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陵長公主挽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思陵長公主挽詩
作者:吳偉業 
明末清初

    「貴主徽音美,前朝典命光。
     鴻名垂遠近,哀誄著興亡。
     託體皇枝貴,承休聖善祥。
     母儀惟謹肅,家法在矜莊。
     上苑穠桃李,瑤池小鳳凰。
     鸞音青繡屜,魚笏皂羅囊。
     沈燎熏爐細,流蘇寶蓋香。
     禊期陪祓水,繭館助條桑。
     綠綟芃蘭佩,紅螭薤葉璋。
     錫封需大國,喚仗及迴廊。
     受冊威儀定,傳烽羽檄忙。
     司輿停鹵簿,掌瑞徹珩璜。
     婺宿明河澹,薇垣太白芒。
     至尊憂咄咤,仁壽涕彷徨。
     酈邑年方幼,瓊華齒正芳。
     艱難愁付託,顛沛懼參商。
     文葆憐還戲,勝衣泣未遑。
     從容咨傅母,倥急詢貂璫。
     傳箭聞嚴鼓,投簽見拊床。
     內人縫使甲,中旨票支糧。
     使者填平朔,將軍帶護羌。
     寧無一矢救,足慰兩宮望。
     盜賊狐篝火,關山蟻潰防。
     逍遙師逗撓,奔突寇披猖。
     牙纛看吹折,梯沖舞莫當。
     妖氛纏象闕,殺氣滿陳倉。
     天道真蒙昧,君心顧慨慷。
     割慈全國體,處變重宗潢。
     胄子除華紱,家丞具急裝。
     敕須離禁闥,手爲換衣裳。
     社稷仇宜報,君親語勿忘。
     遇人專退讓,慎己舊行藏。
     國母摩笄剌,宮娥掩袂傷。
     他年標信史,同日見高皇。
     元主甘從殉,君王入未央。
     抽刀淩左闔,申脰就干將。
     啑血彤闈地,橫屍紫御汪。
     絕吭蘇又咽,瞑睫倦微揚。
     裹褥移私第,霑胸進勺漿。
     誓肌封斷骨,茹戚吮殘創。
     死早隨諸妹,生猶望二王。
     股肱羞魏相,肺腑恨周昌。
     賊遁仍函谷,兵來豈建康。
     六軍剺面慟,四海遏音喪。
     故國新原廟,群臣舊奉常。
     賵圭陳厭翟,題湊載轀輬。
     隧逼賢妃冢,山疑望子岡。
     銜哀存父老,主祭失元良。
     訣絕均抔土,飄零各異方。
     衣冠嬴博葬,風雨鶺鴒行。
     浩劫歸空壤,浮生寄渺茫。
     玉真圖下發,申伯勸承筐。
     沅浦余堯女,營丘止孟姜。
     君臣今世代,甥舅即蒸嘗。
     湯沐鄉亭秩,家門殿省郎。
     淒涼脂粉磑,零落綺羅箱。
     宅枕平津巷,街通少府牆。
     畫閑偕妯娌,曉坐向姑嫜。
     偶語追銅雀,無聊問柏梁。
     豫遊推插柳,勝迹是梳妝。
     菡萏鴛鴦扇,茱萸鸚鵡觴。
     大庖南膳廠,奇卉北花房。
     暖閣葫蘆錦,溫泉豆蔻湯。
     雕薪獅首炭,甜食虎睛糖。
     壯麗成焦土,榛蕪拱白楊。
     麋遊鳷鵲觀,苔沒鬥雞坊。
     荀灌心惆悵,秦休志激昂。
     崩城身竟殞,填海願難償。
     命也知奚憾,天乎數不臧。
     累歔床簀語,即窆寢園傍。
     半體先從父,遺骸始見娘。
     黃泉母子痛,白骨弟兄殤。
     夙昔銅駝泣,諸陵石馬荒。
     三年修荇藻,一飯奠嵩邙。
     寒食重來路,新阡宿草長。
     溪田延黍稼,隴笛臥牛羊。
     朽壤穿螻蟻,驚沙起鴰鶬。
     病樗眠廢社,衰葦折寒塘。
     列刹皇姑寺,馱經內道場。
     侍鬟稱練行,小像刻沈香。
     玉座懸朱帳,金支渡法航。
     少兒添畫燭,保媪伴帷堂。
     露濕丹楓冷,星稀青鳥翔。
     幡旄晨隱隱,鈴鑷夜將將。
     控鶴攀龍馭,驂麟谒帝阊。
     靈妃歌縹緲,神女笑徜徉。
     苦霧迷槐市,雌霓繞建章。
     歸酅思五廟,涉漢淚三湘。
     柔福何慚宋,平陽可佐唐。
     虞洲瞻返日,蒿裏叫飛霜。
     自古遭兵擾,偏嗟擁樹妨。
     魯元馳孔亟,芈季負倉黃。
     漂泊悲臨海,包含恥溧陽。
     本朝端閫閾,設制勝巖疆。
     虞順惇恭儉,時危植紀綱。
     英聲起北地,雅操邁東鄉。
     新野墳松直,招祇祠柏蒼。
     薤歌雖慘憺,汗簡自輝煌。
     諡號千秋定,銘旌百禩彰。
     秦簫吹斷續,楚挽哭滄浪。」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