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製文二集 (四庫全書本)/卷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二十五 御製文二集 巻二十六 巻二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御製文二集巻二十六
  碑文
  重修
  厯代帝王廟碑文
  厯代帝王之祀其凖古遷廟觀徳遺意而推而放之者歟書曰七世之廟可以觀徳疏家以謂世祧者迭遷徳盛者弗毁盖就一朝為言而周禮鄭氏四類注稱三王五帝九皇六十四氏咸祀之繁露引為自近遡逺之明證斯正合食所權輿然漢魏已來有司具儀率求之肇迹建都而不聞立廟洎唐迄明廟立而代以専祀開剏為常其制又缺焉未備我
  皇祖聖祖仁皇帝康熙六十一年
  勑諭禮官増祀苟非失徳失器即䝉業守成者皆得與饗我
  皇考世宗憲皇帝丕纉
  先型詳定位次
  臨御伊始
  親詣視成著於
  奎文者綦悉間考舊史所紀剏守難易之辨尠有折衷定論以是對揚曩昔所為法施於民者不克兼既其實獨斤斤於
  殿於
  門於
  坊具顔之曰景徳景徳焉爾徳故若是其偏而不舉耶寅惟
  
  宗懋敬厥徳咸秩孔修觀法之所存即知戒之所寓義至深逺大雅不云乎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召公奭迪王祈天永命一則云監於有夏再則曰監於有殷寖假入廟而徴統系由百世之後等百世之王一自昭代概之皆名之為勝國有不深厪夫屋與墟之儆而怵惕動容者哉顧於其間厯選
  列辟若稽古之化浹烝人治光往牒者罔不穆穆棣棣式在
  几筵崇異代同堂之報故於世數之遷而得其示戒於無形抑於世數之屢遷而不遷而得其垂法於有永稔乎此者觀徳之意愈以睪然而興矣
  廟自雍正癸丑繕葺距今且三十載爰以乾隆壬午出内帑金庀而飭之故事瓴甋甃以純緑兹特易盖正殿黄瓦用昭舄奕工告訖功適屆甲申季春吉祀祇承
  家法躬薦
  新宫已為長律述事掲言其大指㑹所司請製文並鍥諸碑復詳闡之如此
  寳相寺碑文
  嵗辛巳值
  聖母皇太后七旬大慶爰奉
  安輿詣五臺所以祝
  釐也殊像寺在山之麓為瞻禮文殊初地妙相端嚴光耀香界黙識以歸既歸則心追手摹系以贊而勒之碑香山南麓曩所規菩薩頂之寳諦寺在焉迺於寺右度隙地出内府金錢飭具庀材營構蘭若視碑摹而象設之金色荘嚴惟具惟肖寺之制甃甓幕圜不施杗廇桴棁而崇廣閎麗則視殊像有加經始於乾隆壬午春越今丁亥春蕆工既敬致瓣香而慶落之所司礱石以俟因記之曰文殊師利久住娑婆世界而應現説法則獨在清涼山固華嚴品所謂東方世界中菩薩者也夫清涼在畿輔之西而香山亦在京城之西然以清涼視香山則香山為東若以竺乾視震旦則清涼香山又皆東也是二山者不可言同何况云異矧陸元暢之答宣律師曰文殊随緣利見應變不窮是一是二在文殊本不生分别見倘必執清涼為道塲而不知香山之亦可為道塲則何異鑿井得泉而謂水専在是哉且昔之詣五臺禮文殊所以祝
  釐也而清涼距畿輔千餘里掖
  輦行慶向惟三至焉若香山則去京城三十里而近嵗可一再至繼自今億萬年
  延洪演乗兹惟其恒是則余建寺香山之初志也寺成名之曰寳相綴以偈曰
  㬅殊室利   七佛之師   經厯人間至福城東   東方世界   名曰金色常在其中   而演説法   摩竭阤國其東五峯   是名雪山   惟清涼境金剛窟聚   北代州是   大士示現妙相荘嚴   振大法輪   坐師子座師子奮迅   具足神威   中臺現身寺曰殊像   我昔瞻禮   發大宏願䖍誠祝
  釐 普諸福緣   相好印心   如月在水即幻即真   證真幻相   以此真幻還印金容   香山浄域   多祇樹園寳諦之西   營是寳相   荘校七寳晃曜大千   日面月面   了無分别我聞如是   文殊應緣   緣即随緣何有彼此   矧東西方   因見生名見即不拘   名亦不著   清涼香山非二非一   復念文殊   菩薩久住而此世界   實曰常喜   以常以久延祝
  慈禧   惟願自今   嵗萬又萬
  寳算盈積   如恒河沙   䕶妙吉祥
  生大歡喜   以是因緣
  夀復無量
  重修天津
  海神廟碑文
  渤海介析木之津襟帶畿輔揵雄闍而鞏之寔惟神京左絡翕受靈長厥利斯溥
  神故不列海瀆秩次康熙間盛京有汎舟之役袵波飈颿厥事迅蕆我
  皇祖嘉
  神之功飭廟薦馨祀在彛典我
  皇考詔即舊規重事葺治
  豐碑並峙昭鑠瀛際崇示禮秩莫不備舉越嵗既久風雨剥陊無以掲䖍妥靈乃發水衡鼎厥工楹輝雘新式奐式壮朕今春率
  皇祖舊章巡幸天津莅而謁禮為詩以落之盖自淀池循子牙𣶮海河既得悉其歸墟原委至則登觀海之臺澄波澶湉引控瀛棣東眺扶桑熻赩蔥鬱光延我陪都而旅順登萊廟島環拱羅布胥靖以安其旁穿壕坒場曝鹵出素邱如皜如牢盆之獲什倍而斥壤沮洳瘠不宜植於是蠲澤民之逋爰復憬然曰渤海之繫誠大矣凡海職納而兹所職乎納者尤要夫東南之海吸吞江河風濤是防治在塘堰若西北諸水滹滏漳易衛白或奔瀉千百里而永定最横且駛瀦以七十二淀瀹以三沽釃澹委輸厯直沽以入禹貢所謂同為逆河入海者此居其大半而崇沙外亘如户斯闑無拒而壅流乃軌注曩者京南州邑苦積潦載洩載導田廬用寧邇復相示咨度渠之墊者濬之隄之缺者續之施人力靡弗至洎覽五牐春灌夏禁啟塞以時匪潮弗盈匪寒弗縮嘘噏迴斡通乎自然固非人事補苴之可作而致而朕飢溺為念時罔不在民則因
  天之功其又敢不事事且海之為物既鉅受川迣波有宿有統與夫所以若雨暘迪節宣康又我民人而惠阜我田疇者咸依
  神庥洪惟我
  祖
  宗懐柔報祀𦙝蠁昭融厯有年所朕勤思下氓計安恬者甚摯亦惟
  神是憑蘄自今祇循儀軌宣道和令於以疏潤輯瀾俾暑無盛漲秋無霪霖用貽我甸人無疆之樂利嗣是百執事嵗有事於廟下醴芬牷腯無不恪共而
  神之彰靈效順以宏佑我邦家者亦永永弗替爰系其事於碑以示來許
  普樂寺碑記
  避暑山莊當興桓隩區直北地亘獅溝西南官廨民廬聚落殷羨獨其東偏列嶂邈緜周原案衍則諸經所稱廣長清浄於佛土宜乾隆乙亥西陲大功告成衛拉特各部長來㑹時事嘗肖西域三摩耶建寺曰普寧嗣是達什達瓦屬人内徙即次旅居環匝山麓越嵗乙酉復於迤左仿伊犁固爾札都綱建廟曰安逺然自廟南延望錘峯式塏式閎厥壤猶隙惟大濛之俗素崇黄教将欲因其教不易其俗緣初構而踵成之且每嵗山莊秋巡内外札薩克覲光以來者肩摩踵接而新附之都爾cq=456伯特及左右哈薩克東西布魯特亦宜有以遂其仰瞻興其肅恭俾滿所欲無二心焉咨之章嘉國師云大蔵所載有上樂王佛乃持輪王佛化身居常東嚮洪濟羣品必若外闢重闉疏三塗中翼廣殿後規闍城内叠磴懸折而上置龕正與峯對者則人天咸遂皈仰将作如制以丙戌正月經始洎丁亥八月訖工爰取普樂顔寺額而為之記曰自西人之瀕於塗炭也湫隘阽危不能終日朕則為之求寧焉既寧之後奔奏偕徠室家還定朕則為之計安焉既寧且安其樂斯在譬如佛影覆於鴿身四大得所離怖畏想生歡喜心蘄自刹那以逮億刼同遊春臺化宇樂其樂而不能名其樂真上樂耳雖然曷易臻此哉語曰民可與樂成難與慮始又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朕所由繼普寧安逺而命之為普樂者既以自慰且重以自勗而匪直梵文勝因福利之云云也記成并系以讃
  善哉大能仁   無去亦無住   以何因緣故現此説法身   人天咸䕶持   功徳甚希有云何稱上樂   自小千中千   暨三千大千法界無究竟   爾時兩足尊   甘露為灌頂一切諸衆生   若有情無情   念彼佛力者受特陀羅尼   三世諸如來   神力並如汝第一具根性   即身得證佛   其次小乗人得八大成就   靈丹浄眼方   徹地智慧劍空行遍周厯   延年無疾病   自洛义俱胝無量僧祇刼   萬行齊完滿   求福不唐捐普種福徳田   普蔭如意樹   普覆大慈雲普渡大願船   震旦閻浮提   清寧共安隠而彼狼荒俗   永脫修羅天   合十白佛言此是法王力   要知大自在   本分元自足無苦彊言樂   即堕分别相   樂故無名名上亦無等等   東峯開妙鬘   寳閣照旭光舉似日出處   了了正知見   光與日無盡誰識所本來   八寳莊嚴成   香華天樂備大㑹啟無遮   同證無上道













  御製文二集巻二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