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二十六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詩曰:

  提到人情總大差,盡皆厭臭把香誇﹔

  誰知百畝田中糞,力勝三春園裡花。

  又云:

  薰香固是老天生,蕕草何非地長成?

  若是人心偏愛惡,斷然天地有私情。

  話說小行者,用獵戶之計驚退一群麝妖,扶唐長老上馬西行。唐長老滿心歡喜道:「你怎知他怕獵戶?」小行者就將去竊聽,是他自說出做圈套圖賴豬一戒,並溫柔國王要遣獵戶捉拿臍香之事說了一遍。豬一戒道:「阿彌陀佛!這會兒方纔明白,我豬一戒是個坐懷不亂的高僧。」大家說說笑笑,又行了無數程途。唐長老在馬上忽聞得一陣臭氣劈面沖來,忙用袖就鼻頭掩住道:「徒弟呀,是哪裡這等惡臭?」豬一戒道:「果然臭得難當!想是人家淘茅廁。」小行者道:「你們一心作主,只辨走路便好,怎容鼻頭這等生事?前日為愛聞香惹出一場禍來!今日卻又嫌臭,又不知要臭出些什麼事來哩!」唐長老道:「非是我們惹事,其實這惡臭難聞。」小行者道:「既是難聞,就不去聞他罷了。」唐長老道:「誰去聞他?他自生聞耳。」小行者道:「生滅由他生滅,謂之不聞不見。」唐長老道:「徒弟也說得是,既如此,不消掩鼻,只要掩心了。」小行者道:「心要掩便掩不住,莫若以不掩為掩。」大家講論些佛法,又行了一程,當不得惡臭疊來。小行者道:「怪不得師父!果然這種氣味甚惡。」說不了,再望見一座黑沉沉昏慘慘的凶山阻路。怎見得那山凶惡,但見:

  峰似狼牙,石如鬼臉。狼牙峰密匝匝高排,渾似虎豹蛟龍張大口﹔鬼臉石亂叢叢堆列,猶如魍魎魑魅現真形。樹未嘗不蒼,木未嘗不翠,只覺蒼翠中間橫戾氣﹔日未嘗不溫,風未嘗不和,奈何溫和內裡帶陰光。半山中亂蹤蹤,時突出一群怪獸﹔深林裡風飂飂,忽卷起幾陣狂風。濃霧漫天,烏雲罩地,望將來昏慘慘真個怕人﹔險磴梯空,危橋履澗,行入去滑塌塌直驚破膽。大一峰,小一巒,數一數起有萬山﹔遠百尋,近百丈,量一量何止千里?大不容小,細細流泉盡作江海奔騰之勢﹔惡能變善,嚶嚶小鳥皆為鴟梟凶惡之鳴。相地居人,盡道是虎狼窟穴﹔以強欺弱,竟做了妖怪窠巢。

  唐長老看見山形凶惡,便叫:「履真,你看前面那座山,張牙舞爪象個怪獸一般,此中決非佳境,入去須要小心。」小行者道:「這山果然詫異!師父請下馬,路旁略歇一歇,待我去打聽打聽,看是何如。」沙彌聽了,忙扶唐長老下馬,坐於道旁。小行者遂走到山前,四下一望,並不見有一個人家,無處問訊。遂捏一個「唵」字訣,叫聲:「土地何在?」叫猶未了,只見旁邊閃出一個白須老兒,跪在地下道:「本山土地在,不知小聖有何吩咐?」小行者大喝道:「好毛神!你既為一方土地,就該管一方之事。我與唐聖僧入境,就該遠接,怎直待呼喚方來,該得何罪?」土地道:「此非小神之罪。聞知唐聖僧居心清淨,不喜役神。值日功曹與丁甲諸神並不曾差遣,故一路來山神、土地恐驚動聖僧,不敢迎接,惟在暗中保護,有事呼喚,方敢現形。處處如此,小聖為何獨責小神?」小行者道:「既說得明白,不罪你了。只問你前面這座山叫做什麼山?怎形象這等凶惡?內中有多少妖精?妖精叫甚名字?有多大本事?還是久佔此中的,還是近日纔有的?須細細說來。若有一字差錯,取罪不便。」土地道:「這座山稟天地陰陽之氣,草木生之,禽獸居之,寶藏興焉,未嘗無功於天地。只因得氣粗浮,生得古怪希奇,弄成此惡形,故取名的只觀形不察理,就叫他做個惡山。山既負此惡名,仙佛善人誰肯來住!仙佛善人不肯來住,故來住的都是些惡妖惡怪。初時止不過一兩個,如今以惡招惡,竟來了十個,故這山又添叫做十惡山。山中自有了這十個惡妖怪,不是這個捉人來蒸,便是那個拿人來煮。故這十惡山方圓數十里內,都弄得人煙斷絕,連小神的住居也無處。小聖保唐聖僧過去,也須仔細。」小行者道:「只得十個妖精,就是惡殺也有限,怎這等替他誇張!」土地道:「不是誇張他!為首最惡的妖精雖只得十個,他收來的惡禽惡獸,幾幾乎天下之惡皆歸焉,何止上萬!小聖也不可看輕了。」小行者道:「不打緊,你且說他這十個惡妖精叫甚名字?」土地道:「一個叫做篡惡大王,一個叫做逆惡大王,一個叫做反惡大王,一個叫做叛惡大王,一個叫做劫惡大王,一個叫做殺惡大王,一個叫做殘惡大王,一個叫做忍惡大王,一個叫做暴惡大王,一個叫做虐惡大王。」小行者道:「他這十惡還是同在一處,還是各自住開?可有大小?」土地道:「這十惡並無大小,雖在同一山,卻東西南北,左右前後,各佔洞窟,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常常自相吞並。莫說他手段高強,只他們每日在山中播揚的這些惡臭,觸著的便要沖死。」小行者聽完了發放道:「知道了。待我掃除十惡,還你地方受用。你且回避。」土地領命退去。小行者方走回來,報與唐長老道:「山中妖怪雖有十數個頭領,上萬個小妖,卻都是些烏合之眾,不知兵法,未經操練的。不打緊,師父放心,容易過去。」唐長老吃驚道:「妖怪一個也難當,怎十數個頭領、上萬個小妖轉說不打緊?」小行者道:「他妖精雖多,卻一妖一心,心多勢必亂。我聞三人同心,其利斷金,何況我們四條心並做一條心,怕他怎的?師父快上馬,隨我來。」唐長老聽了方歡喜道:「賢徒果論得妙,只是四心並一心,也要有個並法。一戒與沙彌恐一時不解,也須與他說明。」小行者道:「也沒甚說,只要大家以心貼心,互相照顧些便是了。」遂取出鐵棒拿在手裡,扶師父上馬,竟進山來。正是:

  萬心何似一心堅,惡業應難敵善緣,

  好向此中問消息,流芳遺臭並千年。

  卻說這十個惡妖,性凶心毒,殺人無厭,因殺得多了,竟殺得路絕人稀。沒得殺了,每日俱在山前林裡四處巡綽,若尋不著,便自相殘殺,殺死的便拖了去吃。這日東山口的殺惡大王領了三妖精正在山頭觀望,忽看見有四個和尚遠遠走入山來,一個騎馬,一個挑行李,兩個俱是空走。滿心歡喜道:「今日大家有一頓飽餐了。」忙帶了一群妖怪,提著刀趕出山來。迎著他師徒四人,也不管好歹,竟一個圈盤陣將他四人圍在中間。眾妖且不說廝殺,先這個嚷道:「馬上的白淨細嫩,好蒸了吃。」那個亂道:「長嘴大耳的肥胖,有肉頭,有油水,煮了吃好。」又一個指著沙彌道:「這個黑皮黑骨,須醃一醃方有味。」又一個指著小行者道:「這個人一團筋,一把骨,全沒肉採,只好剁碎了,連筋帶骨炒起來下酒。」小行者聽了笑說道:「好妖精,你想要吃我們哩!吃倒好吃,只怕有些杠牙。」豬一戒聽了,滿心大怒,哪裡還忍得住,便放了行李,掣出釘耙,先照著指他說的那個妖精劈頭一鋤,就鋤了個九孔流膿。罵聲:「好妖精,你要煮我!倒不如趁新鮮,自家去煮了吃吧。」那殺惡大王看見,急得他暴跳如雷,大聲喊道:「好禿驢,我大王尚未傷你,你轉傷我士卒,世界反了!不要走,吃我一刀。」遂舉刀照豬一戒頂梁骨砍下來。豬一戒用釘耙架住道:「你倚著你是個惡大王這般狠麼?誰知你惡貫滿盈,卻晦氣撞死在我善和尚手裡。」那殺惡大王聽了,一發怒氣沖天,咬牙切齒道:「我不拿你這說嘴的禿驢碎尸萬段,誓不在十惡山為王。」復舉刀又砍。豬一戒道:「莫怪了。」遂舉耙相還。兩個人搭上手,扭做一團,攪做一處,一來一往就鬥有二十餘合。殺惡妖見殺了半晌討不得便宜,便回過頭來一點,要招呼眾妖齊上。小行者恐怕眾妖上來呆子有失,忙持鐵棒轉到殺惡妖身後,去邀截群妖。殺惡妖看見小行者在身後一影,只道去暗算他,忙回過身來照顧。不防豬一戒抬身一耙,就鋤個從頭至腳。眾小妖正往前幫,忽看見大王被一戒鋤倒,嚇得魂飛魄散,屁滾尿流,喊一聲:「不好了!」沒命的都往山裡奔去。一時無主,便分跑到各惡大王名下報道:「禍事了!山前來了四個狠和尚,一個使一條金箍鐵棒,一個使一柄九齒釘耙,十分利害!殺惡大王與他殺不得幾合,早被他一釘耙鋤得稀爛。」那九個惡大王聽了,俱不肯信道:「哪有此事!」眾小妖道:「那四個和尚現在山前,大王不信,請去一看便見明白。」眾惡妖聽了,俱要來看。惟有劫惡大王與殘惡大王、忍惡大王的巢穴,在這山東南上近些,先帶領眾妖一齊俱到山前,早望見三個步行和尚,擁擭著一個騎馬和尚,正興興頭頭策馬進山。三妖大家商量道:「這等四個和尚能有多大本事,就把殺惡大王鋤死?我想還是殺惡大王一人欺敵,被他暗算了。如今我們三人須一同出去,不要與他搭話,只是刀槍劍戟一時齊上,包管他支持不來,落在我們手裡,大家分去受用。」三妖算計停當,遂鳴鑼擊鼓,吶喊搖旗,擁出山來,竟望著他師徒四人殺來。

  劫惡大王使一杆長槍,惡狠狠照小行者當胸刺來,小行者看見,忙用鐵棒抵住。殘惡大王使一柄宣花斧,急忙忙照豬一戒劈頭砍來,豬一戒看見,忙用釘耙相迎。忍惡大王使兩把龍虎寶劍,雄赳赳向唐長老殺來,沙彌看見,只得放下行李,掣出降妖禪杖交鋒。一霎時,三個惡妖魔,三個狠和尚,在山前賭鬥,真個一場好殺。但見:

  三對敵頭,六般兵器。三對敵頭,對對逞英雄豪杰﹔六般兵器,般般顯利刃強鋒。惡以惡為強,將欲殺盡善人方遂志﹔善以善為寶,誓言盡除惡黨始成功。故鐵捧當頭,釘耙劈面,禪杖攔腰,不曰殺人而曰慈悲﹔寶劍交飛,鉞斧橫施,長槍直刺,不曰行凶而曰應劫。只道食人之肉以生已肉,了不動心﹔誰知未殺人之身先自殺其身,直在轉眼。戰不容情,當我鋒者盡是冤家﹔殺難論理,血吾刃者誰非屈鬼?不後不前,恰恰相逢狹路﹔或生或死,斷斷不得開交。

  六人三對,捨死忘生殺了半日,直殺得塵土蔽天,煙雲障日,並不見輸贏,又鬥了幾合,畢竟小行者手段高強,鬥到深妙處,忽賣個破綻,將身一撤,那劫惡妖不知是計,慌忙趕來一槍﹔不期小行者扭轉身來一讓,讓過槍頭,就趨勢當頭一棒,正打個著。只打得腦漿迸萬顆桃花,牙齒飛一堆碎玉,早已嗚呼!殘惡、忍惡二大王看見,驚得手腳無措,只得虛晃一斧,假揮雙劍,敗下陣來,往山中逃去。逃到山中,二人商量。忍惡妖道:「這三個和尚力氣又大,兵器又凶,難以力取,必須以計拿他方妙。」殘惡妖道:「有何妙計?」忍惡妖道:「我想,山外拿他,空曠曠的,必須賭鬥。莫若偃旗息鼓讓他進山,待他走入夾壁峰時,你一個在前,將石塊塞斷他的前路,我一個在後,用石塊阻住他的後路,使他前進無門,後退無路,不消數日,不怕不餓死在夾壁峰內。你道此計好麼?」殘惡聽了,鼓掌大喜道:「妙計,妙計!」遂一面吩咐眾妖俱躲在山坳裡,搬下石頭,伺候斷路不題。

  卻說初時豬一戒已鋤死了殺惡大王,小行者今又打死了劫惡大王,弟兄們志氣揚揚,竟扶唐長老上馬進入山來。唐長老終是小心,叫道:「徒弟呀,你們有本事打死了兩個妖精,固為可喜,只怕他山中妖怪還多,必須留心提防為妙。」小行者道:「提防是不消說的,但想這些妖怪聽見我們鐵棒、釘耙利害,只怕也不敢出來了。師父只管放膽前行。」唐長老見小行者說得容易,便也欣然策馬而行。不一時,進了山口。初時在山外遠望,還只覺山形有些怪惡,及走入山來,不但山形怪惡,只覺陰風寒氣吹得人肌骨慘栗,初起在山外雖聞臭惡之氣,卻還是一陣陣,及走入山中,便如入鮑魚之肆,竟連身體都熏臭了。唐長老無法奈何,只得忍耐而行。卻喜得走了二、三里,並無一個妖精,心下暗想道:「小行者之言不虛。」又行不得半里,忽見兩邊峭峰壁立,就似夾成的一條長巷。因勒住馬道:「此中岩崖陡峻,蹊徑全無,莫非不是路?」小行者道:「師父,只管信步行去,自有前程,是路不是路,無非是路。問他怎的?」因將馬加上一鞭,早已師徒相趕著奔入夾壁峰來。

  纔走不上一箭多路,忽聞得後面喊聲如雷。急回頭看時,只見無數妖精挑泥運石,一霎時已將後路塞斷了。唐長老吃驚道:「我就說這條路卻有些古怪,今果然中了妖精之計,竟將後路塞斷,卻怎麼處?」小行者道:「我們又不生退心回去,任他塞斷,與我何干?我們好歹只努力前行,包管有出頭日子。」唐長老沒法奈何,只得策馬又行了七、八里路。到了夾壁峰出口的所在,早已亂石堆砌得水泄不通。豬一戒道:「師兄只管叫走,如今走了個盡頭路了,卻如何處?」小行者道:「行到水窮,自然雲起,賢弟不消慌得。」唐長老道:「徒弟呀,莫怪他慌,這夾壁中前後塞斷,莫說無處棲身,就餓也要餓死了。」沙彌道:「餓是俄不死,若要棲身也還容易。一路來看見那夾壁中樹木廣有,野菜甚多。斫些樹木,塔個篷兒,就可棲身﹔挑些野菜,煮做菜羹,便可充飢。愁他怎的?」唐長老怒道:「大家在困苦中須商量正事,怎說此油談?」豬一戒道:「正路俱已塞斷了,鋤開石塊,定也有人把守,莫若開個旁門轉出去吧。」小行者道:「一走旁門,便非大道。」豬一戒道:「旁門走不得,不如大家用力在地下挖個狗洞鑽出去吧。」小行者道:「和尚鑽狗洞,一發使不得!」豬一戒道:「旁門又走不得,狗洞又鑽不得,除非借他一張上天的長梯子爬了出去方好。」小行者道:「好倒好,只是世間哪有上天梯?」豬一戒道:「這不好,那不好,依你卻怎處?」小行者道:「吾聞以我攻惡,不如以惡攻惡。依我算計,師父請寬心坐坐,以逸待勞,等我掉三寸不爛之舌游說各妖,使他自相吞並,殺得一個是一個,殺得兩個是一雙,倘能盡殺完了,搬開石塊走路,也省我們許多力氣。」唐長老道:「這些妖精定是同惡相濟,如何肯自相摧殘?」小行者道:「師父有所不知,凡惡不足便求相濟。這些妖精惡已盈了,必妒忌相吞。」唐長老聽了點頭道:「徒弟呀,你雖說得有理。只是此去你以一身而入眾妖巢穴,我未免掛懷。須要仔細。」小行者道:「不打緊,師父只管放心。」又吩咐豬一戒、沙彌道:「倘師父餓了,可將帶的乾糧取些澗水充飢。我去去就來。」將身一縱,早跳出夾壁峰頭。向前一望,只見殘惡大王領著一群眾妖,在夾壁峰口密密匝匝圍得鐵桶相似,只等裡面餓死方好下手。小行者看得分明,便不驚動他,只望臭氣濃處而來,卻是妖精巢穴,便落到穴前,叫道:「裡面有人麼?」早跑出四、五個小妖來,看見小行者是個和尚,便你扯我拽的道:「你這和尚,怎敢在我大王洞府門前大呼小叫?」小行者道:「你們不要扯拽!我是來獻美食與你大王受享的,快去通報。你若報遲了,我就到別洞去獻了。」小妖將小行者估一估道:「我看你尖嘴縮腮,猴頭猴腦,皮肉也粗糙,又瘦怯怯的,也只好隨常將就吃罷了,怎叫做美食敢來獻與大王?」小行者道:「我是出樣兒吃不得的,還有絕美的未曾獻來。」小妖道:「這就是了。」因忙忙進去報知反惡大王道:「外面有一個和尚,來獻什麼美食!」反惡大王道:「方纔有人報說,有四個和尚入山,先用釘耙鋤死了殺惡大王,後又用鐵棒打殺了劫惡大王,說得十分凶狠。我正想要去拿他,為何又有和尚來獻美食?快叫他進來,待我細問。」小妖慌忙出來,叫了小行者入去。

  反惡大王一見了小行者就問道:「你是哪裡來的和尚?獻什麼美食?」小行者假作慌張道:「小和尚有個師父,叫做唐大顛,他是中國人,生得又肥又白,又細又軟。人傳他是佛祖轉世,大有報器,吸他一點血延生萬載,吃他一塊肉壽享千年。今奉唐天子之命,差遣他往西天拜佛求解,路過寶山。倚著他徒弟豬一戒、沙彌有些本事,過山時,竟行凶打殺了兩個大王,只說打死了兩個無人報仇,就好快活過山。不期這山中大王多,又惱了一個殘惡大王,一個忍惡大王,商量了一條計,就將我師父、徒弟都引入夾壁峰中,用石塊將前後路俱塞斷,弄做個釜中之魚,砧上之肉,眼見是殘惡、忍惡二位大王口中之食了。這二位大王,既得了唐僧這樣美食到手也夠了,卻又貪心不足,還要將我們徒弟都吃盡。故此小和尚不服,爬山越嶺的逃走出來,報與大王。大王既與殘、忍二大王同為此山之主,豈可讓他二人獨享?也該去求他分些,延年益壽。只要大王饒了我小和尚之命。」反惡大王聽了大怒道:「好潑魔!既有此美食到山,就該大家分吃,你二人有甚本事,就思量困倒和尚瞞著我自吃?」就要領兵去與他廝殺。小行者道:「若領兵與他廝殺,便要費力。莫若只帶幾個心腹走去,只說幫他圍守,求他分些餘惠,他自然不疑。大王取便將他一刀殺了,豈不省事!」反惡大王聽了大喜道:「你這和尚倒也中用,有些算計,待我殺了他二人,就留你貼身伏侍吧。」小行者道:「多謝大王。」反惡大王說罷,就提了一把短刀,帶了十數個能事的心腹小妖,竟往夾壁峰來。闖入營中,看著殘惡大王笑說道:「好同山朋友,有此美食,怎不通知眾人一聲?」殘惡大王道:「方纔困住,尚未捉到,捉到自然相請。」反惡大王道:「不消請,特來相幫去捉。捉到了方好分食。」殘惡大王不防他,有心任他走近面前,不期走到面前就順手一刀,早已連肩卸臂跌倒在地。眾小妖嚇得魂膽全消,跪在地下只是磕頭求饒。反惡大王道:「與你們無干,我不殺你,只要你圍好了夾壁峰口,不許亂傳。」眾小妖領命,緊緊圍著。反惡大王大喜道:「這美食眼見是我與忍惡大王分吃了。」小行者道:「此時忍惡大王尚未知道,何不也如此結果了,便是大王獨享。」反惡大王道:「有理。」忙又轉到夾壁峰後來哄那忍惡大王道:「適蒙殘惡大王相招說,困倒了和尚,請我來同享。又恐怕前邊捉急了,往後路突出,故又浼我來相幫。」忍惡妖道:「突是突不出,幫也不消幫,但你既知風來了,多寡也要請你吃些,斷無空還之理。若要一樣同享,卻無此理。」反惡大王道:「誰指望與你同分,但恐山中諸王聞知,都要來分。」忍惡大王道:「他們如何得知?」反惡妖用手一指道:「你看那邊來的豈不是他們?」哄得忍惡妖回頭看時,反惡妖就乘勢一刀,也將忍惡結果了。便對眾小妖道:「有不服者,以忍惡大王為例。」眾妖只是磕頭,誰敢不服!反惡大王滿心歡喜,因對小行者道:「虧你有算計,這夾壁峰中的美食讓我獨享了。」小行者道:「是便是了,卻還有三分術穩。」反惡大王道:「怎生不穩?」小行者道:「這夾壁峰中的和尚,要等他餓死,快殺也有兩三日。這兩三日中,倘或山中各惡大王得知了風聲,都走了來爭,縱不全與他,多寡也要分些去。

  大王指望獨吃,我所以說個不穩。」反惡妖聽了躊躇道:「這卻如何處置?你可還有什麼好算計?」小行者道:「算計是有,只怕大王名雖為惡,還是虛名,未必有那第一種的毒心,最凶殘的辣手!」反惡大王笑道:「象我這等吃人不皺眉,殺人不眨眼,也要算惟我獨尊了。」小行者道:「既是獨尊,為何這山不叫做獨惡山,卻叫做十惡山?這山中為何不是大王一人獨住,卻瓜分與十個大王?」反惡大王聽了,羞得滿面通紅道:「這等看起來,我一生為惡,尚未出人頭地,真要羞死。」小行者道:「大王不要羞,這不是大王沒有惡心惡力,只是大王惡算計差了些。」反惡大王道:

  「有甚惡算計扶持我做了第一個惡大王,我便封你做個助惡大功臣,食半山之俸,標名在凌煙閣上。」小行者道:「俸也不指望,我小和尚也只圖個惡名兒,遺臭萬年罷了。大王若依我算計,趁此時眾大王尚未知此消息,可遣能事小妖分頭去請眾大王,只說困倒了南來的求解聖僧,在夾壁峰請眾大王去分食。眾大王聞知必歡喜而來。等他來一個,大王就殺一個﹔來兩個,大王就殺兩個。殺完了這五個大王,不但此美食是大王安然獨享,就連此山也是大王巍然獨佔了,豈不快哉!」反惡妖聽了喜得只是亂跳,叫道:「好和尚,好和尚!我反惡大王做了半生的惡妖精,也不似你善和尚這等惡得盡情,就依你行。」遂叫了五個能事小妖分頭去請。臨行時,小行者又吩咐道:「你可說這聖僧是罕物,只好大王自享,不能分散眾人,叫少帶人來。」小妖會意去請。

  原來這座山周圍足有千里,眾惡妖你東我西,各據一方,有近有遠,雖同時去請,卻不能一時同來。也有聽見說吃聖僧肉延壽的,恐怕遲了,隨著請的人就來。也有聽見說和尚困在夾壁峰,未曾困倒,恐怕來早了要等,因裝腔慢慢來的。惟叛惡大王與反惡住得近些,故請不多時就早早來了。剛剛走到面前,話還不曾說得一句,早被反惡妖一刀斷送了性命,跟來的小妖都被拿下,捆入洞口,一面將尸首移開。正收拾得完,恰好暴惡大王也來了。反惡妖此時已連殺三惡,手兒滑了,看得殺人甚是容易,迎得暴惡入來,讓他先走,就身後趕上一刀。那暴惡妖惡了一世,到此跳也不曾跳得一跳,早已被人暗算了。反惡妖一面又叫人照前收拾過。不多時,虐惡妖也到,也是如此結果了。

  反惡妖一連除了五妖,滿心歡喜,對小行者說道:「你這和尚真好,算計七個已除了五個,只剩兩個,不過吹灰之力了。」正說不完,忽報篡惡大王與逆惡大王兩個會齊一同來了。反惡妖聽了大驚道:「一同來如何下手?」小行者道:「不打緊,大王只消先叫人報說,和尚在後山鋤石要走,哄開了一個,這一個便好下手。」反惡妖喜道:「有理,有理!」不多時,篡惡、逆惡二妖到了,反惡妖接住。逆惡妖先說道:「大王費心捉了和尚,我們無功怎好來同享?」反惡妖道:「若是等閑凡人也不敢相邀,只因這和尚是聖僧轉世,肉能延壽,故不敢獨吃。」正說不完,只見幾個小妖來報道:「夾壁峰的和尚已死了一個,那三個急了,曉得前山有人把守,後山無人,如今在那裡用釘耙、鐵棒鋤石塊哩。」反惡妖假慌道:「前山要緊,我要在此守護,卻怎生好?」篡惡大王道:「正愧無功不好受祿,待我去看看,助你一臂之力。」反惡妖假喜道:「妙是極妙,只是怎好勞客?」逆惡妖道:「待我去效勞吧。」篡惡妖道:「你在此相幫也是一般。」說罷就抽身去了。反惡妖見篡惡妖去了。趕逆惡妖一個眼錯,就攔腰一刀,斬做兩斷。恐怕人多泄漏,連忙提刀趕上篡惡妖叫道:「眾大王都來了,前山有人照管,後山路遠,還是我去吧。」篡惡妖道:「便同去走走何妨!」反惡妖道:「既同去,等我同走。」篡惡妖不知是計,更不回頭,只立住腳等。不期反惡妖趕到背後,照頸項一刀,早已人頭落地。

  反惡妖既除了眾惡,滿心快活,一路哈哈大笑回來,對小行者道:「這些算計,實實都是你的功勞。我不負你,如今我既為一山之主,就封你為黨凶助逆萬惡大和尚好麼?快快謝恩!」小行者道:「謝恩且慢,還有話說。」反惡妖道:「還有甚說?」小行者道:「我想這許多惡大王被大王哄騙殺了,自然要到陰司閻王處告理。大王雖不怕他,他們纏纏攪攪終不能安。莫若趁他們初死,待我小和尚與你懺悔出他們的罪過來,使他們死而無怨,大王也得安享了。」反惡妖聽了大笑道:「你這和尚真有些妙處!又會叫我殺人,又會替我懺悔。但不知懺悔是怎樣的?」小行者道:「大王只朝天跪下,待我懺梅與你聽。」反惡妖道:「我一個大王怎肯下跪?」小行者道:「莫說是王,就是皇帝,敬天也要跪哩!」反惡妖道:「既該跪我就跪,且看你怎生懺悔。」遂老老實實跪下。小行者因取出金箍鐵捧,指著天祝贊道:「篡惡不忠該殺,大王殺得是,無罪。逆惡不孝該殺,大王殺得是,無罪。暴惡、虐惡不仁該殺,大王殺得是,無罪。殘惡、忍惡不慈該殺,大王殺得是,無罪。叛惡不義該殺,大王殺得是,無罪。反惡與叛惡同科,該殺,求上天赦了吧!上天有旨:十惡不赦。著孫履真打殺吧!」反惡妖聽見說著「孫履真打殺吧」,慌忙跳起來要逃,早被小行者提起金箍鐵棒照頭一下,打成肉醬。眾小妖看見,嚇得四散要跑。小行者攔住道:「我不打你,只快快開路。」眾小妖無法,只得上前搬去石塊。豬一戒與沙彌聽見外面石塊響,也就從裡面鋤出。不一時,內外夾攻,依舊現出一條大路。大家相見,小行者就將前事細說一遍,唐長老贊羨不已。正打算上馬走路,忽山旁閃出土地來拜謝道:「這等十惡,非小聖大力萬萬不能掃除。」小行者道:「我既已掃除,你須時時斬削,不可使惡念復萌。」土地領命,他師徒方策馬出山,望西而行。正是:

  一心能向道,萬惡自消除。

  不知唐長老此去又是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