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 卷一

  乾隆四十七年十一月
  命皇子及軍機大臣訂正續資治通鑑綱目
  朕披閲
  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内周禮發明張時泰廣義於遼金元事多有議論偏謬及肆行詆毁者通鑑一書闗係前代治亂興衰之迹至綱目祖述麟經筆削惟嚴為萬世公道所在不可稍涉偏私試問孔子春秋内有一語如發明廣義之肆口謾罵所云乎向命儒臣編纂通鑑輯覧其中書法體例有闗大一統之義者均經朕親加訂正頒示天下如内中國而外夷狄此作史之常例顧以中國之人載中國之事若司馬光朱子義例森嚴亦不過欲辨明正統未有肆行謾罵者朕於通鑑輯覧内存𢎞光年號且將唐王桂王事蹟附録於後又諭存楊維楨正統辨使天下後世曉然於春秋之義實為大公至正無一毫偏倚之見至於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因地而名與江南河北山左闗右何異孟子云舜為東夷之人文王為西夷之人此無可諱亦不必諱但以中外過為軒輊逞其一偏之見妄肆譏訕毋論桀犬之吠固屬無當即區别統系昭示來許亦並不在乎此也况前史載南北朝相稱互行詆毁此皆當日各為其主或故為此訕笑之詞至史筆係千秋論定豈可騁私意而廢公道乎夫厯代興亡前鍳不逺人主之道惟在敬
  天勤民兢兢業業以綿億萬載之丕基所謂
  天難諶命靡常常厥徳保厥位誠不在乎區區口舌之争若主中國而不能守如宋徽欽之稱臣稱姪於金以致陵夷南渡不乆宗社為墟即使史官記載曲為掩飾亦何補耶所有通鑑綱目續編一書其遼金元三朝人名地名本應按照新定正史一體更正至發明廣義内三朝時事不可更易外其議論詆毁之處著交諸皇子及軍機大臣量為刪潤以符孔子春秋體例仍令粘簽進呈𠉀朕閲定並將此諭冠之編首交
  武英殿照改本更正後并發交直省督撫各一部令各照本抽改將此通諭中外知之特諭














  乾隆四十七年十一月
  御製續資治通鑑綱目内發明廣義題辭
  甚矣周禮等發明廣義之為誣而謬也大一統而斥偏安内中華而外夷狄此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義是故夷狄而中華則中華之中華而夷狄則夷狄之此亦春秋之法司馬光朱子所爲急急也兹發明廣義乃専以貴中華賤夷狄爲事貴中華賤夷狄猶可也至於吹毛求疵顛倒是非則不可而矢口謾罵誣白為黑又豈温良君子之所為哉嘗考遼金元三朝惟金世宗元世祖二帝最為賢明史册具在美不勝書而廣義則曰世宗固一世之賢君雖中華令主何以過之然羣臣不能将順其美以底大順要亦天厭其徳故使之有君無臣僅成一代之小康耳夫賢如金世宗而又責其無臣且謂天厭厥徳金世宗有何徳之可厭豈非中外之見芥蔕於胷腹好議論不樂成人之美乎又如金禁女眞人學南人衣飾一條金主謂從官曰女真舊風最為純直汝等當習學之不可忘此正敦尚節儉率由舊章發明乃云用夏變夷固為美事奚必禁而絶之特書曰禁深貶之也夫以遵舊制不忘本者而貶之尤為拘迂紕繆且自古變祖宗之章服制度者不數世而國勢衰弱元魏遼元已事可鍳彰彰甚明秉筆者獨不觀前史之事乎最其甚者䝉古額哷布格自歸於工都䝉古主釋不治其黨布拉噶等伏誅一事額哷布格世祖介弟也受命鎮和林乃敢搆逆興兵僭稱尊號其罪可勝誅乎元世祖以諸王乃太祖之裔不忍加戮惟誅布拉噶等此世祖之大度曲貸其死可謂韙矣乃發明謂世祖致令其弟僭立和林則所以處之未盡其道布格之悖未如象之頑而世祖處弟之友豈不有愧於舜乎云云其言尤為背謬夫象之傲不過不順於家所為鬩牆之釁耳額哷布格則儼然稱帝謀危宗社也其罪之輕重大小不待智者明之而猶謂不如象之頑乎益不然矣且春秋之義善善欲長從未有以堯舜責人者若象於舜升庸之後如額哷布格之所為舜亦未必復封之有庳而乃以此責元世祖非惟不公且不明矣又如書太子珍戩卒一條下載中庶子巴拜以其子阿巴齊入見諭之以毋讀䝉古書須習漢人文字初閲之以為太子珍戩今人毋讀䝉古書是忘本矣因重檢閲元史本傳則云中庶子巴拜以其子阿巴齊入見諭令入學巴拜即令其子入䝉古學逾年又見太子問讀何書其子以䝉古書對太子曰我命汝學漢人文字耳云云盖珍戩之意以䝉古人習䝉古書自其家傳舊學如今滿洲人之於清文童而習之不須入學始能也命學漢人文字則欲其兼通經史知古今事耳乃綱目刪改本文且云諭之以毋讀䝉古書則是毫釐千里而使後之讀綱目者竟以珍戩為忘本有是理乎總之是書之成乃成化時商輅修輯其後周禮續為發明張時泰又續為廣義附刻于後吹毛求疵顛倒是非甚至矢口謾罵誣白為黑其所闗于世道人心甚大昨既命皇子及軍機大臣量為刪去其破口者以符孔子春秋之義兹復舉其尤紕繆者數端用作題辭仍録是書卷端以存是非曲直之公以昭天命人心之正俾覧古者得以折衷焉雖然千萬年後寧無如周禮輩其人者之顛倒是非誣白為黑者乎吾于是知懼矣然而悠悠之口其亦不必懼而已矣








  成化御製原序
  朕惟天地綱常之道載諸經古今治亂之蹟備諸史自昔帝王以人文化成天下未始不資於經史焉我太宗文皇帝表章五經四書輯成大全綱常之道粲然復明後有作者不可尚已朕祇承丕緒潛心經訓服膺有年間閲歴代史書舛雜浩繁不可殫紀惟宋儒朱子因司馬氏資治通鑑著爲綱目權度精切筆削謹嚴自周威烈王至於五季治亂之蹟瞭然如指諸掌蓋深有得於孔子春秋之心法者也展玩之餘因命儒臣重加校訂鋟梓頒行顧宋元二代之史迄無定夲雖有長編續編之作然采擇不精是非頗謬槩以朱子書法未能盡合乃申敕儒臣發秘閣之載籍參國史之夲文一遵朱子凡例編纂二史俾上接通鑑綱目共爲一書始於宋建隆庚申終於元至正丁未凡四百有八年總二十有七卷名曰續資治通鑑綱目而凡誅亂討逆内夏外夷扶天理而遏人欲正名分以植綱常亦庻幾得朱子之意而可以羽翼乎聖經仍命梓行嘉惠天下於戯人不考古無以證今觀是編者足以鑒前代之是非知後來之得失而因以勸於為善懲於爲惡正道由是而明風俗以之而厚所謂以人文化成天下者有不在兹乎用述其槩冠於篇端以垂示無窮焉成化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凡例
  凡提綱分目悉遵朱子凡例
  凡事迹悉據正史謂宋遼金元史及皇明實錄正史或有闕畧異同參取宋長編元經世大典等書増入訂正或事有可疑正史不載而傳聞彰著者畧述於目之末以圈隔之或出某人曰以爲别疑以傳疑也
  凡得天下有救世之功者毎進綱目於漢唐皆然宋得天下頗𩔗唐故開寳八年大書如武徳七年
  凡入中原而未一統者不紀元遼金夏皆不紀倣漢唐例及金元得中原然後分注紀年於宋年下倣晉魏例
  凡外邦得統中國正統未絶猶繫之中國及外邦全有天下謂元世祖中國統絶然後以統繫之其間書法間亦有異如中國有稱兵者不書反叛之類及中國有義兵起卽夷之於列國如秦隋之末
  凡未踰年不成君不帝不崩如元明宗倣春秋王子猛及子野之例凡遼金元官名悉從簡畧人名更改異同者依其初稱及其夲史為據
  凡諸儒論㫁附於目中皆稱姓名其出於正史者止
  稱史臣













  總目錄      史部十五 史評類
  第一卷        凡一十五年
  起庚申周㳟帝元年宋太祖建隆
  元年盡甲戍宋太袓開寳七年
  第二卷        凡二十三年
  起乙亥宋太祖開寳八年盡丁酉
  宋太宗至道三年
  第三卷        凡二十五年
  起戊戌宋真宗咸平元年盡壬戌
  宋真宗乾興元年
  第四卷        凡二十一年
  起癸亥宋仁宗天聖元年盡癸未
  宋仁宗慶厯三年
  第五卷        凡二十年
  起甲申宋仁宗慶厯四年盡癸邜
  宋仁宗嘉祐八年
  第六卷        凡八年
  起甲辰宋英宗治平元年盡辛亥
  宋神宗熈寕四年
  第七卷        凡一十四年
  起壬子宋神宗熈寧五年盡乙丑
  宋神宗元豊八年
  第八卷        凡一十五年
  起丙寅宋哲宗元祐元年盡庚辰
  宋哲宗元符三年
  第九卷        凡一十四年
  起辛巳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
  甲午宋徽宗政和四年
  第十卷       凡一十一年
  起乙未宋徽宗政和五年盡乙巳
  宋徽宗宣和七年
  第十一卷      凡二年
  起丙午宋欽宗靖康元年盡丁未
  宋髙宗建炎元年
  第十二卷       凡三年
  起戊申宋髙宗建炎二年盡庚戌
  宋髙宗建炎四年
  第十三卷       凡七年
  起辛亥宋髙宗紹興元年盡丁巳
  宋髙宗紹興七年
  第十四卷       凡八年
  起戊午宋髙宗紹興八年盡乙丑
  宋髙宗紹興十五年
  第十五卷       凡一十七年
  起丙寅宋髙宗紹興十六年盡壬
  午宋髙宗紹興三十二年
  第十六卷       凡二十七年
  起癸未宋孝宗隆興元年盡己酉
  宋孝宗淳熈十六年
  第十七卷        凡一十八年
  起庚戌宋光宗紹熈元年盡丁邜
  宋寧宗開禧三年
  第十八卷        凡一十七年
  起戊辰宋寧宗嘉定元年盡甲申
  宋寕宗嘉定十七年
  第十九卷        凡九年
  起乙酉宋理宗寶慶元年盡癸巳
  宋理宗紹定六年
  第二十卷        凡二十五年
  起甲午宋理宗端平元年盡戊午
  宋理宗寶祐六年
  第二十一卷       凡一十六年
  起己未宋理宗開慶元年盡甲戌
  宋度宗咸淳十年
  第二十二卷       凡五年
  起乙亥宋帝㬎德祐元年盡己邜
  宋帝昺祥興二年
  第二十三卷       凡一十五年
  起庚辰元世祖至元十七年盡甲
  午元世祖至元三十一年
  第二十四卷       凡一十七年
  起乙未元成宗元貞元年盡辛亥
  元武宗至大四年
  第二十五卷       凡一十八年
  起壬子元仁宗皇慶元年盡己巳
  元文宗天厯二年
  第二十六卷       凡二十三年
  起庚午元文宗至順元年盡壬辰
  元順帝至正十二年
  第二十七卷       凡一十五年
  起癸巳元順帝至正十三年盡丁
  未元順帝至正二十七年
  等謹案續資治通鑑綱目二十七卷明商輅等撰始于宋太祖建隆元年庚申訖于元順帝至正二十七年丁未大書分注悉準朱子綱目之例厥後周禮撰廣義散系各條之下其持議偏駮紀事失實名為續朱子之書實無能為役也明陳仁錫刋本取以附于朱子綱目之後用備宋遼金元四朝事實逮我
  聖祖仁皇帝御批綱目遂因仁錫之舊並是書亦予加批刋布其中紕繆間有
  駁斥而未嘗改正我
  皇上稽古示訓一稟大公
  洞燭是編之非如金禁女真人學南人衣飾乃敦儉由舊之美也䝉古額哷布格僣號于和林後自歸上都元世祖以其為太祖之裔不忍加戮止誅其黨乃敦族含容之度也而是書曲加詆毁又如巴拜以其子入見太子珍戬珍戬諭之以學漢人文字蓋欲其兼通經史也而是書刪改其文曰諭之以毋讀䝉古書則并其事實失之矣此其背謬之最甚者其他誣罔是非顛倒黑白不勝枚舉因
  命諸
  皇子及軍機大臣詳加考訂存其時事之可稽者易其論議之偏謬者更正板刻俾曲直不淆考驗可據卷首冠以
  𠡠諭及
  御製題辭于是春秋筆削之㫖燦然具在非獨是書之幸亦億萬世讀史論古者之幸也乾隆四十九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官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