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 攻媿集 卷第一百五
宋 樓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一百六

攻媿集卷一百五

     宋   樓   鑰   撰

 誌銘

  朝請大夫史君墓誌銘

四明衣冠之族紹興以來莫盛于史氏自八行先生以

純德奥學積善餘慶是生樞密公吾鄉之登政地者實

自公始樞密兄之子是爲太師會稽郡王文惠公位極

人臣而史氏益大故君之髙曾皆重疊追贈者四十年

不惟賞延繁衍而決取世科者累舉不乏人其興又未

艾也盛哉君樞密之子也諱浚字堯翁世為明州鄞人

今為慶元府曽祖簡祖詔俱贈太師冀國公曽祖妣葉

氏祖妣徐氏皆冀國夫人樞密諱才嘗任端明殿學士

簽書樞密院事官左朝奉郎致仕累贈金紫光禄大夫

妣孫氏封齊安郡夫人累贈大寧郡夫人樞密以紹興

二十四年歸休三十年致其事奏君將仕郎授右迪功

郎監潭州南嶽廟以便養三十二年丁樞密憂服除引

孝宗登極恩循修職郎再奉祠乾道六年調福州古田

縣尉九年文惠公帥閩以避親不赴崇憲靖王知明州

辟為定海制置使司準備差遣淳熙四年秩滿闗陞從

政郎用舉主改宣教郎知紹興府新昌縣十三年差權

通判婺州十六年光宗覃恩轉朝散郎紹熙五年今上

覃恩轉朝散大夫餘以年勞積官至朝請大夫嘉泰元

年引年致仕三年九月旦卒于家享年七十有五嗚呼

君年三十而得官歸自婺女纔六十有三已無復宦情

其見于施設者止新昌婺女兩任而所至聲績可紀其

奉親立身處家居鄉又皆以古人前軰自期是亦為政

豈虛語哉樞密之歸君已壯矣謂君曰吾之進退固自

無歉第郊恩不能及汝耳公拱而對曰大人方欲全晚

節豈當以某為念樞密喜曰吾姑試之而氣貌泰然足

以成吾志矣參政李莊簡公守永嘉樞密為簽幕待遇

極厚君方就傅附學郡齋每旦必束書以俟户外寒暑

如一李公奇愛之樞密赴餘杭君侍大寧次長安埭時

有數百艘相持旬餘公猶總角為之登岸處分使往來

之舟以敘而行己舟獨殿不日遂通樞密被召將行吏

有以白金遺僕夫者公侍側奮然曰是將汙我當發之

樞密喜曰吾兒可謂清白吏子孫矣性篤孝大寧既下

世樞密年益髙父子相與為命娛侍左右藥非親嘗不

進未食不敢食執䘮盡禮既葬結廬其旁捨城居而家

焉致敬家廟旦旦集家人拜謁風雨不渝蔬菜之屬未

薦者弗敢嘗祭祀備極誠潔滌濯烹飪必躬必親將奉

祀則衣深衣以寢諱日先期齋素哀慕涕洟如始䘮生

朝不為宴樂在官吏民無知者同氣惟一女兄適周氏

事之甚篤見其卜居以金谿别墅遺之制幕例得僦直

君曰吾有先人之故廬在僕從亦以鄉曲不當用悉辭

之魏王來鎮君以職事迎謁境上典客謂當庭拜君曰

此必非王旨揖而出王首以此見重遂被論薦將校捕

海寇㡬百人吏欲逮治匿贓事君曰彼出死力得盜以

贓為賞亦不為過若以屬吏是為賊報仇也誰復用命

王為寛之皆感激盡力海道亦清幕寮蔡君大成亷明

有守或汙衊之將寘于法君力辯其非辜及出又厚為

之禮東錢湖積葑膠轕王欲開治之有請于朝欲給錢

穀及設醲賞且以屬君君引嫌以不敏辭又白王曰今

為民興利所費非不多水軍有舟楫畚臿之屬儻優給

軍士當必樂趨第嚴為紀律毋令擾民足矣請列杙岸

旁取葑積之日久自成隄矣若屬之官吏必致煩擾民

疲于奔命吏急于言功止得目下瀰漫可觀根蔓不除

適滋後害爾已而皆如君言始至新昌待制朱公熹時

為提學一見如舊即以滯訟委之天台有王烏頭者中

産之民以析戸交訟三紀矣案牘山積君盡召其黨諭

之曰至親終訟未有不破家者我非不能處㫁一有勝

負汝必將復訴詞意愿款察其感動遂與酒肴使交相

悔謝明日俱拜庭下曰今不復訟矣朱公深為器重自

是親戚有訟率以此處之或使之拜起揖遜于前而去

得罪于父母者輕重亦惟父母之聽曰吾盡法則傷恩

矣由是無不感厲自新蓋平時鄉鄰有失孝弟之義者

必諭之以禮曉之以法不悛者或媿辱之感悟則與以

酒食之資使其奉父兄之歡乃已其有暴戾恣睢狠于

鬬昌于貨者亦誨之諄諄俾歸于善故見于政者專以

風化為本也君于催科不擾而集嘗曰寛之于粒米狼

戾之時而迫之于半菽不給之際是罔民也乃為之曉

諭謂及今不即輸納將來不免追催諒勤周悉無慮數

百言讀之者雖頑鈍之夫亦知感悟租賦不待促而辦

部使者至以移示旁邑至今邑人猶傳誦之邑在山間

異時趣辦役夫以稱過使客近鄉之民一月或至數四

君令鄉各置籍據籍㸃差出厯爲信自輦輸官物之外

一無所役三年間户不過再及之逺者或終不及也大

谿自天台而下溉田甚廣舊有隄以障狂潦而善壊㡬

無寜歳君曰人力不至爾出官錢屬耆老督民修築民

競勸趨其他陂埭經君修繕者無不堅久鄉吏銷鈔不

以時遇有㸃追擾及已輸之民者多矣君深慰勞其人

問其道里期㑹之費官爲還之罰吏金以償官吏困于

輸金其弊遂絶有士與民訟田君謂士直而牘未具士

復來謁君曰兹事已決彼當無辭今見諭則成請求之

私移丞佐決之後無敢有私請者僧訟一民負錢至數

百緡君疑之問民妻安在曰近鬻于人矣即詰僧曰此

人甚窶何屢貸之汝必私其妻妻鬻故訟爾僧詘又有

訴僧寺殺其子而屍亡者君念筍蕨方盛此必為盗被

擒而竄爾責僧令㝷訪而寛其期㝷獲之一訊而服豪

民以稱貸獲利倍蓰償者無所出則以錢百萬獻于官

公問錢安在曰散于民間官取之易耳君曰以此餌我

而欲自為計也即受其獻而列名及數悉蠲之無不稱

快或殺人于野而未獲尉兩以他盜塞責君察其非是

皆縱使去既而眞盜乃見猶微服至其處覈之與獄辭

合縣計初無百金之儲而逋負以萬計君攷歳入之目

窮蠧耗之原曰吏姦耳吾能裕之先是歳用一吏司出

納號場典羣吏表裏假貸為姦君使日一易之凡一日

之入暮歸諸帑久而寖饒曰此理官錢法也規模既立

上下寖以相安再歳所用益衍重門頽圯衆以為請區

畫自出一物不取之民有與官為市及就役者加與之

庸直有獻木者君曰官自足用此汝先壟中物或與族


黨不平將假手于我耶卻之先嘗籍諸鄉之盜日飼之


而拘焉民間無復犬吠之警既數月相率而訴曰某等


失業為此然朝暮惕恐未嘗得飽食安卧如今日也各


已知悔且望少寛許其日就傭役夜必歸宿及是皆執


役于官元夕落成棟宇華煥鄉民不知有役咸聚觀以


為神縣庠久敝欲新之而前迫于民業一徑㡬不容車


馬君謀闢地或曰其家富饒未易得也君召與議即以

為獻厚償其直于是面勢軒豁新殿廡列棨㦸觀者唶

曰吾邑文風其昌乎其後名薦書取儒科者相踵元日

為敘拜禮衣冠畢集為陳尊爼設介僎敘長少獻酬雍

臾無敢譁者且曰鄉飲之禮昔固嘗行之未有濟濟如

此者耋穉皆相與觀禮焉君資明而健決兩詞至前情

偽立見書判數百千言反覆切當每曰久訟廢業實官

司不決之過惟詳盡不可轉移則安居矣故一經予決

雖宿姦巨猾無復異辭及君將去念一任所決滯訟幸

無翻訴吾去之後猾吏或為姦利則貧弱必受其害乃

許請㫁由以備于是請者日至一一給之或感泣者曰

令君為我長慮及此眞父母也咸請立生祠君力止之

既去民知其不可留扶老攜幼前期出境數十百里俟

于水濵泣且拜曰不復有此知縣矣婺遭大水溪南之

民登屋緣木以避者數千計守倅乗陴君首募善舟者


救之令曰活一人者給錢五千竭貳㕔之蓄繼以私帑

到者分處官舍既飲食之又列炬通夕以男女混處恐

其淆雜也人尤伏其慮深盜入民舍覺而遁隱于桑間


主人訪求盜投以石㡬中主舂以矛盜墜而殞吏以盜

徒手受矛當主人以殺人之罪君詰之曰石非仗乎雖

非所持然中則主人死矣闇中偶傷于刃此為登時勿

論可也守不能決交讞以上棘寺卒從君議有毆傷保

辜限日未滿而殂者吏坐毆者以重辟君已知傷者能

遨于市飲啗自若偶以宿疾發而斃再訊如所聞吏民

驚伏蓋于獄事尤留意深思以得其情平反如此等者

非一也婦人有欲棄其夫者誣舅以私舅不承而死于


獄吏白無所攷證守將從婦君曰使其有之亂倫之罪

固不為輕使其無之厚誣其舅亦當反坐舅由此以死

婦可已乎聞之憲臺遂坐婦罪里婦獨處惡少謔之不

從夜詐稱夫歸婦痛無以自明泣告其夫而縊君聞而

為葬之表曰義婦家罪其為詐者君之莅政多此類嘗

禱雨于龍潭冒險親至其處肅然若有所感雲出湫中

得神物以歸隂雲隱隱及郡而霈然作邑時凡禱皆應

如此豈人力哉守既行而新刺史之兵百餘人未知所

歸君使盡集于庭探籌分管隨即帖定三易郡將備盡

禮敬事有利害必力爭事已和好如初君在州縣一時

監司帥守多名公相知甚深然不為苟求終無有以姓

名薦達者恬于仕進改秩之初文惠公在經筵欲以請

于孝宗而君辭焉曰未更吏事且欲字民以行志耳晚

年閒居歳久祠禄亦不復就廟堂聞其亷退亟稱之以

厲躁競者山居蕭然棊酒自適不以一事至公庭鄉之

太守或欲見而不可得居官以亷節自厲俸給之外凡

有例者皆不取用度一切取贍于家歳計僅給均爲十

二每月一出之效東坡段作三十塊之説不治産業凡

貨利之事未嘗爲也好仁樂施聞親戚之貧乏者以濟

之喪不能舉女不能嫁多爲成就爲梁以濟渉解衣以

蔽寒塗潦者予以笠屨年凶則爲粥以飼餓者疾疫之

家既遺以藥至量其所食昬暮潛送其家不使知也親

見義役之便民及歸見鄉鄰有以爭役破家者君謂受

役之害小爭役之害大勸率為之為請于邑大夫力主

其説今賴其利焉近山有虎樵牧失業者㡬月募獵者

許以厚賞獵具入山虎亦遁去晚益嚴重端莊守禮語

不輕發居不雜交親朋有過靣折之有一善則奬借勸

勉如自已出取司馬公家範書儀約為冠婚䘮祭之禮

行于家子弟有惰容必正色以臨之童穉笑語亦不敢

妄衣服器用不追逐時好家人俱不敢為華靡之飾或

見之則嘆息世態之薄也嘗在衆中服布衣鄉先生沈

公銖笑其激君曰某不知其為陋也淡然一室無他嗜


好惟取禮記檀弓學記中庸大學祭義祭統儒行表記


等篇通鑑唐鑑朝夕從事尤篤于教子招延名士宗族

子弟之願學者皆預勉以修身之要不徒望其取青紫

也長子中第又二子入太學未嘗以為喜蓋所期望者

不止此夜課童幼語孟為之講大義每曰雒誦之聲賢

于絲竹逺矣莊談梵帙深究理趣病中區處家事秩秩

有條醫至嬉笑待之呼諸子曰我無所憾惟汝祖隱德

實行太史紀載甚略我死則汝輩不復知矣口授數千

言既革神觀愈清自書一頌尤為曠逺又書二紙戒毋

受賻贈大略言生無益于親故歿可擾之乎仍戒毋用

緇流既畢盥手炷香奄然而逝其視死生眞若旦晝耶

君娶舒氏御史中丞亶之曽孫先君十四年卒贈宜人

孝敬誠篤四德全備樞密方為國子監簿宜人未嫁而

樞密超遷臺諫大寧喜曰此婦其昌吾家乎未歸登政

地歸享上壽康寧宴衎宜人未始一日不在側也大寧

性嚴事之至謹遂信愛之樞密久未有弄孫之樂宜人

請君置妾君曰設心如此何患不昌既而得子今兹蕃

衍蓋不妒忌之效也新昌相傳有白虎神為祟吏言請

避正堂君弗顧宜人亦曰何物小鬼敢據公宇乎不為

動而亦帖然族妹為邑士之室始至遣饋之及歸則與

之酌别中間不時求見則謝之果有私請也在官未嘗

問梱外事俸入亦不舉知其目君之清德所助為多凡

君所為極意奉承君待之如賓言必稱名有出入宜人

必攝衣揖之子婦侍側雍雍如也待婢使未嘗譴怒詈

言不出諸口衣必澣濯不事珠翠綺綉之飾年纔五十

有七卒于婺之官舍葬于陽堂鄉包家山之原子男五

人彌遜迪功郎紹興府蕭山縣主簿彌迥迪功郎新台

州臨海縣主簿彌遵先卒彌進將仕郎彌逮太學生女

二人早夭孫男十三人麟之中之介之舉之希之翬之

阜之常之準之异之𤼷(「并」改為「开」)之𢍰之彛之女九人在室諸孤

將以十二月壬寅奉君之葬合于宜人之墓來求銘鑰

託契非一日君之清介實所難及諸孤録君行實甚詳

且其施于政者皆可為後法又自言其母之賢尤痛其

早没懼無以顯于世願併書之故為具載而系以銘用

慰孝子之思云銘曰

史氏之賢德惟邁種衣冠之盛輔相我宋君生而秀弱

不好弄父兄濡染以義折衷比宰百里始見于用亷白

照人輕徭清訟人皆望君夷庚飛鞚僅乗貳車其退甚

勇平生介然晚益嚴重閨門自養無所修綜潭府不居

歸侍丘隴家廟時享極其欽奉動循禮度周旋勉中閨

門化之無敢奢縱屏絶聲樂喜聆雒誦謝去機事志甘

抱甕力行所知不牽于衆誰毁誰譽終不為動老成云

亡鄉黨所痛君則了達如幻如夢我方臥痾向風一慟

詩以颺之後人其諷

  太孺人蔣氏墓誌銘

衞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

許此栢舟之詩所為作也女不事二夫古之道也共姜

獨見于詩則知是時必有不能守者而況後世然共姜

亦惟知守義不聞他美若從嫂太孺人蔣氏眞有共姜

之節而婦道壼彛則又過之其可以無紀乎蔣氏世著

籍于明之鄞今曰慶元府曽祖諱侃隱德不仕鄉里稱

長者祖諱浚明贈金紫光祿大夫父諱珫朝請大夫贈

宣奉大夫妣宜人周氏贈碩人方孺人兒時有善相者

謂他日必領百口既歸于我寔伯父揚州諱璹之仲子

也諱鏜字仲宏紹興十五年伯父提舉福建市舶從兄

以疾卒于官舍兄資孝謹事親主于敬接物謙和遇臧

獲亦未嘗失色伯父宦未達産薄累重或至乏食上不

以病二親下不以語妻孥經營彌縫以盡其歡間輟口

腹以與兒輩猶嘆曰人多不能報上但知報下爾壯益

進學屬文舊作止存一二手抄書皆有楷法雖米鹽細

事亦然在泉南嘗受詩于柯先生宋英先生亟稱之伯

父與恭人馮氏尤所鍾愛哭之甚哀孺人年纔二十有


九一女六歳居長四子幼者生始半月時二兄一弟皆


在仕途所生母楊氏太安人眞欲奪而嫁之舅姑亦不

能必其留也其伯父中奉璿諭之曰守志固美行顧汝

年尚少能自保乎泣謝曰相待如賓誠所不忍抑不如


是諸孤何以自存卒不爲動揚州擁麾持節厯十餘年


所在隨侍雖舅姑存撫備至兒女子羣居間有人所難

處者一切安之而婦職愈謹歸自維揚恭人得疾就醫

于京口一力奉藥餌非親嘗不進臥起必俱既卒執喪

盡禮歳在辛巳揚州以廪橐均付子舍用稍裕矣即戒

諸子曰父葬未安而當遷汝曹俱壯而當娶異時長穉

猥衆何以待之吾性儉約有素汝其毋徇侈習衣食之

餘銖積而寸累之後數年由奉化之長汀舉從兄之柩


改葬于松林鄉報國山祖妣魏國夫人塋之右求姻家

蓮峯侍郎周公綰為之志諸子遂以次授室將析居黙

禱于先曰未亡人願守故廬也果得之㕔宇不改餘皆

一新視舊不敢加瀕湖仍存風月閣之號謂家法子孫

所當世守命鑰大書勤儉二字扁于正堂揚州略用范

文正公義莊規約以贍宗族之不給者孺人思有以増

益之戒諸子及從子節他費遇稔歳則儲其贏今有端

緒焉延慶寺有十六觀堂禮長懺僧未免乞食揚州欲

賣田贍之始捐百斛孺人復用四十萬錢以酬先志且

為揚州立祠得龍眠李公伯時所繪五十三善知識于

故家置廣慧寺中有以乏告隨力周卹葢義所當用者

大率不吝至其自奉則衣雜布素不事華飾纖粟不輕

用也諸子少小蒙訓夜坐則諄諄然語昔者嫠孤艱棘

與夫處已治家事上撫下之道一燈明滅泊如也每言

今衣食登足不惟汝曹享其成我亦何力之有僅知守

而勿失爾故凡牟利稱貸等事未嘗過而問惟計所入

而嗇其出磨以歳月而至此亦不復詳記多寡坐總其

凡諸子幹母之蠱無敢欺者子若孫今已九房孫㑹詵

詵時節上壽斑衣滿前遂成大家和氣浹洽終孺人之

世百口無間言内外姻戚莫不歎仰以為古之烈女無

以過或謂節約已甚者至是皆心服焉然終不以此自

滿時以手加額曰非舅姑之賜不及此故于諱日及家

廟香火四時祭享必躬親之孀居㡬六十年執禮益恭

吾母大寧郡太夫人間一過之奉之如姑未始少失禮

于上下前數年嘗至奉川凡樓氏蔣氏松楸一一躬拜

之曰吾老矣恐不能再至也病中不喜服藥區處家事

甚詳且謂家人曰汝既不能留我吾亦不復戀汝勿爲

哀毁能保家如今日足矣戒䘮葬母侈以髙侍郎夫人

爲法嘉泰二年四月辛巳終于家享年八十有六男子

長曰淵承議郎知婺州浦江縣賜緋魚袋仲曰源皆先

亡叔曰洪季曰深國學生女歸故承議郎太府寺主簿

周元卿孫十三人椅國學生桐國子進士棣梓㯃枅栱

槐植根棁櫛栟俱業儒桐梓栱槐植先卒女九人兩浙

轉運司進士趙巘夫從政郎新差監行在太平惠民和

劑局趙師固宣教郎建康府溧水縣丞趙善潼國學上

舍生宣繒髙保孫吳槱之國子進士趙汝括皆壻也二

未行曽孫六人儀伾僖儲儒儼女六人俱在室明年將

奉孺人之䘮以十二月丙午祔于從兄之墓淵既陞朝

贈父至宣教郎孺人先以髙宗慶壽恩被封孺人壽考

康寧安享備福如相者之言而子孫亦復多故淵最為

可哀蓋其資禀有父之謹承母之訓而又充之以學問

文辭蔚然鄉評甚休厯五任所至以賢稱職事無不辦

受知于名公而未嘗一與同寮相忤行已無毫髪之玷

此宗族之所痛而況母子乎然孺人之䘮洪深率婦孫

哀禮俱至孺人為不亡矣銘曰

女教不興彤史無稱猗歟孺人婦道備成執節守義固

女子之髙致處事善㫁㡬烈丈夫之所不能蓋孟光之

潔顧婦之清軻親之嚴篤陶母之賢明殆將兼而有之

何止乎繼柏舟之名耶

  從妹樓夫人墓誌銘

夫人姓樓氏名某字靚之曾祖常左朝議大夫累贈金

紫光祿大夫祖异徽猷閣直學士左朝議大夫累贈少


師父琚右朝散郎世為明之鄞人母安人陳氏朝散子

女最衆及娶嫁者男五女六而家訓素嚴紹興二十三


年知紹興之新昌縣夫人于是年十有八矣謹擇所歸

石氏為邑中衣冠名族有娶吾鄉金川馮氏者其子曰


文朝散曰馮亦吾外家而又知文之賢遂以歸之文字

時亨生未晬而孤所生母太孺人某氏相與為命忍貧

扶持備嘗艱棘人視之蔑如也得夫人而家寖以立夫

人性資曉慧容止端莊幼閑禮度動有儀矩尤勤婦功

且精其能既歸石氏仰奉其姑謹相夫子一以儉約職

中饋事婦姑相安慈孝兩盡若親母子相處四十載怡

愉如一日太孺人舉家務付之年未侵而身得優逸遂

以上壽被慶典之封加賜冠帔以華晚節時亨有志古

學結交多名士客至則酒肴不待需而具或游他郡從

師友一不以俗務嬰拂之䇿名薦書賢譽日聞而夫人

亦有内助之稱焉時節烝嘗必躬必親嚴潔精專至晚

不倦石氏族黨最盛夫人承順上下皆有禮而恩意加

之遇有慶弔率先而往無不敬歎時亨尉羅源道逺單

騎以行夫人與家人奉姑尤謹有疾則調藥餌須臾不

去左右既喪哀踊不勝棺椁衣衾既已豫備送終纖悉

舉出其手雖皆子婦之職亦云難矣時亨相待如賓夫

人性剛氣直習聞論議以及死生之說往往領解慶元

六年年六十有四聰明如少壯髪無斑白又素少疾病

一旦以下利奄然如蜕既斂面如生兩手俱結釋氏印

信爲善之報寔六月乙未也親黨哭之皆盡哀生四男

子穉徠侗顓長先十二年卒次爲太學生二女子長適

里士黄日宣先八年卒次在室二孫順孫興孫將以嘉


泰二年某月某日葬夫人于仙桂鄉石谿之原祔祖塋

金紫之兆次時亨不堪悼亡之戚來求銘鑰諸父五院

猶記少時惟伯父洎先工部多鄉居兩家往來最為親

密夫人與余齊年而後一月相與㡬如同氣又念羣從


兄弟及姊妹五十餘人存者僅十數而夫人又亡矣時

亨復雅與余以臬味相好兩嘗過其家登飽山閣舉酒


道舊故如昨日至是不勝愴悼而為之銘云時亨今為


修職郎新嚴州桐廬縣主簿銘曰

夫出名門孤立無朋夫人相之家道以成事姑克終睦

族以禮子且有稱遽悲陟屺窆而求銘伉儷之情吾有

感焉引筆涕零

  績谿縣尉樓君墓誌銘

先光祿有十丈夫子惟伯兄績谿尉生于紹興二年

兄嚴州生于四年至七年而鑰始生二兄愛鑰厚期待

尤逺硯席相從有師友之義伯兄年方三十有二而蚤

世仲兄與鑰不堪手足之痛祭之以文有云左琴右書

一室環堵熒熒夜燈共㡬寒暑讀者悲之葬送之餘調

䕶孤嫠不一而足仲兄不勝先公之䘮五十而終鑰益


孤露上奉慈母以及二嫂下領諸弟從子幸不失雍熙

之軌猶可樂也不幸丘嫂又亡矣哀哉兄卒于隆興元


年十月丙子以十二月庚申葬于奉化縣長汀先祖冢

舍之側嫂卒于慶元六年七月辛巳嘉泰改元得吉卜

于禽孝鄉白石里徐隩之原二年二月甲申諸孤遷兄


之藏以三月丙午朔奉夫人之柩合焉先葬泣以請曰

渢滌不天父之葬不及銘今䘮吾母忍死竭力以襄大

事惟潛徳懿行叔父知之爲詳請併登之石鑰亦爲之

泣念吾伯兄抱負不凡不見于用不惟他人莫知諸弟

生晚亦不及知也欲無為銘得乎兄諱鐊字昭聲世為

明之鄞人為今慶元府曽祖常朝議大夫累贈金紫光

祿大夫祖异徽猷閣直學士朝議大夫累贈少師父璩

嘗權工部郎出知處州終朝議大夫累贈光祿大夫母

汪氏今為大寧郡太夫人兄生而英發少長風姿灑落

從鄉先生游自力于學舉業之外哦詩結字遇其得意

警拔清新無不稱歎登覽勝地好風佳月必倡率儕輩

觴詠酣適未始虚度寓處室亦必隨宜増葺拳石泓

昌陽蘭蕙芬馥秀穎而燕居其中間作墨戲小山叢篠

雅有思致及見杼山劉公慕用其人摹草書千文㡬于

亂真又有幹才先公築室深入窮山取材董工身任其

勞疎財好義篤于親故恨力之不足宗族託以吉凶事

未嘗云難甚劇者亦談笑而辦人以逺業期之歳在戊

寅光禄丞溧陽以郊祀恩補將仕郎次年中銓選授右

迪功郎徽州績谿縣尉未赴今嗣秀王方守丹丘檄監

大田酒庫勤于所職檢柅弊蠧不擾而事集能令一方

之人惜其去詣郡乞畱未㡬以小疾不祿使假之年其

自見于世者何止此而已耶嫂陳氏家番易祖宗道父

兖登政和八年進士科止于發運司幹官母太安人徐


氏新城名族膳部公偉達之女也無子生三女嫂其季


也光祿知烏戍鎮事從姑之夫吏部孫公邦亦新城人

與徐氏親厚以膳部之壻為屬遂締姻焉素有母訓歸

而家人宜之嫁十六年而兄亡嫂方盛年幼穉纍纍長


女始及笄而吾家清貧又非今日比徐安人尚無恙欲

嫁之自以幼更多難又爾寡居命也奈何矢死靡他一


意俯育人已服其守義自爾斥去鉛華專靜勤約心計

精密銖積寸累五女遣嫁三子納婦雖次第成立而嫂

氏亦為之早衰年逾從心猶執婦道姑嫜娣姒歡然終


身晚耽内典一絲不掛養痾自佚得壽七十有五中子

漵後七月而卒女長適蔣與求次適奉直大夫知南劍

州軍事朱軝次適迪功郎紹興府新昌縣尉兼主簿孫


逢吉次適儒林郎添差建康軍節度推官趙師潯伍趙


二壻及趙氏女亦俱亡矣孫七人曰棟年十三而夭曰

機曰椷曰枝曰樾曰枚曰格孫女七人皆在室銘曰


嗚呼伯氏自立千仞齎志壯年其用勿盡變彼賢配厥

有髙節柏舟自誓以汔同穴俯仰疇昔首尾四紀稱于

宗姻光于彤史徐隩之藏捨舊從新我為詩之用啟後










攻媿集卷一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