謗他就是毀謗我一般。」叫道:「金剛,快將他押到泥犁地獄,拔出舌頭。」說不完,早有四個金剛來捉拿。嚇得豬一戒魂不附體,著了急亂叫道:「佛爺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饒了吧。」世尊笑起來道:「我罪你,怎麼倒要看我面饒你?」豬一戒道:「不看佛面還看師兄的面,饒了吧。」世尊道:「你既毀謗師兄,師兄必定惱你,怎麼又替你討情面?」豬一戒道:「師兄不肯,可看師父面,饒了吧。」世尊道:「你師父又不來求我,我怎看他面?」又吩咐金剛道:「只是快快撥出舌頭吧。」豬一戒見說師父不求他,只得亂喊道:「師父,快來救我!」唐長老聽見也著了忙,只得走近前,將要跪下去求饒。小行者看見師父要跪,慌了手腳,忍不住大笑一聲,現出原相,忙跪下來扶住道:「師父莫要聽這呆子耍。」急將身一抖,收去毫毛,一霎時金剛、菩薩並三千大眾俱寂然不見。呆子看見,忙跳起身亂罵道:「賊猴子耍得我好!幾乎連膽都嚇破了。」小行者笑道:「該死的,一個佛爺爺怎敢亂罵。」唐半偈定了性說道:「你們這等頑皮,不知何時見佛?」小行者道:「師父不要性急,頑皮恰也是見佛。」說不完,只見那笑和尚立在山門外招手道:「你們游戲夠了,快來跟我去見如來佛。」唐半偈看見,大生歡喜,忙上前拜問道:「弟子大顛,不知前劫中有何因緣,屢蒙指引。」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有因緣,有因緣,且去見佛要緊。」踅轉身便先領路。豬一戒忙上前一把扯住道:「你且不要走,我被人耍怕了,你須說個明白,我方跟你去。這靈山乃萬佛之地,為何一個也沒有?」笑和尚笑嘻嘻說道:「你豈不聞萬佛皆空?」豬一戒想想道:「這也罷了!怎麼一個佛地容我師兄變做世尊捉弄我?」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也不是捉弄你,這叫做心即是佛,你哪裡曉得!」唐半偈言下有悟,便要隨行,豬一戒又攔住道:「師父,還有話說,這是靈山不見佛,卻到哪裡去見佛?」那笑和尚又笑嘻嘻說道:「你豈不聞俗語說,除了靈山別有佛。不要遲疑,快跟找來!」四眾方死心塌地跟定笑和尚前行。正是:

  咥咥不無情,嘻嘻不無味。

  除卻下士心,都是拈花意。

  笑和尚笑嘻嘻引著唐半偈師徒四人,東一轉,西一踅,直走到一個去處。又不是山,又不是水,又不是寺,又不是院﹔也有樹木,也有禽魚,也有樓閣,也有煙霞,遠遠望去,但見一道白光罩定。笑和尚又笑嘻嘻用手指定道:「那白毫光內有一個須彌園芥子庵,即世尊的極樂世界,世尊無事只在此中,快去拜見求解。我去也!」唐半偈再三拜謝道:「蒙佛師指示,敢求佛號,以識洪深。」笑和尚笑嘻嘻說道:「向後自知,不必說也。」唐半偈還要拜問,他竟笑嘻嘻去了。唐半偈不勝感激,便依著他的言語,望白光一步步拜來。拜到園前,見兩扇門半開半掩,唐半偈不敢輕易進去,忽見走出一位菩薩來問道:「外面立的想是東土求解僧人,有金旨著你進去。」唐半偈方循規蹈矩領著三個徒弟,又一步一拜拜了進去。拜到面前,只見世尊褊袒著右肩坐在一塊盤陀石上,唐半偈恭恭敬敬繞佛三匝,膜拜作禮。禮畢,方長跪佛前啟說道:「二百年前,東土大唐皇帝曾蒙我佛慈悲,造了三藏靈文,許流傳中國,度人度世﹔又蒙觀世音菩薩指示因緣,故差聖僧唐玄奘經十四年歲月,歷十萬八千程途,遠詣靈山,辛勤求去,這是天大的善緣,海深的福恩。無奈流傳日久,愚僧不知真解,漸漸墮入貪嗔,誣民惑世。玄奘佛師不勝悲憫,故又啟請世尊,願再頒真解,以救沉淪,復蒙世尊慈悲,允其所請﹔又蒙玄奘佛師親至中國封經顯示,故大唐皇帝復差弟子大顛,繼玄奘佛師之志,重詣靈山,再求真解。今喜眾生有幸,大顛有緣,僅五遍寒暑即達靈山,伏望世尊念眾生苦惱,慨賜真詮,宣揚中土,喚醒貪痴,庶不負從前造經洪恩,流傳善果也!」世尊聞言,三復嘆息道:「這些因緣我已盡知,但我既造真經,豈惜真解?只可憐你那中國人心欺詐,世事偏頗,殺生害命,造下無邊惡業。前冤來解,後孽又生﹔往障纔除,新仇又結。縱有靈文,止可是暫消一瞬﹔任傳真解,也難開釋多生。不如削去言詮,使他漸忘知識,倒是返本還原的妙義。」唐半偈又拜求道:「世尊昔年造經開導,總是慈悲﹔今欲泯滅見聞,無非救度。但弟子下根固執,止辨一心,不知轉念,求解因緣,先希成就。」世尊點頭道:「既是這等說,就與你幾卷去也無妨,只恐中國的孽重魔深,自生嫉妒,求去也與不求去一般。」唐半偈又拜求道:「孽障由他孽障,慈悲不失慈悲!還望世尊憐憫。」世尊聞言,又點點頭叫阿儺、伽葉問道:「昔年唐玄奘取去真經的數目,你可記得?」阿儺道:「止記得共是三十五部,五千零四十八卷,各經名色俱注在珍樓之下,須去查看。」世尊道:「既是這等,你可領化四眾到珍樓下查看,有一部真經,須付他一卷真解,不必定要又合藏數。」阿儺、伽葉問道:「從來佛門九九歸真,三三行滿,昔年唐聖僧經數、難數、時數﹔皆令相合,今日顛聖僧為何一切掃除?」世尊道:「你有所不知,昔年唐玄奘乃我第二個徒弟金蟬子,為因聽經怠惰,故我罰他身受八十一難,以完功行。今唐半偈自超凡入聖,故難由心造,一妄一魔,心之妄定由他魔之妄定,至經之卷數即解之卷數,若要減增拼湊,解又非真了。」阿儺、伽葉與唐半偈拜受佛言,皆大生歡喜,合掌以為希有。拜罷,阿儺、伽葉就領了唐長老四眾同到珍樓下,細查前付藏經數目。卻是:

  《涅槃經》四百卷

  《菩薩經》三百六十卷

  《虛空藏經》二十卷

  《首楞嚴經》三十卷

  《恩義經大集》四十卷

  《決定經》四十卷

  《寶藏經》二十卷

  《華嚴經》八十一卷

  《禮真如經》三十卷

  《大般若經》六百卷

  《大光明經》五十卷

  《未曾有經》五百五十卷

  《維摩經》三十卷

  《三論別經》四十二卷

  《金剛經》一卷

  《正法論經》二十卷

  《佛本行經》一百一十六卷

  《五龍經》二十卷

  《菩薩戒經》六十卷

  《大集經》三十卷

  《摩羯經》一百四十卷

  《法華經》十卷

  《瑜伽經》三十卷

  《寶常經》一百七十卷

  《西天論經》三十卷

  《僧祇經》一百一十卷

  《佛國雜經》一千六百三十八卷

  《起信論經》五十卷

  《大智度經》九十卷

  《正律文經》十卷

  《寶威經》一百四十卷

  《木閣經》五十六卷

  《大孔雀經》十四卷

  《維識論經》十卷

  《具舍論經》十卷

  阿儺、伽葉與唐半偈細細查數,果是三十五部,五千零四十八卷。查明了,阿儺因與伽葉暗暗的商量道:「還是與他去不與他去?」伽葉道:「佛祖吩咐,怎敢違拗?」阿儺道:「不是違拗佛祖,白手傳經,世尊原不歡喜,怎好輕易與他?」伽葉道:「昔年唐玄奘雖說不沾不染,還有一個紫金缽盂藏在身邊苦苦不捨,我恐他貪嗔不斷,故逼了他的出來。你看這個窮和尚,清清淨淨,一絲也不掛,就勒逼他也無用,轉顯得我佛門中貪財﹔況求解與求經不同,經是從無造有,解是掃有還無,著不得爭爭論論,莫若做個好人情,與了他吧。」阿儺沒法,只得又轉身對唐半偈說道:「聖僧既為唐王來求解,也該叫唐王盡個人情﹔今見聖僧到此,四大皆空,不好開口,只是太便宜了些。」唐半偈忙合掌稱謝。小行者道:「我們雖然便宜,解又不是你的,你們也沒甚吃苦,落得做人情,快付與我們去吧。」阿儺、伽葉只得上樓去外了寶藏,照賬於三十五部中將三十五種真解都查出,搬下樓來交與唐半偈道:「真解在此,聖僧可點明白收拾了。」唐半偈先跪受了諸解,放在案上,又合掌向二人稱謝了一番,然後叫小行者三人上前相幫查點。

  原來真解沒甚繁文,多不過一卷兩卷,少只好片言半語,攏總收來僅有兩小包袱。收拾完了,就叫豬一戒、沙彌各捧了一包,同隨著阿儺、伽葉到極樂世界來見佛,拜謝繳旨。拜罷,世尊說道:「我這真解熱似洪爐,冷如冰雪,靈明中略參一點,便可起永劫沉淪﹔機鋒上少識些兒,亦可開多生迷錮。誠失路金丹,回頭妙藥也!此去雖東天孽重,無福能消,但你堅意西來,其功不淺,且去完此因緣,歸來受職。」唐半偈又啟請道:「前玄奘遵承金旨顯聖封經,至今尚然錮識,今既蒙頒解流傳,理合開經重講。又木棒一根,傳蒙恩賜,一路驅邪助正,大賴帡幪。今已歸西,不知還該繳上還該隨行?均乞金旨定奪。」世尊道:「真經暫封,原因失解﹔真解既至,則真經豈可仍封?即著汝將封皮揭去,敷宣妙義。倘有野狐須加棒喝,木棒聽汝擇人傳付,以代傳燈,不必回繳。我觀唐運將微,你去吧,莫誤善因。」唐半偈領旨,又繞佛三匝,拜謝了洪恩,又謝了眾聖,方叫豬一戒、沙彌仍將兩個真解包袱捧出,到了園外收拾好,放在龍馬身上馱了,叫沙彌牽著﹔行李仍叫豬一戒挑著,自卻與小行者緩緩隨行。

  行不上數步,唐半偈忽自驚訝歡喜,看著小行者道:「徒弟呀,我這一會只覺性如朗月,心似澄江,滿身的血肉都化做虛空一般,來往可以自如,不似從前沾滯。」小行者道:「師父,恭喜!你初來時,未得真解,五官皆障,如今見了我佛,得了真解,妙義熏心,靈文刺骨,自然遍體通靈游行無礙也!」遂叫住豬一戒、沙彌道:「師父身體輕鬆已成佛了,我們大家商量駕雲去吧。」豬一戒聽見歡喜道:「造化,造化!省得走路。」沙彌道:「師父若能駕雲,龍馬倒是個贅貨了。」小行者道:「不消慮得,人到靈山既能成佛,馬過佛地豈不成龍?且試試看。」把手在靈山石上一招,卻招出一片慈雲來,請唐師父立在上面﹔又招一片駕了龍馬,大家駕起雲頭,回首望著極樂世界,齊念一聲:「阿彌陀佛!弟子們去也!」忽一陣香風將慈雲吹去,竟往東來。正是:

  千山萬水來西土,一片慈雲又轉東,

  莫笑世人忙不了,聖賢成佛也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