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才能夠發動民眾——十一月在武大講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怎樣才能夠發動民眾——十一月在武大講演
作者:陈独秀
1937年11月
本作品收錄於:《我对于抗战的意见

 陈独秀:《我对于抗战的意见》。1938年2月亚东图书馆印行

  動員全國的財力人力需要民眾,軍隊前進作戰固需要民眾之援助,即軍隊後退亦需要民眾之援助,救濟傷兵,肅清漢奸,鞏固後方,無一不需要民眾的力量,如果我們還不曾忘記阿比西利亞皇帝曾因單靠軍隊不發動民眾而失敗的教訓,我們在抗日戰爭中,急需發動廣大的真正民眾——主要的是參加生產的工農民眾——這是無可懷疑的事。即在敵人也懂得這個。在蘆溝橋事變發生時,上海的日本報紙曾替告他們的政府說:“日本軍隊戰勝中國軍隊,是不成問題的;但如果全中國的民眾真的起來作民族解放的革命鬥爭,這便不是武力可以解決的了,政府應於此點深加註意”雲雲。

  開戰以來,無論政府黨或在野黨,都異口同聲的說要發動民眾,公開說不需要民眾的人,只是極少數。並且“全民抗戰”這句話,成了一切刊物上的套語;實際上如果允許我說句老實話,完全沒有這回事。所以空喊發動民眾,喊破了喉嚨,民眾也不會有多大的回聲,要民眾起來,必須考慮到怎樣才能夠發動民眾。

  我們須知:民眾是有高度意識和意誌的人類,不像牛馬可以隨著鞭子的聲影,叫他們行就行,叫他們止就止的;更不是無意識的木石或粉團,人們要把他們做成什麽東西就成為什麽東西;所以無論政府的命令或政黨的空口宣傳,都同樣沒有發動民眾的萬能。要發動民眾,參加抗戰:

  第一 必須解除民眾自身的痛苦。學生因為每日上課七八小時,尚且無法參加抗日工作,工人每日做工十二小時或十三小時,連星期日都不得休息,無論做日工或夜工,下了工疲乏得成了半死人,更沒有擔任抗日工作的可能了。農民耕地不足,衣食己很艱難,又加之以高租高利苛捐雜稅以及種種征發、敲詐,壓迫得他們不能活命,他們眼前的敵人是貪官汙吏、地主、土劣、保甲長,而不是日本軍隊,終年過這樣痛苦生活的農民,怎樣會有抗日的情緒。參加生產的工人農民,是最可靠最有力的民眾,絕非無業遊民可比,而且他們占全國人民之最大多數,他們不能起來抗日,還能發動什麽廣大的民眾呢?此外苛捐雜稅,向下層人民強派公債和裁員減薪,也足以減殺小商人小職員的抗日情緒;學生功課太繁忙,也沒有做抗日工作的時間。所以坐在沙發椅上,責備民眾不愛國,不起來抗日的人們,簡直和說“百姓無飯吃何不食肉糜”的昏皇帝是一樣的貨色!

  第二 必須讓人民有經常的組織。組織是一種力量,一切生物皆由無數細胞組織而成,細胞無力量,由無數細胞組織成各種器官,組織成各種生物,才發生各種力量;一盤散沙的民眾也自然沒有力量,民眾有了組織,而且是經常的組織,不是烏合之眾,便會發生偉大的力量。民眾自身的痛苦解除了,然後才談得上組織,也只有為解決自身的痛苦,民眾才會迫切需要組織,並且解決痛苦之真的實現,還是要靠民眾自己的組織力量。所以要發動民眾參加抗戰,必須立即恢復並充實由各業民眾自己選舉的自己的工會、學生會、商民協會、農民協會等。官辦的招牌的沒有民眾的民眾團體,在抗戰中,除了稟承上官命令發幾個通電以外,是不會有任何力量的。

  第三 必須讓人民有政治的自由。如果人民有了組織而沒有政治的自由,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自由,他們的組織力量,只會用於解決他們自身的痛苦上面,而不能用之於政治,抗日乃是一種政治鬥爭。人類是政治動物,人民必須有政治的自由才算得是自由民,是國民,而不是被征服的奴隸,奴隸是不會愛國的,奴隸是不會自動的為國家民族利益而舍命鬥爭的。在數千年專制政治之下,過著沒有組織沒有政治自由的痛苦生活,對於統治者,老是抱定“撫我者後,虐我者仇”的見解,國家與民族觀念,在我們的頭腦中,仿佛是一種奢侈品。所以現在要叫人民愛國,要叫人民起來為國家民族利益積極的對日抗戰,不但要解決人民自身的痛苦,不但要讓人民有自己的組織,尤其要讓人民有政治的自由,使人民自己真能感覺得自己是國家的主人,自身的利益與國家休戚相關,這件事決不是政府的命令和宣傳教育所能夠代替的。

  如果我們切切實實做到上述這三件事,發動民眾當然不成問題。或者有人認為這樣未免太發動了,我則以為沒有這樣的“太發動”,是不能夠抵抗站在我們眼前兇惡而有力的敵人,挽救國家民族之危亡的!

  此外還有一件事,也和發動民眾有關,就是政黨領導的問題。我們當然不能否認在發動民眾運動中政黨領導的作用,一國中有幾個政黨存在著,便必然發生政黨間爭取領導民眾的問題。這一問題,在歐美各國及日本,從來並不感覺有什麽嚴重,無論在平時或戰時,因為他們的政府黨及在野黨,都用發表政綱和公開的講演,爭取民眾到自己黨的方面來;各黨在民眾團體中亦各有分野,各自爭取群眾,爭取在團體中的領導權,無論黨爭如何劇烈,從未想像到根本不容許他黨爭取群眾,爭取領導權。至於近年以來,有幾個國家發生了一黨專政的怪現狀,根本不容許他黨存在,這便根本沒有什麽政黨間爭取民眾爭取領導權的問題。在中國,誰都不能說現行的政制是法西斯主義專政或共產主義專政,當然應該容許有黨派間爭取民眾的問題,並且可用先進的民治國家的所通行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並不特別嚴重。尤其是在民族危急存亡的今天,各黨各派合作救亡的呼聲,遍於全國,只要能夠發動民眾起來抗戰,誰愈多盡點力愈好,在野黨固義不容辭,政府黨亦無所用其疑忌,在野黨僅僅有了若幹民眾擁護,並不就能夠奪取政權。並且政府黨如果毅然決然采用上述三種辦法發動民眾,別的黨派能夠采用更激進的綱領,爭取得更多的民眾,這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即令抗日的綱領不同,政黨間遵循各國通行的辦法,各據自己的綱領及政策,努力宣傳,一任民眾之從違,以爭取民眾,這正能夠推動政治進步和提高民眾之政治水平;倘然以為這樣太過民主了,而采取不正當的甚至極卑劣的手段搶奪民眾,如用武裝打手和金錢來威迫利誘民眾,復拿民眾做自己的打手;造謠誣蔑對方,企圖一黨壟斷;利用政治勢力,利用民眾落後意識,甚至以黨員冒充民眾壓迫對方;政黨間,甚至一黨中各小派別間,如此這般非政治的無原則的強拉硬奪,不僅不能發動民眾,還會使已起來的民眾失望灰心而消極。大家如果不趕快覺悟,如果一直采用這樣的手段爭取民眾,我包管各黨各派將得不著一個民眾;其結果不是各政黨領導民眾抵抗敵人,而是敵人領導著漢奸滅亡中國!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