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痛苦(1919年6月29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每周评论》第二十五号里,我的朋友陈独秀引我的话“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要忍得住痛苦”。他又加上一句评语道:“我看不但爱情如此,爱国爱公理也都如此。”这几句话出版后的第三日,他就被北京军警捉去了。现在已有半个多月,他还在警察厅里。我们对他要说的话是:“爱国爱公理的报酬是痛苦,爱国爱公理的条件是要忍得住痛苦。”

  (原载1919年6月29日《每周评论》第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