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二十一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回
黑風吹鬼國
狹路遇冤家
後西遊記
第二十一回
域中夜黑亂魔生潭 底日紅陰怪滅
第二十二回
唐長老逢迂儒絕糧
小行者假韋馱獻供


  詩曰:

  空中觀色見丹霞,色裡尋空悟月華,

  身外功名真小草,眼前兒女實空花,

  陰陽賦性終無損,血肉成軀到底差﹔

  可奈世人看不破,偏從假處結冤家。

  話說黑孩兒太子,因知豬一戒是玉面娘娘冤家,要殺他報仇,恐怕留下孫小行者師徒,終成禍患,故算計要點些陰兵連夜去害他,又恐怕小行者有本事,輕易害他不倒,只得稟知娘娘,悄悄將父王的鬼兵符偷了出來,親到營中挑選一隊魔兵,叫他前到剎女行宮捉拿三個和尚,又叫他人盡銜枚,不可吆天喝地使國王得知。眾魔兵奉令,遂一陣陰風都擁到剎女行宮來。原來這魔兵雖是一隊,卻原有一個隊長作總領,管著眾魔。到了行宮,總魔就吩咐眾魔道:「我聞得內裡的和尚雖只三個,卻是從東土來的,定然有些道行,不可輕易去撩撥他,使他做了準備。」因先叫出兩個精細魔來吩咐道:「你可悄悄進去,打探那三個和尚如今在裡面做什麼?」精細魔得了令,就輕輕走到後樓,見無人在樓下,又輕輕走上樓來。到了樓上一張,只見琉璃燈下端端正正一個和尚,盤膝裹腳在那裡打坐哩!滿面佛光,映著玻璃燈光,照得滿樓雪亮。二魔不敢上前,躲在旁邊偷看,那和尚雖端然不動,卻隱隱有些可畏。看了半晌,不見那兩個,只得又踅到東一間來尋看,只見一頭一個都睡在那裡面。欲要上前細細觀看,當不得他神氣充足,逼得人不敢近身,遠遠看見相貌古怪,有些害怕。只得悄悄走下樓來,報與總魔道:「果有三個和尚,一個打坐,兩個睡覺。那打坐的雖有道行,十吩咐畏,還生得純眉善眼。那兩個睡覺的形容甚是古怪,只睡著了,遠遠望去還令人害怕,若打醒他,動起粗來便了當不得,決不可惡取,只好弄法兒迷亂他的真性,方可下手。」總魔道:「這說得是,就依你。先以美色戲弄他,次以怪異唬嚇他,再以威武屈伏他。等他心神一散,便好捉拿了。」遂吩咐眾魔扎住在大殿上,卻一起一起的依計而行。

  卻說唐長老,眼觀鼻,鼻觀心,正坐到定生靜、靜生慧之時,忽見二魔窸窸窣窣在旁窺看他,就知有魔來了,愈把性兒拿定。不一時,忽見幾個美婦人走到面前,十分標致。怎見得?但見:

  櫻桃口,楊柳腰,引將春色上眉梢。腮痕分淺杏,臉色借深桃,豆蔻芳香何足並,梨花淺淡不能描,看來還比牡丹嬌。

  那幾個美婦人笑嘻嘻看著唐長老問道:「老師父是哪寺裡來的,法號什麼?這樣寒天不去睡,卻冷清清獨坐在此處,我姊妹們卻看不過意。」唐長老低著頭,垂著眼,就象不曾聽見的一般。那美人又說道:「這樓上空落落的,只管坐著做什麼?我下面有的是暖烘烘的房兒,華麗麗的床兒,香噴噴的被兒,軟溫溫的褥兒,長蕩蕩的枕兒,何不甜蜜蜜睡他一覺兒,卻痴呆呆坐在此處?就立地成佛也要算做吃虧了,何況從來做和尚的一千個倒有九百九十九個是落地獄的!你還是個解人兒,怎不回頭?」唐長老任他花言巧語,只不開口答應。那美婦人你一言我一語說了半晌,見唐長老只當耳邊風,便惱羞變成怒,帶罵帶嚷道:「這和尚原來不中抬舉,不識好,我姊妹們這樣苦勸只是不理,只怕我們去了,你獨坐在此還要惹出禍來哩!」大家口裡喃喃的賊禿長,賊禿短,一路罵下樓去了。

  不一時,只聽見樓梯響,又走出幾個來。細看這幾個,卻與前邊美婦人大不相同。怎見得?但見:

  一個個形容怪惡,或高揚青臉,或亂列獠牙﹔又有幾個相貌稀奇,或直沖赤髮,或倒卷黃鬚。銅鈴樣豹眼,睜起看人寒凜凜﹔鐵錘般拳頭,指來相對冷陰陰。肚皮大,臂膊粗,走了來一團暴戾﹔耳朵尖,鼻梁塌,望將去滿面歪斜。攢著眉,如啼如哭,果然難看﹔開著嘴,似嗔似罵,其實怕人。指為鬼怪,而鬼怪不如斯之奇醜﹔認是禽獸,而禽獸豈若是之多媸。

  聞人傳說,未免吃驚﹔狹路相逢,定須嚇殺!

  這一班惡人走到面前,便跳的跳,舞的舞,亂指亂搠道:「好大膽的和尚!自古入國問禁,既到我國中,怎不朝王?卻縱容徒弟誆騙飲食。你那長嘴大耳的徒弟已被拿去,明日要殺!快走起來,我帶你去請罪,或者可救。」唐長老坐著,心下明明聽見,卻似泥塑木雕,全不動念。那一班惡鬼又指著罵道:「好賊禿!你推聾裝啞不言語,難道就饒了!你快扯他起來,綁了去見小大王。」眾人口裡雖惡言惡語,要拿要捉,跑來跑去,只是不敢近身。唐長老見此光景,一發正定了心性,毫不理他。眾鬼亂了許久,沒法奈何,只得漸漸散去。

  不多時,忽又聽得樓梯邊洶洶人聲,早擁擠了一樓的兵將,或刀或槍,皆拿著利器,要斫要殺的亂個不了。唐長老初猶正性卻邪,聽見只做不聽見,看見只做不看見﹔後來性正了,竟實實不睹不聞。眾魔耀武揚威纏了半夜,絕沒入頭處。看看天亮,總魔心慌,只得大叫一聲道:「賊和尚!你倚著陽人,說我陰兵奈何你不得,待我稟過國王,差正兵來拿你去,叫你死無葬身之地。」群魔見總魔怒叫,也就齊喊一聲助威。不期這一聲喊叫,早把個小行者驚醒,一骨碌爬將起來道:「甚人吆喝!」急走出房來,只見許多兵將擠滿一樓。但見:

  人人仗劍,個個持刀。仗劍的咬牙切齒,持刀的怒目橫眉。這個叫快拿來碎尸萬段,那個叫綁將去瀝血斬頭。你跑過東,無非做唬嚇之勢﹔我跑過西,只要揚殺伐之威。指的指,搠的搠,何曾歇手?罵的罵,嚷的嚷,絕不住聲。冷颼颼,寒凜凜,無非鬼國英雄﹔黑沉沉,烏慘慘,信是魔王世界。

  小行者看見許多兵將,不知是人是鬼,俱圍著唐長老作惡,心下大駭,急扯出金箍鐵棒大叫一聲道:「什麼潑魔?敢恃眾倚強侵犯吾師!不要走,且吃我一棒!」眾魔急回頭,看見小行者鐵棒打來,勢頭甚猛,哄的一聲都往樓下跑個乾淨。小行者忙看師父,卻端坐無恙。眾魔跑散,便也不來追趕。沙彌聽見小行者聲喚,也連忙提禪杖趕出房來。唐長老看見徒弟出來,眾魔散去,因問道:「徒弟呀!此乃城郭之中,又非山野幽僻之處,為何有此魔怪?」小行者道:「我正想不出,莫非老師父心邪惹了出來的?」唐半偈笑道:「若是我心邪惹來,必為邪心惑去,安能端坐無虞?」沙彌道:「這個真虧師父有手段!」唐長老道:「我有甚手段?不過以正卻邪耳!」

  師徒正說處,不覺窗外生白。唐長老看見,忙起身說道:「天已明了,此處似非善地,我們起早收拾去罷。」小行者道:「師父所見不差。沙弟你收拾行李,我同師父先下樓去,叫起呆子來。」沙彌答應了,小行者就同師父下樓來。到了樓下,四處找尋豬一戒,只見壁邊鋪著一地草,龍馬繫在廊下柱上,卻不見豬一戒。心下猜疑道:「定是外面出恭去了。」尋了一歇,沙彌行李已收拾下來,只不見豬一戒進來。遂走出行宮門外,各空地與糞坑找尋,哪裡有個影兒?又等了半晌,絕不見人。小行者著急道:「這又作怪,難道逃走了?」沙彌道:「逃走未必,多管是瞞著我們去買嘴吃了。」唐半偈忽想起來,著驚道:「不好了!豬守拙果被人拿去了。」小行者道:「師父怎麼得知?」唐長老道:「夜間那些魔怪,曾說我縱容徒弟詐騙飲食,被人拿去,明早要殺。我只認是魔鬼唬嚇之言,今找尋不見,必是真個被人拿去了。」小行者道:「那呆子好不有蠻力,哪個輕易捉得他倒?就是被人算計捆縛了,他要吆喝幾聲,豈有悄悄與他拿去的道理。」大家正在疑疑惑惑,忽老道婆走出來說話:「老爺們怎起得這等早?」唐半偈道:「急於西行,故此起早。」老道婆道:「既是要去,待我再煮些粥兒與老爺們吃了好走路。」說罷,就要撤回身往廚下去。小行者攔住道:「粥倒不消吃,我且問你,你這裡是個什麼國度?國王卻是何人?為何夜間有邪祟迷人?」老道婆聽了微笑道:「老爺,你們是過路師父,吃了粥快走,脫離此地便是了。國王、風俗,問他做甚?」小行者道:

  「不是也不問,因昨夜那長嘴大耳的師父,如今不見了。有人傳說,因買飲食被人捉去,故此動問。」老道婆聽了大驚道:「佛爺呀!你們昨晚到來,我見你是中國活人,為何走到此處?就有些替你們擔懮,今果然弄出事來卻怎麼處?」小行者道:「有甚事,你不須大驚小怪,只對我說明白了就不打緊。」老道婆道:「如今不得不說了。我這國叫做羅剎鬼國,國王叫做大力鬼子。這一國的百姓,雖做買做賣、穿衣吃飯與世上一般,若以輪回六道論來,卻實實不是人。老爺們從中國遠方來,自然是胎生谷長的聖人,怎麼與此輩看做一類?故老身昨夜單煮些薄粥供養佛爺們,因知那些鬼食不是你們吃的。那位長嘴老爺昨晚嫌粥薄,咕咕噥噥,想是吃不飽,又去吃鬼食,故被眾人暗算了。」小行者道:「這不消說,一定是如此了。還問你,我師父昨夜不曾睡,在樓上打坐,忽有許多魔怪來侵犯戲侮,幸我老師父道高德重,侵犯不得去了,卻是哪裡來的?」老道婆道:「老爺你不知,我這國王有一個黑孩兒太子,乃是國王愛妃所生,十分寵愛﹔這太子卻性好游蕩,每日帶著許多隨從,專門尋吵鬧,作戲耍。昨日老爺們入城,想是有人看見,傳報他得知,故夜裡遣魔兵來調戲。」小行者道:「你怎知定是太子遣來?」老道婆道:「這些魔怪皆是營中兵將,不奉主命,等閑不敢亂出。國王乃一國之主,豈有遣魔兵戲人之理?他人又遣不動,以此推想,故知是太子弄的虛頭。」小行者道:「這都是了,只是你在此居住,端的還是人是鬼?」老道婆道:「老身是人。」小行者道:「你既是人,哪些兒貪戀,卻住在此鬼國?」老道婆道:「老爺問得不差,老身住此,實實有個緣故。此去東南千里,有個翠雲山,山中有個女仙,名喚羅剎。俗云:一子出家,九子升天。因羅剎成仙,故他丈夫大力王遂在此間開了個鬼國,做了個鬼王。這國王因感羅剎仙成全之德,故造這所剎女行宮以報其德﹔羅剎仙因嫌這些鬼人奉侍不恭,特遣老身在此焚修,故老身不得不在此住。就是昨晚煮粥的糧米,都是翠雲山帶來的。」

  小行者聽了道:「原來有這些委曲,不打緊。沙弟可好生護持師父,等我去問國王要人。」唐長老道:「他雖為鬼王,卻也是一國之主,不可輕覷。」小行者道:「師父不必多慮,一個鬼王也要放在心上?我去了就來。」遂走出行宮,訪知國王的宮闕在正北,因提了鐵棒一徑尋將來,遠遠的望見:

  宮殿巍峨,御街寬敞。重門朱戶,儼然帝闕規模﹔碧瓦黃牆,大有皇家氣象。慢言鬼國,卻無馬面牛頭﹔雖是冥王,亦有龍驤虎衛。但曉色陰陰,仙掌乍開,若無紅日照﹔曙光隱隱,旌旗初動,不見彩雲生。御爐內非香煙而氤氳不散,疑乎別是一天﹔丹墀下亦衣冠而濟楚如常,誰知其為九地。

  小行者走到朝門,見許多官員正在那裡早朝,他不管好歹,將鐵棒指定闕門大聲高叫道:「好潑鬼!黑夜裡盜拐了佛家弟子,卻躲在這裡稱孤道寡。早早出來納命,免得我孫老爺動手。」那些早朝的鬼官,看見小行者形容甚怪,聲勢甚凶,都嚇得跌跌倒倒,東西跑散﹔只有黃門鬼與鎮殿將軍不敢逃躲,只得上前問道:「你是何處野人?全不知禮法!這是國王宮闕,就有冤苦,也須細細說明。待我等與你奏知大王,聽候發落,怎敢吆天喝地自取罪戾!」小行者道:「既是國王,為何遣魔兵半夜迷人?又乘機盜拐我師弟豬一戒,藏在何處?快早早送出來還我,還是造化﹔若稍遲延,我這鐵棒無情,叫你一國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黃門鬼聽了,嚇得魂膽俱無,只得叫鎮殿將軍攔住宮門,自己慌忙跑入丹墀,戰兢兢的奏道:「我王禍事,我王禍事!」大力鬼王在寶座上看見黃門鬼這般光景,問道:「有甚禍事?可細細奏明,怎這等驚慌?」黃門鬼定了神方奏道:「朝門外,不知哪裡來了一個楂耳朵、尖嘴縮腮的惡和尚,說大王半夜裡盜拐了他的師弟來了,手拿一條鐵棒,在那裡打著要人哩!」大力王道:「好胡說!我為一國之主,出入皆有警蹕護衛,怎肯半夜來拐他一個和尚?莫非走錯了,叫他別處去尋。」黃門鬼領了王命,只得大著膽出來,回復道:「大王有旨,說大王乃一國之主,豈肯盜拐和尚?想是走差了,叫你別處去尋。」小行者想一想道:「是你國王也未必得知,只叫他去問黑孩兒太子,便自然曉得了。」黃門鬼只得又稟知大力王,大力王聽了,沉吟想道:「這或有之。」遂大怒傳旨,立等宣犁騂太子上殿。

  去了半晌,太子不見來,早有兩個宮娥來奏道:「娘娘在後殿請大王議事。」大力王道:「議何事?」因起身到後殿來,纔走進殿,早見玉面娘娘滿面上如梨花帶雨,哭拜於地道:「望大王與妾報仇!」大力王大驚,連忙攙起道:「愛妃與誰有仇要我報復?可快快說明,我自當出力。」娘娘道:「不是別人,就是昔年害我性命的豬八戒,今日狹路相逢,被黑孩兒捉倒。望大王與妾斷骨刳心,以報前仇,斷不可聽信人言,放了他去!」大力王道:「愛妃莫非錯了!那豬八戒因求經有功,已證果為淨壇使者,每遇人家施食,我往往見他淨壇,豈有被孩兒捉住之理?」娘娘道:「雖不是豬八戒正身,卻也是他子孫﹔報他子孫,就如報他一樣。」大力王道:「愛妃何以知是他子孫?」娘娘道:「不但是他自家供稱,只那一張蓮蓬嘴,兩只蒲扇耳,便是確據了。」大力王道:「若果是他子孫,自然不肯輕放。但他有個師兄,在宮門外囉唕要人,卻如何回他?」娘娘又哭奏道:「當時大王山居尚有威風,為了一柄扇子,與孫行者百般賭鬥,不肯借他﹔今已登王位,轉這等怕人,不肯為妾報此深仇。大王昔日威風哪裡去了?」大力王被玉面娘娘激了幾句,滿臉通紅,只得說道:「愛妃不消著急,等我去問他就是。」仍走出大殿,吩咐黃門鬼道:「你快去回那和尚,只說我大王再三細查,並無人拿你的師弟,你可到別處去找尋。」黃門鬼又出來回復,小行者哪裡肯信,說道:「要尋須先從你宮裡尋起。」一面說一面提著鐵棒往裡就走,眾鎮殿將軍一齊用兵器攔住道:「和尚不要尋死!這是什麼所在?敢如此撒野!」小行者看了看道:「我要打你們幾下,你們又禁不起﹔

  不打你,你們又不怕。也罷!且打個樣子與你看看。」遂舉捧在宮牆上只一搗,早豁喇一聲響倒了半邊,慌得眾鬼官都亂紛紛報上殿來道:「大王,不好了!那野和尚用鐵棒將宮牆都打塌了。」大力王聽了大怒,欲要自動手出來,卻身居王位,恐失了體,只得吩咐眾官,一面善言款住,一面飛發兵符,調闔營兵將來捉拿和尚。眾鬼官領旨,齊出來對小行者說道:

  「老師父,請息怒少待,我王又差人各處去查了,查著了即送上,決不敢稽留。」小行者道:

  「快去查!不要耽擱工夫,誤了我們的路程。」眾官道:「不敢誤,不敢誤,等我們再去催。」大家跑出跑進,延挨了半晌,早聽見金鼓喧天,各營的鬼兵鬼將各部,槍刀劍戟,一齊擁至闕下,將小行者圍在當中,大聲叫道:「好大膽的野和尚!偌大乾坤,哪裡不去逃生,卻來此處尋死?快早延頸納命,省得眾人動手。」小行者看了笑道:「多少天神天將,見了我這條金箍棒都魂飛魄散,不敢抵擋﹔你這一班地獄陰魂,能有多大本領,敢說大話,莫非倚著你們是鬼不怕死?只恐蕩著鐵棒,又要做鬼中之鬼哩!」眾鬼兵嘈嘈雜雜,哪裡聽得分明。又無隊伍,又不成行列,俱亂滾滾卷將上來。小行者笑道:「我老孫這兩日想是月令不佳,時辰不利,怎麼一班小鬼欺人?」遂將鐵棒丟開,左邊使個黃龍擺尾,右邊使個白虎翻身。一霎時,但聽得神號鬼哭,連金鼓都不聞了。

  此時,黑孩兒太子也在營裡,看見眾鬼兵被小行者打得不象模樣,因吐一口氣,弄起一陣陰風來,刮刮雜雜吹得沙灰彌漫,頃刻天昏地黑,對面俱不見人,耳根頭只聞得吆喝連天。小行者在陣中,雖賴鐵棒周旋並無刀劍加身,卻黑沉沉不辨東西南北,沒處著力﹔欲要暫回行宮去報知師父,又不見路徑,心下焦躁,便將身一縱,離地有百十丈高,方纔重見天日。心下想道:「忽然昏暗,雖是鬼弄虛頭,無故韜光,未免太陽有弊,待我去問個明白。」遂一個筋斗雲趕上昴星道:「老星君,乞暫住紅輪,有事相商。」那昴星回轉頭,只看見是小行者,便道:「小星按度行天,不敢少歇。不知小聖有何事見教?」小行者道:「竊聞:日無私照,世有同明,為何羅剎國中一時昏暗,有如長夜,莫非星君為他藏拙?」昴星道:「小聖差矣!豈不聞日月雖明,不照覆盆之下。那羅剎乃幽冥鬼國,實太陽不照之方!小星縱有精光,何能透入地底?昏暗之事,須問之鬼王﹔小星陽神,如何得知?職事在身,不能奉陪,多得罪了。」說罷,竟隨著金烏向西飛奔去了。小行者呆想了半晌道:「他雖推辭,卻也說得是。這鬼國昏暗之事,我現放著閻羅老子不去問他,卻去問誰?」那幽冥地府是他的熟路。遂一筋斗竟闖入酆都,慌得那些夜叉小鬼飛報十王道:「大王,大王!前番那個檢舉弊端的孫小聖又來了。」十王道:「他來必有事故。」一齊迎出殿來。恰好小行者已走到殿前,秦廣王拱進殿內坐定,問道:「聞知小聖已恭喜皈依釋教,又往西行,為何得有閑工夫到此?」小行者道:「果然沒閑工夫,只因有事請教,故不得不來。」秦廣王道:「小聖學貫天人,愚蒙皆賴開豁,怎麼轉要下問?」小行者道:「別事不敢奉瀆,只因前日渡河,一時不曾防備,忽然一陣黑風,吹入羅剎國中。不期這國中有個黑孩兒太子,竟將我師弟豬一戒迷倒盜去。我次日訪知,問他國王要人,那國王恃蠻,不但不還我人,又遣許多魔兵陰將將我圍住廝殺。」秦廣王笑道:「那羅剎國的大力王,他是個豪杰出身,怎不知進退!那些魔兵陰將可是小聖的對手?」小行者道:「果然殺我不過,我略將鐵捧展得一展,卻已鬼哭神號。只可恨他被打急了,眾陰兵攪做一團,弄得陰風修慘,黑霧漫漫,霎時間竟對面不見一人,卻叫我沒法,只得縱雲頭走了。我想那羅剎國的大力王,雖稱國王,終在鬼簿,畢竟屬列位賢王管轄,故特來相求助一臂之力。」秦廣王道:「小聖吩咐,敢不領教。但那羅剎國的大力王,雖名為鬼國,卻不生不死,已近半仙。」小行者道:「仙則仙,鬼則鬼,怎麼相近,定有緣故?秦廣王道:「說起來,只怕小聖也知道。那大力王就是當初的牛魔王,與你老大聖結拜七弟兄。

  他在翠雲山中興妖作怪,也算一霸。只因火焰山不惜扇子,惱了老大聖,奏請哪吒太子拿了他見佛,性命幾乎已登鬼錄,幸虧其妻羅剎女修成仙道,欲要拔他同升,因他惡孽甚重,決無登仙之理,欲要聽他墮落,又不見仙家之妙。故上帝仁慈,將他封為羅剎鬼王,不生不死,自開一國。與我這酆都分毫不相干涉,故不能相助。」小行者道:「列位賢王不要這等推托的乾淨。雖說不相涉,畢竟同一鬼字,聲息相通。我來相求一番,縱不肯出力,有路也指引一條。」秦廣王道:「我輩冥王識見淺薄,哪能指路?除非請問幽冥教主。」小行者道:「正是,我倒忘了!就煩列位賢王領我去請教。」正說不完,早有一個童子捧了一張簡帖,是地藏王菩薩送與孫小聖的。小行者接了,大驚道:「好靈菩薩!怎麼就未卜先知?」展開來一看,只見上寫著四句頌子道:

  迷卻自在心,黑風吹鬼國。

  念彼觀音力,黑風自消滅。

  小行者看了兩遍,心下疑惑,因送與十王看道:「鬼王作祟,怎麼叫我念起觀音經來?」十王道:「教主既示微文,定有妙義!小聖只須遵行。」小行者方歡喜,叫童子致謝菩薩。遂別了十王,依舊縱身回羅剎國來。

  此時,一心已注念觀音經,早覺國中的黑氣不甚障眼。因尋著剎女行宮,走進去報與師父道:「快念觀音經。」那時唐長老正望不見小行者回來,在那裡暗想前番火雲樓虧了觀世音菩薩救難。忽聽見小行者叫念觀音經,合著機會,便合掌高聲道:「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纔念得三、五聲,只見一朵紅雲,直從半空中落到剎女行宮頂上,照得羅剎國中雪亮,那些陰風黑氣,早已消散無餘,逼得許多魔兵東西逃竄。黑孩兒無處存身,只得逃回潛龍宮去躲藏。不期豬一戒正被綁縛在柱上,忽一陣紅光繚繞,滿身的繩索俱寸寸斷了。一時手腳輕鬆,滿心歡喜,抖抖衣服就奪路往外而奔。正沒處尋門,忽見黑孩兒慌慌張張跑了進來,撞個滿懷。他順手一把拿住道:「好小哥,捆打得我好!恰好冤家路窄,一般也撞在我手裡。」黑孩兒被捉,嚇得魂飛魄散,要走又掙不脫,只得大著膽裝腔道:「野和尚休得無禮!我是國王太子。」豬一戒道:「太子,太子,打得你吃屎。」遂提將起來,要往御階上摜。黑孩兒慌了,極口的亂叫道:「豬老爺饒命!」豬一戒聽了大笑道:「你方纔認得我豬老爺!既要饒命,快送我到行宮去見師父。」太子道:「情願送去,只求豬老爺放了手好走。」豬一戒搖著頭道:「放不得,放不得!放了你跑進去,深宮內院哪裡尋你?」隨將斷繩子長的撿了幾條接起來,將黑孩兒頸項拴了,用左手牽狗一般牽著,右手卻在殿旁將前番打他的木棒拿了一條,趕著太子道:「快走,快走!」太子沒法,只得領著他走出宮來。宮裡雖有近侍,看見豬一戒勢頭凶惡,誰敢上前!

  此時,小行者知是菩薩顯靈,見陰氣散盡,正提著鐵捧走出行宮,要問國王討人。恰遇豬一戒牽著太子走來,又驚又喜,忙問道:「兄弟來了麼?師父著實牽掛你哩!快去,快去。這個小哥是誰,牽他來做甚?」豬一戒聽見說師父牽掛他,不及答應,忙走入行宮,叫一聲:

  「師父,我來也!」唐長老正在那裡對著紅光拜謝,忽見豬一戒走來,滿心歡喜,走起身來問道:「你畢竟是誰陷你?」豬一戒牽過太子來道:「就是這個壞人。」唐長老道:「他是甚人?」豬一戒道:「他是國王的太子。」唐長老聽見說是太子,連忙走近前扶住太子道:「既是國王的殿下,還不快些放了!」豬一戒道:「放不得!他雖是太子,卻是我的仇人。」唐長老道:

  「有甚深仇?無非是一時游戲起的舋端。」豬一戒道:「他孩子家不知事倒也還可恕,只是他的娘,婦人心最毒,說我父親曾將他打死,今日要殺我報仇。」唐長老道:「既有前仇,則報不為過,況報又未成,如何復結後怨?冤家宜解不宜結。還不快放了,稍釋前愆,好打點走路。」豬一戒拗不過師父,只得將繩索解了道:「我老豬被你拿去,不知打了多少?我拿你來便輕輕放了,好造化,好造化!」黑孩兒感唐長老解放,再三拜謝不題。

  卻說黑孩兒被豬一戒牽來,早有近侍報知,玉面娘娘嚇得魂不附體,啼啼哭哭,與大力王商議要救太子。大力王道:「他一個過路和尚,拿他來做甚?就是拿來,昨日他師兄來尋,還了他也可免禍﹔你卻苦苦要報什麼舊仇,抵死不還,今日卻惹出這等大禍來,皆是自取,怪不得他人。」娘娘道:「做過的事,埋怨也無用。只是如今怎生方救得他出來?」大力王道:

  「我當初為妖魔的時節,好逞英雄撒潑﹔今日既為一國之主,當存一國之體。況這幾個和尚又大有來歷,遣兵與他廝殺,他本事高強,又殺他不過﹔弄陰霾迷他,他有紅光護衛,卻又迷他不倒。並無他策,惟有伏罪軟求,或者尚可挽回。只是我為國王,怎肯下氣?」玉面娘娘又撒嬌撒痴大哭道:「你不肯下氣,豈不害了我孩兒性命!」大力王道:「愛妃不必心焦,事己到此,也顧不得體面了。」隨吩咐備法駕,同娘娘一齊親自到剎女行宮來見求解的和尚請罪。車駕將到行宮,只見黑孩兒太子早已放了出來。大力王與娘娘看見,細細問故,方知是唐半偈勸勉。王、後二人不勝感激道:「原來這唐長老竟是活佛。」遂下了輦,步行入宮來拜謝,唐長老慌忙迎接答拜。國王要請唐長老到朝裡去款待,唐長老西行心急,立刻叫豬一戒、沙彌牽馬挑擔起身。大力王知留不住,即命法駕親送出西城方回。他師徒們到了城外,見天色依舊陰陰晦晦,正不知去向,忽見那朵紅雲又飛在前邊領路。師徒們跟定紅雲,倏忽之間早已脫離鬼國,竟上西方大路。正是:

  收回菩提心,賴有觀音力。

  師徒四眾此去,不知又有何所遇,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