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唐律疏議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唐律疏議 序
唐 長孫無忌 等奉勅撰 宋 孫奭 等撰律音義張元濟 撰校勘記 吳潘氏滂憙齋藏宋刊本 音義用景宋鈔本
目録

進律表䟽

臣無忌等言

 秦以前君臣通稱朕尚書虞書帝曰來禹汝

 亦昌言禹曰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則是臣

 於君前尚稱予也秦制天子稱朕臣下稱臣

 漢以後因之唐儀制令皇太子以下率土之

 内於皇帝皆稱臣唐本傳長孫無忌字輔機

 性通悟愽渉書史始高祖兵渡河進謁長春

 宫授渭北道行軍典籖乃太宗文德順聖皇

 后長孫氏之兄也因輔政與李勣等一十九

 人撰成律䟽上表以進

臣聞三才既分法星著於玄象

 易說卦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立地之道曰柔

 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两之晉

 天文志太微帝座南蕃中二星曰端門東曰

 左執法廷尉之象也西曰右執法御史大夫

 之象也又貫索九星賤人之牢也牢口一星

 爲門欲其開九星皆明天下獄煩七星見小

 赦六星五星見大赦動則斧鑕用中空則更

 無又亢四星天子内朝緫攝天下奏事理獄

 錄功也又參伐十星主斬刈又爲天獄此言

 自天地人既分之後則刑法之星上著於天

 文也

六位斯列習坎彰於易經

 易八卦三畫每卦之上各重八卦爲六十四

 卦則毎卦六畫初二三四五上爲六位易說

 卦六位而成章習坎卦體坎上坎下爲重習

 也坎隂也䧟也上六係于徽纆寘于叢棘重

 坎至于上六隂之極䧟之深故有刑獄之象

 如係之徽纆而寘于叢棘之中也又爾雅釋

 言坎律銓也郭璞注坎卦主法法律皆所以

 銓量輕重也

故知出震乘時開物成務

 易說卦帝出乎震乾卦時乘六龍以御天係

 辭曰開物成務王弼注易通天下之志成天

 下之務

莫不作訓以臨凾夏埀教以牧黎元

 訓亦教也凾方也方夏中國也文選七命曰

 凾夏謐静書序曰足以埀世立教牧養也左

 傳曰天生民而樹之君使司牧之黎元民也

 黎黑猶秦言黔首也漢文紀元元之民師古

 注元元善意也光武紀黎元所歸黎庶也元

 元猶言喁喁可矜之辭

昔周后登極吕侯闡其茂範

 周穆王享國百年命吕侯爲司寇作書訓夏

 贖刑以誥四方名吕刑闡開茂大範法也

虞帝納麓臯陶創其彞章

 舜典納于大麓孔安國注麓錄也堯使帝舜

 大錄萬機之政大禹謨曰臯陶惟兹臣庶㒺

 或干于正汝作士明于五刑創始制也彞常

 章典也

大夫之述三言金篆騰其高軌

 左傳昭公十四年晉邢侯與雍子争鄐田乆

 而無成士景伯如楚叔魚攝理韓宣子命斷

 舊獄罪在雍子雍子納其女於叔魚叔魚罪

 邢侯怒殺叔魚與雍子於朝宣子問其罪於

 叔向叔向曰三人同罪施生戮死可也雍子

 賂以買直鮒也鬻獄邢侯專殺其罪一也已

 惡而掠美爲昬貪以敗官爲墨殺人不忌爲

 賊夏書曰昬墨賊殺臯陶之刑也從之乃施

 邢侯而尸雍子與叔魚於市仲尼曰叔向古

 之遺直也治國制刑不隱於親三數叔魚之

 惡不爲末減曰義也夫可謂直矣平丘之會

 數其賄也以寛衛國晉不爲暴歸魯季孫稱

 其詐也以寛魯國晉不爲虐邢侯之獄言其

 貪也以正刑書晉不爲頗三言而除三惡加

 三利殺親益榮猶義也夫金篆者秦以前未

 有𨽻楷故字皆用篆言篆字而以金鑄之鍾

 鼎而紀其功也軌車轍已行之迹騰表異之

 也言大夫議刑之三言可以著之金篆而表

 其已行之迹也

安衆之陳九灋玉牒播其弘規

 魏文侯師於里悝集諸國刑典造法經六篇

 一盜法二賊法三囚法四捕法五雜法六具

 法又漢相蕭何更加悝所造戸興廐三篇謂

 九章之律是爲九法玉牒者文選廣絶交論

 書玉牒而刻鍾鼎又魏都賦極棟宇之宏䂓

 規者所以爲圓法度之器也言蕭何安衆之

 陳九法可以書之玉牒而播揚其宏大之䂓

 也

前哲比之以隄防往賢譬之以衘勒

 前漢刑法志制禮以止刑猶隄防溢水也後

 漢虞詡曰刑罰者人之衘勒也

輕重失序則繫之以存亡

 白氏六帖刑法門議論輕重之序愼測淺深

 之量言用刑輕重失其序則繫民命之存亡

寛猛乖方則階之以得䘮

 左傳昭公二十年鄭子產有疾謂子太叔曰我

 死子必爲政唯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㳄莫

 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

 民狎而翫之則多死焉故寛難疾數月而卒

 太叔爲政不忍猛而寛鄭國多盗取人於萑

 蒲之澤太叔悔之曰吾早從夫子不及此興

 徒兵以攻萑蒲之盗盡殺之盗少止仲尼曰

 善哉政寛則民慢慢則紏之以猛猛則民殘

 殘則施之以寛寛以濟猛猛以濟寛政是以

 和及子産卒仲尼聞之出涕曰古之遺愛也

 階所由之梯階言寛猛乖其方術則由之而

 有得失也

泣辜慎罰文命所以㑹昌

 劉向說𫟍禹出見辜人問而泣之史記夏禹

 名文命文選蜀都賦天帝運期而㑹昌

斮脛剖心獨夫於是盪覆

 書泰誓今商王受斮朝渉之脛剖賢人之心

 冬月見朝渉水者謂其脛耐寒斬而視之比

 干忠諫紂曰吾聞賢人之心有七孔剖而觀

 之又曰獨夫受孟子曰殘賊之人謂之獨夫

 盪覆也言紂爲周武王所㓕也

三族之刑設禍起於望夷

 周罪人不孥謂罪止其身不及其家之人秦

 始作夷三族法謂父族妻族母族也望夷宫

 名趙高令婿閻樂弑秦二世之地謂秦因設

 三族之刑而身弑國亡也

五虐之制興師亡於涿鹿

 史記軒轅乃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賔

 從而蚩尤最爲暴虐莫能伐應劭曰軒轅黃

 帝時蚩尤作亂不用帝命遂作五虐之刑大

 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銊中刑用刀鋸其次用

 鑽笮薄刑用鞭扑軒轅乃徴師諸侯與蚩

 戰于涿鹿之野服䖍曰涿鹿山名在涿鹿郡

 遂擒殺蚩尤身首異處

齊景網峻時英有踊貴之談

 時英指晏子而言晏嬰字平仲事齊景公左

 氏傳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晏子辭景公曰子

 居近市識貴賤乎於是景公繁於刑有鬻踊

 者故對曰踊貴屨賤既已告於君故與叔向

 語而稱之景公爲是省於刑君子曰仁人之

 言其利愽哉晏子一言而齊侯省刑踊刖者

 之屨也言受刑者多故踊爲之貴也

周幽獄繁詩人致菀栁之刺

 毛詩小雅菀栁刺幽王也暴虐無親而刑罰

 不中也

所以當塗撫運樂平除𢡖酷之刑

 魏闕當塗高乃漢末曹氏代漢䜟語當塗撫

 運言魏應運而爲君也魏司徒王朗字景興

 封樂平侯時鍾繇上䟽欲復肉刑詔令公卿

 共議朗議以爲繇欲輕減大辟之條以增益

 刖刑之數夫五刑之属著在律科或有減死

 一等之法不死即爲減施行巳乆不待逺假

 斧鑿於復肉刑然復有罪次也前丗仁者不

 忍肉刑之慘酷是以廢而不用不用以來歴

 年數百今復以之恐所減之文未彰於萬民

 之目而肉刑之問巳宣於宼讎之耳非所以

 來逺人也議者百餘人與朗同者多帝以吳

 蜀未平寢

金行提象鎮南削煩苛之法

 晉以金德王天下故曰金行提象言取𩔖於

 金也杜預字元凱爲鎮南大將軍與車騎將

 軍賈𠑽等定律令既成預爲注觧乃奏之曰

 法者蓋繩墨之斷例非窮理盡性之書也故

 文約而例直名省而禁簡  例直易見禁

 簡難犯易見則人知所避難犯則幾於刑措

 古之刑書銘之鍾鼎鑄之金石所以逺塞異

 端使無滛巧也今所注皆網羅法意格之以

 名分使用之者執名例以審趣舎伸繩墨之

 直去析薪之理也詔頒行於天下

而體國經野御辨登樞

 周禮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體國者

 營其國之宫城門涂如身之有四體經野者

 治其野之丘甸溝洫如機之有經緯登樞者

 北極爲天樞居其所而衆星拱之人君之象

 故人君即位曰登極亦曰登樞

莫不崇寛簡以弘風樹仁惠以裁化

 書大禹謨臨下以簡御衆以寛詩序風風也

 上以風化下樹立也易係辭化而裁之

景胄以之碩茂寳祚於是克崇

 尚書命汝典樂教胄子胄子長子也適子也

 景大也碩亦大也易繫辭聖人之大寳曰位

 祚國祚也崇高也言國家崇寛簡樹仁惠則

 本支繁茂國祚延長也

徽猷列於緗圖鴻名勒於青史

 徽美也猷道也文選贈劉琨詩加其忠直宣

 其徽猷緗桑初生之色即淺黃色也文選序

 飛文染翰則卷盈乎緗帙言人君羙道具列

 於圖書鴻名大名也前漢司馬相如封禪書

 前聖之所以永保鴻名青史者古無𥿄凡書

 辭者殺竹汗爲簡書之文選江淹書並圖青

 史言人君之大名必勒書於青史

暨炎靈委御人物道銷

 暨者及也炎者漢也漢以火德王天下故曰

 炎靈者漢靈帝也委御者文選魏都賦劉宗

 委馭漢至唐SKchar代已多此借漢以喻隋末之

 亂君失其馭而一時人物之道銷䘮也

霧翳三光塵驚九服

 翳者蔽也三光者纂要曰日月星謂之三光

 以喻人君之明言羣邪如霧以蔽君之明也

 周書辨九服之國方千里乃其外曰侯服甸

 服男服采服衛服蠻服夷服鎮服蕃服是名

 九服言煙塵徧驚於九服之内也

秋卿司於邦典高下在心

 周禮六典五曰刑典以誥邦國又秋官司寇

 帥其屬以佐王刑邦國劉馮事始舜以臯陶

 作士乃理獄之官周禮爲士師秦以李斯爲

 廷尉漢因之景帝嘗改爲大理梁爲秋卿唐

 爲司刑左傳曰高下在心謂不遵法度而用

 心不公也

獄吏傳於爰書出没由已

 史記張湯傳湯父爲長安丞出湯爲兒守舎

 還爲䑕盜肉怒笞湯湯掘窟得盜䑕及餘肉

 劾䑕掠治傳爰書試鞫論報取鼠與肉磔堂

 下其父見之視其文辭如老獄吏大驚遂使

 書獄蘇林曰傳謂傳囚也爰易也以此書易

 其辭處鞫窮也張晏曰傳考證驗也爰書自

 證不知此言反受其罪訊考三日復問之知

 與前辭同也鞫一吏爲讀狀論其報行也此

 言獄吏傳爰書出入罪人皆由已也

内史溺灰然而被辱

 史記御史大夫韓安國字長孺梁城安人也

 其後安國坐法抵罪縣獄吏田甲辱安國安

 國曰死灰獨不然乎甲曰然即溺之居無何

 梁内史闕漢遣使拜安國爲梁内史起徒中

 爲二千石甲亟走安國曰甲不就官我㓕而

 宗甲因肉𥘵謝安國笑曰可溺矣公等足爲

 治乎卒善遇之

丞相見牘背而行賕

 史記漢絳侯周勃免相就國嵗餘每河東守

 行縣至絳周勃自畏恐誅常披甲令家人持

 兵以見之其後有人告勃欲反文帝四年下

 廷尉廷尉下其事長安逮捕勃治之勃恐不

 知置辭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與獄吏獄吏

 乃書牘視之曰以公主爲證牘木簡也公主

 者孝文帝女也勃太子勝尚之故獄吏教引

 爲證勃之益封受賜盡以與薄昭及繫急昭

 爲言薄太后太后亦以無反事文帝朝太后

 以帽絮提文帝帽絮巾也太后曰絳侯綰皇

 帝璽將兵于北軍不以此時反今居一小縣

 頋反邪文帝既見絳侯獄辭乃謝曰吏事方

 驗而出之於是使使持節赦絳侯復爵邑絳

 侯既出曰吾甞將百萬然安知獄吏之貴乎

 賕者以財相謝也

戮逮棄灰誅及偶語

 逮者及也史記衛鞅傳歩過六尺者有罰棄

 灰於道者被刑又史記秦始皇三十四年

 相李斯上䟽乃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有敢

 偶語詩書者棄市注云禁民聚語畏其謗也

長平痛積𡨚之氣

 史記秦將白起與趙將趙括戰於長平秦軍

 射殺括括軍敗卒四十萬降武安君計前秦

 已至上黨上黨民不樂爲秦而歸趙趙卒反

 覆非盡殺之恐爲亂乃挾詐而盡坑殺之言

 無罪四十萬人盡誅所以痛積𡨚之氣也

司敗切瘐死之魂

 司敗者獄官也論語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

 漢宣帝詔繫者或以掠笞若飢寒瘐死獄中

 朕甚痛之其令郡國嵗上繫囚以掠若瘐死

 者所主坐召御史課殿最以聞囚徒飢寒病

 死曰瘐死

遂使五樓之羣争迴地軸十角之旅競入天田

 後漢諸賊銅馬大槍尤來上江青犢校檀五

 幡五樓富平獲索皆賊名號也春秋括地象

 云地有三千六百六軸十角者此皆形容隋

 將亡唐未興之時天下大亂也周禮五百人

 爲旅前漢天文志龍左角爲天田龍祥也晨

 見則祭之然此天田特借用其字謂兵亂於

 天子之境土也

國歩於是艱難刑政於焉弛紊

 詩桑柔國歩蔑資朱子云歩猶運也刑政者

 論語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文選辨亡論皇剛

 弛紊

殷憂俟來蘇之后多難佇撥亂之君

 書仲虺之誥攸徂之民室家相慶徯予后后

 來其蘇注湯所徃之民皆喜曰待我君來其

 可蘇息多難者詩訪落曰未堪家多難漢高

 祖紀羣臣曰帝起微細撥亂反正佇者𠉀也

大唐握乾符以應期得天統而御SKchar

 文選東都賦握乾符闡坤𤤽又魏都賦應期

 運而光赫言大唐之君執握天受命之符以

 應期運也前漢高祖賛曰旗幟上赤恊於火

 德自然之應得天統矣御治也歴數也

誅阪泉之巨猾勦丹浦之㐫渠

 史記黃帝教熊羆豼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

 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文選應劭詩丹

 浦非樂戰劉良曰唐虞時丹浦國不服帝征

 而克之

掃旬始而静天綱廓妖氛而清地紀

 文選東京賦SKchar搶旬始羣㐫靡餘旬始祅星

 也晉紀緫論曰天綱解紐又還舊園詩曰大

 明盪祅氛又地理志山河分兩戒有南紀北

 紀

朱旗乃舉東城高滅楚之功

 朱旗者文選述高紀賛神毋告符朱旗乃舉

 又漢五年圍項羽垓下夜聞漢軍皆楚歌知

 盡得楚地羽與數騎走是以兵大敗灌嬰追

 斬東城言唐之勲德亦高於此也

黃銊裁麾西土建翦商之業

 書牧誓武王與紂戰于牧野甲子昧爽王朝

 至于商郊王左仗黃銊右秉白旄以麾曰逖

 矣西土之人詩公劉篇實始翦商翦㓕也言

 唐之功業亦若此

緫六合而光宅包四大以凝旒

 六合者四方上下也書堯典光宅天下言堯

 有光明之德覆天下如屋宅四大者老子云

 道大天大地大王大域中有四大王居其一

 焉禮記玉藻曰天子玉藻十有二旒

異域於是來庭殊方所以受職

 文選李陵書死爲異域之鬼詩常武篇殊方

 來庭又文選東都賦殊方别區又與陳元伯

 書曰解辮請職

航少海以朝絳闕梯崑山以謁紫宸

 大舟曰航楊雄夏州箴曰航海三萬東牽其

 竿山海經無臯之南望㓜海郭璞云㓜即小

 也文選與孫皓書稽顙絳闕山海經崑崙山

 廣萬里高一千里荆州星占北辰一名天關

 一名北極北極者紫宫天主也天子所居曰

 宸故曰紫宸

椎髻之酋加之以文冕窮髪之長寵之以徽章

 唐書儒學傳貞觀中高麗與百濟新羅高昌

 土蕃等諸國酋長遣子弟請入國學鼓篋而

 升講筵者八十餘人文選石闕銘椎髻之長

 南越之俗也又絶交書強越人以文冕又遊

 赤石詩况乃令窮髪無毛之地在北海之北

 也又貴妃誄崇徽章出寰甸徽旌旗也章旒

 也言南而椎髻北而窮髮皆來朝也

王會之所不書塗山之所莫紀

 唐初東謝蠻入朝冠烏熊皮以金銀絡頸身

 披毛帔韋皮行縢而着履顔師古因奏言周

 武王時逺國歸欵周史集其事爲王會篇乃

 命閻立本圖之禹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

 萬國

歌九功以恊金奏運七政以齊玉衡

 書大禹謨水火金木土糓惟脩正徳利用厚

 生惟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周禮鍾師掌金

 奏書舜典在璇璣玉衡以齊七政以璇爲璣

 以象天體之運轉以玉爲衡管橫而設之以

 窺璣以齊日月五星七政之運行猶今之渾

 天儀也

律增甲乙之科以正澆俗禮崇升降之制以拯

頺風

 前漢宣帝曰令甲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

 復息息生長也甲令第一乙令第二也文選

 策秀才文曰民俗澆弛法令滋章禮記樂記

 曰升降上下周還裼襲禮之文也拯救也頽

 毁也

蕩蕩巍巍信無徳而稱也伏惟

 論語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

 也又曰泰伯其可謂至徳也已矣三以天下

 譲民無得而稱焉

皇帝陛下

 唐儀制令皇帝天子夷夏通稱之陛下對𫾻

 咫尺上表通稱之應邵曰王者有執兵陳於

 階陛之側臣於至尊不敢指斥故呼陛下以

 告之因卑以逹尊之意也

體元纂業則大臨人

 杜預左氏傳注凢人君即位欲其體元以居

 正文選東京賦况纂帝業而輕天位纂繼也

 論語惟天爲大惟堯則之言天之大以臨兆

 民也

覆載並於乾坤照臨運於日月

 易乾卦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徳與日月合

 其明與天地合其徳者謂覆載也與日月合

 其明者謂照臨也

坐青蒲而化光四表負丹扆而德被九圍

 漢書史丹伏青蒲奏事青蒲席也尚書曰光

 被四表禮記明堂曰天子負斧扆南郷而立

 斧扆爲斧屏風於户牖之間詩長發篇曰帝

 命式于九圍九州也

日旰忘餐心存於哀矜宵分不寐志在於明威

 旰晚也蜀志諸葛亮上䟽曰陛下劬勞帝業

 旰食思政廢寢憂人書吕刑曰皇帝哀矜庶

 戮之無辜言唐帝日晚忘食哀矜無辜唐李

 百藥曰太宗𦆵及日昃必命才學之士賜以

 清問一夜忘疲中宵不𥧌書湯誥曰將天命

 明威不敢赦言唐帝中夜不寢其志在於明

 天之威慎用刑也

一夫向隅而責躬萬方有犯而罪已

 漢書刑法志曰滿堂而飲酒有一人向隅而

 悲泣則一堂皆爲之不樂王者之於天下也

 譬猶一堂之上也書湯誥萬方有罪在予一

 人又左傳莊公十一年曰禹湯罪已其興也

 勃焉

仍慮三辟攸斁八刑尚密

 左傳昭公六年鄭人鑄刑書於鼎以爲常法

 叔向始貽子產書曰夏有亂政作禹刑啇有

 亂政而作湯刑周有亂政而作九刑三辟之

 興皆叔世也辟刑也尚書洪範曰彞倫攸斁

 斁敗也八刑者周禮大司徒以刑紏萬民一

 曰不孝二曰不義三曰不婣四曰不弟五曰

 不任六曰不恤七曰造言八曰亂民

平反之吏從寛而失情次骨之人舞智而䧟網

 前漢嶲不疑爲京兆尹毎行縣錄囚徒有所

 平反母即喜史記杜周南陽人爲御史周然

 重遲外寛内深次骨李奇曰其用罪深刻至

 骨又張湯杜人也湯爲人多詐舞智以御人

 言䧟人於憲網

刑靡定法律無正條徽纆妄施手足安措

 靡無也易坎卦係用徽纆寘于叢棘釋音劉

 子玄云三股曰徽兩股曰纆皆索名所以禁

 囚今言妄施者刑罰不中也論語曰刑罰不

 中則民無所措手足自仍慮以下至此皆言

 唐興之初慮恐用刑無一定之律吏無所遵

 守以致刑罰不中所以命羣臣定律也

乃制太尉楊州都督監脩國史上柱國趙國公

無忌司空上柱國英國公勣

 李勣字懋功曹州離孤人本姓徐武德二年

 從李密歸朝唐高祖喜曰勣純臣詔受黎州

 緫管封英國公賜姓附宗正屬籍

尚書左僕射兼太子少師監脩國史上柱國燕

國公志寧

 于志寧字仲謐京兆高陵人太宗曰今太子

 幼卿當輔以正道太子承乾數有過惡志寕

 欲救止之上諫𫟍以諷帝見大恱賜金十斤

 絹三百疋凡格式律令禮典皆與論譔賞賜

 鉅萬

尚書右僕射監脩國史上柱國開國公遂良

 褚遂良字登善通直散騎常侍褚亮之子愽

 渉文史工𨽻楷

銀青光禄大夫守中書令監脩國史上騎都尉

栁奭

 栁奭字子邵蒲州人以父隋時使高麗卒焉

 奭徃迎䘮號踊盡䘮爲夷人所慕

銀青光祿大夫守刑部尚書上輕車都尉唐臨

 唐臨字本德京兆長安人遷侍御史俄持節

 披獄交州出𡨚繫三千人累遷大理卿高宗

 常録囚臨軒對無不盡帝喜曰爲國之要在

 用法刻則民殘寛則失其有罪惟是折中以

 稱朕意永徽元年拜御史大夫蕭齡之常任

 廣州都督受賕當死詔羣臣議請論如法詔

 戮於朝堂臨建言羣臣不知天子所以議之

 之意在律八議王族戮於隠議親也刑不尚

 大夫議貴也今齡之貪𧷢狼扈死有餘咎陛

 下以異於他囚故議之有司又令入死非帝

 舜所以用刑者不可爲後世法帝然之齡之

 齊高帝五世孫由是免死

太中大夫守太理卿輕車都尉叚寳玄太中大

夫守皇門侍郎護軍頴川縣開國公韓瑗

 韓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父仲良武德初與

 定律令建言周律其屬二千秦漢後約爲五

 百依古則繁請 崇寛簡以示惟新於是採

 開皇律宜於時者定之終刑部尚書瑗少負

 節行愽學曉吏事

太中大夫守中書侍郎監脩國史驍騎尉來濟

 來濟揚州江都人篤志爲文章善議論曉暢

 時務後至公輔

朝議大夫守中書侍郎辛茂將朝議大夫守尚

書右丞輕騎都尉劉燕客朝請大夫使持節穎

州諸軍事守頴州刺史輕車都尉裴弘獻朝議

大夫守御史中丞上柱國賈敏行朝議郎守刑

部郎中輕車都尉王懷恪前雍州盩厔縣令雲

騎尉董雄朝議郎行大理丞護軍路立承奉郎

守雍州始平縣丞驍騎尉石士逹大理評事雲

騎尉曹惠果儒林郎守律學愽士飛騎尉司馬

銳等

 以上十人無傳律學愽士魏書曰衛揭奏刑

 法國家所重而私議所輕獄者人命所懸而

 選用者所卑請置律學愽士相教授遂施行

 律學愽士自此始也

摭金匱之故事採石室之逸書

 書金縢納𠕋於金縢之匱中環濟要略御史

 中丞有石室以藏秘書文選魏都賦金匱石

 室藏秘書之所帝王圖籍於此藏史記太史

 公抽金匱石室之書書序曰採摭羣言以立

 訓傳

捐彼凝脂敦兹簡要

 捐 --捐棄也文選秦法繁於秋荼網密於凝脂敦

 篤也兹此也簡略也言國家捐 --捐棄其繁密之

 刑而敦此簡略之法也

網羅訓誥研覈丘墳

 書序垂世立教典謨訓誥誓命之文研究覈

 考也又曰研精覃思愽考經籍伏犧神農黃

 帝之書謂之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高辛

 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也八卦之說謂

 之八索求其義也九州之志謂之九丘言九

 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皆聚此書也春

 秋左氏傳曰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

 索九丘即謂上世帝王遺書也言此律䟽亦

 網羅研覈上世帝王之遺書也

撰律䟽三十卷筆削巳了

 春秋傳曰孔子作春秋筆則筆削則削筆存

 之於牘削去而不書也漢書曰令有司請定

 法削即削筆即筆服䖍曰言隨君意

寔三典之隱括

 周禮建三典以刑邦國詰四方一曰刑新邦

 用輕典二曰刑平邦用中典三曰刑亂邦

 重典荀子法行篇曰良醫之門多病人隱括

 之側多枉木隱括者正曲木之器言此律書

 信乃三典之隱括

信百代之準繩

 準繩者孟子曰聖人既竭目力焉繼之以䂓

 矩準繩以爲方圎平直不可勝用也準取其

 平繩取其直言此律書信能百代之後取其

 平直也

銘之景鍾將二儀而並乆

 文選楊脩荅臨淄侯牋曰銘功景鍾易繫辭

 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言此律書可以銘刻

 於國家重器之上與天地同其乆逺矣

布之象魏與七曜而長懸

 象魏者周禮秋官正月之吉懸刑象之法於

 象魏使人觀之象魏雉門兩觀也纂要云日

 月五星謂之七曜易繫辭懸象箸明莫大於

 日月言此律者布之於宫門雙闕如日月五

 星長懸於天也

庻一面之祝逺超於殷簡

 庻者庻幾也史記殷湯出野見張網四靣祝

 曰天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嘻盡之矣乃去

 其三靣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

 網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超過也簡𠕋也言

 唐帝撰此律書好生之德過於殷家之簡𠕋

 也

十失之歎永弭於漢圖

 漢路温舒曰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獄之吏

 是也今治獄者上下相繼以刻爲明深者獲

 功名平者多後患弭止也言有此律則永無

 漢人十失之嘆也

謹詣朝堂奉表以聞臣無忌等誠惶誠恐頓首

頓首永徽四年十一月十九日進

 永徽唐高宗年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