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西遊記/第四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回
力降龍虎
道伏鬼神
後西遊記
第四回
亂出萬緣 定於一本
第五回
唐三藏悲世墮邪魔
如來佛欲人得真解


  詩曰:

  耳目能昭動,心思不耐閑。

  收來無半點,放出有千般,

  犯拙因傷巧,伏辜為恃蠻,

  順帆常遇逆,直道每多彎,

  但見風吹火,安能水變山,

  兩宗成一室,門戶不須開。

  話說孫小聖,在陰司中講究生死善惡之理,折服倒十王,然後一個筋斗雲復打回花果山來。通臂仙率領眾猿猴迎著,問道:「大王回來了。我看尊顏欣欣然有色,莫非陰司中將生死善惡之理講究得通透了麼?」孫小聖道:「‘通透’二字甚是難言,但一團活潑潑的道路,憑我橫說豎說,遂將十殿閻君都辯駁倒了。」通臂仙道:「這等看來,大王之學,竟是生知了?」孫小聖笑道:「我也不曉得是不是生知?但覺這些鬼王確確乎都是死知。」通臂仙道:「鬼王終屬下界,我聞理參無上,若求造物始終,必達帝天,方無聲臭。」孫小聖道:「我正思量要到天上去玩耍玩耍,今承老祖指教,豈不是機緣到了?我明日就去游游。」眾猿猴聽見孫小聖要上天去,都一齊跪下說道:「當時老大王上天時,倚著神通廣大,手段高強,歸來或是仙酒,或是仙桃,或是仙丹,定然帶些來賞賜我們。今大王神通手段不弱於老大王,到天宮必有仙酒、仙桃、仙丹受享,萬望帶些回來,賞賜賞賜,也是大王重興恩典。」孫小聖欣然允諾:「我帶來,我帶來。」眾猿猴見孫小聖許了,各各歡喜,都自去採新鮮果品,傾宿釀酒漿,與孫小聖餞行。正是:

  飲食尚要求人,左右先思得我。

  有欲焉能得剛,無信不知其可,

  大都妄想易生,畢竟心猿難鎖﹔

  若思截鐵斬釘,為木不如為火。

  到了次日,孫小聖辭別通臂仙與眾猿猴,縱筋斗雲起至半空。初次上天,不知天門何處,欲要問路,又沒個過來人。心下想道:「吾聞帝王當陽正門,自在南方。」遂縱雲光一路向南找尋而來,一時不得其門而入,滿心焦躁。又想道:「語云,只有天在上,定然還在上面。想是我出身卑,進步低,故尋不見。」因將身一縱,直至九霄。再抬頭一看時,早望見金闕瑤宮,巍然煥然,北斗懸於左右,三臺列文昌之上,二十八宿四面環繞,甚是威儀。再走近前,南天門豁然大開。孫小聖十分歡喜,不管好歹,竟住內走。早有增長天王領著龐、劉、苟、畢、鄧、辛、張、陶一路大力天丁,槍、刀、劍、戟擋住道:「什麼怪物?人不象人,獸不象獸,敢大膽擅闖天門!」孫小聖道:「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上帝好生,巴不得收放心,你們這班惡神道,為甚恃強阻人入道之路?」增長天王道:「你這門外蠢漢,一生不知天上的法度。此乃天宮,萬善之地,你有何善緣敢思量入去?」孫小聖笑道:「我今雖暫做門外漢,一入門便是主人公了。你這班毛神狠殺,只好看門。」眾神聽了大怒,槍、刀、劍、戟一時齊上。孫小聖慌忙退避回來,心下想道:「頭一次上天,便不順溜。」又想道:「天下事只怕無門,既有了門,何愁不能入!」正算計變化,忽遠遠望見一群天馬放青回來。但見:

  驊騮逐隊嘶風至,騏驥成群逐電來。

  滾滾紅光奔赤兔,翻翻靈氣走龍媒,

  金鐶沐噴天花雨,玉勒蹄驚空谷雷﹔

  不是九霄閑踏去,琪花瑤草放青回。

  孫小聖看見許多放青的天馬趕進天門,他乘著機會就搖身一變,變做匹黃騾馬,雜在群馬之中,奔進南天門。不但管門的大力天丁識辨不出,就是那些管馬的力士,卻也一時不及稽查。一徑趕到御馬監,各各分歸廄櫪。孫小聖恐怕看出,遂現了原身走到監堂中坐下,早有監中人役看見,忙報知新任弼馬溫道:「不知哪裡走了個毛臉雷公嘴的客人,坐在堂上不言不語,東張西望。」新任弼馬溫驚問道:「卻是何人,你們可有認得的麼?」有幾個舊役稟道:「這個嘴臉有些象前任孫大聖的模樣,莫非倚著前後同僚分上來打秋風?」新弼馬溫挨了一會,無可奈何,只得出來接見道:「老先生莫非是前任孫大聖寅翁的貴族麼?」孫小聖道:「孫大聖正是家祖,老監尊為何知道?」新弼馬溫道:「看尊顏有些相似,故此猜著。但不知今日到此有何貴幹?」孫小聖道:「也無甚幹,只因下界閑居無事,故到上天游行耍子,遇便特來相訪。」新弼馬溫道:「既係前任同官通家子侄,又承垂顧,本該盡些薄情,只恨官卑祿薄,無以表敬,奈何,奈何?」孫小聖道:「若說貨財便俗了,決不敢分老監尊之俸。只是仙酒、仙桃、仙丹,求些充充飢渴便了。」新弼馬溫笑道:「監中所有,不過水草之類。寅兄若不棄,尚可奉承。至於仙酒、仙桃、仙丹,此乃上仙上聖享用之物,我等下役,監中如何能有?」孫小聖道:「既是沒有,我老祖在任之日,為何時常帶到洞中,與子孫受用?」新弼馬溫道:「此是後任齊天大聖的事,與本監無干。」孫小聖道:「何以得知?」新弼馬溫道:「齊天大聖府建立在蟠桃園右首,後又聞得令祖曾代管蟠桃園事,故此知之。」孫小聖道:「蟠桃園在何處?」新弼馬溫道:「離此不遠,往東南上去十餘里,望見樹木叢雜便是了。」孫小聖道:「你既沒有仙酒、仙桃、仙丹,在此無益,不如去了吧。」說畢,竟走下堂來,將身一縱,早已不見了。新弼馬溫見了著驚道:「這人大有本事!確是孫大聖嫡派子孫。且喜他心性直,明道理,肯聽人說話。若是糊糊塗塗坐定在此,要仙酒、仙桃、仙丹,卻不被他累殺,大造化就去了。」這裡慶幸不題。

  卻說孫小聖,將身向東南一縱,早到了齊天大聖的府。只見廳堂倒塌,門徑荒蕪。原來此府特為孫大聖而設,自孫大聖去後便無人修整,故此荒涼。孫小聖觀看了一回,嘆息道:「富貴繁華不耐久長,大都如此。」無心觀看,又將身一縱到蟠桃園來。前後一看,只見三千餘樹,盡皆枯枝。莫說半個桃子也無,就是一花一葉也不見有。心下驚訝道:「這是為何?莫非走錯了不是!」這裡正沉吟間,忽被看園土地與鋤樹、運水、修桃、打掃眾力士看見,只認做是老孫大聖,忙都出來磕頭道:「一向不見大聖,今日為何有暇至此?」孫小聖知道他錯認了,便將錯就錯,說道:「正是。一向在西天頑耍,因取攪了幾位古佛,思量摘幾個蟠桃與他答禮,故到此間。為甚樹上一個也沒有?」土地說道:「這蟠桃最小的要三千年一熟,中中的要六千年一熟,極大的要九千年方一熟,這是大聖知道的。自大聖高興偷吃多了,又鬧了蟠桃大會。後來王母娘娘惱了,盡數採去,至今尚未千年,葉還未長,花尚不生,如何得有桃子?」孫小聖道:「這是我曉得的,但是摘下來豈沒有幾個收藏?」土地道:「此乃仙果,如何收藏?就是有收藏,也都在聖母娘娘處。」孫小聖聽了,歡喜道:「這也說得是,我正要尋王母討仙酒吃,就順便問他要桃子,不怕他不請我吃個醉飽。但不知瑤池卻在何處?」土地笑道:「大聖莫非取笑,這瑤池,大聖日日耍子,如何忘了!那正西上望去,有瑤臺寶闕的不是?」孫小聖笑道:「我怎的得忘門?你們耍子,我去也。」將身一縱,早已到了瑤池之上。那王母的仙宮十分華麗。但見:

  金門高聳,玉陛深沉。雙闕浮一天瑞靄,九重繞五色祥雲。畫棟雕梁,珠璣錯落﹔丹甍繡柱,金碧輝煌。復道斜橫銀漢,回廊旋繞瑤臺。籠中鸚鵡時喚飛瓊,階下梅花常開萼綠。龍翔鳳舞,是王母天境繁華﹔斗壓星垂,豈帝王人間富貴!

  孫小聖看了,歡喜道:「好所在,好所在!此處受享受享,也不枉了為人一世。」往裡竟走。早有守門仙吏攔住道:「此乃王母娘娘瑤池仙府,你是何處不知禮法的野仙?擅敢闖入!」孫小聖笑道:「一樣做神仙,誰是家?誰是野?我有事,特來要見王母娘娘,怎不容我入去?」大踏步又往裡走,眾仙吏哪裡攔擋得住!孫小聖走到宮中,正當中坐下說道:「快去報知娘娘。」眾仙吏道:「就是尋常官府人家也有個規矩,況娘娘尊為王母,瓊樓玉宇,深深沉沉,誰敢輕易亂傳!」孫小聖道:「與你文講你不聽,只得與你武講了。」就在耳朵裡取出個繡花針來,迎風一晃,變做條金箍鐵棒立在手中,說道:「我要打你兩下,明日玉帝知道,不說你這些豪奴靠家大刁難賓客,只說我上門欺負他寡婦。你還是報也不報?」眾仙吏看見,嚇得魂飛魄散,連連說道:「報報報!」慌忙跑入後穿堂,將玉磬亂擊。早有仙娥在後堂問道:「有甚事這等慌張?」眾仙吏傳說道:「外面有一個毛臉雷公嘴的惡神仙,闖到殿上,要見娘娘。我等不肯通報,他就拿出一條大鐵棒要打,好生利害!故不敢不報。」仙娥傳言入內。不多時,又出來說道:「娘娘有懿旨,叫問這位神仙是何名姓?到此有何事要見娘娘?」仙吏領命,只得戰兢兢出來,跪下說道:「娘娘有懿旨,請問上仙尊名大號,到此有何說話?」孫小聖聽了,回嗔作喜道:「這纔象個賓主的體統,你去說,我是大鬧天宮孫大聖的後人孫小聖,久聞娘娘處仙酒、仙桃、仙丹甚美,今因閑居無事,特來拜望,求一醉飽,足感娘娘之盛情矣!」仙吏傳語入去,又傳命出來道:「奉娘娘懿旨說,既承小聖光顧,自當備些仙桃、仙酒奉飲﹔只是來得不遇時,此時桃未生花,酒纔下米,實實無以為情。請小聖臺駕暫回,容改日釀成桃熟,再來相請吧。」孫小聖道:「既無酒又無桃,可多取些仙丹來,當茶吃了去吧。」仙吏又稟道:「仙丹乃三十三天離恨天兜率宮太上老君所煉之至寶,此處如何得有?」孫小聖道:「樣樣皆無,也忒覺慢客。就是我肯空回,這條鐵棒也不肯空回。」遂拿著鐵棒,東邊指指,西邊搠搠,嚇得仙吏慌忙說道:「小聖且慢動手,容我再去稟知娘娘。」」這孫小聖是個貪嘴小人,又十分粗鹵,拿著鐵棒在宮殿中敲敲打打,只嚷要吃。我想此殿皆瓊瑤建造,蕩著鐵棒,不破碎也要損傷。可稟知娘娘,不管甚東西,與他些吃吃去罷。」仙娥一一報知王母。王母暗想道:「這孫小聖,既說是孫大聖一家,必定也是個靈頑之輩。當年只為孫大聖鬧了蟠桃會,一時小不忍,後來動了許多刀兵,虧了佛祖大法力方纔壓倒。今日若為此飲食小事惹起大禍,反見我上天度量不寬了。」遂傳懿旨,叫廚下備了四品仙餚,一壺仙酒,又是一盤晒乾的仙桃,捧到前宮,鋪開玉案,請小聖受享。孫小聖看見笑道:「雖不成禮,倒也脫套。我是個不速之客,這也不計較了。」遂放開量雄飲大啖。不一時,餚核俱盡,杯盤狼藉。因對廚役說道:「餚不消了,酒須再得一壺。」廚役不敢違拗,只得又送上一壺。孫小聖又吃盡了,微覺有些醉意。因說道:「悶酒易醉,我聞得娘娘侍御的眾仙娥內中,有一位董雙成娘子,佳音絕妙,又聞有一位許飛瓊娘子,步虛詞甚美,何不叫他出來唱一曲,與我小聖聽聽,也顯得娘娘好客的高情。」眾仙吏見他瘋瘋癲癲,言語涉邪,卻不敢答應。早有人入內報知王母娘娘。王母娘娘大怒道:「何物妖猴?敢如此無禮!」遂叫人飛雲奏知玉帝。玉帝聞奏,亦大怒道:「當年孫大聖雖然無禮強橫,就是偷桃偷酒,尚是盜賊所為﹔這小猴子能有多大神通?敢藐視天母,坐索仙酒、仙桃,以居大賓之位。」降敕命上中下三界靈神,並金木水火土五行星官,火速率領天兵至瑤池擒捉妖猴,護衛王母。這裡點兵不題。

  卻說孫小聖坐在瑤池仙府全然不知,尚擎桃索酒,誚誚不休。眾仙吏稟道:「小聖初來,原說要一醉飽﹔今醉飽了,也該回府。」孫小聖道:「不瞞你們說,我來時曾許下洞中眾子孫,帶仙桃、仙酒分賜他們。我雖醉飽,卻空手回去不得。你去稟知娘娘,多寡再與我些,帶回派散派散,我方出門﹔若說沒有,我死也不去。」眾仙吏無法,苦稟王母娘娘,只得又發了兩瓶仙酒、一盤仙桃出來,與他帶回。孫小聖看見,方纔歡喜。正打算收拾走路,忽聽得金鼓喧天,殺聲震地,三界靈神與五行星官兵已到了,圍住瑤池仙府,只叫:「拿出妖猴來。」孫小聖聽了,微微笑道:「你們將酒食款住我,卻叫天兵來拿我。計策雖高,只怕拿我不住。」因拔下兩根毫毛,變做兩個小猴子,一個叫他攜著仙酒,一個叫他捧定仙桃,道:「跟我回去。」又回頭對仙吏道:「多多拜上娘娘,聒噪了。」遂手提鐵棒大踏步走出瑤池。只見三界靈神與五行星官布開陣勢,耀武揚威攔住道:「妖猴逆天犯上,罪該萬死!快快受縛,免得刀劍傷殘。」孫小聖道:「我來拜望王母娘娘。承娘娘美情,留我小酌。此乃賓主禮之常也!怎叫做逆天犯上?要你這班毛神來大驚小怪?我多飲了幾杯仙酒,有些醉意,要思量睡了﹔快快分開路,排班送我回去。」眾神聽說大怒,遂槍、刀、劍、戟一齊攢將上來。孫小聖用鐵棒逼住道:「你們且報名來,看是哪一路毛神?若有些來往,我好棍下留情。」眾神道:「下方潑物是也不知,吾乃上中下三界靈神與金木水火土五行星官!」孫小聖聽了,哈哈大笑道:「我孫小聖已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要你這些毛神也無處用,都打殺了吧。」遂掄開鐵棒照眾神打來,眾神並力抵敵。孫小聖那條鐵棒象泰山一般打將下來,眾神兵器輕薄,如何支架得起。鬥不上十餘合,早已東西閃開,讓孫小聖獨自在當中,左五左六的施展。孫小聖舞了一回,看見眾神退避,又哈哈笑道:「這等畏刀避劍,也要叫做天神,豈不羞死!我此時歸興甚濃,也不耐煩尋你了。」遂招呼兩個小猴子,一路雲光竟奔南天門來。眾神看見孫小聖去後,又復聚神兵,虛張聲勢隨後趕來。

  孫小聖到了南天門,早驚動增長天王與龐、劉、苟、畢、鄧、辛、張、陶一班天丁,又來攔住道:「你這賊妖猴,不知幾時,被你偷走了進來?但你來便來了,只好送死!莫想又要出去。」孫小聖道:「你這班惡神道真也憊賴。初時我要進來,你又刁難﹔如今我要出去,你又刁難。終不然坦坦天道因你掯勒生事,遂使人天斷絕往來。」眾天丁道:「潑猴休胡說!此乃玉帝禁門,我等奉旨守護,怎叫做掯勒?」孫小聖道:「既是這等說,看玉帝面上且不打你。」將鐵棒左右一逼,眾天丁齊齊分開。孫小聖早駕雲帶著兩個小猴子奔出南天門,竟回花果山去了。眾天丁正在慌張,三界靈神與五行裡官俱已趕到。大家商議欲要追趕,又想:就趕上也捉他不住,只得一同到靈霄寶殿啟奏玉帝道:「孫小聖神通廣大,比當年孫大聖更加十倍。我等兵微將寡,阻攔不住,被他走出南天門去了。特來領罪,請旨定奪。」玉帝大驚道:「似此奈何?」因降敕命托塔李天王、哪吒三太子,與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帶領十萬天兵,去擒拿孫小聖。李天王與眾星官聞命,只得出班奏道:「天帝有命,敢不奉行!但當年孫大聖大鬧天宮時,微臣與眾神苦力血戰,未曾捉獲﹔今聞孫小聖神通本事又在孫大聖之上,恐捉拿不住,有損天威,故敢奏聞。」玉帝道:「卿奏甚是有理。記得當年收伏孫大聖,虧了我佛如來﹔今天將既不能成功,須仍到西天請我佛。」正打點差人去請,只見班部中閃出太白金星奏道:「不必又去驚動老佛。臣舉一人,可以收服妖猴。」玉帝問道:「卿舉保何人?」金星道:「這孫小聖口稱是孫大聖後人,看他生的嘴臉與用的鐵棒,確係嫡派。木本木源,自能相制﹔若降敕請鬥戰勝佛孫悟空去降妖,定然成功。」玉帝聞奏大喜道:「卿言甚是有理!就著卿齎敕去請。」金星領了敕旨,就出宮駕雲而往。

  原來孫大聖自成佛之後,就在西方造了一座永安宮居住。每日無事,只與旃檀功德佛唐玄奘講無上大法。這日,聞報太白金星齎玉帝敕旨而來,只得迎接到宮。因問金星道:「不知上帝有何事故?又勞星君降臨。」金星道:「只因鬥戰尊者舊居花果山,仙石受天地精華,又生出一位小大聖來,自稱尊者後人,神通廣大,與尊者昔年一般。昨日闖入天門,直至王母瑤池,坐索酒食。玉帝命三界五行諸神擒拿,都被他打傷,走了回去。玉帝欲遣天將征剿,諸將皆推避不敢往。玉帝愁煩,計無所出。小星想,他既稱尊者後人,自然敬服尊者。是以奏知玉帝,奉敕敢請尊者,上解玉帝之懮,下免刀兵之禍。」孫大聖道:「靈根不死,妄念自生。既承老星君舉荐,又蒙玉帝敕命,敢不效勞。」遂同金星駕一片祥雲,竟住花果山而來。

  且說孫小聖戰敗天兵,攜了桃、酒回來,正在洞中分散眾猿猴,誇獎手段。通臂仙道:「這等說來,又是大鬧天宮了。只怕早晚有兵戈之禍。孫小聖道:「老祖放心,那些天兵天將的手段,我已看見。就是傾天而來,何足懼哉!」正說不了,忽聽得洞外有人叫道:「孫小聖,快出來迎接佛祖。」孫小聖聽了驚訝,忙走出洞來觀看。只見一個老兒,仙風道骨,在那裡叫喚。因問道:「你是什麼人?叫我迎接佛祖?」金星道:「吾乃大白金星。因你犯了逆天大罪,上帝欲遣天兵剿戮﹔是老漢勸免,又恐你野心不定,因降敕請了你成佛的老大聖,特來訓教你皈依正道。」孫小聖道:「成佛的老大聖在哪裡?」金星用手指道:「那雲端裡不是?」孫小聖道:「待我看來。」將身縱至雲中,只見那成佛的祖大聖:

  容雖毛臉,已露慈悲之相﹔眼尚金睛,卻含智慧之光。雷公嘴,仗佛力漸次長平﹔猴子腮,弄神通依稀補滿。合眼低眉,全不以力﹔關脣閉口,似不能言。善痕可掬,疑不是出身山洞﹔惡氣盡除,若未曾鬧過天宮。

  孫小聖看了又看,狐疑道:「我聞老大聖英雄無敵,怎麼這樣溫柔?莫非是假貨?且試他一試。」因耳中取出金箍棒,拿在手中舞弄一回,道:「老佛既是我祖大聖,這條鐵棒便是故物,今日還拿得動麼?」孫大聖微笑笑,也不開言,只用手一招,那條鐵棒早不知不覺從小聖手中飛到孫大聖手中,漸變做個繡花針,飛入孫大聖耳中矣。孫小聖見了,嚇得魂膽俱無,急忙跪在雲中,連連叩首道:「真佛祖,真佛祖!恕愚孫粗蠢。」孫大聖方開言說道:「你恃著這條鐵棒,輒敢妄為。今日沒了金箍棒,還敢妄為否?」孫小聖又連連叩首道:「沒了金箍棒,我倒不敢妄為﹔只怕他人欺負我,沒了金箍棒又要妄為了!懇求佛祖還了我,以為保守山洞之用。」孫大聖笑道:「還了你,只怕又要妄為了。」孫小聖又連連道:「再不敢妄為,再不敢妄為。」孫大聖道:「既要我還你金箍棒,我還有一個金箍兒,一發與了你罷。」遂在袖中取出來,劈頭丟去。孫小聖忙用手接時,那箍兒早已套在頭上。孫小聖尚不知金箍兒的利害,歡歡喜喜謝道:「多蒙佛祖厚賜,但不知此箍兒有何好處?」孫大聖道:「這箍大有好處,昔年是我的功臣,今日是你的魔頭。他來尋你,便是你入道之時。安心靜養,我去也!」孫小聖聽見說去,忙向前扯住衣襟道:「既得相逢,如何又去?萬望慈悲,還我鐵棒,並求指示。」孫大聖道:「我有偈言四句,你可牢記。」說道:

  」頑力有阻,慧勇無邊﹔

  不成正果,終屬野仙。」

  孫小聖道:「既要修心,於何努力?」孫大聖道:「我之前車,即汝之後轍。因緣到日,自有招邀,此時未可泄也!」孫小聖又求鐵棒,孫大聖笑道:「原在你耳中,叫我把甚還你?」說罷,已與金星同駕祥雲,見玉帝復旨去矣!正是: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不知金箍棒果在孫小聖耳中否,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