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經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抱經堂文集 卷第三十二
清 盧文弨 撰 景閩縣李氏觀槿齋藏嘉慶丁巳刊本
卷第三十三

抱經堂文集卷第三十二

         東里 盧文弨 紹弓

 墓表 墓碣

   山西汾州府知府雷公墓表甲辰

古之善爲政者莫不以水利爲要務史遷作河渠書而

班固則志溝洫溝洫之於民尢切矣禹決九川陂九澤

孔子獨稱其盡力於溝洫葢民以土爲命而土以水爲

命故思利民則必求美其土疆能美其土疆者厥惟水

昔西門豹爲鄴令鑿渠十二引灌民田後世稱賢焉史

起猶以漳水在鄴㫄豹不知用於仁智猶未盡然則循

良之政多端唯能因水之利利民者斯其利匪獨在一

時兼可以遺後世若吾鄉雷公之爲令爲牧爲守也其

一行此道者乎公諱汪度字饒九號蓮客浙江錢塘人

也其得姓實自黃帝時源遠流長漢唐以來代有聞人

有居湖廣之麻城者復徙居四川之井研有以進士起

家歷官監察御史外補天津兵僃副使者諱嘉祥公七

世祖也子孫科第仕宦蟬聯不絕六世祖諱過湖廣荆

門州知州高祖諱起龍湖廣長沙府知府曾祖諱經中

浙江衢州府知府旣致仕不能歸祖諱宏遠拔貢生娶

故大學士錢塘黃文僖公女孫遂占籍錢塘生公考諱

驥兩世皆以公貴贈朝議大夫公考舉丈夫子四人公

其季也十歲而孤母汪太恭人辛勤敎育少長益自刻

苦向學旣壯舉於鄉旋南宮報罷慨然有經世意伯兄

素器其能爲入貲謁𨕖得河南寳豐縣知縣調繁虞城

擢陜州知州最聞

特授山西汾州府知府七年以足疾吿歸在官凡二十

一年歸逾年而卒年五十有七是爲乾隆四十七年

月十二日也最公之政在寶豐則開浚德化暜濟新慶

等渠以資灌漑而礓礫皆成沃壤又疏泄潦水達之於

汝州之宋公渠而水患亦息虞城瀕河其南岸則江南

之碭山也有土垻三横亙下游以禦河水之建瓴直

者當伏秋水王時河水去緩多泛溢自上游之儀封考

城商邱以至於縣境多被其患公請於大府會河督商

度兩利之道於是始議殺埧尾公喜於得請晝夜督率

改作工竣數邑賴焉陜州地處高州屬之闅鄉與陜西

之潼關鄰閺鄉西薫村之民向飮渠水渠發源於潼關

之南山嵩岔峪潼之大畱屯居民占吝不以及鄰訟久

不決公移商潼關吏謂兩境皆王民也然大畱之水亦

非有餘若以有餘之水濟大畱而大畱之水亦可以濟

西董於是始議移瀵井等村之水給大畱如公言而訟

乃息汾治西北有馬跑泉故時疏引入城以資民汲久

之堰壞水遂不至公案故道如法修治而民乃不苦遠

汲因請渠名命之曰通㢲他若決獄如神懲姦不尙姑

息興程明道祠修汾州府學置學田建西河書院規畫

其經費平由汾道永寧之黃蘆嶺而輓運者利焉

王師征緬甸道岀於陜軍無乏興而民亦不吿勞皆公

之政績也分校乾隆三十年河南鄕試得士六人周君

世績爲解首士論咸伏階朝議大夫積資軍功加三級

紀錄十一次卓異𠋫陞初娶朱繼娶吳皆前卒贈皆恭

人子在者輻國學生孫一汝恭三女皆宇右族其詳誌

銘具之輻今以乾隆四十九年七月壬申葬公於城北

甘墩村之原伐石樹表而以文爲請案公之宦蹟誠有

可揭示於後者遂不辭而爲之且系以詩曰

眾人之智僅營目前後世稱利利乃大焉公勤於水磽

爲腴田旣開其利亦弭其患匪私所治兼惠其鄰爰曁

江南以逮於秦未𦒿挂冠世鮮此賢福云考終胡不永

年崇崇堂封鬰鬰松阡欲求公行豐碑屹然

   湖廣道監察御史蔣公墓表戊申

公名和寧字用安系出周文公之後以國爲氏氏曰蔣

有居河南開封者復徙居江南之常州今爲陽湖人世

有達者考諱汾功雍正首科進士官松江府儒學敎授

通經術工古文辭學者宗之稱爲濟航先生公稟承家

學未弱冠所作詩若長短句巳流傳人口且兼工徐庾

近體敎授公旣壹意古學有來求應用之文者率命代

之及去任無以治生趣公往 京師時族人有以文藝

見知寧邸者正思得暜人乃以公名薦一見契合唱詶

無虛日聲譽大起諸老先生多款門納交以諸生就順

天試久不遇思歸省宗衮虞山文恪公與賢王咸惜其

去相勸爲迎養計敎授公亦止其歸謂新婦汝當攜汝

子往公不得巳復畱以乾隆十七年

皇太后萬壽恩科聯捷鄕會試 殿試二甲第三人

賜進士岀身改庶吉士亟請假歸旋丁敎授公艱服闋

散館授翰林院編修充方略館 武英殿纂修官改湖

廣道監察御史充會試内監試

命爲貴州鄕試正考官未復

命復丁母莊太宐人憂哀毁奔歸迨喪葬事都畢將補

官會有以私干鹽政語上 聞者遂落職余與公爲同

年生深知公竊於公之歷履而不能無疑於天道之難

知也公非僅文士也其智識遠過人通曉當世之務處

事多中其性行純淑無激亢矜厲之氣中朝貴人咸折

節與爲久要而朋輩亦樂親之鄕舊貧士之困於旅資

者來吿必有以慰其意而去爲人如此而又有才華之

美聲譽之重汲引之眾將進而掌 制誥僃 顧問宐

不後人或出而當旬宣統率之任亦必恢恢乎有餘力

此皆吾同人意中之所竊料者也一聞中於蜚語咸相

顧歎咤以爲怪事才名果足以折官職耶然以公之才

又似未可謂之不遇者長安米珠薪桂顧況所謂居大

不易者也公以諸生久居日下滫𣿂之奉饔飧之計傔

從車馬之費咸取給於筆硯而餘力且足以贍竆交世

有懷才而終艱于一第者矣公雖晚遇而以高第入承

明遷侍御掌文衡淸資要職舉皆處之然則雖有才疑

亦不爲造物之所忌而何以止於斯耶此誠不可知也

公歸而培植後進邑有利益事率身任之主休寧講席

造就甚多大吏聘入書局謂書成例當剡薦公巳無宦

情矣辭之娶同邑荘宐人內外無閒言先十年卒生三

子長泰殤次齊耀貢生需次縣丞次重耀副㮄貢生直

隷州判署浙江餘姚蕭山松陽等縣知縣女三長殤二

適士族公就養常往來江浙閒以乾隆五十一年九月

初六日卒於杭州之寓館年七十有八初敎授公有遺

集未及梓藏於家公遠岀而家不戒於火焚焉公痛甚

於己所作亦不自整理子姓私相抄撮成若干卷將乞

知公者而梓行焉嗚呼公雖不以功業顯而託於文以

傳亦可以無憾以公卒之三載文弨來公鄕主講席聞

旣葬乃爲文以表於墓且系以頌曰

有才不施而昌於詩人也天也誰其知之失馬爲福墮

甑不顧優游壽考抱樸完素不爲良臣猶爲才子胚胎

前光引掖後起地能埋骨不能埋名餘輝爛然何羨時

   處士吳愚齋墓碣己亥

處士吳於諱珳中愚齋其號也系出唐左臺御史少微

至處士三十有七傳矣自休寧遷海寧之長平鄕今四

世生而岐嶷少長有老成風非僻之事一不涉於耳目

事父玉方公母蕭孺人僃極孝敬病則千里致醫凡可

以冀有廖者無不盡也居喪一遵朱子家禮日夜求所

以安先人體魄者取昔賢大儒論葬之書參互考究而

從所謂三合土灰格之法凡築十二晝夜始封異哀泣

過甚目由是失明平素嫉異端之敎爲世害嘗著不惑

論以闢之且預戒後人我身後愼勿延緇黃作音樂也

居嘗致千金盡償先人遺逋與弟共財不爲節量親舊

以緩急吿無恡情以故亦時形支詘然卒不爲悔敎其

子愼擇師友凡所訓誡皆立身行己之要晚年病風眩

乾隆三十六年九月二日考終故里春秋七十有二

娶程孺人考州同知韶母王蚤世撫二妹一弟恩義竝

至旣許字處士未行而若考又卒重以外侮孺人以弱

女子爲之搘格旣遷匶於淺土次第嫁其二妹屬幼弟

於叔父而後來歸事舅姑盡婦道雍正二年秋淫雨海

溢姑適病牀蓐良人遠岀求醫夜半水奄至孺人攀牀

號泣水勢忽小卻負姑升極以免時東西家之罹於厄

者眾旣免人咸異之同產弟夭復爲考立後且營葬幷

葬兩叔父之無後者手植松楸里人稱孝女阡云年七

十後處士九月卒子三人皆爲儒仲岀後蚤世文弨與

其季子騫遊騫博覽多通能文章泊然于榮利之途葢

能守處士之訓者其敘述考妣言行具有條理葬時未

有銘余以賢孝逴絕之行所當使人其見聞之有所興

起故不追爲之銘而特文諸碣使掲於墓道之左且系

以論曰

人子之於親莫不志在顯揚然富貴而名磨滅者何限

求不死其親莫若處善循理而有文章天地之道其蓄

之也淳厖敦固其發之也顯融光明以若人之行事得

令子而彌彰有美而稱之余是以信其道之交相成也

處士之名百世之榮豈藉圭紱鍾鼎而乃爲輝光也哉

   國子生朱君補堂墓碣辛丑

蒙養之不講也久矣豈爲人父兄者顧皆不愛其子弟

哉毋亦以能養正者之不數數見也則求之庸愈於不

求也吾求之卽得朱君補堂眞其人也得之而幸則知

失之之大不幸也君之敎余幼子慶鍾也不以其蒙蒙

無所能識也而易諸爲之審句讀辨形聲坐止有儀進

退有節導其性愼其習剛不迫柔不怠由斯道也聖功

具矣豈非於世不易求之而得者哉君之病也余適有

遠行懼吾子之失所依歸而日祝君之愈也若所親然

聞君之訃爲痛惜不巳今君之子縉以狀來合余所見

於君者則知其言之皆可信也君諱以寛字容之別字

補堂系岀新安長老相傳又云其先本吳興趙氏元季

遷於杭改姓朱今遂爲仁和人自十一世祖以來始班

班可考曾祖式曾應徵君撝謙之門人祖世恩父廷文

兩世仕宦皆不甚顯咸有著述藏於家君年十九隨父

宦遊閩越荆楚閒棄舉子業專竭力營護緩急賴以取

濟壯歲入燕有高貲王氏者以鹽筴請君經理久而益

孚君所主在豐潤其大綱在長蘆事尢重司其事者所

得亦最饒欲以屬君前主者有私冀君相爲隠君不肎

苟就并辭豐潤歸未幾王氏業驟落人以是服君先見

昔秦西巴放麑而孟孫取爲子傅君不負人之諈諉其

於貨財猶若是況人之子弟乎乃館君僅兩旬而病病

未浹旬遂卒於家天乎何奪之速也居常疾殉貨者謂

當官以盡職獲罪可無憾也若以賄敗庸足惜乎吾不

願子孫他日有是也疾革猶惓惓以小學不可不讀爲

勖卒以乾隆四十五年六月甲寅年五十有八娶盛氏

先七年卒子四人謙縉齡發伯與叔皆出爲人後仲卽

縉也邑庠生有志正學與余善季尙幼女一人孫二人

孫女三人卽以其年十一月辛丑葬於錢塘五雲山先

人之墓不及爲納壙之銘余以君言行皆合義儒者之

道不是過故爲文使掲於墓以動來者之慕焉

   奉直大夫𠋫𨕖直隷州同知吳君墓碣乙巳

吾杭海寧新倉里有以孝友能繼志聞者是爲東山吳

君諱正純字景一系出唐左臺御史少微君之高祖由

徽之休寧始遷今居焉祖誠菴公諱琦文嘗因父病徒

步百里外求醫及父沒慟哭歐血數升母目有眚舐之

復明鄕黨皆稱其孝生贈奉直公諱有曦君卽奉直

長子也生三歲母查宐人亾哭泣如成人迨少長以生

計之艱求所以解贈公憂者家故啇籍乃厪身從事經

營積歲家始漸饒贈公恆以誠菴公孝行未得表章爲

恨君於

今上初元手疏事實陳請迨得

朝褒而贈公巳前卒君以若考抱此志有年而不及見

也一慟幾絕邑故有忠孝祠君又刱爲孝子專祠於文

廟大成門外幷出田若干畝歸之祠爲歲修費以考墓

地庳慮有水欲遷葬人曰未必然君求得善地於海鹽

石屋山之陽卒移⿱穴之焉及啟竁而椁上果有痕若屋漏

然者人始歎君之精誠獨至爲能洞幽入冥也祖姑適

朱者歸侍母疾以勞卒無子贈公遵考之遺命坿葬祖

穴㫄令吳氏子孫守其祀君又歷敘平生懿行求名人

文碣其墓其切於紹述舉𩔖此家又立孝子祠祀誠菴

公爲祭田五頃兼以贍族壹如宋范文正義莊遺規君

壯未有子取母弟景源子爲子無何相繼殁乃子從弟

之子武人日君之齒未也何遽爲君日吾恐老人以無

孫爲戚也葢是時贈公在堂故云卒年七十有九其日

則乾隆四十有四年十一月七日也循例爲𨕖人當補

直隷州同知加二級授階奉直大夫妻曹氏宐人不逮

事姑而奉舅也孝考妣咸封贈如例武爲君後者前卒

有二子英進英達俱太學生君又以英達後其弟英進

今巳舉二子矣以歲辛丑之三日葬君於海鹽東山之

阡美哉孝友之風爲不墜矣乃系以詞曰

泰伯虞仲孝友開先仲後嗣伯以永其傳遙遙千載仍

世象賢孝友繩繩有光於前行無定軌體微入元有創

有因咸無閒然古稱不朽匪曰世祿繼述若斯輝華其

族東山之原行者止止宰如繄誰孝子孫子

         弟子上元胡本淵靜夫校


抱經堂文集卷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