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部尚書兩江總督高文良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戶部尚書兩江總督高文良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諱其倬,字章之,先世自高密遷鐵嶺。父澹庵,累官口北道。生五子,公其仲也。十八歲舉於鄉,十九歲登進士,入詞林。聖祖奇公狀貌,欲試以外事。會四川有獄未決,命公往訊。歸,上問打箭爐形勢,公口陳手畫,沉詳不煩。上器之,命典試蜀中,督學山西,累遷內閣學士。

巡撫粵西,鄧橫苗叛,公單騎入寨,曉以威德,萬眾投刀乞降。世宗登極,遷雲貴總督。公奏:西藏用兵,中甸乃進藏咽喉。請調鶴麗、劍川兵鎮撫之,開墾陸涼州,屯穀儲{亻侍},改哀牢山土司為流。與苗大小戰三十有二,所平魯魁、茅洞諸寨,所擒呼呼腦兒、刀光煥等。以功襲拜他拉布哈番。

福建饑民變,調公督浙、閩。公道浙,即奏:「奸民不可不誅,饑民不可不養。請撥溫、台倉穀七萬石運閩,寬台灣米禁,濟漳、泉二府。」上從之。閩人大和。閩自朱一貴反後,番不納餉,小不順輒攻劫焚殺。公立《民夷界址碑》,移興泉道駐廈門,設哨船巡之。苗夷懾服。生番阿密氏反,公遣台灣道吳昌祚、參將何勉從竹腳寮、南投峙兩路進兵擒之。上聞,喜曰:「卿在閩,朕無南顧憂矣。」會福建巡撫某不識字,見人倨。忌者欲傾之,密奏福建倉穀全虧。而公又與所親山東按察使白映棠私言江浙清查無益,恐累民。白奏之。上以公袒同官沽名,罔上不道,遣內大臣史貽直等馳驛料簡閩穀,而調公督兩江。會雲南普思苗叛,貴州廣西瑤、倮應之,乃命公總督三省。公到滇,即率提督蔡成貴等討平之。仍回兩江權巡撫事。今上登極,公首劾淮關榷使年希堯,人以為仁者之勇。尋遷戶部尚書,入都,過寶應薨。諡文良,年六十三。

公揚休玉色,進止凝重。目瞻焉不能遠視,然長寸餘,無事輒諁,開則精光射人。性端靜,包涵蘊含,一本於自然。人相對如臨山海光明之中,廣大無所極。每奏事,天語褒寵。或忤旨,旦夕禍不測,而公施施如平時。雖家孥賓僚,欲窺公顏卜主眷盛衰,不可得也。

世宗深知公性寬,不能掖之使奮。代人匿瑕藏疾,至累及,終不悔。然於國憲民瘼,大綱必舉。且望重,治行終長者,故雖詔書迫責,而封疆重任,十三年如一日。西師大事,必密與謀。阿喇蒲坦降,上問公,公奏:「宜減兵,不宜撤兵,宜加戍糧以彈壓。」兀魯特喀爾喀兩部落降人和羅爾邁逃。上又問公,公奏:「有之不為多,無之不為少。宜撫其不逃者,愧其逃者。」上嘉納之。

孫文定公嘉氵金少時殺人報仇,公督學時為脫其罪,故終身執弟子禮惟敬。李敏達公衛為滇南布政使,與安南爭鉛廠河,上切責,公引咎,絕不言李。李慚感折骨。後李眷日隆,上疑公叢脞,問李,李奏:「高其倬勤過臣,太慎,故少遲緩耳。又短視,終日胸摩文案,生肉胼起,可驗也。」逾年,公入覲。奏事畢,上命褫公衣。公驚,以為將刑。侍衛摩公胸,奏曰:「李衛不欺。」上大笑。補熙提督松江,上猶慮公在江久,不無稗政,命補察劾,旨甚嚴。補唯唯。到江南,聞人人稱公賢,乃以實奏。上喜曰:「熙不迎合朕,樸誠可嘉。」即遷總漕。嗚呼!公與補俱不可及,而世宗之神聖,誠何如也!

公於學靡不窺,天文、地理皆洞悉,而詩尤工。所著《奏疏》十卷、《堪輿家言》四卷、《味和堂詩集》八卷行世。繼配蔡夫人亦能詩。公以定萬年吉地功賜男爵。葬大興縣秀才營之原。子某。銘曰:

泰山之雲,崇朝而亙。何即之不高,而探之莫竟?扶桑之枝,浴日而行,何風吹似柔,而雷焚不驚?惟公秉夷篹之性,行恢台之政;抒端右之才,慰閭左之懷。始任戴冠,來扶王風。赤霄冒頂,素手捫空。導帝九坑,罔弗棣通。悅尼來遠,有衎其容。歸邪星出,白澤神通。蛇矛丈八,鼉鼓一中。使猱村狗國,區人鱉封,靡不書雲奉曆,橫草成功。征衣旁旅,其聲喁喁。帝曰:「汝太將牢,而弗操刺,宜淬其鋒,以持劍臘。」公拜稽首,黎收而答:「臣持者心,臣亭者法。」七年教民,三日先甲。百辟欽之,高山仰兮。九乾竺之,終德賞兮。塚象祈連,高一丈兮。所謂大臣,盍置以為像兮!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