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徐公文集 卷第十六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十七

徐公文集卷第十六

      東 海 徐口■口鉉

  唐故中書侍郎光政殿學士承㫖昌黎韓公

  ◍◍◍墓銘

  唐故守尚書刑部侍郎喬公墓誌銘

  唐故建州𮗚察處置等使陳公墓誌銘

  唐故檢校司徒苗公墓誌銘

  前䖍州雩都縣令包府君墓誌

  唐故常州團練判官檢校尚書左僕射劉君

  ◍◍◍墓誌

  唐故印府君墓誌

  唐故御史中丞包君墓誌

    唐故中書侍郎光政殿學士承㫖昌𥠖

    韓公墓銘

公諱熈載字叔言其先南陽人傳稱武王之穆詩

美韓矦受命晉以六卿升䧏漢以三傑重輕至東

晉末征西從事延之以忠義之莭踐艱屯之運避

亂逺徙遂家昌𥠖餘慶流光最爲繁衍曽祖鈞太

僕卿祖𣪞侍御史考光嗣祕書少監淄青觀察支

使故又爲齊人公秉夙成之智負不羈之才文髙

學深角立傑出年始弱冠逰於洛陽聲名藹然一

舉擢第同光之亂藩郡崩離公以國難方興家艱

今上御名瞻烏擇木杖䇿渡江烈祖孝髙皇帝納麓在

辰側席時彦得公甚喜賓禮有加扵時有吴肈基

庻事草創公以俊邁之氣髙視名流既綘灌之徒

弗容亦季孟之間不處以校書𭅺釋褐出為滁和

常三州從事公亦怡然不以屑意詠風月游山水

而已中興受命上嗣撫軍以公有七子之才𭙶四

友之拜徵為秘書郎掌東宫文翰元宗深器之及

踐位以為虞部貟外郎史館修撰賜緋又以大禮

 繁加太常博士時有司議孝髙廟宜稱宗司門𭅺

 中蕭君儼上䟽論之公與給事中江君文蔚協同

 其議凡書䟽論難皆成於公手由是廟號尊謚定

 於一言君子以為真博士也頃之以本官權知制

 誥𥘉公但以文章際㑹未嘗與政及其當惟新之

 運感知已之恩未及聼政章䟽相屬或駁正失禮

 或指摘時病由是大為𫞐要所嫉竟罷其職丞相

 宋公朝之元老𫝑逼地髙公又廷奏黨與詞㫖深

 切天子優容之而用事者滋怒旋貶和州司士叅

 軍數年移宣州莭度推官徴還復為虞部貟外郎

 遷郎中史館修撰賜紫俄拜中書舎人從時望也

 公雖才識優贍而質性踈散凡在位者道復不同

 於是深居移病罕與朝謁時兵興之後國用不充

 公援古酌今請以錢為幣時獻封者甚衆元宗獨

 以公議為長即拜户部侍郎充鑄錢使今上踐位

 改吏部侍𭅺兼脩國史𥘉鑄錢之作也自宰執而

 下相與沮之故百司不供久未能就上為之曉譬

 事理親加督責而公猶不勝其忿嘗因對見聲色

 俱厲因徙為秘書監不逾年復拜吏部侍郎新錢

 既行大濟經費詔賜錢二百萬拜兵部尚書充勤

 政殿學士承旨公少而放曠不拘小莭及年位俱

 髙弥自縦逸擁妓女奏清商士無賢愚皆得接待

 職務既簡稱疾不朝家人之節頗成寛易雖名重

 扵世人亦訝其太過上不得已左遷太子右庶子

 分司南都於是謝遣妓樂單車首路留之未幾復

 為兵部尚書學士如故是時𡻕比旱歉主上憂勤

 公復論刑政之源明防救之術又上格言五篇手

 詔嘉納即拜中書侍𭅺充光政殿學士承旨𥘉上

 選近侍數臣直宿禁中常御光政殿召對夜分乃

 罷故命公此職以寵異之霖雨之望方深鍾漏之

期遽逼春秋六十有九庚午𡻕秋七月二十七日

𣳚于京鳳臺里之官舎上省奏震悼為之涕流有

司奏當輟朝三日手批天不憖遺碎我瑚璉辭章

乍覧痛切孤心嗟乎抗直之言而今而後迨不得

其過半聞聽者乎可别輟朝一日贈右僕射平章

事仍官給葬事士庶聞之知與不知莫不為之悲

嘆有司考行易名曰文靖即以其年九月某日葬

扵某所禮也夫人隴西郡君李氏生𬖂纓之族有

桃李之芳内則有光夜川先逝⿰糹⿱𢆶匹室北海縣君蔣

氏長子疇為奉禮郎早卒次子伉為校書郎聪恵

 夙成無忝世徳次曰佩曰份曰儼曰侹曰儔曰俛

 女四人或作儷公族或為尼出家嗚呼哀哉公之

 為人也羙秀而文中立不𠋣率性而動不虞悔吝

 聞善若驚不屑毀譽提奨後進為之聲名片言可

 稱躬自諷誦再典𡻕舉取實去華故其門人多至

 淸列屢從譴逐殆乎委頓俯視權倖終不䧏心見

 理尤速言事無避凡章䟽焚藁之外尚盈編軸焉

 審音妙舞能書善畫風流儒雅逺近式瞻向使檢

 以法度加以慎重則古之賢相無以過也俸禄既

 厚賞賜常優忘懐取適不事生計身殁之日四壁

蕭然衣衾槥櫝皆從㤙賜詔集賢院編其遺文蔵

之秘閣凡所  𨳩卷可知也鉉與公郷里遼夐

年軰相懸一言道合傾蓋如舊綢繆臺閣𢍆濶江

湖區區之心困而𫉬雪一生一死何痛如之援毫

反袂識彼陵谷其銘曰

猗嗟韓公有蔚其文俊才絶俗逸氣凌雲髙名直

道玉振蘭薫猗嗟韓公天賦忠規君臣之際言行

俱危其身可辱其節寕虧猗嗟韓公屈亦能伸松

寒益茂玉焚始真乃感眀王乃爲大臣送往事居

不淄不磷嗚呼韓公胡爲而然閟此相印歸扵夜

泉茂陵遺簡京兆新阡斯文不朽此别終天哀哉

郢匠巳矣牙絃勒銘圎石永識桑田

    唐故朝請大夫守尚書刑部侍郎柱國

    賜紫金魚袋喬公墓誌銘并序

士有放懐夷曠介然中立外物無累於心𣳚齒不

違於道吾友喬公嘗從事於斯矣

公諱匡舜字亞元廣陵髙郵人也曾祖譚祖奉皆

不仕考鴻漸本縣尉家世清操州閭稱之故其子

孫必有興者公少好學善屬文弱冠遊京都詞藻

典麗容止都雅烈祖輔政見而器之𥙷秘書省正

字丞相宋楚公𥘉𫉬進用位望日崇聞公之名辟

置門下毎為文賦詩詠輙加稱賞由是名譽日洽

而卿士大夫皆前席待之累遷大理評事司直監

察御史屯田貟外郎從宋公出藩為江西浙西掌

書記府公吿老歸九華山公乃升朝為駕部貟外

郎未幾守本官知制誥就遷祠部中郎中書舎人

典掌樞機周慎静黙凡十餘年值𫟪境俶SKchar師出

無功詔旨親征中外憂懼公上䟽極諫坐沮撓軍

𫝑黜居臨川頃之宋公𫉬譴又以故吏為累由是

累年沈廢今上即位徴為水部貟外郎改司農少

卿判太常寺轉殿中監脩國史拜給事中𫞐知貢

舉又兼獻納使遷刑部侍郎公自徴還數年間聫

厯清望盖舊齒直道上簡聖心至是以老病不堪

朝謁聞上知其家貧詔以二卿之秩飬疾壬申𡻕

九月二十有三日卒于京師濵江里官舎享年七

十有五遺命以周易孝經寘棺中太常考行易名

曰貞即以其年冬十月二十有三日葬于江寕縣

某所禮也夫人太原縣君郭氏代公玄孫𣈆陵令

喻之女也餘慶所偹門風甚髙婦徳母儀聞于宗

族一子僧𡦗秘書省正字早卒孫諝亦為正字公

之爲人寛簡真率常以詩酒自適不以𫝑利縈心

毁譽讒慝之詞聞之晏如也從事楚公府殆二十

年凡為府公見知者皆詭譎傾側公獨淡然無營

守正不謟故但以文義知賞未甞任用烈祖下詔

公卿舉可以親民者楚公所薦非其人烈祖甚不

恱謂給事中常公夢錫曰吾望其薦匡舜也常公

及中書侍郎韓公熈載嫉楚公如讎而與公善甞

相謂曰宋公誤識亞元正可怪也公之厯任奉法

循理似不能言者及其臨危擊節抗詞忤㫖侃侃

然有古人之風黜官奪禄甘貧守約凡五年不形

於言色恂恂然道家之流也故能享老夀保康寕

歸全委順斯可貴矣公臨終數日舎弟往𠉀之怡

然言曰吾往矣君兄弟可各為一詩哭我翌日復

告門生曰吾已得徐君兄弟許我詩餘無事矣其

忘懐死生也如此嗚呼絮酒之禮已隔平生挂劍

之信永𢌿穹壌故以二章為誌閟于九原所撰集

七十餘卷編紀之任屬于門人此不偹書也其詩云

舉世重文雅夫君更質真曽嗟混雞鶴終自異淄

磷詞賦離騷客封章諫諍臣襟懐道家侣標格古

時人逸老誠云福遺形未免貧求文空得草埋玉

 遂爲塵静想忘年𢍆㝠思接武晨連宵洽柸酒分

 日掌絲綸蠧簡書陳事遺孤託世親前賢同此歎

 非我獨霑巾

     鍇詩云

 諸公長者鄭當時事事無心性坦夷但是登臨皆

 有作未嘗相見不伸眉生前適意無𬨨酒身後遺

 言只要詩三日笑談成理命一篇𭠘弔尚應

     唐故左右静江軍都軍使忠義軍莭度

     建州𮗚察處置等使留後光禄大夫檢

     校太尉右威衛大将軍臨潁縣𨳩國子

     食邑五百户陳公墓誌銘

 公諱徳成字仲徳其先潁川人也帝媯餘烈侯滿

 崇封盛徳之祀綿邈於百世光逺之慶蕃衍於萬

 國故我洪胄代雄建安王室中微閩方角立網羅

 英異弘濟艱難我曽祖茂新祖滔皆以雄才勇略

 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忠力将領之任生表其䇿勲督護之名𣳚垂

 於飾壌乆誨檢校太尉兼侍中建州刺史忠義軍

 莭度使謚忠烈殊勲大節有信史豐碑存焉公即

 忠烈公之長子也鍾粹和之氣秉沖淡之心通習

 孫吴固其家法酷好墳典乃自天資就傅之年巳

著名譽先公剖符劍浦威信洽聞諍子之𦔳實有

其力弱冠為本郡禆将先公以身守邉郡心存本

朝累表遣公入宿衛即擢拜右千牛衛将軍充殿

直指揮使恭命畏法脩身擇交先公毎言邉事常

宻䟽于𥿄遣公上啓黙識强記敷奏閒習元宗甚

嘉之累遷右静江指揮使值淮上兵𧺫王師不振

公屢上書自奮詔𨽻西北面行營以舟師趣濟難

破其屯戌遂入海陵與諸軍㑹勵兵固守强敵日

益公連𢧐破之虜𫉬千計圍兵既遁乃渉長淮指

下蔡别率𢧐艦分撃浮橋三中流矢神色自若自

秋徂冬且𢧐且前凡五進軍壘皆以衆寡不敵之

𫝑當輕捍卒至之師臨難忘身每𢧐必㨗而元戎

逗撓逆臣𢹂叛羣帥失道公全軍而還遷右宣威

軍廂虞𠉀制曰獨此一軍之衆堪為百𢧐之師其

見稱如此數月為和州刺史及為左天威将軍廂

虞𠉀明年改池州刺史是時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甫定閭井未完

公奉法循理正身率下庭無滯訟吏不生姦鐡軸

牙檣無忘水犀之偹䡖裘緩帯常為峴首之游賦

詩紀頌粲然可述元宗南狩從至石牌上毎登臨

置酒必命公陪侍訪山川之形𫝑問風俗之美惡

應對詳敏咸有條貫捧觴上夀進退由儀求解

扈蹕SKchar㫖不許今上嗣服屢表乞還徴為右天徳

軍都虞𠉀舊制常以舟師為下軍至是詔㫖以南

國之用尚扵舟楫今而後知非是乃籣練精鋭置

龍翔軍以𨽻親衛命公為龍翔都虞𠉀舟師之重

自兹始也㑹先君來朝卧疾邸第公親侍醫藥躬

執煩辱容貌瘠損衣不解帯客至問疾者不知其

已貴也及丁憂制哀毁過禮扶䕶靈柩歸于建安

詔𧺫為歙州刺史本州團練使視事三載其理如

𥘉秩滿復為右龍翔諸軍都虞𠉀𨗇都指揮使毎

仲秋講武訓兵仲冬而畢進退號令由公指顧威

容嚴整覩者肅然頃之又為䖍州廵檢使知州事

五嶺之際地廣民悍内據谿洞外接蠻夷吿訐𭣭

𭤑習以為俗於是申以刑政示以嚴明廣視聽審

情偽吏以微文出入者皆面詰其状莫不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息而

退弊為之革人以之和於是浚溝隍嚴壁壘出私

帑以𦔳費因農𨻶而僝功凡書勞考績此其昭昭

者也尋拜池州𮗚察使以其秩居䖍州上以建安

之地人思舊徳且欲以晝錦之盛顯公之能乃除

忠義軍莭度建州𮗚察處置等使留後公以違奉

𡻕久無以私為抗表來朝固辭不拜改右威衛大

将軍充左右静江都軍使又轉光禄大夫檢校太

尉奉以建州之禄𡻕計千萬甲第廐馬賜與優渥

俄而𬒳疾自識終期申告理命備有規度中使問

疾但曰世受主恩未有以報惟此為恨耳又親問

門吏草遺奏既成自益兩句曰苟游岱之有知必

結草以為報上省表震悼手詔答之公猶捧詔向

闕稽首流涕壬申𡻕秋七月十有二日卒于建業

濵江里之官舎春秋四十上痛惜之至再不視朝

贈安南大都護遣中使監護葬事皆從官給有司

考行易名曰烈即以其年九月日葬于某所從理

命也夫人信都郡君刀氏故昭武軍莭度使能

女容徳之羙閨房之秀宜家睦族光此門風子倩

孝友聪慧脩詞好學以䕃𧺫家授著作佐𭅺必大

之慶其在於是嗚呼哀哉公生於戎馬之際長承

鍾鼎之業脩文習武全孝資忠風格端荘𬓛懐夷

直嫉惡奨善如恐不及睦親念舊無有所遺先人

之費公私畢給出入數載家為之貧在公之餘手

不釋卷篇詠詞筆皆傳於時近代儒學将唯公而

已凡四典藩郡皆有借留去思之美民到于今稱

之由是恩顧特𨺚委遇無間脩塗方騁大年不登

知與不知皆為悲歎鉉與公非故特以道義相期

雖復出處不齊班序致隔金蘭之分終始不渝寝

門流慟痛生死之永已圎石表墓患陵谷之靡常

亦公之遺言以此見記豈非慷慨之氣思振𤼵于

知巳哉故為銘曰

龍泉之靈武夷之英生我儒将垂兹令名臨戎有

勇察俗有聲為臣之莭與世作程位逼建牙秩叅

掌武才實𭙶時忠惟得主鬱此雄圗溘然中露謂

天蓋髙不可以愬悲哉俊氣永已荒丘鳯臺遺館

梅嶺窮秋𣗳惟挂劍地即眠牛餘芳不泯淮水長流

   唐故檢校司徒行右千牛衛将軍苗公墓

    誌銘

公諱延禄字世功其先上黨人昔者楚多滛刑賁

始逃難晉賴謀主苗受其封髙門之慶雄視欒郄

綿綿𤓰𤔅蘒"翼翼孫謀存諸簡編可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㩁延洪于

我七代祖中書舎人延嗣光大于我六代祖太師

晉卿源流繁衍蔚為甲族中朝散亂後裔播𨗇匿

迹淮楚之間今為盱眙人也先公諱隣生於兵戈

之間長習鼔旗之用遭遇英主建功立事出為泗

州防禦使入為静江軍統軍世卿之祀衰而復振

公即静江之長子也弱不好弄壮而有立負雄勇

之量不以驕人秉剛直之姿未甞忤物持重善𢧐

黙識寡言時軰推之以為君子𥘉先公奉正略領

偏師南破山越西定江楚東絶滄海北捍徐戎弓

不觧弮兵不匣刅公年俯弱冠寔𠫵其間搴旗斬

将所向披靡宣力用於君父舒壮氣於風雲然而

職以序𨗇蓋歸羙於先公也烈祖孝髙皇帝中興

大業疇咨舊人命公領泗上精兵入為宣威軍禆

将六卿之選以翼京師八屯之𫞐實資宿衛歴紀

授任一心靡渝今上祗嗣鴻圖益宣朝𭔃揔千牛

之士以為心膂假五教之秩以崇班列會侍中燕

王以帝子之重兼鎮兩藩詳求命卿以事大國俾

公提歩卒屯宣城凡甲兵壁壘之事皆聼於公夙

夜惟勤燥濕生疾春秋六十一保大九年十月七

日卒于宣州公署上省奏傷悼為之罷朝送終之

禮有以加等即以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葬于江

寕府縣里禮也夫人王氏淮南禆将唐之長女也

先公負㳺侠之氣有征討之功勇冠三軍力制奔

虎夫人麗桃李之質襲蘭薫之芳婦禮聿脩遺訓

無墜君子以孝慈率教夫人以嚴正克家閨門之

理寔有内𦔳以保大八年五月一日先公而逝今

始祔焉子全厚全贍全節全義全海皆有父風苗

氏為不朽也鉉本自世親早為姻族歎侯封於李

廣𤼵哀詞於杜篤刻翠琰於荒阡擬髙陵於深谷

其銘曰

才之俊兮将之雄位之侯兮夀未中天難諶兮人

云七川既逝兮𡻕将窮素車兮丹旐白草兮青松

悲雄心與壮氣漸荆𣗥兮䝉籠

    前䖍州雩都縣令包府君墓誌 鉉序鍇銘

昔者鄭都涕産知懐仁之有誠孔門慟淵見福善

之無騐遺憾千古可勝言乎君諱詠字義脩其先

延陵人漢大鴻臚咸之後也曾祖章祖岌皆眷戀

本土卒於縣察考洎遇故侍中寳之亂乃去仕唐

吉州長史入吴終和州歴陽令政有遺愛故家焉

今爲歴陽人也君㓜而岐嶷長而學問孝敬自律名

利弗嬰安貧怡然綽有餘𥙿順義末丁先府君憂

泣血絶漿杖而後𧺫朝廷奨𭄿善政砥礪淳風即

𧺫君爲歴陽主簿秩未滿移知含山縣先是兵興

之後循吏用稀君簡法紓刑約亷敦信縣無逋事

 吏不能欺莅官七考清嘯而已選授知䖍州雩都

 令西楚之地南際珠隣本之以蠻蜓之風因之以

 𭣭𭤑之衆長鯨之戮雖久碩䑕之刺猶繁君下車

 考政經察人病矯異俗均地征常為諸邑之㝡吏

 民上書借替期求真命者無虗𡻕矣而懋賞弗臻

 成功輙去解印之日單車即塗君素多疾至是増

 劇以已亥𡻕秋九月十九日終於歴陽馴翟里之

 私第享年四十有一以其年冬十一月六日葬于本

 縣本郷許思里祔先君長史之塋禮也君前娶潁

 川陳氏後娶樂安花氏皆良家之子淑徳不爽二

 子曰徳容徳鈞二女皆佩觹丱角之𡻕君天資貞

 吉立性和雅尊敬師友敦睦親姻移之於官故所

 至皆理而位不叅于朝籍年不登於下夀能無遺

 恨乎鉉兄弟少孤長於舅氏親承撫䘏勉以進修

 門今上御名不傾君之力也嗚呼渭陽之贈已矣寧追逝

 川之歎哀哉何極故拂貞珉紀述遺徳庶深谷以

 徒遷見清芬之未泯其詞曰

 懿哉華族鴻臚有聞家餘厥慶世濟其文祉祚鍾

 積實生我君惟君之生姿性天成清譚變馬寳思

 凌雲道光表式才中銓衡爰職縣符政閑務舉旋

 綏二邑鳬飛鸞舞天亦難諶俄悲物故驚波易邈

 陽露難𭣣荒郊落日宿莾窮秋銘兹幽壌永𣗳芳猷

     唐故常州團練判官檢校尚書左僕射

     劉君墓誌

 夫資忠全孝含貞履潔君子所以没身而守之聖

 人所以屈己而申之其道可傳其風可仰嗚呼劉

 君其殆庶乎君諱鄗字巨源其先彭城人徙居廣

 陵重世矣曾祖永澧州司户叅軍祖審不仕考𭹹

 檢校户部尚書贈右僕射君生而岐嶷有異常童

 五𡻕而孤即禀至性年在㓜學卓然老成𥘉先君

事吴實幹近職而太夫王氏與貞穆皇后復有姻

舊故宣帝命君使事丹陽公府公龍飛以君為殿

前承㫖便蕃左右靖恭夙夜動必稱職人無間言

二十年間累遷檢校禮部尚書充崇賢殿使及轉

俯代謝衆或将迎君侃然正色有死無二游説之

詞不能入權利之𫝑不能動於是閹豎希旨以飛

語中之坐除名流池陽郡明年有唐受禪烈祖嘉

君盡忠亟召之還除常州長史悉還其官階田宅

未幾又改和州長史聽歸廣陵舊居𥘉元宗方在

膠庠吴帝使君召拜郎中賜以章綬自爾至于為

 相每朝謁必先見君而後入及元宗即位召至京

 師復命太夫人入禁中如貞穆之時謂曰吾受吴

 朝恩禮不敢忘也今猶數夢譲皇帝執臣子之禮

 吾𮗚當時近臣唯夫人兒為長者帝意親之今復

 得在吾左右良𠯁慰也君聞之遂稱足疾不任趍

 拜上仍賜第以居之𡻕時錫賚甚厚時使親近諭

 旨竟不能移上乃加太夫人封邑召君受命於朝

 固辭以疾上歎息曰此子至孝今以其母故召之

 不來是必然也此亦古人所難吾何為奪其節耶

 久之以君為常州團練判官不使之仕優其禄而

已今上嗣位加檢校右僕射君家承鐘鼎之富少

居綺紈之職時逢革故年甫壮室而遂閉門却掃

髙謝人間孜孜色飬怡怡自得姻族以之肅穆士

友以之景仰名莭終始清風邈然丙寅𡻕夏六月

某日終于建安某坊之私第春秋五十有九君葬

太夫人于茅山良常洞之西因自卜塋地即以其

年月日葬焉禮也前夫人張氏早亡今夫人呉氏

實有莱妻之賢能從伯鸞之操天資玉映令問薫

蘭子昭嗣女某等善慶所鍾家聲不隕愛敬哀慼

在禮無違嗚呼令人其必有後鉉家世通舊復連

懿親常以君抗節遺世既近代之孤標而元宗推

SKchar善又列辟之難事足以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薄俗垂示将來

乃為銘曰

忠於事君孝於飬親逢時有道以義衛身隠不絶

俗居能保真我永終吉誰為古人地胏之原小茅

之麓左盻 岡前瞻栁谷欒𣗥新吹松楸𠕂卜令

問昭顯流光似續刻此苕華永芳蘭菊

    唐故印府君墓誌

君諱其字某其先京兆人也因官徙牒遂居建康

曾祖知章無禄早世祖某官考某官君㓜而勤學

長而力行孝悌著於家庭信義行於州里弱冠明

經擢第釋褐太子校書千里之行時軰推許會上

國䘮亂遂南奔豫章連帥鍾公見而恱之辟為從

事豫章府變始歸建康井邑更移親舊泯𣳚君慨

然悲世難之未已感宦路之多艱於是抗志衡門

息機世表樂山水寡言語極談不過經籍之事足

迹不游卿相之門篤好六經𡻕誦再徧雖憂惨疾

病未嘗廢也孜孜焉脩善如不及恂恂焉與人無

間言保大丙寅夏四月日考終命臨終訓勵諸子

備有嚴誡如魏顆之命無荘舄之吟春秋六十有

 九夫人徐氏通儒書有婦徳先公而逝即以其年

 月日合葬於某所禮也子崇禮崇粲舉進士崇簡

 明法及第爲舒州司法叅軍秀茂之業聞于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咸以爲印氏之門其後必大諸子以我宗之自出

 故銘譔是求銘曰

 於惟穆氏代有君子恂恂若人亦既克似退不丘

 壑進不朝市體道居貞全髙𣳚齒俊造之學施于

 後嗣昭昭令名與石無已

     唐故銀青光禄大夫撿校國子𥙊酒御

     史中丞包君墓誌

 君諱諤字直臣丹陽延陵人也粤我長源𤼵于夏

 后分封受代著于㑹稽司農而後代有賢哲轉徙

 旁郡遂家延陵種徳流光世為大姓曽祖某丹陽

 令祖岋潤州録事參軍考洎和州歴陽令業官之

 美播于氓頌公以廣明庚子𡻕生于丹陽長於戎

 馬之間遂好金鼔之政氣質慷慨而孝於事親材

 用敏幹而慎於畏法命不我與事多無成髙皇帝

 兼揔六師以輔王室署君牙門右職将進用之君

 以歴陽府君喜懼之年辭歸就飬因𨽻歴陽軍中

 自是服勤祗役多在外郡家貧援寡仕不求聞三

 十餘年有勞無過飬心知命以保遐齡交㤗元年

 春二月日卒于鄱陽舟中春秋七十有九夫人危

 氏故賀州刺史韓徳卿之女也婦道以順家政以

 嚴内慎有光六姻是則子三人曰㑹宗曰頴曰鋭

 皆敬述先志勤脩令名號奉靈輀俯就成制則以

 某年月日葬于江寕縣某里禮也某感深自出名

 謝貴甥載悲渭陽之詩永痛西州之墅敬書遺懿

 以鏤貞珉其銘曰

 猗歟府君世載其聞有道無命與俗同羣代耕得

 禄全和保真享夀八十下從先人乃整歸艎秦淮

 之濵乃卜玄宅句金之陵不可不識封丘勒銘悠

 悠餘慶永永芳塵


 徐公文集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