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四庫全書本)/卷0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卷八 巻九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卷八
  論書八書品上
  晉葛洪論書
  吳之善書者則有皇象劉纂岑伯然朱季平中州則有鍾元常胡孔明張芝索靖並用古體俱足周事飄乎若起鴻之乗勁風騰鱗之躡驚雲抱朴子
  宋羊欣采古來能書人名齊王僧䖍録自秦至晉凡六十九人
  臣僧䖍啟昨奉勅須古來能書人名臣所知局狹不辨廣悉輒條䟽上呈羊欣所撰録一卷尋索未得續更呈聞謹啟
  秦丞相李斯
  秦中車府令趙髙右二人善大篆
  秦獄吏程邈善大篆得罪始皇囚於雲陽獄增減大篆體去其繁複始皇善之出為御史名書曰隸書扶風曹喜後漢人不知其官善篆隸篆小異李斯見師
  一時
  陳留蔡邕後漢左中郎將善篆隸採斯喜之法真定宜父碑文猶傳於世篆者師焉
  杜陵陳遵後漢人不知其官善篆隸每書一座皆驚時人謂為陳驚座
  上谷王次仲後漢人作八分楷法
  師宜官後漢不知何許人何官能為大字方一丈小字方寸千言耿球碑是宜官書甚自矜重或空至酒家先書其壁觀者雲集酒因大售俟其飲足削書而退安定梁鵠後漢人官至選部尚書得師宜官法魏武重之常以鵠書懸帳中宫殿題署多是鵠手也
  陳留邯鄲淳為魏臨淄侯文學得次仲法名在鵠後毛𢎞鵠弟子今祕書八分皆傳𢎞法又有左子邑與淳小異亦有名
  京兆杜度為魏齊相始有草名
  安平崔瑗後漢濟北相亦善草書平苻堅得摹崔瑗書王子敬云極似張伯英瑗子寔官至尚書亦能草書𢎞農張芝髙尚不仕善草書精勁絶倫家之衣帛必先書而後練臨池學書池水盡墨每書云悤悤不暇草書人謂為草聖芝弟昶漢黄門侍郎亦能草今世云芝草者多是昶作也
  姜詡梁宣田彦和及司徒韋誕皆英弟子並善草誕書最優誕字仲將京兆人善楷書漢魏宫館寳器皆是誕手寫魏明帝起凌雲臺誤先釘㮄而未題以籠盛誕轆轤長絙引之使就㮄書之㮄去地二十五丈誕甚危懼乃擲其筆比下焚之乃誡子孫絶此楷法著之家令官至鴻臚少卿誕子少季亦有能稱
  羅暉趙襲不詳何許人與伯英同時見稱西州而矜許自與衆頗惑之伯英與朱寛書自敘云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羅趙有餘
  河間張超亦善草不及崔張
  劉徳昇善為行書不詳何許人
  潁川鍾繇魏太尉同郡胡昭公車徴二子俱學於徳昇而胡書肥鍾書痩鍾有三體一曰銘石之書最妙者也二曰章程書𫝊祕書教小學者也三曰行狎書相聞者也三法皆世人所善繇子會鎮西將軍絶能學父書改易鄧艾上事皆莫有知者
  河東衞覬字伯儒魏尚書僕射善草及古文略盡其妙草體㣲痩而筆跡精熟覬子瓘字伯玉為晉太保採張芝法以覬法參之更為草藳草藳是相聞書也瓘子恒亦善書博識古文
  燉煌索靖字幼安張芝姊之孫晉征南司馬亦善草書陳國何元公亦善草書
  吴人皇象能草世稱沉著痛快
  滎陽陳暢晉祕書令史善八分晉宫觀城門皆暢書也滎陽楊肇晉荆州刺史善草隸潘岳誄曰草隸兼善尺牘必珍足無輟行手不釋文翰動若飛紙落如雲肇孫經亦善草隸
  京兆杜畿魏尚書僕射子恕東郡太守孫預荆州刺史三世善草藁
  晉齊王攸善草行書
  泰山羊忱晉徐州刺史羊固晉臨海太守並善行書江夏李式晉侍中善寫隸草弟定子公府能名同式晉中書郎李充母衞夫人善鍾法王逸少之師
  瑯琊王廙晉平南將軍荆州刺史能章楷謹傳鍾法晉丞相王導善藳行廙從兄也
  王恬晉中將軍會稽内史善隸書導第二子也
  王洽晉中書令領軍將軍衆書通善尤能隸行從兄羲之云弟書遂不減吾恬弟也
  王珉晉中書令善隸行洽少子也
  王羲之晉右將軍㑹稽内史博精羣法特善草隸羊欣云古今莫二廙兄子也
  王獻之晉中書令善隸藳骨勢不及父而媚趣過之羲之第七子也兄𤣥之徽之兄子淳之並善草行
  王允之衛軍將軍會稽内史亦善草行舒子也
  太原王濛晉司徒左長史能草隸子修瑯琊王文學善隸行與羲之善故殆窮其妙早亡未盡其美子敬每省修書云咄咄逼人
  王綏晉冠軍將軍會稽内史善隸行
  髙平郗愔晉司空會稽内史善章草亦能隸郗超晉中書郎亦善草愔子也
  潁川庾亮晉太尉善草行庾翼晉荆州刺史善隸行時與羲之齊名亮弟也
  陳郡謝安晉太傅善隸行
  髙陽許靜民鎮軍參軍善隸草羲之髙足
  晉穆帝時有張翼善學人書寫羲之表表出經日不覺後云幾欲亂真
  會稽隠士謝敷胡人康昕並攻隸草
  飛白本是宫殿題八分之輕者全用楷法吴時張𢎞好學不仕常著烏巾時人號為張烏巾此人特善飛白能書者鮮不好之法書要録
  宋王愔古今文字志目
  秦漢吳五十九人
  李斯  程邈   胡母敬  趙髙
  司馬相如 張敞   嚴延年 漢武帝
  史游  劉向   孔光   爰禮
  揚雄  陳遵   杜林   劉睦
  衛宏  劉黨   曹喜   杜度
  王次仲 班固   徐幹   賈逵
  賈魴  左姬   許慎   崔瑗
  唐綜  曹夀   崔寔   尹珍
  羅暉  趙襲   張超   皇甫規妻李巡  蔡邕   張芝   蘇班
  劉徳昇 師宜官  姜詡   梁宣
  張昶  梁鵠   張紘   毛𢎞
  左伯  魏武帝  邯鄲淳  衛覬
  鍾繇  張昭  蘇林   張揖
  胡昭  杜恕  諸葛融
  魏晉五十八人
  韋誕  張緝  郭伯通  韋熊
  來敏  鍾會  諸葛瞻  皇象
  何曾  傅𤣥  韋𢎞   辛曠
  魏徴  陳暢  楊肇   岑泉
  張𢎞  朱育  江偉   司馬攸
  孫晧  杜預  滿爽   楊經
  吕忱  衛恒  衛宣   裴興
  索靖  牽秀  李韞   向泰
  裴邈  張炳  張越   羊忱
  荀輿  王廙  李式   羊固
  辟閭訓 王導  庾翼   王濛
  衛夫人 李廞  王恬   劉劭
  王修  王洽  王羲之  張彭祖
  謝安   郗愔   任靖   王獻之王珉   桓𤣥法書要録
  南齊王僧䖍論書
  宋文帝書自云可比王子敬時議者云天然勝羊欣功夫少於欣
  王平南廙右軍叔過江之前以為最
  亾曾祖領軍書右軍云弟書遂不減吾變古制今唯右軍領軍不爾至今猶法鍾張
  亾從祖中書令書子敬云弟書如騎騾駸駸恒欲度驊騮前
  庾征西翼書少時與右軍齊名右軍後進庾猶不分在荆州與都下人書云小兒輩賤家雞皆學逸少書須吾下當比之
  張翼王右軍自書表晉穆帝令翼寫題後荅右軍當時不别久後方悟云小子幾欲亂真
  張芝索靖韋誕鍾㑹二衛並得名前代無以辨其優劣惟見其筆力驚異耳
  郗嘉賔草亞於二王緊媚過其父
  桓𤣥自謂右軍之流論者以比孔琳之
  謝安亦入能書録亦自重為子敬書嵇康詩
  羊欣書親授子敬行草猶善正乃不稱名
  孔琳之書天然放縱極有筆力規矩恐在羊欣後丘道護與羊欣俱面授子敬故當在欣後
  范曄與蕭思話同師羊欣後小叛既失故歩為復小有異耳
  蕭思話書羊欣之影風流趣好殆當不減筆力恨弱謝綜書其舅云緊生起是得賞也恨少媚好謝靈運乃不倫遇其合時亦得入流
  賀道力書亞丘道護
  康昕學右軍亦欲亂真矣南齊書王僧䖍傳
  南齊王僧䖍又論書
  辱吿並五紙舉體精雋靈奥執玩反覆不能釋手雖太傅之婉媚翫好領軍之靜逖合緒方之蔑如也昔杜度殺字甚安而筆體微痩崔瑗筆勢甚快而結字小疏居處二者之間亦猶仲尼方於季孟也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伯喈非流紈體素不妄下筆若子邑之紙研染輝光仲將之墨一㸃如漆伯英之筆窮神靜思妙物逺矣邈不可追遂令思挫於弱豪數屈於陋墨言之使人於邑若三珍尚存四寳斯覿何但尺素信札動見模式將一字徑丈方寸千言也承天涼體豫復欲繕寫一賦傾遲暉采心目俱勞承閱覽祕府僃覩羣跡崔張歸美於逸少雖一代所宗僕不見前古人之跡計亦無以過於逸少既妙盡深絶便當得之實録然觀前世稱目竊有疑焉崔杜之後共推張芝仲將謂之筆聖伯玉得其筋巨山得其骨索氏自謂其書銀鉤蠆尾談者誠得其宗劉徳昇為鍾胡所師兩賢並有肥痩之斷元鳴獲釘壁之玩師宜致酒簡之多此亦不能止長𦙍狸骨右軍以為絶倫其功不可及繇此言之而向之論㦯至投杖聊呈一笑不妄言耳王僧䖍集
  梁武帝古今書人優劣評
  鍾繇書如雲鵠游天羣鴻戲海行間茂密實亦難過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卧鳳閣故歴代寳之永以為訓
  蔡邕書骨氣洞達爽爽如有神力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劒拔弩張
  張芝書如漢武愛道慿虚欲仙
  蕭子雲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荆軻負劒壯士彎弓雄人獵虎心胷猛烈鋒刃難當
  羊欣書如婢作夫人不堪位置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蕭思話書如舞女低腰仙人嘯樹
  李鎮東書如芙蓉出水文彩鏤金
  王獻之書絶衆超羣無人可擬如河朔少年皆悉充恱舉體沓拖而不可耐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
  王僧䖍書如王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奕奕皆有一種風流氣骨
  程曠平書如鴻鵠髙飛㺯翅頡頏又如輕雲忽散乍見白日
  李巖之書如鏤金素月屈玉自照
  吴施書如新亭傖父一往見似揚州人共語語便態出顔蒨書如貧家果實無妨可愛少乏珍羞
  阮研書如貴胄失品不復排斥英賢
  王襃書悽斷風流而勢不稱貌意深工淺猶未當妙師宜官書如鵬翔未息翩翩而自逝
  陶隠居書如吳興小兒形状雖未成長而骨體甚峭快鍾會書有十二意意外竒妙
  蕭特書雖有家風而風流勢薄猶如羲獻安得相似王彬之書放縱快利筆道流便
  范懐約真書有力而草行無功故知簡牘非易
  郗愔書得意甚熟而取妙特難疎散風氣一無雅素栁惲書縱横廓落大意不凡而徳體未備
  庾肩吾書畏懼收斂少得自充觀阮未精去蕭蔡逺矣孔琳之書如散花空中流徽自得
  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尚風軌殊不卑寒
  袁崧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
  張融書如辯士對敭獨語不困行必會理
  薄紹之書如龍游在霄繾綣可愛書苑菁華
  梁袁昂古今書評
  王右軍書如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種風氣
  王子敬書如河洛間少年雖皆充恱而舉體沓拖殊不可耐
  羊欣書如大家婢為夫人雖處其位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
  徐淮南書如南岡士大夫徒好尚風範終不免寒乞阮研書如貴胄失品次叢悴不能復排突英賢
  王儀同書如晉安帝非不處尊位而都無神眀
  庾肩吾書如新亭傖父一往見似揚州人共語便音態出
  陶隠居書如吳興小兒形容雖未成長而骨體甚駿快殷鈞書如髙麗使人抗浪甚有意氣姿韻終乏精味袁崧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
  蕭子雲書如上林春花逺近瞻望無處不發
  曹喜書如經論道人言不可絶
  崔子玉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有絶望之意
  師宜官書如鵬羽未息翩翩自逝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劒拔弩張
  蔡邕書骨氣洞達爽爽有神
  鍾會書字十二種意意外殊妙實亦多竒
  邯鄲淳書應規入矩方員乃成
  張伯英書如漢武帝愛道憑虚欲仙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
  梁鵠書如太祖忘寢觀之喪目
  皇象書如歌聲繞梁琴人捨徽
  衞恒書如插花美女舞笑鏡臺
  孟光禄書如崩山絶崖人見可畏
  李斯書世為冠蓋不易施平
  張芝驚竒鍾繇特絶逸少鼎能獻之冠世四賢共類洪芳不滅羊真孔草蕭行范篆各一時絶妙
  右二十五人自古及今皆善能書奉勅遣臣評古今書臣既愚短豈敢輒量江海但聖主委臣斟酌是非謹品字法如前伏願照覽謹啟普通四年二月五日内侍中尚書令袁昂啟
  勅㫖具之如卿所評臣謂鍾繇書意氣密麗若飛鴻戲海舞鶴游天行間茂密實亦難過蕭思話書走墨連緜字勢屈強若龍跳天門虎臥鳳閣薄紹之書字勢蹉跎如舞女低腰仙人嘯樹乃至揮豪振紙有疾閃飛動之勢臣淺見無聞暗於眀滅寧敢謬量山海以聖命自天不得斟酌過失是非如獲湯炭法書要録
  梁陶𢎞景論楊許三仙君真跡
  楊君書最工不今不古能細能大大較雖祖效郗法筆力規矩兼於二王楊君名羲晉人見竇臮述書賦許掾書乃是學楊而字體勁利偏善為寫經畫符與楊相似鬱勃鋒勢殆非人功所逮長史章草乃能正書古拙隠居昔見張道恩善别法書歎其神識今睹三君之迹一字一畫皆望影懸了自善思非智藝所及特天假此鑒令有以顯悟爾真誥
  梁庾肩吾書品
  𤣥静先生曰予徧求䆳古逖訪厥初書名起於𤣥洛字勢發於倉史故遺結繩取諸文象諸形會諸人事未有廣此緘縢深兹文契是以一畫加大天尊可知二力增土地卑可審日以君道則字勢員月以臣輔則文體缺及其轉注假借之流指字會意之類莫不狀範毫端形呈字表開篇玩古則千載共朝削簡傳今則萬里對面記善則惡自削書賢則過必改玉歴頒布仰政而化俗帝載陳言待文而設敎變通不極日用無窮與聖同功參神並運爰洎中葉舍繁從省漸失潁川之言竟逐雲陽之字若乃鳥跡孕於古文壁書存於科斗符陳帝璽摹調蜀漆署表宫門銘題禮器魚遊舍鳳鳥已分蟲仁義起於麒麟威形發於龍虎雲氣時飄五色仙人還作兩童龜若浮溪蛇如赴穴流星疑燭垂露似珠芝英轉車飛白掩素參差倒薤既思種栁之謡長短懸針復想定情之製蚊脚𠊓低鵠頭仰立填飄板上繆起印中波囬堕鏡之鸞楷顧雕陵之鵲並以篆籀重複見重昔人或巧能售酒或妙令鬼哭信無味之竒珍非趨時之急務且具録前訓今不復兼論惟草正疏通専行於世其或繼之者雖百代可知尋隸體發源秦時隸人下邳程邈所作始皇見而重之以奏事繁多篆字難製遂作此法故曰隸書今時正書是也草聖起於漢時觧散隸法用以赴急本因草創之義故曰草書建初中京兆杜操始以善書知名今之草書是也余自少迄長留心兹藝敏手謝於臨池銳意同於削板而蕺山之扇竟未增錢凌雲之臺無因誡子求諸故迹或有淺深輒刪善草隸者一百二十八人伯英以稱聖居首法髙以追駿處末推能相越小例而九引類相附大等而三復為略論總名書品
  張芝伯英  鍾繇元常  王羲之逸少
  右三人上之上 論曰隸既發源秦史草乃激流齊相跨七代而彌遵將千載而無革誠開博者也均其文總六書之要指其事籠八體之竒能拔篆隸於繁蕪移楷真於重密分行紙上類出繭之蛾結畫篇中似聞琴之鶴峰㟧間起瓊山慚其斂霧漪瀾遞振碧海媿其下風抽絲散水定其筆下倚刀較尺驗於字中真草既分於星芒烈火復成於珠佩或横牽竪掣或濃㸃輕拂或將放而更留或欲挑而還置敏思藏於胷中巧態發於豪銛詹尹端䇿故以迷其變化英韶傾耳無以察其音聲殆善射之不注妙斲輪之不傳是以鷹爪舍利出彼SKchar豪龍管潤霜游兹蠆尾學者鮮能具體窺者罕得其門若探妙測深盡形得勢煙華落紙將動風彩帶字欲飛疑神化之所為非人世之所學惟張有道鍾元常王右軍其人也張工夫第一天然次之衣帛先書稱為草聖鍾天然第一工夫次之妙盡許昌之碑窮極鄴下之牘王工夫不及張天然過之天然不及鍾工夫過之羊欣云貴越羣品古今莫二兼撮衆法備成一家若孔門以書三子入室矣允為上之上
  崔瑗子玉  杜度伯度  師宜官
  張昶文舒  王獻之子敬
  右五人上之中 論曰崔子玉擅名北中跡罕南度世有得其摹書者王子敬見之稱美以為功類伯英杜度濫觴於草書取竒於漢帝詔後奏事皆作草書師宜官鴻都為最能大能小文舒聲劣於兄時云亞聖子敬泥帚最驗天骨兼以製筆復識人工一字不遺兩葉傳妙此五人允為上之中
  索靖幼安  梁鵠孟皇  韋誕仲將
  皇象休眀  胡昭孔眀  鍾會士季
  衞瓘伯玉  荀輿長𦙍  阮研文機
  右九人上之下 論曰幼安斂蔓舅氏抗名衛令孟皇功盡筆勢字入帳中仲將不妄染墨必須張筆而左紙孔眀洞見模楷皆謂胡肥而鍾痩休眀斟酌二家聮駕八絶士季之範元常猶子敬之稟逸少而工拙兼效真草皆成伯玉逺慕張芝近參父迹長𦙍狸骨方擬而難迨阮研居今觀古盡窺衆妙之門雖復師王祖鍾終成别搆一體此九人允為上之下
  張超子並 郭伯通    劉徳昇君嗣崔寔子真 衞夫人茂猗  李式景則
  庾翼稚恭 郗愔方囬   謝安安石
  王珉季琰 桓𤣥敬道   羊欣敬元
  王僧䖍  孔琳之彦琳  殷鈞季和
  右十五人中之上 論曰子並崔家州里頗相倣效可謂醬鹹於鹽冰冷於水伯通府問朝廷逺封其跡徳昇之妙鍾胡各採其美子真俊才門法不墜李妻衛氏自出華宗景則豪素流靡稚㳟聲彩遒越郗愔安石草正並驅季琰桓𤣥筋力俱駿羊欣早随子敬最得王體孔琳之聲髙宋氏王僧䖍雄發齊代殷鈞頗耽著愛好終得肩随此一十五人允為中之上
  魏武帝   孫晧吳主  衛覬伯儒
  左伯子邑  衛恒巨山  杜預元凱
  王廙世將  張彭祖   任靖
  韋旭文休  王循敬仁  張永景初
  范懐約   呉休尚   施方泰
  右十五人中之中 論曰魏主筆墨雄贍吳主體裁緜密伯儒兼敘隸草子邑分鑣梁邯巨山三世元凱累葉王廙為右軍之師彭祖取羲之之道任靖矯名文休題柱敬仁清舉致畏偪之詞張范逢時俱東南之美施吳鄴下後生同年拔萃此一十五人允為中之中
  羅暉叔景  趙襲元嗣  劉輿
  張昭子布  陸機士衡  朱誕
  王導茂和  庾亮元規  郗超景興
  張翼君祖  康昕君明  王洽敬和
  宋文帝   徐希秀   謝朓𤣥暉
  劉繪士章  陶𢎞景通明 王崇素
  右十八人中之下 論曰叔景元嗣並稱西州劉輿之筆札張昭之無懈陸機以𢎞才掩迹朱誕以偏藝流聲王導則列聖推能庾亮則羣公挹巧王洽以並通諸法郗超以晚年取譽張翼善效宋帝康昕希秀孤生謝朓劉繪文宗書範近來少前陶隠居仙才翰采拔於山谷王崇素靡倫篇筆傳於里閭此一十八人允為中之下
  姜翊    梁宣    魏徴文成
  韋秀    鍾興    向泰
  羊忱    晉元帝   識道人
  范曄    宗炳    謝靈運
  蕭思話   薄紹之   齊髙帝
  庾黔婁子貞 費元瑤   孫奉伯玉
  王薈敬文  羊祜叔子
  右二十人下之上 論曰此二十人並擅豪翰動成楷則殆逼前良見希後彦允為下之上
  陽經    諸葛融   楊潭
  張炳    岑淵    裴興
  王濟    李夫人   劉穆之道和朱齡石伯兒 庾景休   張融思光
  褚元眀   孔敬通   王籍文海
  右十五人下之中 論曰此十五人雖未窮字奥書尚文情披其叢薄非無香草視其涯岸時有潤珠故能遺斯紙以為世玩允為下之中
  衛宣    李韞    陳基
  傅廷堅   張紹    隂光
  韋雄少季  張暢    曹任
  宋嘉    裴邈    楊固
  傅夫人   辟閭訓   謝晦宣眀
  徐羨之宗文 孔閭    顧寳光
  周仁晧   張欣太   張熾
  僧岳道人  法髙道人
  右二十三人下之下 論曰二十三人皆五味一和五色一彩視其雕文非特刻鵠觀其下筆寧止追嚮遺跡見珍餘芳可折誠以驅馳並駕不逮前鋒而中權後勁各盡其美允為下之下
  今以九例該此衆賢猶如𤣥圃積玉炎州聚桂其中實相推謝故有兹多品然終能振此鱗翼俱上龍門儻後之學者更随㸃曝云爾庾度支集
  唐太宗王羲之傳論
  書契之興肇乎中古繩文鳥跡不足可觀末代去樸歸華舒牋㸃翰爭相誇尚競其工拙伯英臨池之妙無復餘蹤師宜懸帳之竒罕有遺蹟逮乎鍾王以降略可言焉鍾雖擅美一時亦為迥絶論其盡善或有所疑至於布纖濃分疎密霞舒雲卷無所間然但其體則古而不今字則長而逾制語其大量以此為瑕獻之雖有父風殊非新巧觀其字勢疎痩如隆冬之枯樹覽其筆蹤拘束若嚴家之餓隸其枯樹也雖槎枿而無屈伸其餓隸也則羈羸而不放縱兼斯二者固翰墨之病歟子雲近世擅名江表然僅得成書無丈夫之氣行行若縈春蚓字字如綰秋蛇臥王濛於紙中坐徐偃於筆下雖秃千SKchar之翰聚無一豪之筋窮萬榖之皮斂無半分之骨以兹播美非其濫名邪此數子者皆譽過其實所以詳察古今研精篆素盡善盡美其惟王逸少乎觀其㸃曳之工裁成之妙煙霏露結狀若斷而還連鳳翥龍蟠勢如斜而反直翫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晉書
  唐李嗣真書後品
  昔倉頡造書天雨粟鬼夜哭亦有感矣蓋徳成而上謂仁義禮智信也藝成而下謂禮樂射御書數也吾作詩品猶希聞偶合神交自然冥契者是才難也及其作書評而登逸品數者四人故知藝之為未信也雖然若超吾逸品之才者亦當夐絶終古無復繼作也故斐然有感而作書評雖不足以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王休𢎞闡神化亦名流之美事耳與夫飽食終日博奕猶賢不其逺乎項籍云書足以記姓名此狂夫之言也嗟爾後生既乏經國之才又無干城之略庶幾勉夫斯道近代虞祕監歐陽銀青房禇二僕射陸學士王家令髙司衞等亦並由此術無所間然其中亦有更無他技而俯拾朱紱如此則雖慙君子之盛烈茍非莘野之器箕山之英亦何能作誡凌雲之臺拂衣碑石之際邪今之馳騖去聖逾逺徒識方員而迷㸃畫亦猶莊生之歎盲者易象之談日中終不見矣太宗與漢王元昌褚僕射遂良等皆授之於史陵褚首師虞後又學史乃謂陵曰此法更不可教人是其妙處也陸學士柬之受於虞祕監虞祕監受於永禪師皆有法體今人都不聞師範又自無鑒局雖古跡昭然永不覺悟而執燕石以為寳玩楚鳳而稱珍不亦謬哉其議論品藻自王愔以下王僧䖍袁庾諸公已言之矣而或理有未周今採諸家之善聊措同異以貽諸好事其前品已定則不復銓列素未曾入有可措者亦復云爾太宗髙宗皆稱神札吾所伏事何敢寓言始於秦氏終於唐世凡八十一人分為十等
  李斯篆
  右李斯小篆之精古今妙絶秦望諸山及皇帝玉璽猶夫千鈞強弩萬石洪鐘豈徒學者之宗匠亦是傳國之遺寳
  張芝章草  鍾繇正書  王羲之三體及飛白王獻之草行書半草行書
  右四賢之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庭効伎䇿勲厎績神合契匠冥運天矩皆可稱曠代絶作也而鍾張筋骨有餘膚肉未贍逸少加減太過朱粉無設同夫披雲覩日芙蓉出水求其盛美難以備諸然伯英章草似春虹飲澗落霞浮浦又似沃霧沾濡繁霜搖落元常正隸如郊廟既陳俎豆斯在又比寒澗⿴豁秋山嵯峨右軍正體如隂陽四時寒暑調暢巖廊宏敞簪裾肅穆其聲鳴也則鏗鏘金石其芬郁也則氤氲蘭麝其難徴也則縹緲而已仙其可覿也則昭彰而在目可謂書之聖也若草行雜體如清風出袖眀月入懐瑾瑜爛而五色黼繡摛其七采故使離朱喪晶子期失聽可謂草之聖也其飛白也猶夫霧縠卷舒煙空照灼長劒耿介而倚天勁矢超騰而無地可謂飛白之仙也又如松巖㸃黛蓊鬱而起朝雲飛泉漱玉灑散而成暮雨既離方以遁員亦非絲而異帛趣長筆短差難縷陳子敬草書逸氣過父如丹穴鳳舞清泉龍躍倏忽變化莫知所自或蹴海移山翻濤簸嶽故謝安石謂公當勝右軍誠有害名敎亦非徒語耳而正書行書如田野學士越參朝列非不稽古憲章乃時有失體處舊說稱其轉妍去鑒疎矣然數公皆有神助若喻之制作其猶雅頌之流乎
  評曰元常每㸃多異羲之萬字不同後之學者恐徒傷筋膂耳然右軍肇變古質理不應減鍾故云或謂過之庾翼每不服逸少曾得伯英十紙喪亂遺失常恨妙迹永絶及後見逸少與亮書乃曰今見足下荅家兄書煥若神眀頓還舊觀方乃大服羲之又曾書壁而去子敬密拭之而更别題右軍還觀之曰吾去時真大醉子敬乃心服之矣然右軍終無敗累子敬往往失落及其不失則神妙無方可謂草聖也
  贊曰倉頡造書鬼哭天廩史籀堙滅陳倉籍甚秦相刻銘爛若舒錦鍾張羲獻超然逸品
  上上品二人
  程邈   崔瑗篆
  右程君首創隸則規範煥於丹青崔氏爰效李斯㸃畫皆如鐵石傳之後裔厥功亦茂此外鐫勒去之無乃夐乎若挍之文章則三都二京之比也
  上中品七人
  蔡邕   索靖   梁鵠
  鍾會   衛瓘   韋誕
  皇象
  右自王崔以降更無超越此數君梁氏石書雅勁於韋蔡皇衛草迹殆亞於二王鍾索遺跡雖少吾家有小鍾正書洛神賦河南長孫氏雅所珍好用子敬草書數紙易之索有月儀三章觀其趣況大為遒竦無愧珪璋特達猶夫聶政相如千載凜凜為不亡矣又毋丘興碑云是索書比蔡石經無相假借蔡公諸體惟有范巨卿碑風華豔麗古今冠絶王簡穆云無可以定其優劣此亦何勞品書者乎
  上下品十二人
  崔寔章草 郗鑒   王廙
  衛夫人正書 王洽    郗愔
  李式   庾翼   羊欣
  歐陽詢  虞世南  褚遂良
  右逸少謂領軍弟書不減吾吾觀可者有數十紙信佳作矣體裁用筆全似逸少虚薄不倫右軍藻鑒豈當虚發蓋欲假其名譽耳措之中下豈所謂允僉望哉崔衞素負髙名王庾舊稱拔萃崔章草甚妙衛正體尤絶世將楷則逺類羲之猶有古制稚㳟章草頗推筆力不謝子真郗李超邁過於羊欣歐陽草書難於競爽如旱蛟得水毚兔走穴筆勢恨少至於鐫勒及飛白諸勢如武庫矛㦸雄劔欲飛虞世南蕭散灑落真草惟命如羅綺嬌春鵷鴻戲沼故當子雲之上褚氏臨寫右軍亦為髙足豐豔雕刻盛為當今所尚但恨乏自然功勤精悉耳評曰蟲篆者小學之所宗草隸者士人之所尚近代君子多好之㦯時有可觀耳然許靖之迹殆不減小令常歎曰鍾書初不留意試作之乃不可得研之彌久如有髣髴乃知有畫龍之惑耳安可厚誣乎此羣英允居上流三品其中銓鑒不無優劣
  贊曰程邈隸體崔公篆勢梁李蔡索郗皇韋衛羊習獻規褚傳羲制邈乎天壤光厥來裔
  中上品七人
  張昶    衛恒    杜預
  張翼    郗嘉賔   阮研
  漢王元昌
  右文舒西嶽碑但覺妍冶殊無骨氣庾公置之七品張翼代羲之草奏雖曰小人幾乎亂真更乃編之乙科涇渭混淆故難品會至於衛杜之筆流𫝊多矣縱任輕巧流轉風媚剛健有餘便媚詳雅諒少儔匹嘉賔與王庾相埓是則髙手顔黄門有言阮交州蕭國子陶隐居各得右軍一體故稱當時之冠絶然蕭公力薄終不迨阮漢王作獻之氣勢或如舞劒往往鄰幾
  中中品十二人
  謝安   康昕   桓𤣥
  丘道護  許靜   蕭子雲
  陶𢎞景  釋智永  劉珉
  房𤣥齡  陸柬之  王知敬
  右謝公縱任自在有螭盤虎踞之勢康昕巧密精勤有翰飛鶯哢之體桓𤣥如驚蛇入草銛鋒出匣劉珉比顚波赴壑狂澗爭流隠居穎脫得書之筋髓如麗景霜空鷹隼初擊道護謬登髙品迹乃浮漫陸柬之學虞草體用筆則青出於藍故非子雲之徒子雲正隸功夫恨少不至髙絶也智永精熟過人惜無竒態矣房司空含文抱質王家令碎玉殘金房如海上雙鵷王比雲間孤鶴中下品七人
  孫晧   張超   謝道韞
  宗炳   宋文帝  齊髙帝
  謝靈運
  右孫晧吳人酣暢驕其家室雖欲矜豪亦復平矣張如郢中少年乍入京輦縱有才辯蓋亦可知謝韞是王凝之之妻雍容和雅芬馥可玩宋帝有子敬風骨超縱狼籍翕煥為美康樂往往驚遒齊帝時時合興知慕韓彭之豹變有異張桓之拾青宗炳放逸屈懾頗斆康許量其直置孤梗是靈運之流也
  評曰古之學者皆有規法今之學者但任胷懐無自然之逸氣有師心之獨任偶有能者時見一斑忽不悟者終身瞑目而欲乗款叚度越驊騮斯亦難矣吾當告勉夫後生然自古歎知音者希可謂絶絃也
  贊曰西嶽張昶江東阮研銀鷹貞白鐵馬桓𤣥衛杜花散安康綺鮮元昌柬之名後身先
  下上品十三人
  陸機    袁崧    李夫人
  謝朓    庾肩吾   蕭綸
  王襃    斛斯彦眀  錢毅
  房彦謙   殷令名   張大隠
  藺靜文
  右士衡以下時然合作蹖駮不倫或類蚌質珠胎乍比金沙銀礫陸平原李夫人猶帶古風謝吏部庾尚書創得今韻邵陵王王司空是東陽之亞房司隸張益州參小令之體藺生正書甚為鮮緊亦有規則錢氏小篆飛白寛博敏麗太宗貴之斛斯筆勢咸有由來司隸宛轉頗稱流恱皆著名矣殷氏擅聲題㮄代有其人嗟乎有天才者或未能精之有神骨者則其功夫全棄但有佳處豈忘存録
  下中品十人
  范曄    蕭思話   張融
  梁簡文帝  劉逖    王晏
  周顒    王崇素   釋智果
  虞綽
  右范如寒雋之士亦不可棄蕭比遁世之夫時或堪採思光要自標舉蓋無足褎簡文拔羣貴勝猶難繼作劉黄門落花從風王中書竒石當徑彦倫意則甚髙迹少俊銳崇素時象麗人之姿智果頗似委巷之質虞綽鋒穎迅健亦其次矣
  下下品七人
  劉穆之   褚淵  梁武帝
  梁元帝   陳文帝 沈君理
  張正見
  右數君亦稱筆札多類效顰猶枯林之春秀一枝比衆石之孤生片琰就中彦囬輕快練倩有力孝元風流君理放任亦後來之所習非先達之所營吾黨論書有異於是
  評曰前品云蕭思話如舞女逥腰仙人嘯樹則亦曰佳矣又云張伯英如漢武學道憑虚欲仙終不成矣商搉如此不亦謬乎吾今品藻亦未能至當若其顛倒衣裳白圭之玷則庶不為也後來君子儻為鑒焉
  贊曰蚌質懐珠銀鋼藴礫陸謝參蹤蕭張繼迹思話仙才張融賞擊如彼枯秀衆多羣石法書要録
  唐張懐瓘三品書斷
  我唐四聖髙祖神堯皇帝太宗文武聖皇帝髙宗天皇大聖皇帝鴻猷大業列乎冊書多才能事俯同人境翰墨之妙資以神功開草隸之規模變張王之今古盡善盡美無得而稱今天子神武聰眀制同造化筆精墨妙思極天人或頌徳銘勲函耀金石或恩崇惠縟載錫侯王赫矣光華懸諸日月非區區小臣所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神品二十五人
  大篆一人
  史籀
  籀文一人
  史籀
  小篆一人
  李斯
  八分一人
  蔡邕
  隸書三人
  鍾繇  王羲之 王獻之
  行書四人
  王羲之 鍾繇  王獻之 張芝
  章草書八人
  張芝  杜度  崔瑗  索靖
  衞瓘  王羲之 王獻之 皇象
  飛白三人
  蔡邕  王羲之 王獻之
  草書三人
  張芝  王羲之 王獻之
  妙品九十八人
  古文四人
  杜林  衞密  邯鄲淳 衛恒
  大篆四人
  李斯  趙高  蔡邕  邯鄲淳
  小篆五人
  曹喜  蔡邕  邯鄲淳 崔瑗
  衞瓘
  八分九人
  張昶  皇象  邯鄲淳 韋誕
  鍾繇  師宜官 梁鵠  索靖
  王羲之
  隸書二十五人
  張芝  鍾會  蔡邕  邯鄲淳
  衞瓘  韋誕  荀輿  謝安
  羊欣  王洽  王珉  薄紹之
  蕭子雲 宋文帝 衛夫人 胡昭
  曹喜  謝靈運 王僧䖍 孔琳之
  陸柬之 褚遂良 虞世南 釋智永
  歐陽詢
  行書十五人
  劉徳昇 衛瓘  王珉  謝安
  王僧䖍 胡昭  鍾會  孔琳之
  虞世南 阮研  王洽  羊欣
  薄紹之 歐陽詢 陸柬之
  章草八人
  張昶  鍾會  韋誕  衛恒
  郗愔  張華  魏武帝 釋智永
  飛白五人
  蕭子雲 張𢎞  韋誕  歐陽詢
  王廙
  草書二十二人
  索靖  衛瓘  嵇康  張昶
  鍾繇  羊欣  孔琳之 虞世南
  薄紹之 鍾會  衛恒  荀輿
  桓𤣥  謝安  張融  阮研
  王珉  王洽  謝靈運 王僧䖍
  歐陽詢 釋智永
  能品一百七人
  古文四人
  張敞  衛覬  衛瓘  韋昶
  大篆五人
  胡昭  嚴延年 韋昶  班固
  歐陽詢
  小篆十二人
  衛覬  班固 皇象  張宏
  許慎  韋誕 傅𤣥  蕭子雲
  劉紹  張𢎞 范曄  歐陽詢
  八分三人
  毛𢎞  左伯  王獻之
  隸書二十三人
  衛恒  張昶 王廙  庾翼
  郗愔  王濛 衛覬  張彭祖
  阮研  陶𢎞景 王修  王襃
  王恬  李式  傅𤣥  楊肇
  王承烈 庾肩吾 薛稷  孫過庭
  髙正臣 釋智果 盧藏用
  行書十八人
  宋文帝 司馬欣 釋智永 蕭子雲
  蕭思話 齊髙帝 陶𢎞景 漢王元昌
  王導  王承烈 孫過庭 髙正臣
  裴行儉 王智敬 王修  盧藏用
  薛稷  釋智果
  章草十五人
  羅暉  趙襲  徐幹  庾翼
  張超  王濛  衛覬  崔寔
  蕭子雲 杜預  陸柬之 歐陽詢
  王承烈 王知敬 裴行儉
  飛白一人
  劉紹
  草書二十五人
  王導  何曾  楊肇  郗愔
  庾翼  司馬攸 李式  宋文帝
  蕭子雲 陸柬之 宋令文 齊髙帝
  謝朓  庾肩吾 蕭思話 范曄
  孫過庭 梁武帝 王知敬 裴行儉
  釋智果 盧藏用 髙正臣 王廙
  王愔
  右包羅古今不越三品工拙倫次殆至數百且妙之企神非徒歩驟能之仰妙又甚規随每一書之中優劣為次一品之内復有兼并至如神品則李斯杜度崔瑗皇象衛瓘索靖各惟得其一史籀蔡邕鍾繇得其二張芝得其三逸少父子並各得其五考多之類少妙之況神又上下差降昭然可悉也他皆倣此十書之外乃有龜蛇麟虎雲龍蟲鳥之書既非世要悉所不取也
  評曰蓋一味之嗜五味不同殊音之發契物斯失方類相襲且或如彼況書之臧否情之愛惡無偏乎若豪釐較量誰驗準的推其大率可以言詮觀昔賢之評書或有不當王僧䖍云亡從祖中書令筆力過子敬者君子周而不比乃有黨乎梁武帝云鍾繇書法十有二意世之書者多師二王元常逸迹曾不睥睨競巧趣精殆同機神逸少至於學鍾藝巧及其獨運意疎字緩譬猶楚音夏習不能無楚子敬之不逮真亦劣章草然觀其行草之會則神勇蓋世況之於父猶擬抗行比之鍾張雖勍敵仍有擒蓋之勢夫天下之能事悉難就也假如效蕭子雲書雖則童孺但至效數日見者無不云學蕭書欲窺鍾公其牆數仞罕得其門者小王則若驚風拔樹大力移山其欲效之立見僵仆可知而不可得也右軍則雖學者日勤而體法日逺可謂鑚之彌堅仰之彌髙其諸異乎莫可知也已則優劣斷矣右軍云吾書比之鍾張鍾當抗衡或謂過之張草猶當雁行又云吾真書勝鍾草故減張羊欣云羲之便是少推張草庾肩吾云張功夫第一天然次之鍾天然第一功夫次之王功夫不及張天然過之天然不及鍾功夫過之懐素以為杜草蓋無所師鬱鬱靈變為後世楷則此乃天然第一也有道變杜君草體以至草聖天然所資理在可度池水盡墨功又至焉太傅雖習曹蔡隸法藝過於師青出於藍獨探神妙右軍開鑿通津神模天巧故能增損古法裁成今體進退憲章耀文含質推方履度動必中庸英氣絶倫妙節孤峙然此諸公皆藉因循至於變化天然何獨許鍾而不言杜亦由杜在張前一百餘年神蹤罕見縱有佳者難乎其議故世之評者言鍾張夫鍾張心悟手從動無虚發不復修飾有若生成二王心手或違因斯精巧發葉敷華多所㸃綴是知鍾張得之於未萌之先二王見之於已然之後然庾公之評半有焉故韋文休云二王自可未能足之書也或此為累然草隸之間已為三古伯度為上古鍾張為中古羲獻為下古王僧䖍云謝安殊自矜重而輕子敬之書嘗謂子敬書嵇中散詩子敬或作佳書與之謂必珍録乃題後荅之亦以為恨或云安問子敬君書何如家君荅云固當不同安云外論殊不爾又云人那得知此乃短謝公也羊欣云張字形不及古自然不如小王虞龢云古質而今妍數之常愛妍而薄質人之情鍾張方之二王可謂古矣豈得無妍質之殊父子之間又為今古子敬窮其妍妙固其宜也並以小王居勝達人通論不其然乎羊欣云右軍古今莫二虞龢云獻之始學父書正體乃不相似至於筆絶章草殊相擬類筆跡流澤婉轉妍媚乃欲過之王僧䖍云獻之骨勢不及父媚越過之蕭子良云崔張以來歸美於逸少僕不見前古人之迹計亦無過之孫過庭云元常專工於隸書伯英猶精於草體彼之二美而羲獻兼之並有得也夫椎輪為大輅之始以椎輪之朴不如大輅之華蓋以拙勝工豈以文勝質若謂文勝質諸子不逮周孔復何疑哉或以法可傳則輪扁不能授之於子是知一致而百慮異軌而同塗鍾張雖草創稱能二王乃差池稱妙若以居先則勝鍾張亦有所師固不可文質先後而求之蓋以一貫之求其合天下之達道也雖則齊聖躋神妙各有最若真書古雅道合神眀則元常第一若真行妍美粉黛無施則逸少第一若章草古逸極致髙深則伯度第一若章則勁骨天縱草則變化無方則伯英第一其間僃精諸體唯獨右軍次至大令然子敬可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逸少可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然此五賢各能盡心而躋於聖或有侮之亦猶日月之蝕無損於眀白雲在天瞻望悠邈固同為終古獨絶百世之模楷高歩於人倫之表棲遲於墨妙之門不可以規矩其形律吕其度鵬搏龍躍絶跡霄漢所謂得𤣥珠於赤水矣其或繼書者雖百世可知然史籀李斯即字書累葉之祖其所製作並神妙至極蓋無等夷八分書則伯喈制勝出世獨立誰敢比肩至如崔及小張韋衛皇索等雖則同品不居其最並不備載較量然各峻彼雲峰增其海派使後世資瞻仰而露潤焉趙壹有非草之論仍笑重張芝書為祕寳者嗟夫道不同不相為謀夫藝之在巳如木之加實草之增葉繪以衆色為章食以五味而美亦猶八卦成列八音克諧聾瞽之人不知其謂若知其故耳想心識自該通審其不知則聾瞽者耳庾尚書以臧否相推而列九品升阮研與衛瓘索靖韋誕皇象鍾會同居第三等此若棠杜之樹植橘柚之林又抑薄紹之與齊髙帝等三十人同為第七等亦猶屈鹽梅之量處掾屬之伍李大夫以程邈居第一品且書𫝊所載程剏為隸法其於工拙蔑爾無聞遺迹又無何以知其品第又云梁氏石書雅勁於韋蔡以梁比蔡豈不懸絶又張昶伯英之弟妙於草隸八分混兄之書故謂之亞聖衛恒兼精體勢時人云得伯英之骨並居第四仍與漢王同流又黜桓𤣥謝安蕭子雲釋智永陸柬之等與王知敬同居第五等若此數子豈與埒能耆好不同又加之以言況可盡之於剛柔消息貴乎適宜形象無常不可典要固難評也蕭子雲言欲作二王論草隸法言不盡意遂不能成又云頃得書意轉深㸃畫之間所言不得盡其妙者事事皆然誠哉是言也藝成而下徳成而上然書之為用施於竹帛千載不朽亦猶愈沒沒而無聞哉萬事無情勝寄在我茍視迹而合趣或染翰而得人雖身沈而名飛冀託之以神契每見片善何慶如之懐瓘恨不果游目天府備觀名蹟徒勤勞乎其所未聞祈求乎其所未見今録所聞見麤如前列學慙於博識不迨能繕竒纉異多所未盡且如抱絶俗之才孤秀之質不容於世或復何恨故孔子曰博學深謀而不遇者衆矣何獨丘哉然識貴行藏行忌眀潔至人晦迹其可盡知開元甲子歳廣陵臥疾始焉草創其觸類生變萬物為象庻乎周易之體也其一字褎貶微言勸戒竊乎春秋之意也其不虚美不隠惡近乎馬遷之書也冀其衆美以成一家之言雖知不知在人然獨善之與兼濟取舍其為孰多童𫎇有求思盈半矣且二王既沒書或在兹語曰能言之者未必能行能行之者未必能言何必備能而後為評歳洎丁卯薦筆削焉法書要録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卷八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目録
  第九巻
  論書九書品中
  唐張懐瓘書議
  唐張懐瓘書估
  唐蔡希綜法書論
  唐陸羽評徐顔二家書
  唐竇臮述書賦
  唐竇蒙注述書賦語例字格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