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經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抱經堂文集 卷第十三
清 盧文弨 撰 景閩縣李氏觀槿齋藏嘉慶丁巳刊本
卷第十四

抱經堂文集卷第十三

         東里 盧文弨 紹弓

 跋

   書鄭司農集後辛丑

鄭康成集二卷錄一卷隋志巳云亾今刻附尙書大傳

後者相風賦一篇伏后議一篇春夏封諸侯議一篇戒

子益恩書一篇易贊一篇詩譜敘一篇尙書大傳敘一

篇魯禮禘袷義一篇凡八篇皆從諸書中裒輯者也相

風賦北堂書鈔藝文類聚皆引以爲傅𢆯作禘袷義卽

禘祫志本不在集中然則僅六篇而巳案康成周禮序

見於賈公彥序周禮廢興中雖非完篇然亦當附見序

云世祖以來通人達士大中大夫鄭少贛名興及子大

司農仲師名衆故議郞衞次仲侍中賈君景伯南郡太

守馬季長皆作周禮解詁某竊觀二三君子之文章顧

省竹帛之浮辭其所變易灼然如晦之見明其所彌縫

奄然如合符復析斯可謂雅達廣攬者也然猶有參錯

同事相違則就其原文字之聲類考訓詁捃祕逸謂二

鄭者同宗之大儒明理於典籍觕識皇祖大經周官之

古字發疑正讀亦信多善徒寡且約用不顯傳於

世今讚而辨之庶成此家世所訓也賈序後又掇拾數

語云其名周禮爲尙書周官者周天子之官也又云斯

道也文武所以綱紀周國君臨天下周公定之致隆平

龍鳯之瑞又云某以爲括囊大典網羅眾家此三條其

文皆不相聯綴當亦序中語也又有論語序王伯厚嘗

採輯附鄭氏論語注末亦當幷取之以繫乎此云孫詒榖謂

論語鄭注非伯厚所輯疑出於惠定宇而託名王耳

   書毛氏袖珍本陶集後丁酉

此本實從宋刻繡梓而校讎未精凡注一作某字往往

不在當字之下亦有妄改處幸不多也吳中朱氏有臨

宋本乃就明休寧程氏本上改塗者又有宋紹熙閒贛

川曾集本以校毛氏所雕往往符會毛氏本得之母舅

張端甫先生文弨旣重是長者之賜而又兼得兩宋本

可以參校遂殫旬日之力畢功焉一字之異通否相懸

亦古近殊別且不經後人曲說殽亂爲可寶也朱氏所

臨宋本當出於湯文淸至曾氏本乃刪去五孝傳以下

及四八目非全本也湯本不可見見毛本亦尙有典型

 近吳槎客得宋刻湯氏本爲重雕余因得見之

   書王右丞集箋註後辛丑

此吾鄉趙松谷先生所箋註也余貧不能買書此本亦

未之蓄今主晉陽講席架上舊有此書因得縱閱其校

正視舊本誠遠過之徵引亦詳贍不過於刪節致使本

事之原委不明此尢註古人書者所當取法也其事出

釋氏者則其友王𤥨崖贊成之亦如朱長孺箋義山詩

之取資於釋道源也集中潞州刺史王府君夫人墓誌

銘云夫人姓盧氏范陽人也昔堯命伯夷典秩宗號大

常爲尙父此下註云上有闕文余以爲當本是周號太

師爲尙父與上旬文正相對傳寫脫去周字又誤改太

師爲太常以就秩宗之號耳此余氏族所出故知之李

穆堂先生序此書獨稱其辨霓裳曲七㬪始有拍以爲

可以糾新舊二唐書之謬有功於學者然此皆夢溪筆

談所說也松谷本明著其所自穆堂殆不暇細閱故有

此語不知者將反疑其掠前人之美矣書梓成亦不得

人覆校故其誤字尙多云

   李元賓文集跋丁酉

掊土而得古器鏽澀駁犖何當於用愛奇貴遠之夫㫄

睨之而不去予價不少靳珍捧之以歸筵以几室以櫝

有佳客則薦陳之家所有常物不以爲娱唯此之娯其

亦性使然耶今天下之操不律伸赫蹏日役其五指者

亦幾於流矣流則庸庸則靡其易於成也亦易於壞猶

詫於眾曰達是乃吾夫子之敎也其以之班條於里巷

耶其以之釋詁於童蒙耶無乃徇文之名而失文之實

耶吾讀唐李元賓之文其岀之也戛戛然其成之也斬

斬然不綺而麗不曲而奥第其品非夫昌黎氏之流亞

歟然或重自炫曜又復過於激昂不韜其光不和其聲

此其短也施之於今其不目爲怪物也者幾希匪以爲

用將以爲娛乃無不可況其可以砥流也書凡五卷前

三卷二十有九篇陸希聲之所序錄也後二卷十有四

篇趙昂之所增成也篇第部居無所改作其末二篇俄

空焉當煩辱之地其脫爛有由矣今年歲在強圉月紀

王正故人子陳燧相見武林借予傳錄攜來金陵尙未

脫手何期惡秏陳君夭亾年優元賓殆亦無幾今覩終

卷略敘所由志行可書請待他日

   題賈長江詩集後甲午

長江詩雖不合雅奏然尙有古意讀之可以矯熟𡡾綺

靡之習明海虞馮鈍吟有評本長洲何義門得之稱善

其字句葢遠出俗本之上如云十年磨一劒霜刃未曾

試今日把似君誰爲不平事今本作誰有不平事鈍吟

云誰爲不平便須殺却此方見俠烈之槪若作誰有不

平與人報讎直賣身奴耳一字之異高下懸殊舊本之

可貴類若是余得其本因臨寫之令後生知讀書之法

必如此硏校而後古人用意之精可得也

   再題賈長江詩集後丁酉

始余得賈長江集乃馮定遠本錄之篋中余於賈詩素

不嗜特以其近古貴之耳繼又得何義門所評校始悟

其用意之深幾於無一字閒設昔人以瘦評㠀夫瘦豈

易幾也彼臃腫蹣跚者正苦不能瘦耳賈以瘦故能成

一家格然此決非館閣中之所尙也惟可與山林中人

共賞之義門殆於此有深嗜者歟字字梳櫛之句句織

綜之而長江之詩之美乃見然彼不嗜者猶夫故也余

以爲有如義門者焉則能自領之巳故其所箋疏今亦

不能詳錄錄其尢至到者其補遺詩數章亦出何本幷

爲補入如右

   徐常侍文集跋甲午

徐公文集三十卷南唐舊臣後入於宋東海徐鉉鼎臣

之詩若文也前二十卷在南唐所作後十卷入宋後所

作詩致淸婉在崑體未興之前故無豐縟之習其文儷

體爲多亦雅淡有餘爲組織之學者見之或不盡憙然

沖瀜演迤自能成家不可得而廢也李文正稱其爲文

敏速不樂豫作臨事立揮草云速則意思壯敏緩則體

勢疎慢今觀集中之文則其言也信亦唯其如是故亦

無瀠洄渟蓄之趣崩雲裂石之勢此殆由人之才力各

有所偏勝雖使自知之而固無能相易者乎余從鮑氏

借得此集乃明虞山馮已倉舒手校本余又爲正其所

未盡者錄成復請江陰趙敬夫曦明覆審又得十數條

其本脫者尙無從補正之然此巳可信爲善本矣

   胡方平文恭集書後辛丑

此集失傳巳久故自來以其遺詩數章附唐人之後云

不知其時代爵里今從永樂大典中鈔岀者詩奏疏内

外制及雜文共定著四十卷乃宋仁宗朝顯官也詩豐

縟而不失氣骨置唐中盛閒誠無所多讓閒有近晩唐

者如桐井曉寒千乳斂茗園春嫰一旗開拂窗紅葉欺

閑臥倚檻黃花笑獨醒亦佳句也五言長律丰容美滿

亦多合作但集中用字喜新而不免僻澀之病如云去

騶呼巳遠自笑守應廬本應休璉百一詩問我何功德

三入承明廬也海𬖂重拾笑彈冠本北山移文昔聞投

𬖂逸海岸也葛華與參宿此見恐無緣余以爲葛華乃

菖花也此傳寫之誤其他若用杵天葆髪之類甚多亦

有不免割裂湊泊者如以昆明刼灰爲昆灰武都泥爲

武泥黃堂爲雌堂老子如登春臺爲老臺畔牢愁截去

愁字以叶韻且於小學亦殊疎押靑韻云寧待據梧瞑

不知此瞑與眠同又云更籌深䇿破先零不知此零當

讀憐皆非靑韻內字也又云鱣庭舊迹空案三鱣之鱣

與鱓同顔氏家訓曾辯之又云月閒芳桂正窅窊桂色

窅窊秀顔師古注漢書窅音一校反此必所見本誤脫

校字偏㫄而以爲一交反也又云郊外春車駕屏星監

州駕屛星屏星見續漢輿服志注劉昭雖無音然廣韻

十二庚有簈字注簈篂車轓且卽以屏風類推之其必

不讀爲丙明矣唐人於小學極不敢忽以故篇章流傳

可指摘者極少宋人則不然雖腹笥富有墨瀋橫飛而

細纇微瑕究不得爲全美辭章之士往往輕視小學其

所以不及前人者正坐此烏可忽哉集中咏荷花詩有

云妖漦周室出禍水漢宮來無所寓意而漫以此相方

其唐突西子毋乃太甚 乾隆辛丑後五月通看畢遂

書其後

   尹河南集跋辛卯

師魯之言兵事葢亦知持重而不貪小利者觀其欲厚

集兵力與不城水洛之意可見矣數遭遷謫其功名不

得與韓范侔惜哉其言致治之本在於務大體不在任

察又曰吏益材而民益愁上貴良吏民始得遂其生是

其識議卓然有古大臣風矣集二十七卷附錄一卷余

鈔之朱鴻臚豫堂先生所朱鈔之新城王氏王之寫本

則依宋南渡初年刊本之舊也王有校讐甚畧益都李

進士文藻再校少詳焉朱以別本參校更加詳焉余鈔

此本則凡行款高下之不畫一者悉整齊之其誤字爲

余所知者改正之鈔旣竟朱又得一舊寫本幷李進士

新增附錄若干篇示余取以覆對乃知後數卷其當正

譌補缺者尙多也至兩本皆譌者姑仍之巳李所增附

錄亦擇取而次比之繫於後師魯之文永叔稱其𥳑而

有法子固稱其長於辯論其文之佳正不盡以能用字

少也余旣讀而愛之且因諸君子校對之勤而樂爲繼

其後也凡三四過始卒業云 乾隆三十有六年十月

壬辰盧文弨書

   書李泰伯文集後癸巳

此本雍正閒李之後裔所刊正集三十七卷常語及周

禮致太平論咸入焉舊以濳書民言爲首而此以禮論

易論爲首其卷數皆不與舊相合觀其所采輯亦畧僃

矣獨遺退居類稾一序此篇載宋文鑑中可取而補也

讀其條畫經世之言侃侃鑿鑿殆可見諸施行不爲空

談以薦先後僅得太學官位不足以行其志而其言則

巳立矣見稱於二三大儒有以也夫又外集三卷則吿

詞薦章以及誌銘之類也

   劉公是集跋庚子

劉原父公是集元本分五種古詩集二十卷律詩集十

五卷內集二十卷外集十五卷小集五卷總七十五卷

諸議論辯說傳記書序古賦四言文詞箴贊碑刻誌行

狀皆歸之內集諸制誥章表奏疏駮議齋文覆謚皆歸

之外集諸律賦書啟皆歸之小集其弟貢父爲之序藏

書家鮮有其本今從永樂大典中鈔岀者區分而聯綴

之合成五十四卷不能依元本之次第以賦爲首而古

與律不分又元本內集之與人書古文也小集之書啟

俳體也今亦混而爲一矣曩觀唐人詩集中附見他人

倡和之作舊本皆一例平寫無高下之別或他人倡而

己和則置他人之作於前或他人和己則置他人之作

於後近代則不然凡附見者皆置後且低一字以別之

公是集尙有古法而鈔集者不察或誤以他人之作爲

原父作七言近體中有其弟貢父先寄詩而原父和之

遂誤以在前者屬原父而和詩反低一格從附見之例

余與歷城周太史書昌言之當改正也原父詩有瀟灑

出塵之致其議論多有啟發人意處謂人之儉儉於人

而裕於己晏子之儉儉於己而裕於人有說犬馬一篇

其大略云由漢以來苟進言於天子無不以犬馬自予

者嗚呼使夫知治守道之臣進以義退以禮而犬馬之

說不巳貶乎使夫亂國偸容之臣進以利退以刑而犬

馬之說不巳僭乎今夫犬之爲人用也不過受一器之

食然而外則有獲獸之效內則有禦寇之猛斯可謂適

其材矣馬之爲人用也不過盡一鈞之芻然而外則有

兵戰之捷內則有馳獵之奉斯亦可謂適其材矣故功

著而利不益身勤而事不害此雖廉能之士盡瘁不貳

何有能過焉若夫亂世偸容之臣功薄而罪尢身利而

事害如此何以自比於犬馬耶余謂其言足以警有位

者故特著之

   后山詩註跋乙未

孟東野但能作苦語耳后山之詩於澹泊中醰醰乎有

醇味其境皆眞境其情皆眞情故能引人之情相與流

連往復而不能自巳然當時亦以爲愛之者絕少況後

世哉余年五十八始讀而善之向以黃陳竝稱余尙嫌

黃之有客氣也此本乃天社任淵因后山門人魏衍所

編次而爲之註頗能窺其用意之所在然二人者皆未

聞有篇什畱於人閒何耶葉石林嘗見彭城寇國寶之

詩而善之後知其從后山學詩以爲淵源有自今此二

人者何遽不若寇耶然亦幸附后山以傅矣余鈔此書

在甲午之冬逾年始爲之跋 乾隆四十年季夏之二

十六日也

   樂圃餘槀跋丁酉

著書滿家不幸而無零章賸幅之傳者比比是也宋朱

伯原氏有文三百卷經兵燹亾失其從孫思掇拾補緝

僅得三十之一而巳名曰樂圃餘稾不必皆其生平文

字之至者然而流傳五六百年不衰猶幸也夫伯原吳

人舉乙科以足疾不仕窮經閱古世皆知其賢起敎授

鄉邦爲諸生說春秋後又以之敎國學著春秋通志二

十卷今亦佚矣獨墨池編二十卷世尙有版行本他所

著圖經琴史不能定當世藏書家之有無也人生何必

爲達官要職如伯原氏官不過正字所盡者不過師儒

之職而當時貴之後世慕之其所居樂圃之坊名至今

未改也學何負於人哉人富善用其長毋強用其所短

伯原氏可師也安在其無能庶幾乎

   絜齋集書後辛丑

書錄解題載㓗齋集二十六卷後集十三卷南宋禮部

侍郞袁燮和叔𢰅馬氏經籍考唯後集作十二卷爲異

當由誤脫其畫耳今聚珍版本二十四卷不分前後集

乃從永樂大典中鈔出者題曰絜齋集古潔字雖作絜

然在今則不得不分和叔齋名本作潔淸之潔故其贈

陸伯微絕句有云斗大書齋以潔名冰壺表裏要淸明

如今塵土塡胸臆幸挽滄浪爲濯纓若作古字恐不知

者疑其或取絜矩爲義則失之矣其詩不甚經意而文

則條鬯明粹能達其意之所欲言其子甫作後序謂其

行文不喜用難字夫好用難字此剽竊塗澤者之所爲

耳文之古不在此吾讀所𢰅何夫人宣氏墓誌而歎女

子有高識其言有足爲今之士風警者爲錄於此誌云

科舉之士有得雋場屋又兼人以獲厚貲者頗自矜衒

夫人曰士子當砥礪廉隅今嗜利無恥而不知其非又

自以爲能他日苟得一官豈不重爲民害乎吾以夫人

此言爲舉子作箴砭不知尙能發汗否耶第六卷策問

功臣篇中云雲臺二十八將以鄧禹元功爲首自是而

下亦宐以功之大小爲序弇之平齊恂之守河內彭之

克延岑異之破赤睂皆其時卓然可稱者而序之於王

梁杜茂傅俊堅鐔之下彼數子者功何有焉是何先後

之失當耶案此但據俗本後漢書耳乃後人改寫致誤

非本來之失也此載馬武傳後本作上下兩列先序上

列竟而後及於下列之首此古法也如張守節史記正

義所載周書謚法解亦是如此後人改兩列爲一列而

以一上一下排寫其次序遂致舛互獨不觀論中所言

乎云其外又有王常李通竇融卓茂合三十二人今此

四人者亦皆雜廁於二十八將之中非其誤之灼然易

見者乎以和叔之學而尙失於不考何況後人

         弟子金匱華紹言詩庭校




抱經堂文集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