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徐公文集 卷第二十六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二十七

 徐公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二十六

        東 海 徐口◍◍鉉

   楊州府新建崇道宫碑銘

   洪州奉新縣重建闓業𮗚碑銘

   洪州西山重建應聖宫碑銘

   驪山靈泉𮗚碑

   洪州延慶寺碑銘

     楊府新建崇道宫碑銘并序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君臣有君臣

 然後有教化教之大者當由其本則大道是已夫

道積乎中動合於真故能舉堯舜周孔之法奮禮

樂刑政之用若道不在焉而守其籧廬則荘周於

是糠粃仁義輪扁於是糟粕古書矣夫孝本因心

而宗廟簠簋所以致孝也道本勤行而宫𮗚壇墠

所以尊道也為政者有能原聖人之㫖以垂憲崇

列真之宇以薦誠其殆庶乎廣陵大藩四海都㑹

制度之盛雄視諸矦土徳既㣲三災斯今上御名井邑屢

變城郭僅存

皇宋𭙶圖更造區夏雖天實輔徳亦世而後仁今

上嗣位之六年詔太常博士孫君邁佐理斯郡復

 𭙶古訓得意玄関以爲敎之不興民将安仰於是

 相爽塏之地即清曠之𭏟創朝修之宫奉玄元之

 御當崇墉之左次俯合凟之東涯出俸錢以昜置

 運心匠以經營班倕方集畚錚既興未及僝功移

 典秋浦同聲之應千里非遥太子右賛善大夫潘

 君若冲負儒雅之才韞恬淡之量允𭙶朝選代撫

 斯民庻政交修能事畢舉惟兹靈宇既有成規於

 是揆日庀徒克終懿績若乃殿堂陛楯之制閈閎

 罘罳之列或躊躇以閑宴或𥦖窱而曼延睟容肅

 穆仗衛紛繹摇太霄之佩植紫旄之節拊洞隂之

磬扣豊山之鐘歘若經閬風而歴琳房飄如排玄

雲而揖丹露風亭月𮗚之地紫氣浮空SKchar臺舞閣

之基芝英擢秀學者假筌蹄而有得游者甘藥餌

而斯留靄然福郷丕変浮俗既畢雲今上御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王庭

有詔賜名曰崇道大矣哉聖人在上隧典咸修自

成㟪𡾊之區何假崆峒之問是宜刻於樂石紀在

方書某也素爲道民嘗學史氏以文見屬所不復

辭銘曰

大哉道原湛然常在其質無象其功不宰君子得

之勤行不怠勤行伊何啓煥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乃闢𨻶荒乃築

宫墻峨峨髙門屹屹崇堂祀事孔明玄儀載光淮

海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九州之奥厥民伊何富庶而教天仰靈今上御名

人知至道咨爾三方是則是效崑岡北峙刋水南

通聖日麗天眞氣盤空煒煒煌煌䰟䰟㷱熊道民

作頌永播 皇風

    洪州奉新縣重建闓業觀銘碑并序

道之為體也大大則衆無不容道之為用也柔柔

則物莫與校南方之强也故沖氣之所萃異人之

所生壇館之所宅景福之所生相乎域中南楚為

盛先聖之論豈誣也哉洪州奉新縣闓業觀者案

 方志西𣈆邑人劉真君之故居也真君名道誠以

 經明行修仕至刺史郡守金行不𥪰仁獸非時知

 㡬之賢有道之士卷 --卷(⿵龹⿱一龴)懐而退修之于郷玄徳隂功

 昭受靈貺故真君辭張邴之禄追茅許之風單車

 還家勤行不息以永嘉二年八月十五日舉族上

 升藹爾福郷依然舊址錦帷乍䧏玉舄長留後學

 瞻望若仲尼之闕里遺民思慕如召伯之甘棠梁

 大同元年乃建為觀爾其豫章垂䕃洪井儲靈華

 林蒼翠當其陽馮水清泠環其域煙霞韜映竹𣗳

 青葱居然人境之間自是仙游之地載祀四百朝

 市三移封域之間英靈不冺鹿巾霞帔之士徃往

 冥升縉紳逢掖之流時時傑出存諸舊史是號名

 區土徳既微羣方今上御名難城有復隍之患室多撓棟

 之凶乃眷殊庭俄悲閴户而瓊藴之所秘霜鐘之

 所懸屹爾麗譙儼然對峙有道門都監余守徵者

 翦除宿莽草創精廬苦節忘形五十餘載修心以

 化俗傳法以度人入室弟子龔紹元吴紹甄皆能

 肅奏真科祗禀遺訓惟郷人之善者知𡻕計之有

 餘髙士胡君名仲堯延慶簪纓息機丘壑師黄老

 之術以虗方寸躬曽閔之行以睦閨門博施濟衆

 斯謂丨智以爲集靈之館祈福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陋而不度民

 将安仰於是揆時屬𭛠即舊謀新詢謀僉同𧵥信

 咸萃増湫下爲爽塏昜卑室爲崇今上御名棟宇之設則

 因夫故基制度之中則考於經法凡殿堂門闕居

 室厨廪延袤周徧殆且百區三尊衆真羽儀侍衛

 精嚴肅穆不可爲状履端闈造廣庭恍然如從汗

 漫之游即瑶階瞻玉座竦然若奉武夷之㑹既而

 息徒已事日吉辰良明祀以告成功精意以答真

 祐舉紫旄之節摇太霄之佩然九華之燭奏空洞

 之章星斗廻光煙雲改色青天白日夫豈逺哉于

 時胡君以婣睦之行慈惠之澤里閭稱舉郡國拜

 聞詔書褒美特加旌表掲以䨇闕蠲其追胥江楚

 之間以為盛事是知玄風之被俗聖政之化人變

 魯至道見于今矣夫如是則可以傳芳金石垂袼

 昆雲俾乎好道之徒益勵齊賢之志云爾其銘曰

 大道無名得之為真矯矯劉君知幾其神遜爾侯

 社上為帝賔維梓之地甘棠之人峙此仙祠章江

 之濵華表未歸桑田已改舊井誰渫髙臺尚在不

 見芝英猶芳蘭𮎼佳氣鬱葱如将有待彼美胡君

 州閭之英世味道SKchar家傳義聲歸誠玉闕奉贄金

 籝昜此穨今上御名化為殊庭乃眷福鄉實惟南楚閑館

 相望飈輪交午真圗秘籙唯仁是與刻頌貞珉永

 歸終古

     洪州西山重建應聖宫碑銘并序

 先儒有言曰山者宣也宣氣生萬物者也然則崇

 岳巨鎮盖氣之雄者也其間靈峯竒岫又氣之粹

 者也是故帝以會昌神以建福感而生聖賢宅而

 為洞天竒怪恍惚非尋常所能測已西山者作鎮

 荆楚雄視衡巫𫝑靡迆而崇髙氣清虚而和暢動

 植滋茂樵隠閒安物𮜿之洪崖先生所居於此洪

 井之右澗水之濵喬木森羅古壇猶在長阜回抱

 是謂鸞岡北隅特髙仍有伏龍之號唐乾元初山

 人申太芝上言其地有異氣詔於此立應聖之宫

 抗玄元正殿于其前塑肅宗聖容于其上繚垣𮗚

 闕仰法于紫宫路門納陛取規于丹禁光靈煥爛

 薦獻精嚴上士勤行守臣涖丨職秩之盛莫之與

 京廣明已還三災在運望拜之地闕而莫修遼東

 之鶴徒還綘縣之人已老甲辰𡻕有道士王守玄

 者緱山仙裔茅嶺名流受命藩侯来𭙶道任翦荆

 𣗥於髙閎之址今上御名茅茨于𨺚棟之基不岀焦光之

 廬自化庚桑之俗善言彌逺馴致其功二十許年

 克甄舊制入室弟子劉徳淳氣沖貌肅節苦行髙

 恪恭以居次謙和以接物既嗣其業遂成厥終又

 十餘年締今上御名云畢凡内外殿宇百有餘區材用善

 良工藝堅宻其藻飾也不踰奢儉之節其廣衰也

 足展朝修之儀祕殿深嚴靈壇博敞睟容穆若列

 侍參然鐘磬在懸苾芬具薦燦旭景於軒檻延夕

 月于甍題蕭寥空洞之音希夷飈歘之御邈哉真

  無得而名鉉爰在弱齡服𭙶至道先君頃參戎

 乗嘗涖斯邦依然棠𣗳之人自是桐郷之邑乃以

庚申𡻕遷奉松檟卜兆于鸞岡之陽敢言折臂之

祥願占維桑之地明年復以王事再至山中祠虗

皇于游帷之宫𭠘龍簡于天寳之洞所經靈跡實

𢍆幽尋又是山有寳光𥘉至之夕即見扵中峯之

上下至山𪋤倐忽聚散狀如野燎而精明眩目不

可正視澗中有盤石石有三藥臼𡻕端午日未曙

前常有擣藥之迹餘滓在焉水流至此甘香如蜜

取以灌潄心府瑩然斯皆載于舊經親所覆視者

也此山登晨之士接武而洪崖為之冠列仙之𭏟

連屬而洪井為之宗然則閬風玄圃之在人間者

也宜其篆刻金石永齊穹壌鄙儒不佞敢作銘曰

江之右楚之區峙靈岳為仙都洪井濵鸞岡隅建

清宫應真符廢而興神之扶宫既成道既行校三

官朝百靈集景福薦皇明復淳化遂嘉生億萬年

流頌聲

    驪山靈泉觀碑

蓋聞遂古洪荒既表大庭之庫皇猷炳煥亦尊軒

后之臺是知聖哲相因比千年於旦暮質文迭用

厯三正以循環斯之謂至公斯之謂不朽頌聲所

作𠕋府存焉若乃天地絪緼隂陽孕毓神臯天府

 奠為王者之居靈液甘泉出奉聖人之用丹甑不

 炊而自熟温谷不㸑而自然神妙無方所以存而

 勿論蕩衺難老所以酌而不竭矧夫 都舊國東

 井垂芒終南太一寓其精洪河清渭均其潤湛然

 神井冠此崇山據九州之膏SKchar備萬乗之湯沐固

 可以蹄筌衆壑畎澮百川猗歟無得而稱已在昔

 唐之方有徳也禀金壼之道訓受羊角之禎符奄

 四海而為家綿六葉而愈盛教宗玄黙心𭔃𥥆冥

 卷 --卷(⿵龹⿱一龴)領結繩幾致華胥之俗鳴鑾弭節常從汗漫之

 期輿馬之音朝行而夕至玉帛之㑹天動而雲臻

 孝惟奉先仁不忘本乃於山之北趾建華清之宫

 玄元之御當陽而玉瑩五聖之象列侍而星環别

 館離宫連甍接棟朝元長生紀其號霓裳羽衣播

 其聲至誠所通純嘏來應太平之運五十斯年三

 代已還未始有也及夏庭兆釁戯水挻災因室之

 亂雖平猒世之游遂往金莖露掌但有餘基樂水

 雲謡聊無嗣響而巋然真宇儼若清都同光中𥘉

 殄國讎永懐舊物載𢋫成制肅奉玄科因改命曰

 靈泉之𮗚芝泥龍簡特修精禱之儀雲錦鳯羅𡻕

 度勤行之士是知豊功盛業将歴運以有遷道㨗

玄関與虗元而共乆累朝寅奉五紀于兹素雲紫

氣以常扉白鶴青牛而狎至國家朱光⿰糹⿱𢆶匹統緑字

𭙶圗受白環于龜山得玄珠于赤水雖三秦父老

猶牽望幸之心而九服蒸𥠖重覩𨳩元之日信皇

天之輔徳諒百禄之咸宜道士武又玄沖氣内充

仙才外挺紀綱道任啓煥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薦享惟嚴羽儀若

舊琳房浴殿如清蹕之時廵綘節珠旛想丹輿之

下䧏幢幢御路弈矣宫墻或乗軺建節之賔或𮗚

藝探書之客陟瑶壇而増肅瞻玉坐以長懐盖仁

風之所被者深故遺徳之所加者逺是宜播爲雅

 頌告於神明敢摛紫素之文恭鏤苕華之玉其辭

 曰

 天地之氣宣以名山隂陽之英融為温泉聖人用

 之益夀延年同岀於道同謂之玄逖矣伊唐蒸哉

 六葉河圖帝籙鴻勲大業天秩孔明眞符屢接雲

 蓋亭亭芝房燁燁歸功聖祖過享清宫周垣繚野

 反宇凌空孝思不匱道徳惟公希夷有象肹蠁宜

 通數有推移世分今昔屹爾雲今上御名依然聖迹藹藹

 脩林湯湯神液備物荘嚴百祥繁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至哉坎徳效

 此神𤤽配靈上藥薦祉真人𡨋升自逺遺烈長新

 思玄之老頌徳之臣㝠懐靡所用勒貞珉

     洪州延慶寺碑銘

 若夫名區勝境真靈之所徘徊通都大邑游居之

 所走望故其府朝之制度里閈之延袤宫廟壇墠

 之嚴禋祀薦享之嚴無不及焉必可觀也豫章古

 郡通楚要津萬靈所宗百寳攸集龍劔之氣炳耀

 於烈星金冶之精騰光于峻岊飛錦帷于仙館植

 鐡柱於重隂方志所傳竒蹤可見而故老復言晉

 元帝即位之𡻕郡人有耕於東湖之艮隅者獲璃

 像焉其髙三尺其状殊異守臣上啓詔立寺以處

 之𡻕紀迭更薦奉無絶至唐大和三年文宗皇帝

 以夢寐通感特詔脩崇有僧普願者率勵衆力創

 造飛閣極髙明之制盡臨𮗚之適瞻仰之徒勝賞

 仍在㑹昌沙汰旋更殄夷時有寺主僧神確躬奉

 瑞容瘞于堂下大中改制將復修完像遂堙沈永

 不可得而靈迹所在羣心未忘咸通二年連帥嚴

 譔表請重建因紀誕聖之節署為延慶之寺子来

 之力雲今上御名如初廣明中巢冦亂常羣盗蜂𧺫三災

 所及寺復焚如光啓二年亷使正師甫即其故基

 又加營繕自時厥後百載于兹市朝屢更興廢不

及名人上士増飾相因國家奄有寰區普恢教法

人識修心之㫖家懐祈福之誠此邦之人素多尚

信千里之地頻致豊穣户有餘貲居多暇日監寺

僧智清勤行其道時省其庸推誠以化人節用以

成務峻其卑SKchar緝其傾頽改作正殿及廊廡共七

間踈楹廣厦雕甍藻棁𤨏牎洞户珠網金鋪SKchar

鴻紛深沈煥爛闕政偹矣能事畢矣觀其康荘旁

逹閭伍綺分西則崇山隠天烟霞韜映乎其上前

則平湖彌望魚鳥翔泳乎其中雖復觀雉接連車

馬回合蕭然人外自逺世紛信乎棲息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習静

之地也僧𢍆縁攝賛其事不朽是圖伐石為碑以

文求我銘曰

至哉玄貺邈矣坤𤤽凝為異像以祐斯民靈心所

格精舎攸因其神或隠其迹寕淪廢興在運啓煥

由人有美清師勤行其道彼都人士服義承教率

是衆力完斯廟貌秘殿穹𨺚層軒𥥆窱勝事精嚴

丹誠至到名山雄雄大江溶溶五侯之國千里之

封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隠軫道氣明融神明所相有感必通刋名

法宇永播無窮

徐公文集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