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翰林侍講學士金華先生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翰林侍講學士金華先生墓誌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4

先生諱縉,字晉卿,姓黃氏,其先自宋太史庭堅之後。父昉繇雙井家浦江,後遷義烏,遂占籍焉。曰伯姓者,先生之高祖已。曰夢炎,淳祐進士,仕朝散大夫、行太常丞、兼樞密編修官者,曾祖也。曰愕,以進納恩補承節郎,今以推恩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江夏郡侯者,大父也。曰鑄,今贈中奉大夫、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追封江夏郡公者,父也。中奉公,元出朝散公外孫女王氏歸丁應復之後,嘉議公疾廢,育之為子也。妣童氏,追封江夏郡夫人。

夫人任先生時,繡湖水清歷,世有四日,夜夢大星煜煜然墜於懷,公始生,至元十四年之冬十月一日也。比成童,不妄逾戶閾,授以書,矢口即成誦。年十三,屬文作吊諸葛武侯文,為鄉先生劉公應龜所奇,因留受業。大德五年,舉教官,舉憲史,已而復棄之,多忤上官去。延祐元年,貢舉法行,縣大夫以先生充。賦古賦,以太極命題。古賦以極命題場屋,士不能為,獨先生以楚聲為之,遂冠場。明年奉大對,授征仕郎、寧海縣丞,江浙省臣承制遷石堰場監運事,秩滿升從仕郎、諸暨州判官。至順初,用薦入為翰林應奉,進階儒林郎。丁外憂去秩,服闋轉承直郎、國子博士。閱六年,請補外,換奉政大夫、江浙儒學提舉。時先生年始六十有七,不俟引年,以侍親疾絕江徑歸。俄有旨,預修《遼金宋》三史,丁內憂不赴。服除,以中順大夫、秘書少監致仕。久之,又被上旨落致仕,仍舊階,除翰林直學士。至京,中書傳旨,擢兼經筵官,召見慈仁殿。薦升中奉大夫、侍講學士、同知經筵事。明年歸田里,不俟報而行。上聞,遣使者追復前職。又明年,始獲南還。閱七年而薨,享年八十有一,葬縣東北三里東野之原。

娶王氏,將仕郎桂之女,封江夏郡夫人,先一年卒。男粹用蔭入官忠顯校尉、同知餘姚州事。女清,適惠州學正陳克讓。

先生位至法從,蕭然不異布衣時。又寡嗜欲,年四十即獨榻於外,給侍左右者兩黃頭而已。遇佳山水,竟日忘去。形於篇什,多衝淡簡遠之情。然性剛中,觸物或弦急不可犯,少時即泮然無復停礙。與同鄉柳太常貫為文友,風節文章在柳上,人呼黃柳。其論著,依據義例,考援的切;在禁林,《三史》惜以憂輟,其修《后妃》《功臣傳》,士類服其精審。經筵處講文,皆切於治道之大者。晚年喜為浮屠,亦研極其閎蕩之說,請者盈門,厭亦麾之去。其為文表箋書序傳記贊說誌銘凡若干篇,曰《損齋稿》若干卷,《義烏志》若干卷,賦若干首。於乎!我朝文章雄唱推魯姚公,再變推蜀虞公,三變而為金華兩先生也。五峰李孝光,嘗與予為兩先生評。余曰:「柳太常如東魯杜翁課閭閻子弟,言言有遺事。黃太史如獨繭遺絲,初不諧眾響,至趣柱弦,激絕之音出於天成者,亦非眾音可諧也。」孝光以吾言為然。太史考文江浙時,余辱與連房,卷有不可遺落者,必決於予。在杭提學時,謁文者填至,必取予筆代應,且又不掩於人,曰:「吾文有豪縱不為格律囚者,此非吾文,乃楊廉夫文也。」

自京南歸時,予見於天竺山,謂予曰:「吾老且休矣,吾子《宋紀辨》,已白於禁林,宋三百年綱目屬之子矣。」嗚呼!今亡矣,吾終不得為公史臣徒矣,悲夫!因其鄉生、浙西道廉訪司僉事鄭公深,出其徒宋濂狀,求予銘,遂忍而銘,且悼喪亂未得諡於朝,與其徒私諡曰文貞先生。銘之辭曰:

大之星煜煜兮,繡之水穆穆兮。文之毓兮,大星翳兮。繡水兮,文之逝兮。惟文之鳴兮,大音在廷。爾鏞爾管兮,我瑟我笙。柝之甹兮,會之咸兮,氣一並兮,有元氏之聲兮。吁嗟!今嘿嘿兮,孰見古人之渢渢?溯響以上駝兮,膏吾車其曷從?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