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不斷 (馬致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撥不斷
作者:馬致遠

【雙調】撥不斷

九重天,二十年,龍樓鳳閣都曾見。綠水青山任自然,舊時王謝堂前燕,再不復海棠庭院。

歎寒儒,謾讀書,讀書須索題橋柱。題柱雖乘駟馬車,乘車誰買《長門賦》?且看了長安回去。

路旁碑,不知誰,春苔綠滿無人祭。畢卓生前酒一杯,曹公身後墳三尺,不如醉了還醉。

怨離別,恨離別,君知君恨君休惹。紅日如奔過隙駒,白頭漸滿楊花雪,一日一個渭城客舍。

孟襄陽,興何狂!凍騎驢灞陵橋上,便縱有些梅花入夢香,到不如風雪銷金帳,慢慢的淺斟低唱。

笑陶家,雪烹茶,就鵝毛瑞雪初成臘,見蝶翅寒梅正有花,怕羊羔美酒新添價,拖得人冷齋裏閒話。

菊花開,正歸來。伴虎溪僧鶴林友龍山客,似杜工部陶淵明李太白,有洞庭柑東陽酒西湖蟹。哎!楚三閭休怪。

浙江亭,看潮生,潮來潮去原無定,惟有西山萬古青。子陵一釣多高興,鬧中取靜。

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推辭飲。君若歌時我慢斟,屈原清死由他恁。醉和醒爭甚?

瘦形骸,悶情懷,丹楓醉倒秋山色,黃菊雕殘戲馬台,白衣盼殺東籬客,你莫不子猷訪戴?

布衣中,問英雄,王圖霸業成何用!禾黎高低六代宮,楸梧遠近千官塚,一場惡夢。

競江山,為長安,張良放火連云棧,韓信獨登拜將壇,霸王自刎烏江岸,再誰分楚漢。

子房鞋,買臣柴,屠沽乞食為僚宰,版築躬耕有將才。古人尚自把天時待,只不如且酩子裏胡捱。

莫獨狂,禍難防,尋思樂毅非良將,直待齊邦掃地亡,火牛一戰幾乎喪,趕人休趕上。

立峰戀,脫簪冠。夕陽倒影松陰亂,太液澄虛月影寬,海風汗漫云霞斷,醉眠時小童休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