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後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愧郯錄 後序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後序

郯猶國也夫子之所辱問焉取而名編摭其

意而已不直一愧也嘗試考之士君子之爲

學恥一物之不知等千百載而上倚相所未

讀序書所弗紀歴歴如一日焉顧於古乎何

有而迺立人之朝當

今之丗於其目擊而身履者疑弗問問弗辨

辨弗篤曾猶可以愧贖而謂郯云乎哉郯云

乎哉李衛公唐人第一流也其立言以厲丗

蓋不茍然矣公之言曰臺閣典章本公卿子

弟之責亦惟以其所習聞者而諉之也諉斯

恕之矣幸生

文明化成之代未能奮已所學䇿勲觚鉛碌

碌以爲丗祿羞人以其習而諉之丗即其諉

而取之略於遠而問之以邇舍夫古而責之

以今非恕何居而且俛而受之又從而文之

以辭盍知夫逆求其可承從容丈席間誼國

君臣跫然相顧起不期之歎失官之恥徧中

國無能自逭於聖人之譏則郯固未易企而

亦未易以愧言也愧其所不當愧附其所不

容附吾名贅矣然猶有願言者謂志於愧不

若志於慕愧於恕不若愧於聒請書衛語併

勉方來是嵗後三月望珂後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