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處士殷君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處士殷君墓碑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4

殷子姓以國氏,逮宋避宣祖諱,別族太史為戴氏者,君之先也。及君而宋亡,遂復姓殷氏,諱澄,字公原,華亭人。宋朝請君某之孫,節幹君某之子,司法君某之弟也。君家素饒財,節幹君用好施,著於其鄉,每大雪淫雨,必載薪米,遍乞寒餒。人死無所歸者,為具衾槥窆之,眾目之曰殷佛子。娶鄉邑迮氏女,得丈夫子二,君其季也。

君狀貌魁梧,美鬚髯,性介特。平生無宿諾,人有急,不一計親疏,周之唯恐後。眾有所爭,來直於君,得一言明曲直,即謝去,不復詣吏。有田若干畝,終歲所入,盡以賙人。事苟涉大義,雖委身不問。

至元間,天兵下江南,將軍號楊掃地者,帥偏師入華亭,君時避地南錢,南錢猶保聚,未肯下,楊怒,業以共殲之。君奮曰:「我其可無一言而死乎?我死今日,否亦今日。」遂扣軍門求見,大言曰:「夫民猶水也,水順則流,逆則激民。順則寧,逆則亂,矧郡縣新附,民心未安,將軍獨不能撫綏招徠,以稱上神武不殺之德。顧欲盡剿,斯民何辜?」楊怒甚,手劍斥君,君復正色曰:「殺我一人,活千萬人,我死猶生也。」語益激烈動人,其裨將有感君語者,起而阻之,而楊亦懾服。於時民全活者以萬計,咸涕泣羅拜曰:「公於我生死而肉骨也,願歲時伏臘祀公於社以報。」事聞,丞相伯顏公義之,遂用便宜授君華亭軍民都總管,使守其地。君即棄去,曰:「大宋氏亡,吾以親不亡,獨不能逸乎?」遂服野服,隱居胥浦上,時時領客放浪九峰三泖間,慷愷懷古,日夕忘返,慕其人者目為泖南浪翁。君聞之,曰甚善名我,因亦自謂泖南浪翁云。

烏乎!代之強仁暴義者不少也,而多逸於野,太史氏又缺焉不書,是為善者終無以勸也。君沒幾五十年,而未有表白其事者,猶幸其概在人耳目者卓卓未泯。余因著諸所聞,為論次之,使後有過其墓者,得以知君之為人若此,庶幾為強仁暴義者之勸哉!

君娶會稽俞氏,女賢而無子,先君一年卒。又娶永嘉陳氏女,生子四人,曰實、曰厚、曰誠、曰。側室生一人,曰某。孫男五,尚質、尚節、尚白、尚功、尚賢。生女五,婿曰吳郡顧、吳興沈斯千、宋諸王孫宜樞、同邑倪乘、吳郡章禮。曾孫男八,升、奎、壁、堂、埜、墊、塈、埾;女七。玄孫男二。

君生於宋紹定己丑六月二日,享年七十有七,卒於國朝大德乙巳九月某日,葬於華亭縣胥浦鄉五保謝家原,合祔俞夫人之封後十四年,而葬陳夫人於其域。又二十二年,乃樹石墓門,而會稽楊公為敘而銘之。其辭曰:

仁之言,利既博(叶)。仁之行,聞卓卓。矢一死,貿萬殤。棄爵秩,不以償。北強以兵(叶),南義剛。若斯人者,殆南方之強,非歟?嗚呼斯人!吾言不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