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川郡王碑奉敕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撥川郡王碑奉敕撰
作者:張說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27

珠玉無遠而登輦輅之飾,寶也;鬆栝無幽而入殿堂之構,才也;物貴其用,人亦如之。撥川王論弓仁者,源出於匹未城,吐蕃讚普之王族也。曾祖讚,祖尊,父陵,代相蕃國,號為東讚,戎言謂宰曰論,因而氏焉。公有由餘之深識,日磾之先見,陋偏荒之韋毳,慕上國之衣冠。聖曆二年,以所統吐渾七千帳歸於我。是歲,吐蕃大下,公勒兵境上,縱諜招之。其吐渾以論家世恩,又曰仁人東矣,從之者七千人。朝嘉大勳,授左玉鈐衛將軍,封酒泉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周語》曰:「犬戎樹敦,守終純固。」今其俗獷而輕死,其法折而不撓,故前代無降人,中土無僮仆。自公拔身向化,首變華風,澤潞之間,始見戎州矣。若夫河南胡苑,牧所利,每歲冰合,虜騎是虞,中軍必謀於元老,亞將因選於時傑。神龍三年以為朔方軍前鋒遊奕使,景龍二年換右驍騎將軍,開元五年兼歸德州都督,使皆如。八年遷本衛大將軍,斧餕方節度副大使。公之理兵也,堅三革,利五刃,偶拳勇,齊足力,信賞罰,分甘苦,六轡如手,千夫一心。接獯獫猶蚊蚋,臥沙塞如衽席,薦居露食,垂二十年。雨畢而成師,冰泮而休卒,寒風入於肌骨,夜霜出於須鬢,人不堪其勤,公不改其節。

韓公之建三城也,公洗兵諾真之水,刷馬草心之山,以為外斥,而版徒安堵;鄭卿之和默啜也,公授館李陵之台,致饔光祿之塞,以為內侯,而賓至如歸。九姓之亂單於也,公四月度磧,過白檉林,收火拔部帳,納多真種落,彌川滿野,懷惠忘亡,漠南諸軍,韙其計也;降戶之叛河曲也,公千騎奮擊,萬虜奔走,戡翦略定,師旅方旋。而延陁夾跌複相嘯聚,上軍敗於青剛嶺,元帥沒於赤柳澗,公越自新堡,奔命冠場,贏糧之徒,不滿五百,凶醜四合,眾寡萬倍,公殺牛為壘,啖寇為餉,決命再宿,衝潰重圍,連兵躡踵,千里轉戰,合薛訥於河外,反知運於寇手:朔方諸軍,壯其戰矣。斫摩之奔也,邀於黑山口,覆其精銳;布思之背也,追至紅桃帳,掩其輜重。乳泊之會,刜蘭池之狂胡;木盤之役,縲方渠之逋寇。凡前後大戰數十,小戰數百,算無遺策,兵有全勝。是以六狄逃遁,三垂乂寧,聲暴露於天下,業光華於代載:信皇威之所加,亦武臣之力也。

故錦衣寶玉,允答戎功;甲第良田,丕承錫命:語其智效,未甚優寵,黃頭黑齒,比價齊名。積戰多瘡,累勞生疹,恩命尚藥,馳往診之,晉豎已深,秦醫無及。十一年四月五日,薨於位,享年六十。制贈為撥川王,稱故國,誌其本也;太常議諡曰忠,由舊典,昭其行也。長子盧,襲官封,繼事業;次子舊久,特拜郎將。十二年四月,詔葬於京城之南,懷遠人也。太常鼓吹,介士龍旆,虎帳貔裘,封犛殉馬,吉凶之儀舉,夷夏之物備。長安令總徒以護事,鴻臚卿序賓以觀禮,哀榮之道極矣,君臣之義厚矣。有命國史,立碑表墓,吾嚐同僚,敢昧遺烈。銘曰:

黃河接天,青海殊壤。舉世安俗,拔俗誰放?倬哉論侯,利有攸往。奮飛橫絕,搏空直上。以眾款塞,因敵立勳。吐蕃萬戶,吟嘯成群。精感天地,氣合風雲。既封酒泉,迺位將軍。朔方陰塞,直彼獯虜。帝命先鋒,闞如虓虎。山北加灶,漢南擊鼓。十數年閑,耀國威武。我有師旅,將軍鞠之。我有邊,將軍育之。柳澗亡師,一劍複之。蘭池叛胡,三戰覆之。武節方壯,朝露不待。王爵送終,宿恩未改。時來世去,人物如在。銘勳諡忠,以告四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