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異志 (四部叢刊本)/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括異志 卷七
宋 張師正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景宋鈔本
卷八

括異志卷第七

   張龍圗

龍圗張公燾即樞宻直學士奎之子也樞直為

殿中丞日奉朝請在京師稅宅於汴河南小巷

中居常閉𨵿一日有人叩門頗急大呼曰小師

入去何故便不放出張起視之乃一老道士也

疑其狂且醉不復與之校量良乆乃去邑君先

姙娠是夕生燾燾景祐元年苐進士甲科後嘗

誤食犬SKchar夢黄衣使者逮至一府宏麗如宫闕

   芙蓉觀主

慶暦中有朝士冐辰赴起居至通衢見美婦三

十餘人靚妆麗服兩兩並馬而行若前導俄見

丁觀文度擁徒按轡継之而去朝士驚曰丁素

儉約何姫侍之衆多邪有一人最後行朝士問

曰觀文洎宅眷将游何䖏對曰非也諸女御迎

芙容館主耳時丁已在告頃之聞丁卒 辛都

官子言云

   曽屯田

屯田外郎曽公奉先嘉祐中知恵州守居有𬞞

圃役老卒守之灌蒔尤力凢曽所欲之物必先

致之呼而問之汝常逆知吾意何也老卒曰偶

然耳再三詰之但唯唯而已曽自此善待之時

賚之以酒食一曰薄暮老卒白曽曰荷使君厚

顧某非碌碌者今夜三皷乞使君一到園中有

秘術上聞曽欣然許諾及期将具公服詣之家

人皆曰豈有郡守夜半公裳謁一老卒哉遽止

黎明報園子物故仍於腰下得白金數千兩曽

見一道士謂曰何故食厭物張自辨致曰非敢

故食誤耳道士曰若然者且止此吾為若言少

選復出謂張曰可謝恩乃引至一殿前通曰張

燾誤食厭物謝旣再拜而悟汗流浹體景元神

骨清粹𬓛懐夷曠豈非仙曹之𬒳謫者歟 

聞之張容省元云

   孫副樞

寶元中副樞孫公沔自小諌以言事左遷監永

州市征嘗夢一道士喻以牽復之期又曰吾有

少田在部下為人所盗可為正之俄而孫移倅

長沙因祠岳廟遍㳺道𮗚佛寺至九仙觀見王

真人像克肖夢中之見者詢其公財歳入則云

有田數百畒為鄰畔有力者𠩄侵遂檄縣窮究

𦘕取故田還之觀乃梁天監中建後廢唐刺史

張覿復加營搆庭有磐石如壇上可坐三十人

九仙者皆輕舉於是地晉道士陳興明施存尹

道全宋徐靈期齊陳惠度張曇要梁張始珍王

靈輿鄧郁之也 建昌李覯譔祀章岷書石

惋歎不已買棺殯于野數月有人自廣州来園

卒附書為謝視其墓四周摧䧟柩悉破露發之

但緼𫀆巾屨在焉曽以謂尸解也追悔自咎者

累月因而頗失心

   郭上竈

郭上竈者不知何許人天禧中嘗以備雇㵸湯

滌噐于州橋茶肆間一日有青巾布𫀆而啜茶

者形貌𭹹偉神彩凛然屡目于郭郭亦既疑其

異人又𥨸覘於䄂間引出利劒郭𥝠念曰必吕

先生也伺其出即走拜於前曰際遇先生𩓑為

僕厮吕不顧東去郭乃尾後至一閴䖏吕囬顧

曰若眞欲事我𫆀可受吾一劒郭唯唯延頸以

俟引劒将擊郭大呼已失吕所在乃在百萬倉

中廵卒擒送官杖而遣去自此京城裏外幽僻

之𠩄無不至見人必熟視良乆方去問之則曰

我尋先生自此十年餘不知所在天聖末有趙

長官者家居磁州邑城鎮之别業忽有丐者緼

𫀆而来見趙再拜曰某郭上𫁘也趙亦嘗識之

遂問見先生否郭曰周天下不之見今為大數

垂盡故来求一小棺以蔵遺骸趙大以爲妄問

曰何日當盡曰来日午時趙曰若然當為汝買

棺仍告曰棺首開一穴将一竹竿通其節揷穴

中庻得通氣趙雖唯之殊謂不然明日午時汲

水浣身卧槐下遂絶趙大異之為造棺河𦍤乏

竹取故傘柄通其中揷棺首瘞之扵河岸仍恐

為狐犬𠩄發植𣗥累石以固焉其年秋大雨河

水泛漲數日乃退趙慮其柩為水所漂䇿杖臨

視其棺果露而四際亦開以杖撥之但見敗絮

是亦尸解矣 趙嘗為先君言之如是

   牛用之

道士牛用之真定人㓜逮事常鐡冠常鉄冠邢

州人有道術祥符中得召見後隱泰山復㳺天

台頗得考召符禁之術自餘杭游姑⿱⺾⿰𩵋禾 -- 蘇落魄不

事儀檢好飲酒㗖葫蒜犬SKchar或傳其有道術者

人不之信慶暦中薛公純中舍監⿱⺾⿰𩵋禾 -- 蘇州市征嘗

外嬖一官妓其妻李氏性悍妬不勝忿怒謀害

其夫俟薛醉歸以刃賊其要害家人救之𫉬免

㑹李之父母過姑蘇聞之俾其弟持藥飲之而

斃即夕為厲于薜氏擊户牖碎噐皿或滅其燈

燭或嘯於堂廡遂召 巫覡辟除之不䏻去不

得已乃告牛曰此細事今夜可除之乃設酒饌

於正𥨊(“爿”換為“丬”)召數客共飲旣夕牛設一案於戺下上

置銅鐸始乙夜鐸忽鳴㳂案足而下去地尺餘

如人携持鳴振而去乆乃不聞牛曰俾追捕女

厲耳逮四皷鐸聲自南来俄頃入門坐客如負

氷雪毛髪盡植牛乃取一榻臨案而坐如有所

詰問曰汝謀殺夫死實其分得不棄市乃大幸

也安得更為祟厲以擾其家少選又曰汝若不

見𦗟吾當請帝錮汝於石室中如止要冠珥袿

𥜗之𩔖翌日當與汝遂丁寜誡勵遣去明日遂

具其所要洎楮鏹數十萬燔之城外女厲自兹

不至牛後亦不知所在𣡸林州推官崔迪其夕

與牛同飲於薛氏之館目睹斯事

   畢道人

畢水部田潭州人有季父㓜嗜酒不治生嘗遊

江湖間衣弊褐携一扇懐䄂間置沙數合偶有

所適則藉地取沙冩風雲草木蛟龍禽獸之字

以扇扇之殆盡乃欣然而去嘗有買姓者過洞

庭方離岸為𭧂風所漂幾至沉溺忽見一人循

岸以扇招之入舟漸逼岸遂𫉬免賈徳之黙記

其形状及艤舟㝷之不復見矣旬日賈到長沙

偶於闤闠見之邀歸酣飲出金帛衣物爲謝畢

曰汝舟免溺余何力焉固辤不受強之乃取衣

服數事旋以施貧者一無所留其後竟不知所

在 得之李林宗秘校

   叚榖

叚榖者許州人累舉進士家豐于財後忽如狂

日夕冠幘衣布𫀆白銀帯行游㕓市中謳吟云

一間茅屋尚自修治信任風吹連簷破碎斗栱

邪欹看看倒也每至倒也二字即連呼三五句

方己墻壁作散土一堆主人永不来歸遇其出

入則有閭巷小兒數十隨而和焉人以狂待之

不以為異慶暦末病死權厝于野後數年營塟

發視但空棺耳 王允成承制在許州親見之

   方道士

方道士失其名不知何許人隱于塗陽之西山

磁州有䕶國靈應公祠每歳二三月天下之事

神者四集所獻竒禽異獸巧工妙伎珍肴異果

無所不有至期鄰郡之亊本亡字人多㑹於祠

下遊覧宴聚以至夏𥘉社人罷去乃歸方道士

無歳不来常以九蒸黄菁以遺交舊一歳忽不

至皆謂徙居他山或以為物故明年春城隍廟

神座後有死人埃塵厚且寸餘官吏将檢視忽

振衣而起乃方道士也復陪諸君酣飲月餘乃

去自是不復来 聞之學究向知古云

   髙閬

髙閬蜀人也本姓向名良少為郡吏抵罪亡命

遂易姓名焉雖眇一目而神檢高爽善詩来徃

江湖間𭰹得養生之術飲酒至數斗不亂許郎

中申爲江東轉運使每按部必拉之同行嘗艤

舟貴池亭有九華李山人者與高有舊因謁許

延之使飲各盡二斗餘殊無醉態髙取釣竿謂

李曰各釣一魚以資語𥬇然不得取⿱觧虫 -- 蟹乃鈎餌

投坐前甓罅中俄頃李引一⿱觧虫 -- 蟹出高笑曰始約

釣魚今果取⿱觧虫 -- 蟹可罰以酒也後死於滁之瑯琊

山僧寺将終以玉笛授僧曰此開元中寜王所

吹者然不知是否時已幾百歳矣 許申孫子

聞誨言

   孫鍇

孫鍇不知何許人也祥符末嘗讀書於鎮州西

山之書院一日採藥迷入𭰹山見茅茨數間有

道士据榻而坐孫再拜問歸路道士俾坐熟視

曰窮薄人也今旣遇我當使汝足於衣食旣而

與丹砂一塊如拳又授以一符曰可以召SKchar

教以符傳篆謂曰今歳河朔大疫汝以此

砂書符售之一符止取百錢不可過也召SKchar

符止可一用盖救汝之禍也再用則不靈汝其

志之旣出山鬻符于市果䏻愈疾鍇遂市一牛

𮪍之戴鐡冠披絳服流轉至大名府時太尉王

公嗣宗守魏擒而械于獄将以妖誕惑衆黥配

之鍇謂獄官曰錯非造妖者間遇神人見教耳

乞乗間白之言鍇䏻令人見鬼及其祖先王聞

之乃曰昔劉根嘗有此術命釋縳試之果然遂

送闕下𥙷司天監保章正專主符禁事後砂盡

術衰遂逃去寳元中嘗詔天下捕之

   楊貫

楊貫開封府寕陵縣人也嘗兩舉進士不預薦

送即改業明法人或笑之曰我誦法令苟得入

仕則官業己精熟矣一夕夢五色光来自西南

𥨊(“爿”換為“丬”)室光中有一道士叱貫令起謂之曰汝逮

今三爲人矣始為屠次爲人女旣笄而自縊今

乃得為士人爾頂有戴笄頸有投繯之痕尚在

可視也貫曰人之膚理萬状安可便以屠者洎

女子相誣乎道士曰爾以為不然𫆀遂懐中探

一鑑令視之則鼓刀施朱之状宛然貫即再拜

謝又乞諭向去休咎道士曰爾夀過中年官至

今丨旣窹而大異之明年遂得明法出身治平

二年調卭州録亊叅軍今沆州推官吕昭吉時

任司㓂屢與之飲數爵之後則頸上綆迹甚明

詢其故貫具言夢之本末及披髪見SKchar胝圎五

六寸若寠數然年逾五十授潞州潞城縣令到

任而終

   張酒酒

道士張酒酒失其名不知何許人天聖中主西

都張水縣之天禧觀善𣼧鑑經其手則光照洞

澈他工不可及或時童稚持鑑来治者遇醉則

或抵破之或引之長三尺小兒驚呼乃笑曰吾

與若戯乃取藥𫝊其上以敗氈覆之摩拭良乆

清瑩如故得錢唯買酒未嘗一日不醉一旦拂

衣入王屋山立而尸觧於藥櫃山中始村人見

有人立於岩石之上乆而不去經旬徃視之故

在遂聞於郷嗇夫就而察之乃一道士拱立且

殭也嗇夫以為不祥推仆之邑尉撿視頂有一

竅如雞卵大殊無血漬面色如生尉聞嗇夫推

仆鞭之即瘞放於觧化之地







括異志卷苐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