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密勒评论报》的东家密勒君从巴黎写信给他的朋友说:“我在巴黎和会仔细观察了三个月之后,对于将来的世界和平,我觉得很怀疑。”怪不得他要说这话,我们读了三个月的电传报告,也就对于将来的和平十分怀疑了!

  (原载1919年7月6日《每周评论》第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