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十七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六回
弄陰風熱心欲死
灑聖血枯骨回春
後西遊記
第十七回
小行者力打截腰坑 老魔王密鋪情欲塹
第十八回
唐長老心散著魔
小行者分身伏怪


  詩曰:

  漫言天地渺無涯,縛束英雄只寸絲,

  愛惡難消何況欲,貪心不盡又加痴。

  雖然來處原無也,爭奈歸時已有之,

  莫倚金刀能解脫,碎尸萬段未曾離。

  話說解脫大王聞知四個和尚公然過山,心中大怒,問:「誰人與我拿來?」說不了,只見眾妖中閃出一個妖精來,大聲叫道:「待我去拿來,待我去拿來!」你道那妖精怎生模樣?但見:

  矗直尖頭快如鋼鑽,環圓暴眼突似銅鈴。長又長,瘦又瘦,自誇其頂天立地﹔粗不粗,細不細,人畏其徹後通前。左搖右曳,活潑如梨花亂點﹔上撩下撥,輕鬆似玉蟒翻飛。處己無情,名高渾鐵﹔為人有力,利斷頑金。率其性,從不生有好生之天﹔盡其能,但曉得為送死之地。

  解脫老怪看見,認得這妖精叫做蛇丈八,是截腰坑的將領,滿心歡喜。因說道:「好好好!得你與我拿來,但不可一刀兩斷就解脫造化了他。須活活拿將來,細問他是哪裡來的和尚?敢這等大膽!必叫他歷盡這三十六坑、七十二塹之苦,方許他受享我法門之福。」這蛇丈八得了老怪的號令,忙歡歡喜喜答應道:「要活的也容易。」便領了他截腰坑的一隊小妖,手提著一柄長槍,竟往東山要路中間邀截。果然見一個雷公嘴的和尚,拿著一條金箍鐵棒,吆吆喝喝一路打來﹔後面又一個白面和尚騎著馬,又一個豬形和尚挑著行李,又一個晦氣臉和尚手持禪杖,簇擁而行。

  蛇丈八看見,也不知好歹,竟叫眾妖一字擺開,自挺槍當面攔住道:「送死的和尚慢來,大王要活的!快丟了兵器一齊下馬受縛,免得我動手有些傷殘,違了大王的號令。」小行者聽見,哈哈大笑道:「要活的不打緊,我們這四個和尚一萬年也不會死。但請放心,決不違你大王的號令﹔只是我孫老爺的號令,你們這一班初世為妖的孽障卻也違拗我不得!」蛇丈八道:「你這野和尚說的話卻也好笑。我解脫大王乃此山之主,故有號令﹔你一個流落半路的和尚,一身尚且無依,卻有什麼號令?快說與我聽。」小行者道:「你們的號令是要活的,我老爺的號令是要死的。你的號令我慨從你,我的號令不怕你不依。快從大至小,從老至幼,從尊至卑,一個個排齊了受死!」蛇丈八聞言尚未及回答,眾小妖聽了,膽小的,力怯的,心慌的,早東張西望亂竄的要跑。蛇丈八看見忙止住道:「這是和尚們說大話,怎就信他?待我拿與你看。」遂挺長槍望小行者劈面刺來道:「我大王雖要拿活的,只怕你是個注定的短命鬼,要活也活不成。」小行者舉鐵棒相還道:「好妖精!莫要不知死活,且吃我一棒。」兩人接上手,槍來棒去,棒去槍迎,便鬥了有六、七合。小行者見妖精的手段低微,因用棒架住他的長槍道:「我且問你,此處叫做什麼山,你是個什麼妖精?快說明了,我好下手。莫要一時棒下無情打殺了,糊糊塗塗,不好到我師父面前去報功記帳。」那妖精笑道:「你這和尚死在面前,還要問我姓名做什麼?你既問我,想是你要做個精細鬼了。我就說與你,叫你死得甘心。這山叫做解脫山,周圍八百里,山上有三十六坑、山下有七十二塹。莫說凡人不敢走,便是神仙也飛不過去。」小行者笑道:「莫要胡說!自古有山便有路,有路便有人行,怎麼走不過去!」妖精道:「你原來不知,我這解脫山天生了一個解脫大王,曾對天發下宏誓大願,要解脫盡天下眾生,方成佛道。故今守定北山,逢人便殺。這等利害,誰人敢走!」小行者道:「他既會殺人,人難道就不會殺他!」妖精道:「我這解脫大王身長體壯,兩臂有萬斤力氣,使一把無情寶刀。斫筋砍骨,如摧枯之易﹔又據著三十六坑、七十二塹的天險,任是英雄好漢,走到此山也要骨軟筋酥,心昏意亂,只好延頸聽我大王斬戮,哪有本事殺我大王!」小行者道:「你大王據坑塹之險作本事,我已曉得了。且說這山上的三十六坑,與山下的七十二塹,有甚險處可以據得!」妖精道:「這坑塹之險,莫說身不敢到,我只將坑塹之名念與你聽,只怕你站也站不住了。」小行者道:「你就念與我聽,看是如何?」那妖精真個屈著指頭念與小行者聽道:「這三十六坑:

  第一斬頭坑,第二瀝血坑,

  第三刖足坑,第四劓鼻坑,

  第五剝皮坑,第六剔骨坑,

  第七臠身坑,第八裂膚坑,

  第九剜眼坑,第十燒眉坑,

  第十一截腰坑,第十二斷臂坑,

  第十三刎頸坑,第十四吮腦坑,

  第十五吸髓坑,第十六刳心坑,

  第十七屠腸坑,第十八割肚坑,

  第十九剖腹坑,第二十刺喉坑,

  第二十一破膽坑,第二十二穴胸坑,

  第二十三折脅坑,第二十四犁舌坑,

  第二十五敲牙坑,第二十六噬臍坑,

  第二十七射影坑,第二十八抽筋坑,

  第二十九摳睛坑,第三十分尸坑,

  第三十一鉗口坑,第三十二鞭背坑,

  第三十三抉目坑,第三十四滅趾坑,

  第三十五刲肝坑,第三十六磔肉坑。

  這三十六坑滿山皆是。若是墮入此坑,便萬劫也不得人身了。還有七十二塹比這三十六坑更險,我再念與你聽。」小行者道:「不要念了。我師徒要往西天去的,心急哪有工夫聽你說閑話。但只報你自己名字,是個什麼妖精便罷了。」妖精道:「我乃管截腰坑的頭領蛇丈八先鋒。」小行者道:「你既管截腰坑,我就與你截了腰吧。」提起鐵棒便攔腰打去,那妖精忙用槍遮架。纔遮架得開,小行者第二捧又來了。妖精見鐵棒重招架不住,思量折轉身要走,當不得小行者力大手快,又攔腰打來。妖精躲不及,早喀嚓一聲攔腰打做兩截,倒在地下。小行者笑道:「好個蛇丈八,如今打做兩個九尺了。」眾小妖先已要走,今看見打死了蛇先鋒,大家沒命的一哄都跑去了。有幾個頭目走不開,只得進洞去忙報與老怪道:「大王,不好了!蛇先鋒打死了。」老怪道:「我吩咐拿活的,為何就打死了他?是這和尚不禁打就死了?」小妖道:「和尚倒禁得打。」老怪道:「和尚既禁得打,為何就打死了?」小妖道:「和尚不曾打死。」老怪大怒道:「和尚既不曾打死,為何輕事重報,說是蛇先鋒打死了?」小妖道:「小的報的是蛇先鋒被和尚打死了。」那老怪不聽便罷,聽見說蛇先鋒被和尚打死了,急得他怒目橫眉,滿口獠牙都嚼得吱吱的響。因大叫道:「氣殺我也!哪裡來的和尚敢如此大膽!快抬我的刀來,待我親去殺這和尚。」眾妖不敢違拗,忙忙抬過刀來。老怪提刀在手,又吩咐:「三十五坑頭領都跟我來,但我拿住的,你們斬頭的斬頭,剝皮的剝皮,抽筋的抽筋,刳心的刳心,好與蛇丈八報仇。」眾妖得令,一齊刀槍劍戟簇擁老怪飛奔而來。此時,小行者領著唐師父,四眾歡歡喜喜已走到半山,忽聽得喊聲如雷,山坳中擁出一陣妖精來。為頭一個老怪生得:

  大頭闊嘴,直眼連眉。頷下亂髭半黃半赤,腮邊怪色又紫又藍。兩臂粗筋,纏藤作骨﹔一身橫肉,裹鐵為皮。喊一聲山崩地裂,行過處日慘雲昏。手內大刀,殺盡世人還道少﹔胸中惡念,沖翻天地不能平。假名解脫,曾解脫何人?布滿塹坑,實塹坑自己。

  那老怪氣吽吽跑出來,看見小行者欣欣舞棒而來,一見怒氣沖天,也不問長短,舉起大刀照頭就斫。小行者舉鐵棒架住道:「好潑魔,休得無禮!且問你個明白,你莫非就是什麼解脫大王麼?」老怪道:「你這該死的和尚,既聞知我的大名,就該轉身受死!怎敢將我蛇先鋒打死?不要走,且吃我一刀,與蛇先鋒償命。」因又舉刀斫來。小行者呵呵大笑道:「你既稱解脫大王,我只說是個有些佛性通些教典的妖魔,卻原來是個假竊美名私行惡念的邪妖野怪。今日大造化,遇著我孫老爺與你一棒,你方識真正解脫之妙。」因撤回棒念一聲:「阿彌陀佛與我作證,這一棒是與他造福,卻不是傷生害命。」便照頭打來。那老怪舉刀劈面相還,一場好殺:

  一個是水簾洞天生狠和尚,一個是解脫山地產潑妖魔。和尚狠,具本來性命,性命生無窮法力﹔妖魔潑,竊外道神通,神通逞不盡威風。法力大,鐵棒不離頭上下﹔威風猛,鋼刀只在項東西。鬥深時有千般惡念,刀過去,恨不夾耳連腮分腦袋﹔殺急了無半點慈悲,棒到來,只願連肩卸背破心胸。正是:性除外障,不滅邪魔難見佛﹔盜惡主人,願留正法不為妖。

  二人狠鬥了三、四十合,那老怪使盡平生本事,討不得半點便宜,一團怒氣漸漸不張。那小行者拿著金箍棒,前三後四,左五右六,只當頑耍一般。那老怪見不是勢頭,忙回手一招,只見三十五坑的頭領刀槍劍戟一擁齊上,將小行者圍在當中。小行者嘻嘻笑道:「來得好,來得好!人多些湊熱鬧,休教我這棒落空。」放開金箍棒橫衝直撞,全不在意。老怪見有眾妖助勢,便又發起狠來,舉刀亂劈。豬一戒與沙彌初次見老怪戰小行者不過,便安心保護師父。戰了半刻,忽見三十五坑眾妖一裹齊上。二人因對唐半偈說道:「他們有幫手,我們為何叫師兄獨自出力!師父你請在馬上坐好,等我二人也去助一功。」唐半偈道:「甚好,甚好!此雖是弟兄患難相扶,也見得各人努力。你們快去,我自立馬在此觀望不妨。」

  二人得了師命,豬一戒撤出釘耙,沙僧展開禪杖,叫一聲:「我來了。」只見:九齒釘耙現萬道霞光,一條禪杖蕩千重瑞靄,兩般兵器,一對莽僧,雙雙殺入陣中。眾妖雖說是多,只好遠遠的圍著小行者,替老怪助些聲勢,原不敢上前廝殺。怎當得豬一戒與沙彌釘耙、禪杖如追風掣電而來,殺得眾妖東倒西歪,不敢抵敵。老怪戰小行者久已力乏,又見豬一戒、沙彌惡狠狠殺入,料敵不住,只得拖著刀敗下陣來。眾妖見老怪退去,誰敢戀戰?喊一聲,大家走個乾淨。豬一戒鋤到興頭處,提著釘耙還要打殺。小行者忙攔住道:「兄弟,兵法說:窮寇勿追。趕早過山是我們正事。他既敗去,我們又趕殺他做甚?」沙彌道:「大師兄說得是,我們快保師父過山為上。」三人打退群魔,歡歡喜喜。豬一戒依先挑了行李,大家保護唐長老過山不題。

  卻說解脫大王領著殘兵敗將回到洞中,忙忙查點,三十六坑兵將早又死了剝皮、剜眼、屠腸、穴胸、抽筋、分尸六坑頭領,其餘二十九坑倒一大半帶傷。急得他暴躁如雷道:「我自據此山要解脫眾生,逢人便殺,從不曾放過一人,是哪裡來了這三個惡和尚?竟壞我教法,倚強過山,又打殺七個坑將,其餘小妖還不算帳。怎生饒得他過!」正在無法,只見旁邊轉出一個妖精,高聲說道:「大王不要煩惱!我有一計,可以捉拿和尚,報此大仇。」老怪忙看,卻是鉗口坑先鋒閉不住。因問道:「閉先鋒,你平素鉗口不言,為何今日破例獻計?」閉不住道:「我聞主懮臣辱,主辱臣死。今日和尚猖獗,大王兵敗。這些坑將斬頭的不能斬頭,瀝血的不能瀝血,我鉗口的再鉗而不言,卻叫誰與大王分懮?」老怪聽了,拍掌大喜道:「好個忠心赤膽的賢臣!你且說,欲報此仇,計將安出?」閉不住道:「我聞強不能勝,便當弱取。那三個使鐵棒、使釘耙、使禪杖的和尚雖十分狠惡,我看那騎馬的白臉和尚卻有些懦弱。那三個苦苦的廝殺,他坐在馬上端然不動,定是個貴重之人。我們只拿了他正主僧人,那三個跟隨和尚狠在哪裡去!俗語說得好,捉住菩薩,不怕金剛不服。」老怪聽了,喜得眉開眼笑的道:「好算計,好算計!但只是我三十六坑將領已被他打死了七坑,其餘又皆帶傷。就是再出去爭鬥,也只好敵住那三個狠和尚,卻叫誰去拿那馬上僧人?」閉先鋒道:「大王怎說沒人!你那七十二塹的將軍要他做什麼?」老怪道:「我這三十六坑斬頭瀝血的上將尚不能成功﹔這七十二塹將領不過是小聰明、歪擺布、假悲傷、虛撮腳,唬嚇威風,狐媚伎倆,怎能認真會拿人下馬!」閉不住道:「大王有所不知,從來剛不能制剛,惟柔能制剛。這些小聰明、歪擺布、假悲傷、虛撮腳,也不知陷害了多少英雄,豈在這一個游方和尚怕他不落圈套!大王只消原領這二十九坑妖將,誘他遠遠的圍著廝殺,卻叫這七十二塹的魔君從背後衝將出去,莫說一個斯文和尚,就有幾十個也不怕他走了。此是調虎離山之計,百發百中。」老怪聽了,連聲道好。一面就火速傳令,將七十二塹將軍都調來聽用。你道是哪七十二塹?

  第一喜塹,第二怒塹,

  第三哀塹,第四樂塹,

  第五酒塹,第六色塹,

  第七財塹,第八氣塹,

  第九悲塹,第十痛塹,

  第十一傷塹,第十二嗟塹,

  第十三愛塹,第十四惜塹,

  第十五嘆塹,第十六悔塹,

  第十七愁塹,第十八苦塹,

  第十九怨塹,第二十恨塹,

  第二十一憐塹,第二十二念塹,

  第二十三思塹,第二十四想塹,

  第二十五慚塹,第二十六愧塹,

  第二十七笑塹,第二十八罵塹,

  第二十九咀塹,第三十咒塹,

  第三十一仇塹,第三十二謗塹,

  第三十三疑塹,第三十四慮塹﹔

  第三十五昏塹,第三十六迷塹,

  第三十七貪塹,第三十八嗔塹,

  第三十九狂塹,第四十妄塹,

  第四十一邪塹,第四十二淫塹,

  第四十三蠱塹,第四十四惑塹,

  第四十五諂塹,第四十六佞塹,

  第四十七媚塹,第四十八誕塹,

  第四十九暴塹,第五十虐塹,

  第五十一殘塹,第五十二忍塹,

  第五十三騙塹,第五十四詐塹,

  第五十五陷塹,第五十六害塹,

  第五十七驕塹,第五十八傲塹,

  第五十九矜塹,第六十誇塹,

  第六十一驚塹,第六十二慌塹,

  第六十三和塹,第六十四詭塹,

  第六十五慘塹,第六十六刻塹,

  第六十七毀塹,第六十八譽塹,

  第六十九酷塹,第七十惱塹,

  第七十一欲塹,第七十二夢塹。

  不一時,各塹將軍俱一齊調到。老妖吩咐道:「養軍千日,用在一朝。我這解脫山雖有你們七十二塹將軍助我為王,但我雄據此山,逢人便殺,殺得路絕人稀,全然用你們不著。今日,不料來了四個古怪和尚,內中有三個狠和尚十分利害。我大王自領三十六坑上將去抵敵,單剩下一個白臉純善和尚,斯斯文文坐在馬上壓陣。我如今去調開那三個狠和尚賭鬥,你眾妖可從山脊後突出,與我將那白臉和尚拿來,便算你開山大功。」眾妖都欣然答應,獨有疑塹、慮塹兩個妖精上前說道:「那和尚若是一味無用,卻怎生壓伏那三個狠和尚?只怕他也有些手段。」老怪道:「他手無寸鐵,有何手段?不過是性命上功夫,怕他怎的!」眾妖道:「若單是性命功夫,我們眾兄弟七情六欲一齊攻擊,自然要拿他下馬。」遂領了老妖將令,蜂蜂擁擁先轉到山脊後去埋伏。

  未知以後如何埋伏,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