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痛苦(1919年7月6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的朋友陈独秀被捕之前作了一条《爱情与痛苦》的随感录(本报第二十五号)。后来我也做了一条《爱情与痛苦》的随感录(第二十八号)。有一天,我觉得这个意思可以入诗,遂用《生查子》词调作了这首小诗。

  也想不相思,

  免得相思苦。

  几度细思量,

  情愿相思苦!

  (原载1919年7月6日《每周评论》第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