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馬賦 (李清照)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打馬賦
作者:李清照


歲令云徂,盧或可呼,千金一擲,百萬十都。

樽俎具陳,已行揖讓之禮;主賓既醉,不有博弈者乎?

打馬爰興,摴蒲遂廢。實博奕之上流,乃閨房之雅戲。

齊驅驥騄,疑穆王萬里之行;間列玄黃,類楊氏五家之隊,

珊珊珮響,方驚玉蹬之敲;落落星羅,忽見連錢之碎。

若乃吳江楓冷,胡山葉飛;玉門關閉,沙苑草肥;臨波不渡,似惜障泥。

或出入用奇,有類昆陽之戰;或優游仗義,正如涿鹿之師;

或聞望九高,脫復庾郎之失,或聲名素昧,便同癡叔之奇。

亦有緩緩而歸,昂昂而出,鳥道驚馳,蟻封安步。

崎嶇峻坂,未遇王良;侷促鹽車,難逢造父。

且夫丘陵云遠,白雲在天,心存戀豆,志在著鞭。止蹄黃葉,何異金錢?

用五十六彩之間,行九十一路之內。明以賞罰,覈其殿最。

運指麾於方寸之中,決勝負於幾微之外。且好勝者人之常情,小藝者士之末技。

說梅止渴,稍蘇奔競之心,畫餅充飢,少謝騰驤之志。

將圖實效,故臨難而不迴;欲報厚恩,故知機而先退。

或銜枚進,以踰關塞之間;或賈勇爭先,莫悟穽塹之墬。

皆由不知止足自貽尤悔。

況為之不已,事實見於正經;用之以誠,義必合於天德。

故遶牀大叫,五木皆盧;瀝酒一呼,六子盡赤。

平生不負,遂成劍閣之師;別墅未輸,已破淮淝之賊。

今日豈無元子,明時不乏安石。

又何必陶長沙博局之投,正當師袁彥道布帽之擲也。


辭約:


佛狸定見卯年死,

貴賤紛紛尚流徙。

滿眼驊騮雜騄駬,

時危安得真致此。

老矣誰能志千里?

但願相將過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