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國之急務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救國之急務
作者:孫中山

    一九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今夜蒙招請到此演講「救國之急務」。夫以民國成立已過八年之今日,何故尚須講求方法以救之乎?則以中國今茲,正瀕於最危之一步,所遇艱險實前此所未嘗有。內憂現已當前,外患同時俱至。在內則有南北交爭,在外則有強鄰危我國脈。故萬不能不採一有力之方法以救吾國也。


      吾人欲救民國,所可采者惟有兩途:其一則為維持原狀,即恢復合法國會,以維持真正永久之和平也;其二則重新開始革命事業,以求根本改革也。


      今先論維持原狀。諸君知數月之前,以五國警告之故,上海既開和會矣,實際兩代表間已將一切問題決定,惟有如何處置國會一層懸而未決。北方代表表示北方永不能允恢復國會,而促南方代表表示其對於此問題之態度;南方代表則答以此為孫逸仙之條件,故北方務必與孫氏直接磋商此問題。於是北方代表吳鼎昌君來見予,且言彼確知北廷意將拒絕我所要求,問予可否另出他種辦法。當時予應彼所求,提出三項:


      第一、軍閥既已毀壞約法,奪去人民所握之主權,則務須以此權還諸建立此約法之革命黨人之手;


      第二、如軍閥以為此主權本為以強力奪諸清室者,故不欲以還革命黨人,則彼等盡可傚法張勳,復以此權貢之清室,再演清帝復辟之事;


      第三、若軍閥意猶不欲,則亦可效袁世凱所為,僭稱帝號,永握此權。


      當時予問吳君:「北方敢行此三事乎?」吳毅然對曰:「否。」予曰:「然則惟有恢復國會一途而已。」吳乃搖頭告別。從此和會不復有聲響,以至於王揖唐君之任命。今日諸君萬眾一心,以反對王揖唐之為北方總代表矣,而予實有所未解。人謂王揖唐既為吾人公敵,故吾人不欲其來與吾人會商,此其為論亦太軼常軌矣。以常理言,世間豈有與現為吾親友之人言和之理,吾人尚須議和者,非敵人而誰?


      王揖唐之來上海以前,彼嘗使人來謁,問予對彼出為議和之人態度如何。予答其人曰:「王若允我恢復國會之條件,吾當盡力為之助成其事。」及王離北京以後,南方全體起而反對,彼乃決留南京以避風潮;既而又遣人問予以進止。予答以王如真為決定國會問題而來,則可立來見我,我當以我一身負與彼完成和議之全責。王當來滬見予,予與彼就於國會問題作坦白之長談。王言彼已準備允諾新舊國會合同制定永久憲法。予曰:「此非我之條件也,我之條件為恢復合法國會。」王答言:「此乃無異彼方之無條件降伏,北方諸督軍將強硬反對,而段祺瑞、徐樹錚所永不允諾者也。」王氏既以誠求平和妥協而來,復問予有無他種辦法。予復舉前所告於吳者以告之,且言如此各種辦法均不能受,則附從我著手於革命事業,為彼最善之途,亦即最後之途。王氏乃言彼將熟慮而後答我。


      四萬萬同胞乎!救吾民國,惟有兩途:一則維持吾在南京三月為民國所經營之諸制度;一則從頭再舉革命之全事業而已。今者諸君須自決定其所願欲,苟有所欲,必得成就。諸君或者自疑以為無力,但諸君須知,在中華民國約法上,諸君為此地上之主人,君等苟知所以用其力者,決不患力之不足。試觀今次學生運動,不過因被激而興,而於此甚短之期間收絕倫之巨果,可知結合者即強也。如使諸君即時以正當方法結合,要求在國會政治之下回復諸君自己之權,吾敢斷言諸君之必成功也。前此主張國會必須恢復者,僅吾及吾黨少數人耳。以此當大多數之反對,獨力支持,二年於茲矣。若諸君於此舉足輕重之際,來助我主張,吾信北京政府從此不能更拒絕吾人也。如此,則真正最後之和平,可得而致。予所謂維持原狀者,即指此也。


      如曰此非所可得致,則救國之業僅能出他一途,即重行革命是也。或者曰:「革命何為?吾人於革命尚未厭乎?」夫一班人以為革命黨人只知破壞,不知建設,此大誤也。就吾黨觀之,只見其急於建設,不能待破壞之完成,所以無用舊物尚多留置,未經破壞;吾人雖革去滿洲皇統,而尚留陳腐之官僚統系未予掃除,此真吾輩破壞之道未工之過也。吾人所已破壞者一專制政治,而今有三專制政治起而代之,又加惡焉。於是官僚、軍閥、陰謀政客攬有民國之最高權矣。吾四萬萬同胞乎!諸君固民國之主人也。渙號天下,驅除此醜類者,匪異人任,諸君其已有驅逐之決心乎?


      諸君或亦有言吾輩未嘗有所藉手,則辛亥前事,去今不遠。諸君當數日前,不嘗為民國八週年之慶祝乎?當時武昌炮工營同志,知逮捕將及,冒死起義,熊秉坤君首先發難,遂破滿族鉗羅。熊君告予:當是時,義軍惟從退伍之一軍官得子彈二盒,其他新軍被嫌疑者之子彈則已悉繳去矣。爾時革命黨人物資缺乏,豈今茲可比,然而諸君得年年為此雙十節之慶祝,固知藉手不在多也。


      今日南方為護法而戰之真正愛國陸軍,有十五師。此愛國軍隊,不受彼營私之督軍及高級長官命令,惟待人民之指揮。所以當吾發起此次護法戰爭、聲討北方叛賊之時,南方軍閥力阻吾謀。吾之為護法事業也,托根廣州,而廣東督軍即忠事北方,群賊聞吾計劃,彼立反對;然而以軍心向義,彼卒無如我何也。及護法戰爭有利,南方軍閥始群來參與;而又提議犧牲舊國會,以求遂分贓之願。北方所以敢於堅拒恢復國會之主張者,正以其深知南方軍閥隨時可以欣然同意於叛去國會之計劃耳。


      四萬萬同胞乎!如欲采第二步,則須早定之矣。吾人在南方至少有愛國軍隊十五師,專候國民之指揮;即在北方亦至少有五師之眾,專候諸君之指揮。諸君何必以無力遂行諸君之志願為憂哉!


      今者二十一條款暨他密約,已為北方篡竊之徒所允,危難即在目前。諸君亦既要求廢約矣。但試問:此等軍閥已完全為要求此賣國條約之勢力所支配,如何尚能廢約?就使約為彼所能廢,抑且以諸君之要求,彼亦不敢不廢。而諸君已將自己固有之權拋棄,反以締約廢約之權力付與北方篡竊之人,此其失計,諸君尚未之知耶!前門拒虎,後門進狼,未見其益,先受其害矣。諸君當知締約、廢約之權,本屬國會,故以全權還之國會,即諸君之所求,無不可得。如使國會不能恢復以從事其本來之職分,則惟有重新革命,以盡去此篡竊之人,同時蕩滌一切舊官僚腐敗之系統,而此條約亦當然否認矣。吾信諸君必能見及如何而始可救國。


      國民乎!君等民國之主人也。君等以命令授吾人所當行,予敢確言君等之最上要求,必可得如願以償也。


      注釋:

      據《孫中山先生在寰球學生會演說辭》(上海一九一九年印本)

      這是孫中山在上海寰球中國學生會的演說。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