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宋哲元先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这几天,平津两处的谣言很多,并且都是很可怕的。青年学生的浮动,日本增兵和这些谣言是最大原因。31日的各报上登出宋哲元先生的谈话,使一般人民都感到一种欣慰。我们读了宋哲元先生的谈话,忍不住要提出一些说话,请宋先生注意。

  第一,我们十分诚恳的希望宋哲元先生要彻底明白他自己的立场。宋哲元先生在一般民众的心里,是冯玉祥将军的忠实信徒,是国民军的最高代表,是喜峰口作战的好汉。我们要他彻底明白,除此之外,我们不认得第二个宋哲元。我们知道,喜峰口之战,宋先生的军队损失了八九千人。这八千子弟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这是中华民国的人民永永不会忘记的一件大事!我们今日对于宋哲元先生的期望,没有别的,千言万语,只希望他和二十九军的将领不要忘了这为国而死的八千子弟,我们只希望二十九军的将领想想这八千子弟,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来报答他们的血。——这是我们最关切的一点。

  第二,我们希望宋哲元先生明白,凡是中华民国的敌人,都是他的敌人。我们都是拥护中华民国的人;我们深信,在这个时候,国家的命运已到了千钧一发的时机。凡是反对中华民国的人,凡是存心破坏中华民国的统一的人,都是存心遗臭万年的人,我们决不可姑息这种人,必须用全力扑灭这种卖国求荣的奸人。不如此的,在今日是汉奸,在中华民族史上永永是国贼。

  第三,我们希望宋哲元先生用明白的语言向我们的“友邦”“邻国”表示他的态度。天下只有说真话的人可以得着敌人和友邦的敬重。决没有应酬敷衍可以取信于人的。现在敌人的压迫已到了眉头额角,含糊的辞令,模棱的态度,都是作茧自缚的方法。只有老实的表示拥护国家的立场是唯一的立场。国家把两省的重担子放在宋先生的肩膀上,宋先生处此境地只有明白表现他的爱国立场,也许可以防止敌人的得步进步。稍一不慎,就要堕入敌人“分化”的诡计。“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古哲人的名言,我们不可不深思。

  第四,我们希望宋哲元先生要彻底明了他的力量是站在国家立场的力量。离开了这个国家立场,无论是谁,决不能有力量。熙洽,张景惠,殷汝耕都没有力量,因为他们都脱离了国家的立场,所以永远成了汉奸国贼,他们不能不托庇在敌人的铁骑之下,做了受保护的奴才。这些奴才将来都有在中山墓前铸长跪铁像的资格。我们这个国家现在虽遭厄运,是决不会灭亡的。我们不可不明白这一点:一切脱离国家立场的人,决难逃千万年的遗臭!

  第五,最后我们要指出,这个国家立场是整个的,不是支节的。我们在今日决不可减低中央政府的权力与效能。一切迁就调和的行为,其用心无论如何可恕,其实迹都是破坏国家的统一,都是全国人民决不能宽恕的。海关进口税是整个的,司法行政是整个的,高等教育是整个的:凡破坏这些制度的行为,都是破坏中国行政的统一,都是自绝于国人的行为。宋哲元先生昨天(5月30日)对平津报馆记者的表示是“保全中国主权”。这是我们最欢迎的表示。但我们抱着十分诚意,要此间当局的人彻底明白“主权”的单一性。个别的事实是比原则更重要的,主权不损失的原则必须建筑在具体事实不放松的基础之上。具体的事件放松了,我们就无法维持那个不丧失主权的原则了。

  我们纵观这二十年中起来的军人领袖,从张作霖到孙传芳,没有一个人不是有特别长处的。他们的成就都是由于他们的长处。他们的失败都是由于用过其长,被一班短见的宵小拥戴到“予智自雄”的地步,终归倒塌下来,为全国人民所唾弃。古人说的最好:“惟善人能受尽言”,“诸侯有诤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我们的直言是十分诚恳的诤言,我们盼望听言的人不要忘了这种古训。

  二五,五,三十一夜

  (原载1936年6月7日《独立评论》第204号)