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冠雄雞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截冠雄雞誌
作者:李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7

翱至零口北,有畜雞二十二者,七其雄,十五其雌,且飲且啄,而又狎乎人。翱甚樂之,遂掬粟投於地而呼之。有一雄雞,人截其冠,貌若營群,望我而先來,見粟而長鳴,如命其眾雞。眾雞聞而曹奔於粟,既來而皆惡截冠雄雞,而擊之,而曳之,而逐出之,已而競還啄其粟。日之暮,又二十一其群,棲於楹之梁。截冠雞又來,來如慕侶,將登於梁,且棲焉。而仰望焉,而旋望焉,而小鳴焉,而大鳴焉,而延頸喔咿其聲甚悲焉,而遂去焉。去於庭中,直上有木,三十餘尺,鼓翅哀鳴,飛而棲其樹顛。翱異之曰:「雞,禽於家者也,備五德者也,其一曰‘見食命侶’,義也,截冠雄雞是也。彼眾雞得非幸其所呼而來耶?又奚為既來而共惡所呼者而迫之耶?豈不食其利背其惠耶?豈不畏喪其‘見食命侶’之一德耶?且何眾棲而不使偶其群耶?」或告曰:「截冠雄雞,客雞也,予裏東鄙夫曰陳氏之雞焉,死其雌,而陳氏寓之於我群焉。勇且善鬥,家之六雄雞,勿敢獨校焉,是以曹惡之,而不與同其食及棲焉。夫雖善鬥且勇,亦不勝其眾而常孤遊焉。然見食未嚐先啄,而必長鳴命侶焉。彼眾雞雖賴其召,召既至,反逐之,昔日亦猶是焉。截冠雄雞雖不見答,然而其跡未曾變移焉。」翱既聞之,惘然感而遂傷曰:「禽鳥微物也,其中亦有獨稟精氣,義而介焉者。客雞義勇超於群,群皆妒焉,尚不與儔焉,況在人乎哉?況在朋友乎哉?況在親戚乎哉?況在鄉黨乎哉?況在朝廷乎哉?由是觀天地間鬼神、禽獸,萬物變動情狀,其可以逃乎?」吾心既傷之,遂誌之,將用警予,且可以作鑒於世之人。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