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辰州瀘溪令趙公碣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辰州瀘溪令趙公碣銘(並序)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2

有唐瀘溪令晉國趙君,諱某,字某,終於其位。嗚呼!魯史既沒,稱行者不在茲乎?荀孟以來,論命者亦何謂也?放其言而無苟,作合迺遷;行其誌而不回,與權必遂。故道每屈於位,身必後於時,而猶守真不奪,固窮自若,立誠者既獨其所善,尚德者徒隨而為名。名非欲彰,以美實而自著;位非欲下,以屬守而遂卑:此由命而然歟?為自我而然歟?無代無之,而今實續之矣。公太祖盱,北齊河閒太守,因家於饒陽,亦既重代,今為饒陽人也。曾祖北齊幽州大總管,大父隋钜鹿大中正府君,烈考范陽令府君,皆累行積慶,以貽於後,正性直道,遂鍾於公。

公剛潔不群,精明獨斷,非義所在,不以利汙名;非禮所安,不以跡傷教:有立卓爾,童丱而然,既學大成,紛綸博綜。將求祿養也。而俯就鄉舉,尋而明經登科,補太子正字,又改射洪尉,皆以逮親自乞,執政哀之,遂屈換定襄尉,公欣然而捧檄矣。秩滿,轉洪洞主簿永城丞。時縣宰敗類,公止之不可,雖盡同官之心,且急下人之病,義形於色,彼用我讎。此貪而無親,難與心競;公剛亦不吐,迺邁力爭。迄用上聞,因而坐免,邑中黔庶,莫不谘嗟,求而得仁,退則無慍矣。迺返初服,遨遊墳索,精義致用,清風被物。或太守谘訪,偃息自若,或諸儒稽疑,廢疾皆起。是時中書侍郎河東薛元超,人倫之表也,將命河朔,實舉廢滯,企我休風,延以殊禮,立譚體要,大見嗟稱,以故表聞,其庶乎簡在帝心。會有陰忌之譖,實為無妄之禍矣,進既曾母致疑,退而賈生投吊:不無故也。以此左遷瀘溪丞,公竟不自列,窮則體命,雖在幽暗,鬼神不欺,苟推忠誠,蠻貊何陋?時縣無長史,政則我由,未歲月而已成,無溪穀而不悅。互鄉自專之子,左言難曉之民,翕然同辭,乞為父母。於是詣闕投疏,至於再三,朝廷允之,則授瀘溪令。公聿副誠請,增修德化,迺鄒魯設教,而夷楚變風。迨公遷殂,闔境號慕,古人遺愛,何以加也?遺令戒子留葬洛陽,斯又不戀本達也。有子曰皇,曆官侍禦史尚書郎洪州都督,霜露既變,則感念以時,陵穀有遷,而音徽何代?君子所懼,於斯譔德,銘曰:

洛趙侯之德,好是正直。令儀令則,不回不忒。實邦之選,彼夫之特。玉堅而折,膏明自煎。辰陽於遠,漵浦回。下邑已矣,君子殲旃。遺令桐鄉,歸魂崇芒。瞻彼有洛,維水泱泱。德音不已,於是揚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