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雲之中之青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戰雲之中之青年
作者:易白沙
1916年2月15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

 

逄逄戰雲。一西一東。一南一北。吾青年聞見所涉之世界。巳成一伏屍流血。寡妻孤子。傷心慘目之世界。吾青年生長優遊寄托之國家。巳成一幹戈紛起。黔首流離。存亡危急。救死不遑之國家。吾青年今日之藐躬。遭茲世界。處茲國家。其責任重大。不啻背負四百兆男女老幼之哀樂。且肩擔六大洲人類之榮枯。愚為斯言。實非誇語。更非故造危詞。聳動青年諸君子之清聽。凡個人與國家。國家與世界。言笑動止。罔不息息相關。倘自放棄其責任。則父母妻子。仰事俯畜。飲食衣服。思想言論。當一一俯首靜待他人裁制。離魅罔兩。肖翹惴耎。隨地可以停止我之發言權。而我青年時代之生涯。將如朝菌蟪蛄。僅生息此晦朔春秋範圍以內。如嬰兒老朽。惟啼笑展轉於床簀咫尺之間而己。斯人也。側身天地。尚安有絲毫價值之可言。放棄責任之青年。即一錢不值之青年也。即朝菌蟪蛄嬰兒老朽。而非青年也。所謂責任者。非朝發一議曰諷世。夕倡一論曰救國。出疆載質。幹說當軸。朋黨比周。競奪聲譽。大敵當前。猶爭私憤。覆巢在目。且攘利權。此實人群之蟊賊。不得尊為救世救國敢負責任之青年。彼利權之奴也。情欲之奴也。以較放棄責任者之奴於他人。無所擇其妍媸。

放棄責任者勿論矣。競利權而恣情欲。亦與負責任之實絕不相類。惟願目前一巳茍安。罔惜他日喪邦禍國。以責任為利權情欲之犧牲。以利權情欲為責任之代價。專制政治。則爭帝王。共和國家。則爭總統。從事政黨。則造言相詆。服役百僚。則群相構陷。將帥握符節。則視異軍為仇讎。縉紳長閭裏。則目鄰邑為敵國。甚至一學校之師徒。一言論之報紙。一通有無之商賈。一化百材之工藝。亦多偏於感情。趨重利權。同室操戈。勇於私鬥。邦人特性。往往以社稷人民。為利權情欲殉葬之冥器。觀於亡明之季。朱氏子孫。閨閣大臣。疆場將領。莫不相排相嫉。相攻相奪。相掣肘。相牽制。洪承疇吳三桂之徒。且引盜入室。為王前驅。使滿洲最少數遊牧民族。鞭笞神州。宰制華夏。我國人至今猶受其遺毒焉。此中國過去之青年。放棄責任。競競於利權情欲之咎也。人於水鑒。無如民鑒。亡明之民。可以鑒矣。今祝禱現在之青年。勿放棄責任。尤必先祝禱現在之青。年犧牲利權與情。欲絕此兩大妖。魔乃可與言責任。矣

責任者果何物耶。精潔純白。堅忍沈毅。出於良知之自然。不可旁代。不可中立。發動非由情欲。希望不在利權者也。如孝子之救父。忠臣之抗國。慈母之保赤子。俠士之重然諾。全由一己精神。振蕩發越。用誌所在。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山土焦而不熱。赴湯蹈火。死不旋踵。以求心之所安。當孝子忠臣慈母俠士。險阻艱難。負其責任而趨。鄰人之子。謂孝子曰。吾代救汝父。他國之大夫。謂忠臣曰。吾代衛汝國。東鄰老媼。謂慈母曰。吾代保汝子。遠方丈夫。謂俠士曰。吾代踐汝諾。假令孝子許之。則失其為子之資格矣。忠臣許之。則失其為臣之資格矣。慈母許之。則失其為母之資格矣。俠士許之。則失其為士之資格矣。何也。彼各立於良知上主人地位。絕對不容他人代盡其責任者也。此種責任心。至精潔純白。絕無絲毫他種卑劣蕪薉之原質。醞釀錯雜其間。我責任重大之青年。尤不可不辨析此界說焉。

嗚呼。今日何日。我青年之父。待救亦極矣。青年之國。待抗衛亦亟矣。青年之赤子。待保抱攜持亦亟矣。青年之然諾。待踐行亦亟矣。幹戈環繞於吾人之四周。幹戈之外。又有幹戈以環繞焉。何地無號啼之聲。何處無死亡之慘。空氣呼吸。何一非血雨腥風。禍災遷移。何一不驚心動魄。愚者於此時。追責戎首。夫戰爭之起。必有遠因。歐洲之大決鬥。乃外交上四五十年之歲月所演成。中國之鬩墻。則歷史上四千年所栽余蘗也。服上刑者。非墓木已拱。即華發墮顛。皆過去之青年。於今日人類痛苦。巳無補救。祗供歷史學者憑吊之材料已耳。智者於此時。又推測將來。吊死扶傷。培養元氣。以恢復人間百福。此固慈善事業中第一問題。維持永久和平。廓清野心家之侵略主義。尤人生應有之籌策。凡此所陳。談何容易。蓋非數十百年慈祥愷悌之仁人。公同討論。斷難成就。是乃未來之青年所有責任也。吾今日現在之青年。萬難放棄之責任。不在追咎既往。與推測將來。惟在目前千金一刻之轉瞬光陰。救父抗國保赤子踐然諾而巳。救之抗之保之踐之之道。惟撫劍疾視。求敵一人。不必如項籍學萬人敵。範希文胸中有數萬甲兵。各奮匹夫之勇。廓清世界之戰雲。與國內之戰雲而已。

歐洲戰雲。彌漫世界。吾青年本無中立之理也。彼抱負大塞爾維亞主義之青年。擊死奧大利之男女兩青年耳。竟演成一折天柱絕地維空前之大決鬥。始則奧塞二國之眥睚。於是俄人與焉。德人與焉。法人英人與焉。如比利時。如魯森堡。如黑山國。如勃牙利。如土耳基之弱。如意大利之中立。皆聯袂投入戰爭。惟恐或後。印度埃及阿拉伯波斯。諸亡國遺民。亦且見獵心喜。躍躍欲試。東方日本。風馬牛不相及也。乃隔萬里重洋。通哀的美敦書於德人。皆以加入交戰團為榮幸。以血飛肉舞之場為俱樂部。論者爭傳某國協約。某國同盟。某國外交。某國運動。其實皆非也。諸國之青年。各尊重其責任心耳。而不然者。我之青島。切膚巨痛。較諸協約同盟外交運動。其關系孰深。胡為從壁上觀戰耶。郁郁泰山。美哉國乎。我青年一旦放棄其責任。遂使清夜胡笳。雜吹於鄒魯縉紳先生之門。而五月七日最後通牒。無形之滅亡。視比利時塞爾維亞之山河破碎。為辱幾何。非我青年不負責任之咎而誰咎哉。

此次國內之紛爭。是非曲直。非本題所欲論。但計國勢安危。道德存亡。身世榮辱。我青年肩上之責任。實萬無放棄之余地。萬無中立之理由。此而放棄。此而中立。譬諸野彘。兩虎相遘。耽耽逐逐。爪牙奮張。彘守局外。終為勝者之犧牲。譬諸齊姬。遇兩蕩子。富均貌敵。嫉妒尋仇。機阱構陷。齊姬傍觀。惟供勝者之狎玩。犧牲者放棄之結果也。狎玩者中立之報酬也。愚何敢以鄙悖不情之喻。侮我青年。惟皇天無親。降此喪亂。我國家地位。實去野彘無幾。我國民資格。若再經一次墮落。其高於齊姬幾何。決非愚者所能忖度。儒家有恒言曰。今有同室之人鬥者。救之。雖被發纓冠而救之可也。鄉鄰有鬥者。被發纓冠而往救之。則惑也。雖閉戶可也。此辨別人生責任。有當負者。有不當負者。夫鄉鄰血鬥。未嘗不擾亂公安。與其閉門高枕。受池魚之殃。奚若仗義執言。肅清風紀。使貪人敗類。不容於鄉裏。吾國青島中立。所損利權。等於甲午庚子之役。是即閉戶主義所遺之辱焉。矧今者禍起門內。無戶可閉。我青年唯一之責任。惟祈諸良心判其曲直。仗劍而起。左袒其兄也可。左袒其弟也亦可。而袖手旁觀則不可。以非他人他國之事。無中立之余地也。予聞夏之亡也。桀與其屬五百人。徙於齊。齊民不從。徙於魯。魯民復奔。其屬五百人遂蹈海焉。此視田橫之客未見其劣也。吾青年果不放棄責任。雖之齊之魯之海。亦無不可。況從事桑林之舞乎。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