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異志 (四部叢刊本)/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括異志 卷四
宋 張師正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景宋鈔本
卷五

括異志卷苐四

        襄國張 師正 纂

   陳省副

慶暦𥘉陳吏部洎自三司副使謫守鍾離郡比

曹貟外錢愚時為通倅錢善數術一日俾其邑

封具酒肴悉召陳宅之長㓜㑹于倅居明日錢

詣陳謝曰昨日以菲薄奉邀貴眷者𦕅示區區

之意以託後亊爾陳大驚曰足下四體甚安以

言何謂也錢曰明年正月某日某當死乞護送

諸 孤歸京師故棲則幸甚陳知錢善數術亦

不以為然愚嘗謂其妻子曰陳亦行尸耳過明

年復舊官則不可矣明年正月如期而卒月餘

陳徙廬州未半歳復召為三司副使數月病背

疽而死越三日陳有少女奴年十二三忽據榻

附而降語曰吾昨日巳見王将設酒我辤以創

痛而止門外從者五十人悉戴漆皮弁衣皂緑

緋寛衫烏氊靴亦無異人世不復號慕以自苦

也又數日復降語命設榻如賔主位曰此前濠

州同官錢比部也吾今得知益州復與比部同

官前日已嘗宴㑹相得之歡不異平昔可令院

子傳語錢家縣君言比部教善視十一郎比部

㓜子最所鍾愛者今再與陳吏部同事甚樂勿

思念悲慟也先是二日錢之㓜女方十餘歳睡

中京號呼之良乆乃寤曰我見比部與陳吏部

在丨一髙堂上宴㑹樽爼㡩幙無不華麗左右

侍衛甚盛因念父巳去世不𮗜啼泣𬒳呼方省

與陳宅女奴降語相符昔之小說載幽𡨋事者

多云人間郡縣隂府悉同若陳吏部之爲益州

豈其然乎比部之子閎今爲供備庫副使言之

甚詳

   王待制

天章閣待制平晉王公質之謫守海陵也郡之

監兵治宇之西偏有射堂堂之前藝𬞞為圃一

日晨興治圃卒起SKchar畦見一老媪立射堂中氣

貌甚假卒驚詢之媪曰我乃監兵之母也汝亟

白我在此卒曰監軍不聞有毋媪何妄也媪曰

苐告無多詰卒入白監軍遽出視之姿状音息

真毋也而言語哀惻監軍號慟家人己下皆徃

拜侍母急曰以幕羃射堂之軒使不外瞩旣而

詢其𠩄從来母曰SKchar中有一事應未受生與見

伏牢者皆給假五日我獨汝念是以来耳監軍

遽謁告且白平晉公平晉公朝服徃拜而以常

所疑SKchar神事質之皆不對曰幽SKchar事泄其罰甚

重無以應公命平晉又問世傳有閻羅王者果

有否復誰尸之曰固有然為之者亦近世之大

臣也請其名氏則曰不敢宣于口公乃遍索家

蔵自建𨺚以来宰輔𦘕像以示之其間獨指㓂

莱公曰斯人是也復問SKchar間所尚與𠩄𢙣亊荅

曰人有不𢦤害物性者SKchar間崇之而隂謀殺人

其責最重如是留五日遂去或云平晉由此不

SKchar食平晉嘗為之記 其子復以示魏泰云

   石比部

比部外郎石公弁言皇祐中始得大理寺丞監

并州之徐溝鎮歳餘夢一SKchar朱髪青膚自中霤

下瞰垂臂捽一女女子髪自地而出謂之曰送

汝徃李專知家作女石驚𮗜心悸遂不寐逮曉

時有酒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官姓李者石因問爾昨夕有何事

李曰四更𥘉息婦生一女子石歎異久之其後

嬰兒有疾召一姥視之曰本太原人隨夫寓此

僅四十年凢官扵此者無不出入其家此𪠘

亦𭧽日都監之官舍徐溝舊差班行監當今差

京官今中霤之下者嘗有井李殿直監臨日鞭

一女使不勝楚痛投井而死遂廢不汲仍遭大

水湮焉石愈驚駭方省前夢之驗也

   曹郎中

曹金部元舉治平中嘗爲福建路轉運使𪠘

中有池亭曹朝夕止扵是家人怪其肌體日瘠

精神恍惚訊之即曰嘗有李家娘子甚美與二

婢子来侍我咸謂物怪所惑召醫巫視之悉無

効乃涸池求之得三鱧一大二小曹遽呼曰勿

害李家娘子遂臠而焚之曹亦謝病歸維陽歳

餘卒

   陸龍圗

龍圗陸公詵尹成都日府宅堂前東南隅有大

枇杷一株其下夜則如數女子聚泣者燭之則

無所見厥後半歳陸卒於位熈寜六年成都闤

闠間遇夜邏卒聞哭聲⿰口㓜 -- 呦⿰口㓜 -- 呦然凢數十䖏就

視之則無有至七年八年大旱殍餓盈路継之

以疾疫死者十六七洎至秋麥則無人𭣣刈至

於綾羅紗錦綵箋諸物鬻者亦少宜乎𩲸兆之

先見也 丁都官餗目覩

   宋中舍

太子中舍宋傳慶諌議大夫太𥘉之子自言其

父性嗜鱉嘗一日得數鱉付厨婢臛之其一甚

大婢不忍殺放之溝中逾年婢病疫疾苦心煩

𤍠殆将卒家人舁致外舍俾卧以俟終翌日視

之則自户閫至婢胸脅間皆青𭰖塗漬婢亦稍

間訊之則云不究其𭰖之来但煩𤍠减差耳家

人伺之逮夜有一大鱉自溝中𬒳體以𭰖直登

婢𮌎冰之婢逾旬遂愈詢其致鱉之自婢乃述

其本末天聖中傳慶為遂寜通守與先君言如

   馬文思

文思副使馬公仲方尚書亮之姪也遇罷官多

寓家髙郵軍細君之妹亦居是邑嘗以牝羊饋

於公未幾生一羔秣飼數月閑居患無人牧放

乃鬻於屠肆翌日臨格将烹之出刀于側且瀹

水以俻燖濯将刲而亡其刀良乆見其靶扵溝

中取而洗拭置于床旋又失之乃羊所生羔衘

而投諸溝又以足踐淖使勿見屠者視之大感

傷後以羊歸馬氏自此不復屠羊公亦以羊施

佛寺公嘗守全州嘗自書斯事于閱理堂之壁

   陳太愽

太常愽士陳公舜俞在明州觀察推官有二子

一男一女皆六七歳一日戯嬉于外逮歸則男

子靣有墨䂓其左頰女子朱䂓其右頰家人怪

問其所䂓之自則云不知家人但謂小兒戯而

為之命滌去翌日復然如是幾月餘日日如是

而無他怪陳慮為怪之漸也白轉運使求涖他

局遂㳂牒于浙西𪠘旣空郡給二皂以守舍一

日二人相與言曰陳察推向以二児面有畫以

為怪而竟無他我等當驗之有能獨入堂中自

朝至暮者醵錢若干以賞之一皂欣然携短劒

入堂之西序醉卧牖下及醒日已過午吏喜其

無怪又喜将𫉬所賞也徘⿰彳囬 -- 徊伺晚而出俄然堂

扉啓有數婢從一婦人臂鸚鵡立堂之戺若所

䂓畫然吏熟視黙念曰苟怪止如是亦何足畏

方将以刃刼之忽心動若大悸不知其身之所

有驚呼携劒突門以走犯譙門穿長街若發狂

失心者市人覩其持劒以為有變皆恐避之未

半里蹷踣道左衆掖起奪劒而詰之移刻始䏻

言竟不知其何怪也 進士魏泰遊明州親見

此事

   馬仲載

熈寜六年開江南為郡縣旣得峽州築為安江

城命内殿承制馬公仲載統卒三百戍焉時石

鑑以兵馬鈐轄知辰州總千兵亦駐城中一夕

邏卒云蠻兵数千夜當攻城石聞之即欲遁去

馬曰鈐轄儻出則誰與守遂仗劒於門令曰敢

出者斬石遂留蠻兵亦不至由此石頗衘之未

數月馬忽仆地懵然無所知僕從乃舁辰州就

醫藥石乃劾其棄城戍将以軍令裁之馬病稍

閒就鞠于武陵乃具饌遥訴司南岳翌日有稚

子方十嵗未嘗讀書忽睡中呼索紙筆乃書曰

南岳門下牒𠡠馬仲載念卿遥祭之專勤聽其

訴聲之怨切據卿之罪理當䘮命上天愍卿常

行吉心䏻守所職止命降災奪官更宜省循以

邀福夀懋哉幸矣熈寜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復取朱筆𦘕一印於日月上篆文亦不可辨児

復睡少選而寤詰之云有一人青巾黄衫以黄

𠡠付我亦不知其手自摹冩也仲載之事武陵

人無不知者南岳𠡠好事者多録而蔵之

   夏著作

尚書郎高公靖蔡州人罷官歸郷里村居嘗坐

壠上視農事有耕夫於土壌得鐡牌上有大字

云司法叅軍夏鈞髙亦不喻數年授知道州相

次有長沙人夏鈞調本州司法叅軍高方悟鐡

符之前定也鈞官至著作佐郎

   兾秘丞

兾秘丞𭙶皇祐中知河南府緱氏縣代人将至

預徙家于洛城獨止于縣之正𥨊一夕夢二女

子再拜於榻前問其𠩄以云妾等是前邑尹家

女奴也以過𬒳鞭死瘞于明府寝榻之下向来

宅眷居此不敢妄出恐致驚怛今夕方敢誠告

乞遷于野乃幸之大也兾可之明日發其地果

得二枯骨紅梳綉履尚在命褁以衣絮祭以酒

飯加之楮錢埋於近郊數夕後夢中前謝而去

樂長官浩言之

   梁寺丞

梁寺丞彦昌相國之長子也嘉祐中知汝之梁

縣其内子嘗夢一少年黄衣束帶紗㡌神彩俊

爽謂之曰君宜事我不爾且致𥚽旣窹白梁梁

不之信旣而𥨸其衣冠簮珥掛於竹木之杪變

怪萬状梁伺其嘯㧞劒擊之SKchar曰嘻汝安能中

我又命道士設醮以禳之始𠡠壇奪道士劒舞

於空無如之何謂梁曰立廟祀我我當福汝旣

困其擾不得已立祠于𪠘舍之側又曰人不識

吾面可召𦘕工来我自敎之繪事旣畢乃内子

夢中所見者㑹家人有疾SKchar投藥與之服輙愈

歸之政事有不合於理者泊民間利害隱匿亦

宻以告梁觧官廟為後政所毀SKchar亦不靈 

之洪正卿進士云

   楊郎中

郎中楊公異性好㓗静過甚不近人情寓居荆

南對門民家有子數歳膚髪悉白俗謂社公兒

異𢙣焉屢呼其父與五緡令殺之民得鏹潜徙

去楊止一子俄病癩肌潰而卒近時有人死而

復生云隂府新立速報司若楊氏之報信哉

   張太愽

治平三年太常愽士張忘其名知兖州奉符縣

太山廟据縣之中令兼主廟事歳三月天下𫯠

神者悉持竒器珍玩来獻公徃徃𥨸取之旣觧

官寓家於東平一夕聞中闔外如數十人語聲

雜遝不可辨晨興視之其𠩄盗㡩幙噐皿之𩔖

悉次第羅列於𠫊廡間視槖篋封鐍宛然如是

者凢數夜張大怖駭悉取燔之越三日奉符舊

事發兖州獄吏持檄来捕旣就逮左驗明白竟

寘牢户

   楊從先

殿直楊從先至和𥘉監大名馬監其冬夢授樞

宻院劄子云千里重行行右劄付從先准此旣

𮗜不喻其旨明年春大雪牧馬多死監牧使臣

衡替者數人乃悟千里重字也以配行衝字也

再言之者皆𬒳責也



括異志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