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事郎平樂縣知縣郭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承事郎平樂縣知縣郭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3


平樂在嶺表為府治,漓瀧險惡,徭、獞雜處。官其地者,用漢法治人,而用夷法自治。睢盱瞆毛,流官之於土,其相去者幾希?錢塘郭君為平樂令大治,攝修仁亦治,政聲流聞。而不幸以勞瘁卒官。萬里輿櫬,天之困賢吏也,亦用資格耶?嗚呼!可悲也已!平樂民殺人商肆前,前政已得主名,復牽連坐群商,考問時震雷擊案者再。君下車,悉縱舍之。越人相告曰:「活群商者,雷公與郭公也。」卻羨餘,斥贖鍰,魚疏菜茹,必平價而後取。養少弱,惠鰥寡,案治奸民猾吏,奮髯抵幾。越人服其廉,說其慈,憚其強,是以大治。而其禦猺、獞尤有法。修獞、象猺相仇殺,監司議用兵,君曰:「夷鬥,我何與焉?謹斥候,禁闌出而已。」永福猺鬥峒中,倉皇告變。魏潭至荔川數百里,舉烽燧,設塘報,一夕數驚。君自修仁還,撤兵罷戍,慰父老趣歸安枕,竟不見一賊,竟內晏然。水桃村獞劫覲官,沒其田。餉兵更沒他獞田,俘其子以邀贖。獞嘯險拒命。君曰:「田宜沒,何贖?不宜沒,又可贖。質子何為?」命罷遣之,獞父子相率首服。夷人安土重舊,畏官府,文法吏利其賂贖,重困之,夷輒服毒藥斷腸死。迄君任,夷無毒死者。夫猺、獞亦人耳,罰不止清酒,而贖必求倓錢,侵擾迫脅,馴至用兵,是豈知山襄毅之受教於鄭牢者哉?君之治夷,在西南可著為絜令者也。

君諱一緯,字維垣,其先陝西西安人,勝國時始遷於杭。祖諱世賢,封刑部主事。父諱孝,嘉靖乙未科進士,貴州按察使。繼妻江安人生君。君少負志節,布衣勤學,江安人病革,命婢以巾箱遺君,君拜而受命,旋以獻其兄,弗忍視也。受《易》里中江生,遂以《易》為大師。天啟元年,用《易》舉於鄉,署桐廬教諭,以文學禮義為官。崇禎八年九月卒,享年五十有九。妻孫氏,生三子,代、仕、偁,皆弟子員。卜葬於秦亭山祖塋之傍,而代來請銘。

余初入史館,得侍崇仁吳公,公曰:「闈中評文,有惎予者曰:『是年長矣。』應之曰:『老成人不可不惜。』又曰:『是將不登甲榜。』曰:『得良乙榜亦可矣。』」余得君於乙卷,讀其論而收之,良亦此意。自今觀之,君之所就,與甲榜壯盛者未知孰多?而余于崇仁所云,亦可以無愧也。敘而識之,亦以著前輩道義相勖之意云耳。銘曰:

千章之木,蔽於蒿萊。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材不大試,實則允食。銘以昭之,亦以志恤。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