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東歐洛加諾協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在《看了裁军会议的争论以后》(《独立》第一〇四),曾指出5月底法国和苏俄在裁军会议总委员会席上所主张的“安全保障”是“一种变相的,多方的《洛加诺条约》,要在多方的相互保障之下减除国际的猜忌与危机”。

  英国在那时颇坚决的表示不赞成这种保障安全的理想,这并不是因为英国不希望欧洲的和平与安全,只是英国受了上次大战的教训,不敢轻易担保欧洲的安全了。所以英国政府领袖一再声明,英国除了《洛加诺条约》外,不曾担负何种安全保障,也不愿再有这种担负。

  但欧洲的和平,没有英国的担保或默许,终是不成的。所以这一个月来的法国外交就全向英国下功夫,要想出一个相当的方案来使英国可以接受。英国所顾虑的是法俄两国联结东欧中欧一些国家,在德国的四围造成一个包围的圈子,那种办法虽然可以暂时钳制希忒拉,终未必能长久保障欧洲和平。所以英国屡次表示:凡国际联结,其目的是对付某一国的,英国不能赞同。这就是说:无论何种安全保障,若把德国除开,是不能得英国赞助的。

  这四十多天的外交现势使我们知道俄法两国的主张和英国逐渐接近了。7月8日,法国外长巴都(Barthou)到伦敦访问英国外部,谈判的结果,双方的官报都说很满意。但详细内容双方都不曾公布。直到7月13日,英国外相西门在下议院发表长篇的演说,世人始信英法的谈判果然是大可满人意的外交成功。据西门外相说:法国外长来讨论的乃是一种东欧各国的互助协约(Pact of Mutual Assistance)时,准备包括苏俄,巴罗的海诸国,波罗,捷克斯拉夫,及德国。这个协约大致是仿照“洛加诺条约”的,故可以称为“东欧的洛加诺条约”。

  要明白这个“东欧洛加诺”的意义,我们应该先明了原来《洛加诺条约》的意义。

  1925年(大战后第七年)德国外相司脱累斯曼(Stresemann)宣言:德国情愿放弃阿尔萨司,罗伦两省的恢复,并且提议一个安全保障的协约,以为全欧和平的基础。结果就是在瑞士的洛加诺(Locarno)缔结的几个安全协约,其中最主要的是《西欧安全保障协约》,由英、法、德、意、比五国共同保证德法两国间的边界及德比两国间的边界;并且由法、德、比三国互约不用战争来解决争执。这个协约在当时确使一般人相信西欧和平得着保障了。

  但洛加诺协约所保障的只是德国西边的国境,当时德国仍不曾表示承认巴黎和会所规定的德国东边的国境。后来司脱累斯曼死后,国社党逐渐露头角,高唱极端的民族主义,要求军备平等,要求修正非色野和约的耻辱条件。希忒拉在这种口号之下,数年之中,一跃而为德国政权首领。在希忒拉初当政之日,欧洲的和平迷梦似乎完全惊破了。于是欧洲的政治家又都顾虑到安全保障的大问题,全欧的外交都集中在这一点。

  希忒拉得政权以来,也明白德国外交的孤立,所以口号尽管激烈,手腕不能不缓进。至今德国不但不曾否认那个“西欧洛加诺”,其实德国和波兰新近缔约互不侵犯的条约,德国承认了东边的“波兰走廊”,这已是继续“洛加诺”的精神,立下今日“东欧洛加诺”的基础了。

  据英国西门外相的演说,东欧的安全协约的主旨是:由苏俄一面保证德国,一面保证法国,使原来的《洛加诺条约》不至于动摇。如此则两个“洛加诺”打成一片了。其具体方法是由苏俄与德国法国成立同样的安全保障协约,由法国担保尊重苏俄的疆界,并且担保德国东边的疆界。西门外相说:

  苏俄准备把同样的保证给与德国和法国吗?如果法国能准备把她给与苏俄的保证也给与德国,那么,一切认这种安全保障不是真正的相互保障的疑心都可以打消了。

  这可见英国政府已赞成这个东欧安全协约了。

  在这个东欧安全保障的办法里,英国负什么责任呢?西门外相很明白的说:

  法国方面很愿意承认:无论英国对这个新协约能给与何种鼓励,英国不须增添何种新的担负。

  这好像是说:英国的责任仍旧是限于维持西欧的洛加诺协约;但因为俄德与东欧诸国的相互保障,而法国对于两个“洛加诺”都负担保的责任,间接的也把苏俄拉来和旧的洛加诺协约发生关系了。这样,英国与德、法、意、比相互担保德国西境的安全,苏俄与德法又相互担保德国东境的安全,英国也间接的和新的洛加诺发生关系了。形式上是局部的,地方的,多方的互相保障;意义上是东欧西欧的连锁的保障,就是全欧相互保障了。

  据西门的报告,意大利的莫索里尼也有热心赞成的回答了。德国对于这个东欧安全保障的协约取什么态度呢?英国报纸大都预料德国不会不赞成这样一个相互的平等协约。其实德国早已非正式的表示赞成了。当法国巴都外长到伦敦之日(7月8日),德国国社党的代理首领海司(Rudolf Hess),即是代表希忒拉管理党务的,在克尼虚堡(Kcenigsberg)作长篇演说,其中有一段说:

  希忒拉常常宣言,德国只要在一切方面的平等权,包括军备上的平等。德国政府里的退伍军人很诚实的愿望和平与了解。我们知道法国的国民也有同样的愿望。……我们深信法国政府也不愿有战争。就是巴都自己,他常自负他是一个崇拜瓦葛纳(德国大音乐家)的人,当然也希望对德国和解。……在德国东边境上,相互的协约正保障着两大邻国(指波兰与德国)的人民的和平。我们的希望是我国其他方面国境上的各国政府与人民不久也会明白和平的协定是比积聚军器还更可靠的安全。

  这种要求和平协定的呼声,出于国社党领袖之口,是最可乐观的现象。

  所以我们可以预料东欧安全保障的协约是可以得着德国(希忒拉清党后的德国)的赞成与接受的。也许法国可以放弃对于德国恢复武装的要求;也许在9月10日国联大会之前,德国可以陪苏俄同到日内瓦去出席哩。这真是英国外交次长艾登(Eden)说的“一个可焦虑的局面里的一点新希望”了。

  二十三,七,十六夜

  (原载1934年7月22日《独立评论》第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