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楚望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戴楚望集序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

世宗皇帝自郢入繼大統。戴楚望以王家從來,授錦衣衞千戶。其後稍遷至衞僉事。嘗典詔獄。當是時,廷臣以言事忤旨,鞫繫者先後十數人。楚望親視食飲、湯藥、衣被,常保護之,故少瘐死者,其後往往更赦得出。如永豐聶文蔚,以兵書被繫,楚望更從受書獄中,以故中朝土大夫籍籍稱其賢。

嘉靖四十四年,予中第,居京師。楚望數見過,示以所為詩。其論欲遠追漢、魏,以近代不足為。予益異之。予既調官浙西,遂與楚望別。隆慶二年春,朝京師。楚望之子樞,裒其平生所為文百卷,謁予為序。蓋楚望之於道勤矣。

始,楚望先識增城湛元明。是時年甚少,已有志於求道。既而師事泰和歐陽崇一、聶文蔚。至如安成鄒謙之、吉水羅達夫,未嘗識面,而以書相答問。及其所交親者,則毘陵唐以德、太平周順之、富平楊子修,並一時海內有道高名之士。予讀其所往來書,大抵從陽明之學,至於往復論難,必期於自得,非苟為名者。噫,道之難言久矣。有如前楚望所為師友,皆以卓然自立於世,而楚望更與往來上下其議論,則楚望之所自立者可知矣。予之初識之,特謂其典詔獄,為國家保護善人,以為武臣之慕義者也。及稍與之親,觀其論詩,欲上追古作者,又以為學士大夫之好文者也。蓋不知楚望之於道如此。

昔魏舒為將軍鍾毓長史,毓每與參佐射,舒常為畫籌。一日,令舒備偶。毓初不知其善射,而舒容止閑雅,發無不中。毓歎曰:「吾之不足以盡君才,如此射矣。」楚望之初不以語予者,豈其不欲以自見歟?抑何予之知之之晚耶?抑以予之不及於此歟?

予與諸公生同時,間亦頗相聞,顧平日不知所以自信。嘗誦易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老子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故黯黯以居,未敢列於當世儒者之林,以親就而求正之。又怪孟子與荀卿同時,而終身不相遇。及是,而楚望之所與遊,一時零謝盡矣。此予之所以為恨,而羨楚望之獲交於諸公間也。因讀其集,慨然太息而歸之。 【富平楊子修,忠介公爵也。常熟本作楊用修,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