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愧郯錄 卷二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三

愧郯録卷第二八則

       相 臺 岳 珂

    近屬名制

國朝 宗屬本未定聯名之制 藝祖友悌

因心凡 宣祖本支之在子行者皆冠徳字

賜名授爵俱無等差 熙陵繼序初更用元

字以别大統自是而後 真皇之子従衣扵

藝祖魏王諸孫賜名惟字承字者不聨 神

廟之子従人於 英宗諸孫吴益二邸之賜

名孝字者亦不聨 徽祖之子従木於 神

祖諸孫吴楚二邸之賜名有字者又不聨不

惟不聨且無用一字者是皆親堂兄弟従姪

以降従可知也 紹興 乾道以来 孝支

三邸鼎立孫枝出閤始皆用一名 光宗

今上敬叙天彞務従其厚莊文魏王之後俱

聨所従以示無間蕚樓環邸雍怡之風蓋視

藝祖為有光矣然 宗廟至重貴於有别恩

義之稱豈 聖心固自有所輕重歟

    宗廟舊諱

紹興文書令曰 廟諱 舊諱正字皆避之

故 哲宗 孝宗之舊諱單字者凡三皆著

令改避惟 欽宗舊諱二字一則從丄從回

從旦一則從火從亘今皆用之不疑又令之

注文曰 舊諱内二字連用爲犯若文雖連

而意不相屬者非故 太宗 仁宗 英宗

神宗之舊諱二字者凡八皆著令不許並用

惟 孝宗舊諱從伯從玉從宗者今亦聮書

自若甚至有以為名者珂竊謂 尊 祖事

神固存終諱 祖宗酌禮用中單字則盡避

二字則不連不簡不苛惟情之稱弗可改也

欽皇祔清祏稱宗而 舊諱之避乃不得與

諸廟比 孝廟初潜故名雖已賜更然上擬

英祖亦正同 濮邸故事 真 神二朝初

亦與宗藩聨稱既改復諱顧今獨不然皆非

也 孝宗㑹要史諜皆不著初名殊不知

英宗正史 實録 㑹要蓋皆嘗書之遂使

舊諱罕傳後世莫考當世士大夫猶有不及

知者容臺史觀之失不既甚乎李心傳繫年

要録載此諱扵 紹興二年五月辛未明年

二月庚子除和州防禦使復見焉它書則未

之載也

    舊諱訓名

太宗舊諱自 大中祥符二年六月二十四

日 詔中外文字有與二字相連及音同者

並令廻避至 寳元元年四月四日翰林侍

讀學士李淑奏請毋得連用 真宗舊名

治平元年十一月三日翰林學士賈黯奏請

毋得連用 仁宗舊名自後遂著之文書令

以為不刋之典然珂嘗攷今宗室訓名或犯

舊諱私謂不安㕘稽典故則可疑者有三而

大可據者有一 景祐四年正月十三日

詔自今宗室訓名令宗正寺與修玉牒官同

議定勿得重疊夫重疊猶不可而可與 舊

諱重乎一可疑也 治平三年七月十九日翰

林學士承㫖張方平言 皇族賜名其屬絶

無服而異字同音或上下一字同者請勿避

従之則是 治平以前凡同族之名一字之

同皆在當避之域曰同族且不可而况 宗

廟乎二可疑也 紹聖三年五月十九日宗

正寺丞宋景年奏請宗室賜名非袒免親本

家命名扵本祖下有服親雖音同字異並避

扵本祖下無服親及别祖下有服親即音同

字異許用扵别祖下無服親非連名即雖本

字亦許用 從之 舊諱則非正諱矣其視

音同字異者不猶重乎三可疑也 大中祥

符八年六月十五日 詔改含光殿名曰㑹

慶以光字乃 太宗舊名之上字故避之光

字舊名之偏諱也自二年已 詔但禁連用

而今又六年之後乃改殿名豈非殿名常用

之稱與文書偶及者為不同乎殿名猶易而

屬籍            燾續通

鑑長編 天聖六年九月丙午兵部郎中集

賢院修撰楊大雅知制誥大雅初名侃以犯

真宗舊諱 詔更之此乃灼然明據以此論

之不特宗姓非所當為庶姓士大夫或襲用

之亦非也 㑹慶為 孝宗誕節與殿名複

出 哲宗神御殿名曰重光又自 慈聖后

以来再以入廟號似違 祥符故事云

    御名不聨字

熈陵即祚之踰年二月庚子有 詔更 御

名 制曰王者對越上天祗見九廟凡因祭

告必著名稱思稽古以酌中貴難知而易避

爰遵故事載易嘉名此當時 播告之㫖也

珂按𠝹太宗𥘉諱上字與𠝹藝祖聮稱𠝹建

隆造邦巳改從光字復與魏悼王同行 太

平興國𥘉旣膺𠝹大統魏悼王改從廷字以

避尊尊之稱至是甫四閱月復 詔改焉雖

更定之意具如𠝹詔書其實去聮文尊王統

所以辨名分示等威也 眞宗本聮元年旣

立爲𠝹皇太子遂用單名而太支八主仍

舊字為行不復改 仁皇在㫒邸 英祖

濮藩名亦二字及正承祧之名則皆改焉

聖謨昭昭可攷而見 真宗之子周王祐本

亦二名以避 聖祖諱而損其一因偏傍有

衣字與 仁宗諱偶合元非初制如温昌信

欽四王皆 徽宗追賜名具載 國史 仁

宗三王名皆躔日是為 皇子諸王一賜即

為單名之始然率縁殤折非既長而並命者

英宗又未及正東宫 神宗初與吴益二王

並賜名従頁及 治平不豫之際匆猝中無

以故事建明乞更名者 熙 豐友愛天至

遂因循不復議 元豐末命 哲宗自延安

王主鬯時御名與 神宗諸王皆聨人字遂

詔改今諱不復聨誠得 祖宗别微之本意

徽 髙自藩邸入 登大寳誤循 治平故

事止仍舊名 欽宗雖久在震方亦嘗一再

賜名然鄆寵方偪語諱滋繁固莫容有建言

者 宣和内䄠狄師日侵亟决大議何暇它

及 孝宗猶改之而後升儲 乾道兩下

貳極之詔皆仍舊名以播告 今上承大統

潜躍之名亦不復改雖曰 阜陵制義之重

聖心有所不欲更而尊 君之誼則非矣

    淳熈南衙

周益公必大玉堂雜紀曰 乾道七年四月

甲子詔 皇太子判臨安府用 至道故事

也或謂當以太中大夫爲判官通領府事恐

名稱未正遂議改尹而以侍従爲少尹餘判

官用卿監郎官丁卯将鎖院降麻或又疑宣

麻給告非待 儲貮之禮己巳後省官禮官

㑹議扵史院檢照唐太宗征遼命太子監國

及大帝命太子受諸司啟事或詔或制視麻

為重可以作則 上然之庚午偶當日被

宣范紫㣲成大先以侍講遞宿聞報遽出薄

莫至玉堂御藥李忘其持 御封  御筆

皇太子某宜領臨安尹可依此降制三皷進

草因奏此       當付有司施行

竊恐 皇太子别無被受欲依自来 詔書

體式略換首尾書寫一通降付 皇太子今

擬定格式進 呈如賜 俞允乞速 批降

付下 御筆批依辛未遂告 大廷惟此稀

闊盛典適以史官備討論詞臣㕘潤色復得

宸翰寳蔵于家非儒生之榮遇乎珂按 本

朝親王為南衙故實有四 建隆二年七月

壬申 太宗以晉王為開封尹同平章事

開寳九年十月庚申魏悼王廷美以齊王為

開封尹 雍熙二年十月甲辰昭成太子元

僖以陳王為開封尹兼侍中 淳化五年

月壬申 真宗以夀王為開封尹東宫為南

衙故實有二 至道元年八月壬辰 真宗

以皇太子為判開封府 宣和七年十一月

戊午 欽宗以皇太子為開封牧歴考二端

親王為尹 東宫為判為牧自有明據然則

必大所行制詞有所謂肆考南衙之故實一

新大尹之多儀及名稱未正者皆誤也至扵

府寮之制 國初紀載雖簡初無異稱 雍

熈陳王之命實以戸部郎中張去華為判官

殿中侍御史陳載為推官並 召見就遷去

華為左諌議大夫雖與太中大夫之制若相

協要亦王府之制耳 至道升 儲有司又

言 皇太子兼判開封府其所上表状即書

皇太子位其當申中書樞宻院狀秖判官等

書 詔従之則是時亦無用少尹為參佐者

在承平時著位尹蓋尹正之常稱雖以 熙

定二陵在藩日常爲而使少尹權知府事然

自 崇 觀以後例以除官且著令别設牧

以待親王矣且自尹而少本略爲差降以

帝儲之重而下與有司聮稱謂固不可 淳

熈五年閏六月魏惠憲王愷以江陵尹進兼

雍州牧牧尹秩序之别蓋如此雖内外有異

而藩王猶可爲牧 東宫乃反爲尹此尤大

不可者也若以 宣和舊典出於 内禪巳

定不欲循用則稱判爲宜若尹則無别矣

    孝明后制

太祖實録 建隆元年七月甲申立 皇后

制曰朕受天景福故父事髙穹率土樂推乃

子視黔首坐明堂而讀時令正中禁以崇國

風庶資博厚之功用廣邦家之業禀長樂之

慈訓舉長秋之舊章乃命有司告于清廟咨

爾琅瑘郡夫人王氏象緯炳靈公侯貴胄挺

天人之竒表㑹王者之昌圖朕昔在列藩常

觀内助奉晨昏而㒺倦服浣濯而無辝賛予

開國之基賴爾宜家之慶翬衣未舉椒掖難

虚既侔大姒之賢宜易小君之號貽謀百世

正位六宫可立為皇后爾其佐佑興運恢張

内朝樛木垂隂期于逮下桂華委照法彼無

私顧彤管之在旁思大練之為美若此則緱

山餘烈配沙麓之嘉祥淮水長源接銀潢之

濬浪后妃之徳史冊有光勉修令名往踐厥

位仍令所司擇日備禮冊命珂按 制詞中

首稱咨爾實與冊文無異至入尾詞先書可

立為 皇后復申命戒始用 廷告體令所

司備冊與今制殊不同此蓋 國朝立 后

第一典故不可不詳訂也

    宗族之别

政和三年閏四月丙辰 詔改公主為帝姬

郡主為宗姬縣主為族姬珂按 本朝嬴姓

而用姬為稱謂雖 詔書明言考古立制宜

莫如周然要是蔡京輩誤讀漢書薄姬丁姬

輩名字謂姬本婦人通號故循而用之耳

建炎改制議者之論已詳不復複出第宗族

二字本以别親疏似亦差互攷之春秋襄公

十二年秋九月吴子乗卒左氏因其臨扵周

廟而别白之曰凡諸侯之䘮異姓臨於外同

姓扵宗廟同宗扵祖廟同族扵禰廟杜征南

預又従而釋之曰同族謂髙祖以下如此則

族之親於宗明矣今乃反之尤失所宜京輩

當時固位士多随聲是非或者因孰語先後

為次蓋初不致考也

    聖㫖敎令之别

國朝所司承 㫖之别 乗輿稱聖㫖 中

宫稱敎旨 儲闈稱令旨 天聖以後 母

后或御東朝廷則稱聖㫖否則稱敎如初

孝皇初膺内襢 徳夀方具慶務極尊崈

太上皇后亦得稱聖旨珂按秦漢而下天子

稱制詔繼别為敕母后東宫諸侯王稱令下

雖郡守亦稱敎無名為㫖者惟自魏晉而下

乃有之然則承 㫖行事本取指撝之義以

従尋常簡便之稱大事則有 制可宣布則

有 詔書除授則有 敕命互見扵用要不

相揜而實非古制也晉書文帝紀司空鄭冲

勸進九錫之文曰明公宜承奉聖㫖受兹介

福允當天人則聖旨之名已見扵魏矣詳其

義趣特出一時之文若曰宜奉承聖上之㫖

意而已非文書皆然以為常式也唐尚書掌

上逮下之制六無聖㫖之名惟中書王言之

制七五曰敕㫖百官奏請施行則用之與冊

書制書慰勞發敕敕書敕牒殊析不同則敕

㫖本以便事從簡其意灼然可見但當時未

全稱聖㫖耳如延英面對或稱進止則又或

進或止取扵宸斷之義今 奏劄猶襲用之

五代相承每事稱進止亦與此同一源委若

中宫稱教 儲闈稱令而繫以㫖則史傳雜

見未之考詳漢尊母后例得稱詔如薄后雖

非稱制得詔有司追封竇后父爲安成侯是

也齊梁以來或稱令如蕭統文選所載任昉

宣徳皇后令是也唐尚書之制四曰令皇太

子用之五曰教親王公主用之而不明著母

后中宫之所稱其見扵史者亦旁附随事以

立文而已且㫖者一時之名而敎令則典則

之常也文選所載傅亮為宋公作脩張良廟

楚元王墓教之類前稱綱紀如詔書之前以

門下為稱也唐皇太子令書左庶子畫諾右

庶子畫日如制書之後有制可之畫也則此

文書體式之當然而不可以繋㫖以為稱其

理無疑還考扵唐則固嘗聨敇以為稱矣以

教以令上擬扵敇則雖聨其何傷也然竟莫

究其所以始惟髙峻小史晉書王沉傳載沉

為豫州刺史下敎求言主簿禇䂮曰奉省敎

㫖伏用感歎渚宫故事載晉羅友在亘温府

同府有得郡者温為坐叙别友亦被命至尤

遲晚温問之答曰臣昨奉敎旨出門見鬼揶

揄云我只見汝送人上郡何不見人送汝上

郡南史鮑泉傳梁元帝承制従獄中起王僧

辯代泉為都督泉拂席坐以待之僧辯入乃

背泉而坐曰鮑郎卿有罪令㫖使我鎖卿卿

勿以故意見期則二字聨㫖以稱殆習孰因

簡便而遂以為常耶然令體重也敎體輕也

漢侯王郡守之用唐尚書七等之别亦可稽

矣以 東朝而猶稱敎則非所以致 人主

尊 親之誠此 孝宗之孝所以不能安也

既 詔 太上皇后稱聖㫖而胡忠簡銓在

後省猶執不可曰大哉乾元至哉坤元聖人

固嘗有其辨其言深切著明而 聖意篤扵

奉 親竟弗之許故近世 夀慈 夀康皆

稽以為據珂嘗申攷 治平三年正月丁丑

濮議之詔 英宗嘗頒手札稱 慈聖光獻

太后為慈㫖 紹興元年五月十五日刑部

尚書權兼禮部尚書胡直孺等凖 詔討論

昭慈冊禮其於 欽聖憲肅皇后 元符三

年五月之詔亦止稱慈㫖此乃 本朝故事

固不可不㕘著也 孝皇初 詔陳魯公康

伯嘗乞以慈㫖稱而 孝惠以為輕此蓋

特制劉良李周翰注文選曰秦法皇后太子

稱令諸公王稱敎令者命也教者教示扵人

也蔡邕獨斷曰諸侯言曰敎然則中宫亦當

稱令云




愧郯録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