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雙十到第廿六雙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從第一雙十到第廿六雙十
作者:陳獨秀
1937年10月2日
本作品收錄於《宇宙風

 1937年10月16日《宇宙風》散文半月刊第49期 署名:陳獨秀

  我們每年雙十節都不能不回想到廿六年前的雙十。

  廿六年前雙十,是中國整個的民族革命戰爭時代之開幕;這一革命戰爭,在本質上,是對內推翻滿族的統治,對外推翻帝國主義的宰割,在社會的動象上,後者尤重於前者,辛亥以前的收回權利運動,正是這一意義之表現。

  不幸辛亥革命的結果,僅僅推翻了滿族的統治,絲毫沒有侵犯到帝國主義在華的權利,因此沒有解決中華民國立國的根本問題之一:國家獨立與統一。第二次革命——北伐戰爭,推翻了北洋軍閥的統治,也不曾解決這一問題。

  一直到廿六年後雙十節的今天,才動手來解決這一問題,即是直接與帝國主義者武裝沖突。此次抗日戰爭,其對象雖然是日本帝國主義,而其涵義及歷史發展的前途,乃是推翻一切帝國主義的宰割,完成國家獨立與統一,所以此次抗日戰爭,不是兩個帝國主義間爭奪殖民地的戰爭,而是被壓迫民族反抗帝國主義的革命戰爭。即令由這一戰爭做了國際帝國主義戰爭的導火線,而在遠東方面,只要中國政府始終聯合蘇聯對日作戰,仍然不會失掉革命的意義。一個革命家,難道不應該站在聯合中國和蘇聯的人民以至朝鮮、日本的人民來推翻日本帝國主義的觀點上,贊助這一戰爭嗎?

  此次抗日戰爭,是第一次革命(辛亥革命)、第二次革命(北伐戰爭)之繼續完成,誰對於抗日戰爭怠工,便是不願意中國革命事業之繼續前進.誰害怕革命震動,便不配抗日,要臉的只好追蹤苗大哥逃到川、雲、貴的深山中去;不要臉的終於要跪在日本帝國主義者面前!

  中國抗日戰爭,無論是何人何黨所領導,任何人任何黨派都應該一致贊助,無論政府在抗戰中有何錯誤,甚至根本的錯誤,都不能作為人們消極的理由,消極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消極是革命內在的敵人!

  左傾的人們,以左傾的詞句掩蓋他們的消極,和右傾的人們害怕革命震動,害怕民眾起來,同樣會葬送有世界革命意義的抗日戰爭!

  今年第廿六雙十節,我們並不須有別的紀念慶祝的儀式,前線上忠勇戰士對敵人所發的炮聲,便是我們的紀念、慶祝。只要我們除去左傾或右傾的錯誤,使抗日戰爭得到最後勝利,則第廿六雙十的價值,在歷史上要超過第一雙十多少倍。

雙十節前八日,寫於武昌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