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子臺賦(並引或謂蘇過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思子臺賦(並引或謂蘇過作)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余先君宮師之友史君,諱經臣,字彥輔,眉山人。
    與其弟沆子凝皆奇士,博學能文,慕李文饒之為人,而舉其議論。
    彥輔舉賢良,不中第。
    子凝以進士得官,止著作佐郎。
    皆早死,且無子。
    有文數百篇,皆亡之。
    余少時常見彥輔所作《思子臺賦》,上援秦皇,下逮晉惠,反復哀切,有補於世。
    蓋記其意而亡其辭。
    乃命過作補亡之篇,庶幾君子猶得見斯人胸懷之仿佛也。

    客有自蜀遊梁,亻素關而東。
    覽河華之形勝兮,訪秦漢之遺宮。
    得巋然之頹基兮,並湖城之西墉。
    吊漢武之暴怒兮,悼戾園之憫兇。
    聞父老之哀嘆兮,猶有歸來望思之遺恫。
    籲大臺之讒頰兮,實咀毒而銜鋒。
    敗趙國於俯仰兮,又將覆劉氏之宗。
    間漢武之多忌兮,謂左右之皆戎。
    殺陽石而未厭兮,又瘞禍於宮中。
    忸君王之好殺兮,視人命猶昆蟲。
    死者幾何人兮,豈問骨肉與王公。
    惑狂傅之淺謀兮,不忍忿忿而殺充。
    上曾不鑒余之無聊兮,實有豕心。
    負此名而欲亡兮,天下其孰吾容?茍逭死於泉鳩兮,冀稍久而自理。
    遘大患於倉猝兮,懷孤憤於永已。
    念君老而孰圖兮,嗟肉食其多鄙。
    獨三老與千秋兮,懷愛君之眷眷。
    犯雷霆之方怒兮,消積禍於一言。
    既沈冤之無告兮,戮讒人其已晚。
    幸曾孫之無恙兮,或慰夫九原。
    雖築臺其何救兮,固知已矣之不諫。
    魂煢煢乎其歸來兮,蓋庶幾於復見也。

    昔秦之亡也,禍始於扶蘇。
    眇斯、高之羸豕兮。
    視其君猶乳虎。
    曾纊息之未定兮,乃敢探其穴而啖其雛。
    在晉四世,有君不惠。
    孽婦晨ず,強王定制。
    惟湣、懷之遭離兮,實追蹤於漢戾。
    顧孱後之何知兮,亦號呼於既逝。
    寫余哀於江陵兮,發故臣之幽契。
    仍築臺以望思兮,蓋援武以自例。

    嗚呼噫嘻,可吊而不可哂兮,亦各言其子也。
    彼茂陵之雄傑兮,系九戎而鞭百蠻。
    笑堯禹而陋湯武兮,蓋將與黃帝俱仙。
    及其失道於幾微兮,狐鬼生於左臂。
    如嬰兒之未孩兮,易耳目而不知。
    甘泉咫尺而不通兮,與式乾其何異。
    既上配於秦皇兮,又下比於晉惠。
    君子是以知狂聖之本同,而聰明之不可恃也。

    覽觀古初,孰哲孰愚?皆知指笑乎前人,而莫知後之視余。
    方漢武之盛也,肯自比於驪山之朽骨,而況於金墉之獨夫乎?自今觀之,三後一律,皆以信讒而殺子,昵奸而敗國。
    吾築臺以寄哀,信同名而齊實。
    彼昏庸者固不足告也,吾將以為明王之龜策。
    自建元以來,張湯、主父偃之流,與兩丞相、三長史之徒,皆以無罪而夷滅,一言以就誅。
    曾無興衰於既往,一洗其無幸。
    獨於據也悲歌慷慨,泣涕躊躇。
    嗚呼哀哉,莫有以楚靈王之言告者曰:「人之愛其子也,亦如余乎?」天道好還,以德為符。
    惟孟德之鷙忍兮,亦嗜殺以為娛。
    彼楊公之愛修兮,豈滅吾之蒼舒?恨元化之不可作兮,然後知鼠輩之果無。
    同舐犢於晚歲兮,又何怨於老瞿。
    吾將以嗜殺為戒也,故於末而並書。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