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全唐詩 (四庫全書本)/卷8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八百七十八 御定全唐詩 巻八百七十九 巻八百八十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全唐詩巻八百七十九
  招手令
  亞其虎膺謂手掌曲其松根謂指節以蹲鴟間虎膺之下蹲䟡大指也以鉤㦸差玉柱之旁鉤㦸頭指玉柱中指也濳虯闊玉柱三分濳虯無名指也竒兵闊濳虯一寸竒兵小指也死其三洛謂搔其腕也生其五𡶶通呼五指也
  打令口號
  送搖招由三方一圎分成四片送在搖前
  龍朔中酒令龍朔已來百姓飲酒作令云云俗謂杯盤為子母又名盤為臺自後廬陵徙圴州子母相去離也連臺拗倒者則天被廢諸武遷放之兆
  子母相去離連臺拗倒
  沈亞之亞之嘗客逰為小輩所試曰某改令書俗各兩句亞之答云云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東行西行遇飯遇羮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欺客打婦不當婁羅亞之令狐楚顧非熊楚與非熊飲知其㨗辨改一字令試之楚大竒焉
  水裏取一鼉岸上取一駝將者駝來䭾者鼉是為駝䭾鼉
  屋裏取一鴿水裏取一蛤將者鴿來合者蛤是謂鴿合蛤非熊
  張祜令狐綯鎮維揚祜嘗預狎燕因熟視祜改令祜荅云云
  上水船風大急帆下人須好立
  上水船船底破好㸔客莫倚柁
  盧發白敏中鎮荆南杜藴亷問長沙發為從事致聘焉酒酣傲睨白公不懌改令盧答云云公極歡而罷
  十姓胡中第六胡也曽金闕掌洪爐少年從事誇門第莫向尊前氣色粗
  十姓胡中第六胡文章官職勝崔盧暫來關外分優寄不稱賓筵語氣粗
  沈詢詢吴人㑹昌進士第咸通中為昭義節度嘗宴府中賓友改令歌此詢有嬖妾妻以配内竪歸秦而仍留侍内秦恥恨伺宴罷殺詢夫妻如所歌也
  莫打南來雁從他向北飛打時雙打取莫遣兩分離姚巖傑巖傑投歙州盧肇肇知其使酒敬待之巖傑日肆傲睨肇漸不樂㑹於江亭肇改令目前取一聨云云巖傑遽飲一噐凭欄嘔噦遂續之
  遥望漁舟不闊尺八
  憑欄一嘔已覺空喉巖傑
  裴勛父子勛容貌么麽性尤率易嘗從其父坦飲客坦飛醆屬人勛輙言狀坦付醆罰之勛亦答醆云云坦怒而笞之
  矬人饒舌破車饒楔父屬醆云裴勛飲十分
  蝙蝠不自見笑他梁上燕勛復父醆云十一郎亦飲十分
  方干李主簿改令方干姿態山野性好凌侮人有龍丘李主簿者偶於知聞處見干與之傳杯龍丘目有翳干改令以譏之干缺唇性嗜鮓李答云云一座大笑
  措大喫酒㸃鹽將軍喫酒㸃醬只見門外著籬未見眼中安鄣
  措大喫酒㸃鹽下人喫酒㸃鮓只見半臂著欄不見口唇開袴
  髙駢薛濤駢鎮成都令酒佐薛濤改一字令曰須得一字象形又須逐韻
  口有似沒量斗駢 沒量一作無梁
  川有似三條椽濤 髙公云柰一條曲何濤曰相公為西川節度使尚使一沒量斗至於窮酒佐三條椽止有一條曲又何足怪
  南唐烈祖酒令初李昪蓄異志欲有江南雪天㑹羣寮宋齊丘徐融等出令借雪取古人名以諷之惟齊丘叶㫖融意欲挫昪昪大怒收而投之江
  雪下紛紛便是白起烈祖
  著履過街必須雍齒齊丘
  明朝日出爭奈蕭何
  吴越王與陶榖酒令榖使吴越共舉酒令云云
  白玉石碧波亭上迎仙客
  口耳王聖明天子要錢塘
  夷陵女郎鬼唐夷陵有女郎鬼行酒令述賀若弼造此弄長孫鸞鸞年老無髪而口吃故云云
  鸞老頭腦好好頭腦鸞老


  御定全唐詩巻八百七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