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後記/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搜神後記
◀上一卷 第五卷 下一卷▶

清溪廟神[编辑]

  晉太康中,謝家沙門竺曇遂,年二十餘,白皙端正,流俗沙門。嘗行經清溪廟前過,因入廟中看。暮歸,夢一婦人來,語云:「君當來作我廟中神,不復久。」曇遂夢問:「婦人是誰?」婦人云:「我是清溪廟中姑。」如此一月許,便病。臨死,謂同學年少曰:「我無福,亦無大罪,死乃當作清溪廟神。諸君行,便可過看之。」既死後,諸年少道人詣其廟。既至,便靈語相勞問,聲音如昔時。臨去,云:「久不聞唄聲,思一聞之。」其伴慧覲,便為作唄。訖,其神猶唱讚,語云:「岐路之訣,尚有悽愴;況此之乖,形神分散。窈冥之歎,情何可言?」既而歔欷不自勝,諸道人等皆為涕泣。

王導子悅[编辑]

  王導子悅,為中書郎。導夢人以百萬錢買悅,導潛為祈禱者備矣。尋掘地,得錢百萬,意甚惡之,一一皆藏閉。及悅疾篤,導憂念特至,積日不食。忽見一人,形狀甚偉,被甲持刀。問:「是何人?」曰:「僕,蔣侯也。公兒不佳,欲為請命,故來爾。公勿復憂。」導因與之食,遂至數升。食畢,勃然謂導曰:「中書命盡,非可救也。」言訖不見。悅亦隕絕。

吳望子[编辑]

  漢,會稽鄮(編按:音懋。)縣東野,有一女子,姓吳,字望子,年十六,姿容可愛。其鄉里有鼓舞解事者,要之,便往。緣塘行,半路,忽見一貴人,端正非常。人乘船,手力十餘,皆整頓。令人問望子:「今欲何之?」其具以事對。貴人云:「我今正往彼,便可入船共去。」望子辭不敢。忽然不見。望子既到,跪拜神座,見兩船中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問望子:「來何遲?」因擲兩橘與之。數數現形,遂隆情好。望子心有所欲,輒空中下之。曾思啖膾,一雙鮮鯉,應心而至。望子芳香,流聞數里,頗有神驗,一邑共奉事。經歷三年,望子忽生外意,便絕往來。

木像彎弓[编辑]

  孫恩作逆時,吳興分亂。一男子忽急,突入蔣侯廟。始入門,木像彎弓,射之,即卒。行人及守廟者,無不皆見。

白頭公[编辑]

  晉太元中,樂安高衡為魏郡太守,戍石頭。其孫雅之在廄中,云:「有神來降,自稱白頭公,拄杖,光輝照屋。與雅之輕舉宵行,暮至京口,晨已來還。」後,雅之父子為桓玄所殺。

臨賀太守[编辑]

  永和中,義興人姓周,出都,乘馬,從兩人行。未至村,日暮。道邊有一新草小屋,一女子出門,年可十六七,姿容端正,衣服鮮潔。望見周過,謂曰:「日已向暮,前村尚遠。臨賀詎得至?」周便求寄宿。此女為燃火作食。向一更中,聞外有小兒喚阿香聲,女應:「諾。」尋云:「官喚汝推雷車。」女乃辭行,云:「今有事,當去。」夜遂大雷雨。向曉,女還。周既上馬,看昨所宿處,止見一新塚,塚口有馬尿及餘草。周甚驚惋。後五年,果作臨賀太守。

何參軍女[编辑]

  豫章人劉廣,年少未婚。至田舍,見一女子云:「我是何參軍女,年十四而夭,為西王母所養,使與下土人交。」廣與之纏綿。其日,於席下得手巾,裹雞舌香。其母取巾燒之,乃是火浣布。

靈見[编辑]

  桓大司馬從南州還,拜簡文皇帝陵。左右覺其有異。既登車,謂從者曰:「先帝向遂靈見。」既不述帝所言,故眾莫之知。但見將拜時,頻言「臣不敢」而已。又問左右殷涓形貌。有人答:「涓為人肥短黑色,甚醜。」桓云:「向亦見在帝側,形亦如此。」意惡之。遂遇疾,未幾而薨。

白水素女[编辑]

  晉安侯官人謝端,少喪父母,無有親屬,為鄰人所養。至年十七八,恭謹自守,不履非法。始出居,未有妻,鄰人共愍念之,規為娶婦,未得。端夜臥早起,躬耕力作,不捨晝夜。後於邑下得一大螺,如三升壺,以為異物,取以歸,貯甕中。畜之十數日。端每早至野,還,見其戶中有飯飲湯火,如有人為者,端謂鄰人為之惠也。數日如此,便往謝鄰人。鄰人曰:「吾初不為是,何見謝也?」端又以鄰人不喻其意,然數爾如此,後更實問。鄰人笑曰:「卿已自取婦,密著室中炊爨,而言吾為之炊耶?」端默然心疑,不知其故。後以雞鳴出去,平早潛歸,於籬外竊窺其家中。見一少女,從甕中出,至灶下燃火。端便入門,逕至甕所,視螺,但見殼。乃到灶下問之曰:「新婦從何所來,而相為炊?」女大惶惑,欲還甕中,不能得去,答曰:「我天漢中白水素女也。天帝哀卿少孤,恭慎自守,故使我權相為守舍炊烹。十年之中,使卿居富得婦,自當還去。而卿無故竊相窺掩,吾形已見,不宜復留,當相委去。雖然,爾後自當少差。勤於田作、漁採、治生。留此殼去,以貯米穀,常可不乏。」端請留,終不肯。時天忽風雨,翕然而去。端為立神座,時節祭祀。居常饒足,不致大富耳。於是鄉人以女妻之,後仕至令長云。今道中素女祠是也。

◀上一卷 下一卷▶
搜神後記
PD-icon.svg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