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徐公文集 卷第二十三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二十四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三

         東 海 徐◍◍◍鉉

   重脩説文序  韻譜前序

   韻𥙷後序   故兵部侍郎王公集序

   文房四譜序  張民子集序

   鄧生詩序   進士廖生集序

   廣陵劉生賦集序

     重脩説文序

 銀青光禄大夫守右散𮪍常侍上柱國東海縣𨳩

 國子食邑五百户臣徐鉉奉直郎守秘書省著作

 郎直史館臣句中正翰林書學臣葛湍臣王惟恭

 等奉 詔校定許慎說文十四篇并序目一篇凡

 萬六百餘字聖人之㫖蓋云備矣稽夫八卦既畫

 萬象既分則文字為之大輅載籍為之六轡先王

 教化所以行于百代及物之功與造化均不可忽

 也雖復五帝之後改昜殊體六國之世文字異形

 然猶存篆籕之迹不失形𩔖之本及𭧂秦苛政散

 𨽻聿興便扵末俗人競師法古文既絶譌偽日滋

 至漢宣帝時始命諸儒修倉頡之法亦不能復故

 光武時馬援上䟽論文字之譌謬其言詳矣及和

 帝時申命賈逵修理舊文于是許慎采史籕李斯

 楊雄之書博訪通人考之於賈逵作説文解字至

 安帝十五年始奏上之而𨽻書行之已乆習之益

 工加以行草八分紛然間出返以篆籕為竒怪之

 迹不復經心至于六籍舊文相承傳冩多求便俗

 漸失本原爾雅所載草木魚鳥之名肆意増益不

 可𮗚矣諸儒傳釋亦非精究小學之徒莫能矯正

 唐大暦中考李陽冰篆迹殊絶獨冠古今自云斯

 翁之後直至小生此言為不妄矣扵是刋定説文

 修正筆法學者師慕篆籕中興然頗排斥許氏自

 為臆説夫以師心之見破先儒之祖述豈聖人之

 意乎今之為字學者亦多從陽氷之新義所謂貴

 耳賤目也自唐末䘮亂經籍道息 皇宋𭙶運

 二聖継明人文國典粲然光被興崇學校登進群

 才以為文字者六藝之本固當率由古法乃詔取

 許慎説文解字精加詳校垂憲百代臣等愚陋敢

 竭所聞盖篆書堙替為日已久凡傳冩説文者皆

 非其人故錯亂遺脱不可盡究今以集書正副本

 及羣臣家蔵者備加詳考有許慎注義序例中所

 載而諸部不見者審知漏落悉從𥙷録復有經

 相承傳寫及時俗要用而説文不載者承詔皆附

 益之以廣篆籕之路亦皆形聲相從不違六書之

 義者其間説文具有正體而時俗譌變者則具於

 注中其有義理乖舛違戾六書者並序列於後俾

 夫學者無或致疑大抵此書務援古以正今不狥

 今而違古若乃髙文大𠕋則宜以篆籕著之金石

 至扵常行簡牘則草𨽻足矣又許慎注解詞簡義

 奥不可周知陽氷之後諸儒箋述有可取亦從附

 益猶有未盡則臣等粗為訓釋以成一家之書説

 文之時未有反切後人附益互有異同孫湎唐韻

 行之已久今並以孫𭰫音切為定庶夫學者有所

 適從食時而成既異淮南之敏縣金於市曽非吕

 氏之精塵凟 聖明若臨氷谷謹上

     韻譜前序

 昔伏義畫八卦而文宇之端見矣倉頡摸鳥迹而

 文字之形成矣史籕作大篆以潤飾之李斯變小

 篆以簡昜之其羙至矣及程邈作𨽻而人競趨省

 古法一變字義浸譌先儒許慎患其若此故集倉

 雅之學研六書之㫖博訪通識考于賈逵作説文

 解字十五篇凡篇六百字字書精博莫過于是篆

 籕之體極于斯焉其後賈魴以三倉之書皆為𨽻

 字𨽻字始廣而篆籕轉微後漢及今千有餘𡻕凡

 善書者皆草𨽻焉又𨽻書之法有刪繁𥙷缺之論

 則其譌偽断可知矣故今字書之數累倍于前夫

 聖人創制皆有依據不知而作君子慎之及史闕

 文格言斯在若乃草木魚鳥形聲相似觸𩔖長之

 良無窮極茍不折之以古義何足可𮗚故叔重之

 後玉篇切韻所載習俗雖久要不可施之于篆

 往者李陽氷天縦其能中興斯學賛明許氏奐焉

 英𤼵然古法背俗易為堙微方許李之書僅存扵

 世學者殊寡舊罕存秉筆操觚要資檢閱而偏旁

 奥宻不可意知㝷求一字往往終卷力省功倍思

 得其宜舎弟楚金特善小學因命取叔重所記以

 切韻次之聲韻區分𨳩卷可覩楚金又集通釋四

 十篇考先賢之微言暢許氏之玄㫖正陽氷之新

 義折流俗之異端文字之學善矣盡矣今此書止

 欲便于檢討無恤其它故聊存詁訓以爲别識其

 餘敷演有通識焉五音凡十卷詒諸同志者也

     韻譜後序

 𥘉韻譜既成廣求餘本孜孜讎校頗有刋正今復

 承詔校定說文更與諸儒精加研覈又得李舟所

 著切韻殊有補益其間有說文不載而見于序例

 注義者知必脫漏並從編錄疑者則以李氏切韻

 爲正殆無遺矣前序猶謂學者殊寡而今之學者

 益多家畜數本不足以供其求借潁川陳君文顥

 任當守土𠖥殊侍祠習武好文憐才樂善見人爲

 學如已之誨子弟焉因取此書刋于尺牘使摸印

 流行比之繕冩省功百倍矣噫仁人之用心也因

 躬自篆籀庶祗来命序之于後以記其由雍熈四

 年正月序

     故兵部侍𭅺王公集序

 君子之道𤼵于身而𬒳于物由扵中而極于外其

 所以行之者言也行之所以逺者文也然則文之

 貴扵世也尚矣雖復古今異體南北殊風其要在

 乎敷王澤逹下情不悖聖人之道以成天下之務

 如斯而已矣至扵格髙氣逸詞約義微音韻調暢

 華采繁縟皆其餘力也琅邪王公負英俊之才禀

 耿介之氣世濟其羙為時而生遒文麗句冠縉紳

 而傑出純誠直道歴夷險而安貞故能奮厲羽儀

 抑揚聲寔振清芬扵臺閣浃仁政於藩垣潤飾典

謨銓衡人物主恩時望終始不渝載籍所髙何以

過此鉉頃𡻕来自江左㑹公西適三峯客有以拙

文示公者大相知賞擊莭而喜曰此人必能知我

及召還京輦恵然見㝷亦以舊文為貺𮗚其麗而

有氣冨而體要學深而不僻調律而不浮尋既返

覆如四子復生矣由是傾蓋甚𭭕恨相知之晚也

是時天子方闡文明之化闢俊造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網羅羣才

待以不次公則首冠綸閣摽表朝倫前逹後進莫

不推仰猶以為古道未盡復已用未盡伸毎在談

宴屢形詞色由是論者頗以躁競為𮗸愚以為不

 然夫古之君子莫不汲汲于逢時孜孜于救世汲

 長孺漢之賢卿也而有積薪之歎李令伯晉之名

 臣也而有中人之詩其有仰惮貴𫝑旁畏流議緘

 詞含意從容自全者不得已也如公則内無隠情

 外無飾貌遇事輙𤼵𮌎中豁然此真趙魏意氣之

 士豈為兒女之態哉上方注懐而公寢疾十旬既

 滿即卧内拜兵部侍郎其㤙禮如此嗚呼流運不

 停儀表長謝伯才之絃已絶延陵之劔徒懸公平

 生所為文未嘗編録至是諸子緝綴断簡得二十

 卷泣授故人鉉也不才無足延譽善善惡惡敢言

襃貶之能一死一生粗逹交朋之分後之知我者

庶斯言之不誣端拱二年夏六月序

    文房四譜序

聖人之道天下之務充格上下綿亘古今究之無

倪酌之不竭是以君子學然後知不足也然則士

之處世名既成身既㤗猶復孜孜于討論者盖亦

鮮矣昔魏武帝獨嘆于朱伯業今復見于武功蘇

君矣君始以世家文行貢名春官天子臨軒考第

首冠羣彦出入數載翶翔青雲綵衣朱紱光映里

閈其羙至矣而其學益勤不矜老成以此爲樂退

 食之室圗書在焉筆硯𥿄墨餘無長物以為此四

 者為學之所資不可斯湏而闕者也由是討其根

 源紀其故實𠫵以古今之變継之賦頌之作各從

 其𩔖次而譜之有條不紊既精且博士有能精此

 四者載籍其焉往哉愚亦好學者也覽此書而珍

 之故為文冠篇以示来者

     張氏于集序

 觀夫賢人君子禀清真之氣應期運而出故生而

 𡵨嶷㓜而敏恵既成而貞國士之器既立而為天

 下之用康寕夀考繁衍流祚此其常也若乃秀而

 不實仁而不遇前聖所以興歎百代所以遺憾斯

 則神道忽恍萬化茫昧自古乃爾吾将奈何嗚呼

 張氏子秀而不實者也子名冉本字叔相今户部

 貟外郎洎之長子也年七𡻕博覽經史日誦千言

 十𡻕能属文詩賦議論成于俄頃十二著禮上下

 二篇舊君奚王見之而歎曰此子天假之年佗日

 必為國器矣乃至梁京翰長李公昉閣長李公穆

 皆引之登門特加禮遇其道日以光矣其風儀標

 格蕭然朗徹𮗚者謂之玉人余甚重之以為四科

 之俊也故改其字師徳于時天子敦重文學親考

 英秀海内士子靡然向風咸謂子必當振鱗附翼

 一舉凌邁而介然特立𣽃然貞退求聖賢之微旨

 以餋親脩心為先復探釋老玄言讀華陽諸真經

 飄然有脱落塵滓之志而况于榮名乎不幸羸瘵

 遽從夭折年十有六諸公聞之無不憫恤余以事

 舊之厚鍾情特深故求其遺藁集而為序又嘗覽

 前載見古之人如子之人物敏俊詞𦸼趣尚而促

 齡無禄者皆密契真籙蜕為列仙此乃靈篇竒紀

 非史筆所當言矣但用遣慈父之追念爾其草𨽻

 遺迹及佗著述皆蔵于家此不偹述辛已年冬十

 月序

     鄧生詩序

 古人云詩者志之所之也故君子有志扵道無位

 於時不得伸於事業乃彂而為詩詠南陽鄧君少

 而從吏服勤靡盬時命不偶淹翔末涂餋心浩然

 不以為歉遇事造景輙以吟咏自怡悔吝不及終

 始無累至於皓首未見愠容家貧晏然惟詩藁盈

 箧太原王君武陵龔君好文樂善皆序而伸之愚

 亦與君有姻故復為之述嗟夫士君子樂道自娱

 貞節𣳚齒斯可矣悠悠世利曾何足云子其朂之

 無易爾守丙子𡻕秋九月左散𮪍常侍徐鉉述

     進士廖生集序

 端拱改元𡻕春官庀職俊造畢集有廖生者惠然

 及門以文十五軸爲贄𮗚之則博贍淵奥清新相

 接其名理則師荀孟之流其文詞則得四傑之體

 問其年則既冠矣覆簣之功往而未止也詢其爵

 里則閩方茂族組綬弈葉善慶之所及也佗日與

 之語則風骨清粹識度淹雅咸以爲逺大之程可

 企而致不幸遇𭧂疾數日天於逆旅士君子知與

 不知莫不爲之悲歎嗚呼以生之詞𦸼俊秀葢天

假之也而促齡早世又天奪之也然則神理玄邈

聖人猶復不論余當何言哉㑹其友生采其遺文

著於編簡因爲之序以示方來夏四月辛𫑗左散

𮪍常侍徐鉉述

    廣陵劉生賦集序

楚人孟賔于嘗謂予言其叔父工爲詞賦應舉入

洛贄文于學士李公琪公爲之改定數處時中書

舎人姚公洎知舉謂人曰孟生賦李五爲改了不

煩更書㸔也遂擢上第孟還鄉從事郡府亟歴危

難唯以李公所改文綴於衣中曰吾家但存此足

 矣賔于毎自喜其家門羙事歎後来之無人今廣

 陵劉生𡚒衣衡門振藻文囿詞贍而理勝行潔而

 言方求已若不𠯁好問如不及余之名不逮於

 李公何能振𤼵於子乎聊薦所聞以荅子勤學之

 志冠篇扵首以伸我與進之心噫子家貧親老必

 将圗登龍之舉不暇從㝠鴻之游文明之世羣才

 畢舉慎重𠯁以全孝静退足以知命此前逹之務

 也子其勉之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