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後記/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搜神後記
◀上一卷 第八卷 下一卷▶

二人著烏衣[编辑]

  王機為廣州刺史,入廁,忽見二人著烏衣,與機相捍。良久,擒之,得二物如烏鴨。以問鮑靚,靚曰:「此物不祥。」機焚之,逕飛上天。尋誅死。

火變蝴蝶[编辑]

  晉義熙中,烏傷葛輝夫,在婦家宿。三更後,有兩人把火至階前。疑是兇人,往打之。欲下杖,悉變成蝴蝶,繽紛飛散。有一物衝輝夫腋下,便倒地,少時死。

諸葛長民[编辑]

  諸葛長民富貴後,常一月中,輒十數夜眠中驚起,跳踉,如與人相打。毛修之嘗與同宿,見之驚愕,問其故。答曰:「正見一物,甚黑而有手腳,不分明,奇健,非我無以制之也。」後來轉數。屋中柱及椽桷間,悉見有蛇頭。令人以刃懸斲,應刃隱藏,去輒復出。又擣衣杵相與語,如人聲,不可解。於壁見有巨手,長七八尺,臂大數圍。令斲之,忽然不見。未幾,伏誅。

死人頭[编辑]

  新野庾謹,母病,兄弟三人,悉在侍疾。白日常燃火,忽見帳帶自卷自舒,如此數四。須臾,聞牀前聞狗鬥,聲異常。舉家共視,了不見狗,見一死人頭在地,頭猶有血,兩眼尚動,甚可憎惡。其家怖懼,乃不持出門,即於後園中瘞之。明日往視,乃出土上,兩眼猶爾,即又埋之。後日復出,乃以磚著頭合埋之,遂不復出。他日,其母便亡。

人頭墮[编辑]

  王綏,字彥猷。其家夜中樑上無故有人頭墮於牀,而流血滂沱。俄拜荊州刺史,坐父愉之謀,與弟納並被誅。

髑髏百頭[编辑]

  晉永嘉五年,張榮為高平戍邏主。時曹嶷賊寇離亂,人民皆塢壘自保固。見山中火起,飛埃絕燄十餘丈,樹顛火焱,響動山谷。又聞人馬鎧甲聲,謂嶷賊上,人皆惶恐,並戒嚴出,將欲擊之。乃引騎到山下,無有人,但見碎火來曬人,袍鎧、馬毛鬣皆燒。於是軍人走還。明日往視,山中無燃火處,惟見髑髏百頭,布散在山中。

蔥縮[编辑]

  新野趙貞家,園中種蔥,未經抽拔。忽一日,盡縮入地。後經歲餘,貞之兄弟,相次分散。

吳氏梓[编辑]

  吳聶友,字文悌,豫章新淦人。少時貧賤,常好射獵。夜照見一白鹿,射中之。明,尋蹤,血既盡,不知所在。且已饑困,便臥一梓樹下。仰見射箭著樹枝上,視之,乃是昨所射箭,怪其如此。於是還家,齎糧,率子弟持斧以伐之。樹微有血,遂裁截為板二枚,牽著陂塘中。板常沉沒,然時復浮出。出,家輒有吉慶。每欲迎賓客,常乘此板。忽於中流欲沒,客大懼,友呵之,還復浮出。仕宦大如願,位至丹陽太守。在郡經年,板忽隨至石頭。外司白云:「濤中板入石頭來。」友驚曰:「板來,必有意。」即解職歸家。下船便閉戶,二板挾兩邊,一日即至豫章。爾後板出,便反為凶禍,家大轗軻。今新淦北二十里餘,曰封溪,有聶友截梓樹板濤牂柯處。有梓樹,今猶存。乃聶友向日所裁,枝葉皆向下生。

◀上一卷 下一卷▶
搜神後記
PD-icon.svg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