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忠勇西夏侯邁公墓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忠勇西夏侯邁公墓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4

君諱邁裏古思,字善卿,西夏人也。曾祖月忽難,祖也失迷,俱不仕。父別古思,宦於杭,生君。自幼有奇氣,善擊搏技,既而自悔曰「伎勇有敵,聖賢之學無敵也」,遂從師通《詩》《易》二經。以詩登進士第,官紹興錄事長。槍氏市馬紹興,挾苗兵為佐,曰取餘食,市間不問苗真偽,咸拘囚之傳,其爰上省李官,時苗長虐令如火,莫孰何。又有省府千夫長,與群攝師者根株為奸利,抱苗長文告,鉗結束徒大姓家,且縱苗白日什伍鈔民,君下約民曰:「人怖狼,狼亦怖人。狼勿殺,食人爾。錄長無玉帛狗馬,身及赤口四耳,誓以家徇,殺根株鈔民者。」民皆俯地雷應曰:「惟錄長君命。」夜交乙,君躬率民兵殺苗,不遺一噍。

盜起婺牧溪洞,君以大夫命,領所部抵洞,賊問官軍姓,曰邁某也,皆倒戈請罪,君牧撫之,不血一刃。府命據蕭邑,私聚民糧,黷民貨,奪民土田,聞君到邑,怖而匿去。又明年,西寇犯浦江,君率兵至諸暨,寇望風遁。領台命守諸暨,台借糧於民,下令會府,民無受令者,君班師郡城,諭以文告,民輸糧者繦屬不絕。攻無堅敵,宇民如子,令無不行。

被旨經歷江東憲府事,瀕行,民哭泣擁馬首,不得行。時海寇勢橫甚,虎踞娥江,君奮不顧身為士卒先,追迫其人於數百里外。大卿在南端覆右海勢,洋浮宴君,陰畜健兒戶下,袖金孛羅擊死之,屍瘞戒珠僧院,民皆麻衣跣慟,從以萬計。贈官中大夫、僉江浙樞密院事,諡忠勇,封西夏侯。

君嘗謂曰:「吾死,使君子題其塚曰義烈,墓文必賴直筆者傳。傳無出會稽抱遺先生也,若識之。今不幸陷死地,先生嘗以其人入《鐵史》編,收吾名足矣。」予為之泫然隕涕曰:「天將滅乎狂醜也,使長城君也生。天未滅乎狂醜也,長城君溘先其死,死又非地也。天之生才,其有以乎,無以乎,吾無從而叩也,悲哉!」銘曰:

吁嗟乎善卿!生也者,吾不知胡為而生?死也者,吾不知胡為而死?生不卌(音集)年,仕不四年,而名長萬記。嗚呼!獬豸折角兮,麒麟踣趾。豕突西嶽兮,鯨翻東海。已乎善卿,爾果胡為而生,又果胡為而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