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天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反“漫談” 憂“天乳”
作者:魯迅
革“首領”
本作品收錄於《而已集

《順天時報》載北京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歐陽曉瀾女士不許剪髮之女生報考,致此等人多有望洋興嘆之概云云。

是的,情形總要到如此,她不能別的了。但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為還有光明。不過也太嫌“新”一點。

男男女女,要吃這前世冤家的頭髮的苦,是只要看明末以來的陳跡便知道的。〔我在清末因為沒有辮子,曾吃了許多苦,所以我不贊成女子剪髮。北京的辮子,是奉了袁世凱的命令而剪的,但並非單純的命令,後面大約還有刀。否則,恐怕現在滿城還拖著。女子剪髮也一樣,總得有一個皇帝(或者別的名稱也可以),下令大家都剪才行。自然,雖然如此,有許多還是不高興的,但不敢不剪。一年半載,也就忘其所以了;兩年以後,便可以到大家以為女人不該有長頭髮的世界。這時長髮女生,即有“望洋興嘆”之憂。倘只一部分人說些理由,想改變一點,那是歷來沒有成功過。

但現在的有力者,也有主張女子剪髮的,可惜據地不堅。

同是一處地方,甲來乙走,丙來甲走,甲要短,丙要長,長者剪,短了殺。這幾年似乎是青年遭劫時期,尤其是女性。報載有一處是鼓吹剪髮的,後來別一軍攻入了,遇到剪髮女子,即慢慢拔去頭髮,還割去兩乳……。這一種刑罰,可以證明男子短髮,已為全國所公認。只是女人不準學。去其兩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學男子也。以此例之,歐陽曉瀾女士蓋尚非甚嚴歟?

今年廣州在禁女學生束胸,違者罰洋五十元。報章稱之曰“天乳運動”。有人以不得樊增祥作命令為憾。公文上不見“雞頭肉”等字樣,蓋殊不足以饜文人學士之心。此外是報上的俏皮文章,滑稽議論。我想,如此而已,而已終古。

我曾經也有過“杞天之慮”,以為將來中國的學生出身的女性,恐怕要失去哺乳的能力,家家須雇乳娘。但僅只攻擊束胸是無效的。第一,要改良社會思想,對於乳房較為大方;第二,要改良衣裝,將上衣系進裙裏去。旗袍和中國的短衣,都不適於乳的解放,因為其時即胸部以下掀起,不便,也不好看的。

還有一個大問題,是會不會乳大忽而算作犯罪,無處投考?我們中國在中華民國未成立以前,是只有“不齒於四民之列”者,才不準考試的。據理而言,女子斷髮既以失男女之別,有罪,則天乳更以加男女之別,當有功。但天下有許多事情,是全不能以口舌爭的。總要上諭,或者指揮刀。

否則,已經有了“短髮犯”了,此外還要增加“天乳犯”,或者也許還有“天足犯”。嗚呼,女性身上的花樣也特別多,而人生亦從此多苦矣。

我們如果不談什麼革新,進化之類,而專為安全著想,我以為女學生的身體最好是長髮,束胸,半放腳(纏過而又放之,一名文明腳)。因為我從北而南,所經過的地方,招牌旗幟,盡管不同,而對於這樣的女人,卻從不聞有一處仇視她的。

九月四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